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八百二十九章 言猶在耳   
  
第八百二十九章 言猶在耳

熱烈恭賀紫妍?趙一霖成為極品長老!

*

燕山魂淡淡地看了一眼公子冶,將目光轉向床上的老婦人淡淡地說道:

"我可以給你一顆土之意的種子,至于你能否最終領悟,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公子冶父子和床上的老婦人都神色一震,那老婦人的眼中霎時間流出了激動的淚水,公子冶父子更是再一次跪在了地上,向著燕山魂和許紫煙一個勁兒地磕頭,砰砰直響.但是,許紫煙的臉色卻是變了,她知道從自己的體內剝離出一滴土之意,那是會對本人有著傷害的.于是,急忙傳音道:

"山魂,你這樣做,對你會不會有傷害?"

"忽略不計!"燕山魂淡淡地傳音道.

"你就拽吧!"許紫煙神色一滯,不過心中的擔心卻放了下來.

心念一動,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個玉瓶,從里面倒出了一顆二元丹,之後將玉瓶收了起來.公子冶望著許紫煙手中的二元丹,吃吃地問道:

"這是……"

"這是二元丹!"許紫煙淡淡地說道.

"嘶~~"

公子冶倒吸了一口冷氣,二元丹七品丹藥,這在蒼茫大陸就是珍品中的珍品,價值雖然不如延壽丹.但是也絕對價值不菲,一顆二元丹賣上五億極品靈石絕對不是問題.此時,他望向許紫煙的目光十分地複雜,心中甚至開始後悔讓妖族的修者殺死許紫煙這個舉動.

許紫煙將二元丹放入老婦人的口中,然後抓住了老婦人的腕脈.將白色的生命之氣輸送到了她的體內,開始修複她的經脈.

一個時辰之後,許紫煙已經將二元丹的藥力完全在老婦人的體內化開,也修複了一部分經脈.對著老夫輕聲說道:

"藥力還有一部分留在你的體內.還有我留在你體內的一股生命之氣.你自己運功將這些藥力和生命之氣消化,我明天再來.大概有十二天的時間,你體內的經脈就會完全修複."

公子冶父子將許紫煙和燕山魂送出了園子,便急急忙忙地趕回了園子去.許紫煙和燕山魂相視一笑.慢慢地向著自己的居處走去.兩個人回到了住處不久,就見到公子冶父子匆匆地跑到了這里,一進入房間,便向著許紫煙和燕山魂深深施禮,沒口子地感謝著.許紫煙和燕山魂相視而笑,上前將公子冶父子扶了起來,淡淡地說道:

"舉手之勞,不必客氣."

公子冶父子坐在椅子上.公子冶的臉上流露出不安,最終開口說道:

"許道友,您剛才說,若要將在下愛侶的體內經脈修複需要十二天的時間?"

"是!"許紫煙淡淡地點頭.

"那……是不是說……需要十二顆二元丹?"

"不錯!"

公子冶便沉寂了下去,十二顆二元丹就是六十億極品靈石,這還沒有算上燕山魂將來要送出的那個無價的土之意種子.這……這要拿出多少靈石?就算公子冶富有,再拿出六十億極品靈石沒有問題.但是那土之意的種子呢?

其實在燕山魂說出他的愛侶江小舟的傷需要領悟土之意,公子冶便已經相信了燕山魂和許紫煙兩個人是能夠治療江小舟.但是令他吃驚的不是這個,而是燕山魂說的那句給江小舟一個土之意的種子.想當初寒丹給出的方法一樣,但是卻沒有說出能夠送給江小舟一顆土之意的種子.而許紫煙更是能夠拿出七品丹藥二元丹,而且不是一顆.這讓公子冶在興奮感激之余,對許紫煙和燕山魂感覺到了神秘.

他不知道燕山魂的身份,但是他知道許紫煙的身份.心中不禁想到,難道這上古許家的王者真的有著神秘之處?自己的選擇究竟是對是錯?一時之間公子冶的心神不定起來.對著許紫煙和燕山魂又是一番感謝之後,帶著公子鍛離開了.

十二天一晃即過,在這十二天里.許紫煙每天給江小舟一顆二元丹.並且用生命之氣給她修複經脈.經過十二天的修複,江小舟的身體已經煥發出旺盛的生命力.在第十二天,許紫煙對江小舟的最後一次治療之後,燕山魂凝聚了一顆土之意打入了江小舟的身體.

這顆土之意一打入江小舟的體內.許紫煙和燕山魂的眼中就都透露出一絲贊賞.雖然燕山魂將一顆土之意打入她的體內,但是卻並不是意味著她就一定能夠領悟.這還是需要悟性的.

但是.令許紫煙和燕山魂吃驚的是,那土之意進入到江小舟體內沒有幾息的時間,江小舟就進入到了頓悟之中.這讓許紫煙和燕山魂心中不禁感歎對方的天賦還真是好,看來那墨即離真的沒有說錯,如果這江小舟沒有走火入魔,無論是修為上的成就還是煉器術上的成就恐怕都會在墨即離和公子冶之上.

看到江小舟進入到頓悟之中,公子冶父子也放下了一直懸著的心.幾個人躡手躡腳地來到了屋外的客廳,公子冶拿出一些個儲物戒指遞給了許紫煙道:

"許道友,這里面裝的是在下為您收集的煉器材料,由于量實在是過大,昨天剛剛收集全.還有五千個中品寶器巔峰的陣柱,這兩個儲物戒指中裝的是一百億極品靈石."

說到這里,公子冶苦笑了一下道:"許道友,短時間內,在下真的不能夠再為你收集材料了."

許紫煙也知道公子冶的為難,在十幾天的時間里,收集如此多的煉器材料,錯非是公子冶這樣的中品煉器師,別人還真是難以做到.將儲物戒指收了起來,許紫煙連連拱手致謝.說實話,這次公子冶真的是幫了許紫煙大忙.如今在煉丹方面已經有了孟狄的幫忙,在煉器方面,最起碼在煉器材料方面數百年內許家可以無憂.如此就只剩下制符方面,許紫煙的壓力少了好多.

四個人又開心地聊了一會兒,許紫煙和燕山魂便起身告辭.公子冶父子將燕山魂和許紫煙送走之後,公子鍛隨著公子冶回到了房間.望著公子冶,公子鍛神色之間有些猶豫,最終還是搖著牙低聲問道:

"父親,您可是還想著對付許紫煙和琅琊?"

公子冶的臉色就是一變,繼而神色緊張地將神識透射出去.最後又不放心地拿出那個像是羅盤一樣的東西看了一會兒,確定沒有人在竊聽之後,又開啟了房間的禁制,這才凝重地望著公子鍛沉聲問道:

"鍛兒,你這是聽誰說的?"

公子鍛苦澀著說道:"父親,這樣的大事我怎麼會從別人那里聽到?想必父親也不會和別人說起吧?"

公子冶緊緊地盯著對面的兒子,良久,臉上的神色恢複了自然,淡淡地說道:

"鍛兒,你不要瞎琢磨,雖然許紫煙如今和煉器城關系緊張,但是她畢竟是你娘親的救命恩人,我怎麼會去對付她?"

公子鍛微微搖了搖頭,眼神更加地憂郁道:"父親,自從我二十歲起,母親走火入魔後,孩兒就和您相依為命.別人或許看不出來什麼,但是孩兒又豈能看不出來?孩兒不知道父親想要如何對付許紫煙,但是看到父親這些日子的神態舉止,想必是害怕我們和許紫煙相接觸的事情在煉器城內暴露出來,父親!您真的要滅口?"

"胡說!退下!"公子冶神色大怒,目光中閃過一絲驚恐.

"父親!"公子鍛倔強地站在原地說道:"如果許紫煙在煉器城內出事,就算您做了准備又如何?如果許紫煙安全地離開了煉器城,您又何必趕盡殺絕?"

公子冶望著挺立在自己面前的兒子,目光中閃動著欣慰.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幾乎都猜中了自己的所為.都說知子莫如父,其實又何嘗不是知父莫如子?但是,這件事情是絕對不能夠牽扯到自己的兒子,所以公子冶;冷著一張臉喝道:

"孽子,還不給我退下!"

公子鍛的臉上騰然出現了傷感,百余年來他的父親雖然變得越來越暴躁,性格變得越來越乖戾.但是對母親的那種柔情和無微不至的照顧令公子鍛對父親十分地尊敬.但是,如今自己的父親明顯地在做著忘恩負義之事,讓一直將父親當做榜樣的公子鍛完全接受不了.他的腦海中不禁回響起這百余年來,父親和他單獨在一起的時候,經常說的一句話:

"鍛兒,只要有人能夠將你的母親治愈,父親願為那人之奴,用一生來償還他的恩德!"

這話語之聲言猶在耳,但是面前卻晃動著父親陰沉的面容.公子鍛的嘴角掠過一絲嘲諷,禁不住哈哈大笑出聲:

"哈哈哈……"

"鍛兒!"公子冶的目光中透露出擔心.

公子鍛漸漸地收住了笑聲,望著父親譏諷地說道:"父親,如今那許紫煙也已經治療了母親,您看我還需要去犧牲色相勾引她嗎?"

"你……"公子冶抬起了手,顫抖了幾下,最終頹然地放下,喝道:"你給我滾!"

"哈哈哈……"公子鍛昂首大笑,狂奔了出去.

望著公子鍛消失的背影,公子冶喃喃地自語道:"鍛兒,以許紫煙的小心,她怎麼會在煉器城內出事?為父擔心的是在將來許家和煉器城真的成為死敵,她用這件事情威脅為父做出不利于煉器城的事情,到那時讓為父又如何是好?"

*

求粉紅票!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八百二十八章 石化之疾    下篇:第八百三十章 刀開來派人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