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八百三十七章 殺無痕   
  
第八百三十七章 殺無痕

萬分感謝東宮婉甯同學(999) ,閃閃glitt同學(588) ,終夜異色同學(100)的打賞!

*

獅頭人雙手恭敬地接過傳訊玉簡,放在了自己的儲物袋中.許紫煙看了一眼,心道,這半人族還真是窮啊,連個儲物戒指都沒有.而就在這時,那個獅頭人恭敬地對許紫煙說道:

"前輩,不如讓在下請前輩吃頓飯,我也好把我們家族的情況,大概地像您介紹一下."

許紫煙神色就是一怔,上下打量了一下獅頭人.心道,你都窮成這樣的了,還請我吃飯?大概那獅頭人也領會了許紫煙的意思,便有些羞愧地低下了頭,扭捏不安地說道:

"只是……只是想請前輩隨便……吃點兒."

許紫煙搖頭輕笑道:"我還想要去上面參觀一下,等一會兒還是我請你們吧."

一旁的公子鍛笑道:"在煉器城我是地主,怎麼能夠讓許道友請客,還是我來做東吧!"

"也好!"許紫煙嘿嘿笑著,倒也不在意.不管是許紫煙還是公子鍛,誰會把一頓飯當做一回事兒?

獅頭人也知道憑著自己身上那點兒靈石請客,恐怕真是慢待了眼前這些人,所以也只有不言語,跟著了許紫煙等人的身後.

一層一層上去,許紫煙仔細地觀看著四壁的秘法,越是往上走,那些秘法越是殘缺不全.許紫煙不禁皺起了眉頭,心道.如果只是靠著這些東西,想要突破到靈器師,那還真是需要逆天的天賦.

一路參觀完了,除了公子鍛一臉驕傲的模樣.獅頭人和那個長尾人一臉的崇敬之外,許紫煙和燕山魂都是一臉的興致缺缺.走出了煉器塔,公子鍛笑著說道:

"許道友,在這煉器塔的不遠處就有一家酒樓.那里的菜肴很有特色.所賣的都是一些比較高階的妖獸烹飪成的佳肴,充滿了靈氣,我們不如去嘗一嘗."

"哦?"許紫煙聽了,心中也興起了興趣,便點頭跟著公子鍛徒步行去.

不一會兒,幾個人就來到了一處不大的酒樓.上面掛著一個牌匾,上書"趣味齋"三個大字.

公子鍛笑著伸手請許紫煙和燕山魂向門內走去,而就在這時候.站在門口的伙計哈著腰,臉上堆積著不自然的笑容,諂媚地說道:

"鍛少爺,今天這里已經被千少爺給包了下來.您看……"

公子鍛聽了就是一怔,他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碰到千淵.可是,如果就是這樣退走,他公子鍛的面子往哪里擱?

但是.公子鍛也委實不願意和千淵打交道,實在是公子鍛和這個千淵很不對付.而且是人家先將趣味齋包了下來,自己也不能強行進去.

要是別人也就罷了,憑著公子鍛的身份,在煉器城內還不會有人不給他面子.公子冶的威名是白給的嗎?公子冶一家可是在煉器城內威風了五百多年.而千淵的背景沒有人了解,是最近二十年才來到煉器城的.

按理說,像千淵這種新來煉器城的修士是要低調的.但是,這位千淵卻極其高調.似乎有著極其深厚的背景,而且在煉器城內開了一個材料店.那材料還真是齊全,數量也足.價格也低廉.只是短短地二十年的時間里.便逼得十幾家煉器城內的材料店鋪關門,將店鋪專賣給了千淵.

于是,千淵便在短短地二十年的時間里,發展成了煉器城內最大的一家煉器材料店.在這期間.也不是沒有修士想要針對千淵搞些暗地里的動作.但是,無一例外地都被千淵乾淨利落地收拾掉.這就更加讓人對千淵的背景感到恐懼.千淵便以狂風掃落葉之勢.將煉器城內幾乎六成的材料店占為已有.

千淵從來沒有去求過公子冶和墨即離煉器,反倒是公子冶和墨即離有時候需要去他那里購置一些煉器材料.而千淵也從來沒有給過公子冶和墨即離一絲的折扣,也不在乎公子冶和墨即離二人絲毫的面子.

他就是用這種低廉的價格和誰也不給面子的強悍,漸漸地壟斷了煉器城的材料市場.而且隨著千淵的地位上漲,行事也逐漸地霸道起來.儼然已經和公子冶,墨即離在煉器城成三足鼎立之勢.

公子冶和墨即離很是看不上千淵這種暴發戶的嘴臉,但是也不願意輕易和這樣自己不了解的人交惡,所以便吩咐自己的人盡量少和千淵的人有瓜葛.

但是,一個是煉器的,一個是賣材料的.這兩方面怎麼可能沒有瓜葛?而且那千淵在幾乎壟斷了煉器城的材料之後,便開始抬高價格.這便讓千淵和公子冶,墨即離這些煉器師有了矛盾沖突,而且還有愈演愈烈之勢.

看到公子鍛站在那里皺眉,許紫煙便輕聲問道:"那個千少是怎麼回事?"

公子鍛便低聲地將有關千淵的事情,簡略地說了一遍.許紫煙聞聽,心中便是一動,她很懷疑這千淵就是刀開來的人.也只有刀開來會有如此多的材料,也只有刀開來敢降價銷售,因為他的材料幾乎就沒有幾個錢.同樣,也只有刀開來不會怕公子冶和墨即離,更別說那些小魚小蝦.所以,想要暗中打千淵注意的修士,都在暗地里被收拾了.

恐怕也正是刀開來這種激進的方式,讓煉器城城主沈千機發現了刀開來叛逆.這才借著器道大賽的機會准備收拾刀開來.許紫煙突然想起自己忘了問公子鍛,刀開來有沒有從人鎮關回來?

想到這里,許紫煙再也沒有在這里逗留的心思,便輕聲說道:"鍛道友,既然這里已經被人先包了下來,我們就去別的地方吧!"

公子鍛搖咬了咬腮幫子,最終無奈地朝著那個伙計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要離開.而就在這個檔口,從酒店內緩步走出了一個青年,行走之間帶著一股殺伐之氣,背著雙手,翻著白眼看了一眼公子鍛,嘴角掠過一絲不屑道:

"原來是公子鍛啊!來這里請客啊!不好意思,這里已經被本少爺給包下來了."

千淵那翻著白眼的眼珠子從公子冶的身上漸漸地轉移,看到了公子冶身後的那兩個半人族,眼中的譏諷就更加地擴大,皮里陽秋地說道:

"鍛少爺的品味真是越來越高了,半人族也成為鍛少爺的座上賓了!"

公子鍛勃然而怒,上前一步,怒視著千淵.還沒有等到他張口,便見到千淵已經搶著開口說道:

"喲,公子鍛,你還想動手不成?"

"呼啦~~"

從酒樓里面沖出了八個修士,一個個鮮衣怒馬,五個化神期的修士,二個分神初期的修士,還有一個分神中期的修士.但是,卻從他們的身上能夠感覺出濃重的殺伐之氣,絕不是普通的修仙者那般,

許紫煙便微微皺起皺起,對方身上發出的濃重的殺伐之氣,更是讓他認為這千淵就是刀開來的人.見到千淵的身後沖出一群自己看不透修為的修士,公子鍛的臉色就是一緊.不過擁有的驕傲卻並沒有讓他退卻,反而冷笑著望著千淵.

千淵不屑地掃了一眼公子鍛,淡淡地說道:"盯著我也沒有用,就是咱們兩個單挑,你在我面前也是一只螻蟻."

話音剛落,天空中衣袂掠動,人影翻飛.三十六名煉器城內的護衛軍從空中落了下來,為首的一個化神後期的修士冷冷地注視著千淵道:

"千淵,煉器城的規矩你知道."

千淵的心就是咯噔一下,心道,他怎麼來了.

剛才斥責千淵的那個修士是煉器城護衛軍的總首領,叫做殺無痕,分神後期的修為.一般是絕對不會在大街上上巡邏的.不知道今天哪個神經不對了,卻親自率領著手下跑到了趣味齋的門前.但是,許紫煙卻敏銳地感覺到那殺無痕看似將目光望向千淵,但是精神力卻鎖定在她和燕山魂的身上.

許紫煙和燕山魂相視了一眼,嘴角掠過了一絲冷笑.許紫煙從離開器道大賽的時候,就做好了被煉器城捉拿的准備.霎時間,許紫煙的神經繃緊,做好了隨時出手的准備.但是,燕山魂卻是放松得很,朝著許紫煙微微搖了搖頭.

而這個時候,千淵雖然知道對方為分神後期的修為,心中有些恐懼.但是,臉上卻也沒有露出絲毫,依舊淡淡地說道:

"殺前輩,規矩我懂,我不會把公子鍛怎麼樣的,最多讓他收些皮肉之苦罷了."

殺無痕臉上就是一怒,心道,這小子還真是夠囂張的.但是,如果真的千淵只是讓公子鍛受些皮肉之苦,還真是不算違反煉器城的規矩.殺無痕的目光若有若無地掃過許紫煙和燕山魂,突然朝著公子鍛上前一步,哈哈大笑道:

"鍛賢侄,你是要請這兩位朋友去吃飯嗎?"

公子鍛的心中大驚,殺無痕在煉器城內地為超然,就是公子冶見到殺無痕也都極其恭敬.在某方面講,這殺無痕就是城主沈千機閉關的時候,煉器城真正的主人.他什麼時候對公子鍛如此客氣過?公子鍛慌忙施禮道:

"拜見伯父,小侄正是要請兩位朋友吃飯."

*

求一點兒粉紅票!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八百三十六章 注定的悲劇    下篇:第八百三十八章 不解的局勢忽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