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六百二十七章 被轟了下來   
  
第六百二十七章 被轟了下來

萬分感謝mutantan同學 ,松鼠兒同學 ,espflykite同學 ,戀清風--同學 ,余于利同學 ,elaine9271同學 ,奔跑的兔兔同學的粉紅票!

*

許紫煙從李記煉器店中出來,揮手招來一輛妖獸車,向著城東公子冶的住處行去.只要提到了公子冶,都不用多說,那個車夫便趕著妖獸車徑直而去.

足足用了兩個時辰的時間,妖獸車停在了一座獨峰之下.許紫煙和小白下了妖獸車,付了靈石之後,抬頭向著獨峰望去,心中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只見那座高聳的獨峰之上,一面光滑的峭壁上竟然刻著三個大字:

"公子冶!"

以整座山峰歸屬一人,許紫煙的心中不禁想起西門孤煙說過的話,提醒過自己,無論是公子冶還是墨即離都是不會給自己煉制陣柱的.再一次抬頭看了一眼峭壁上的三個字,許紫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邁步向著峰上走去,小白緊跟在身後.

煉器城的大街上,緩步地走著一男一女,那個青年男子的臉上有著和年齡不相符的滄桑,而那個女子卻十分地美貌,而且面相柔美,一看就是一個性格柔和之人.

"哥哥!"那個柔美的女子輕聲說道:"你真的要在十年後去河伯仙府?"

凌霄目光中透露出堅定之色道:"柔兒,如今哥哥已經利用父親留給我的寶藏突破到了結丹期第五層,而且也奪回了赤陽宗.為父母報了大仇.但是,我的修為卻開始停滯不前.我需要一些機緣,哪怕是河伯仙府沒有碰到機緣,權當是去曆練一下也好.唉~~"

凌霄輕歎了一聲.心中苦澀地暗道:"我的修為距離紫煙越來越遠了,據說他離開北地曆練之時,就已經是結丹期第九層的修為了!"

雙拳猛然一握,在心中吶喊道:"我不會被紫煙落下的.我一定要去河伯仙府!"

凌柔兒偏著頭看了身邊的哥哥一眼,在心中輕歎了一聲,柔聲說道:

"哥哥,今天你機緣巧合買到了一件下品寶器,土系寶瓶,我們是不是該離開煉器城,返回赤陽宗了?"

凌霄略微尋思了一下,緩緩地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再看看.也許還能夠碰到機緣,再買到一個寶器.畢竟河伯仙府之內危機四伏,多一個寶器防身,就多一份保障.

每次距離河伯仙府開啟十年的時候,整個蒼茫大陸上想要進入河伯仙府的大部分修士都會來到煉器城購買寶器或者法器,在接下來的十年里將寶器祭煉,再用近十年的時間去熟悉寶器.讓它和自己血脈相連.也有不去河伯的仙府的修士來此販賣各種寶器.所以,這些日子是修士來此最多的時候,也是機緣最多的時候."

"嗯,聽哥哥的!"凌柔兒輕輕點頭.

許紫煙一步一步地向著獨峰之上走去.她沒有飛行,因為她看到了許多修士都是一步一步地向著獨峰之上走去,每個修士的臉上都流露出尊敬之色.那是對一個煉器宗師的尊敬.

走了半個時辰的時間,來到了半山腰處.見到在山腰處有五處洞府,在每個洞府之外都有修士在那里排隊.許紫煙來到了一個洞府之外的隊伍中,輕聲地向著一個女修問道:

"這位道友,請問這五個洞府之中.那個洞府是屬于公子冶宗師的?"

那位女修詫異地看了許紫煙一眼.然後才輕聲說道:"道友你是初次到這里來吧?"

"是."許紫煙輕輕點頭道:"還請道友解惑."

那個女修輕聲說道:"這個五個洞府之內沒有公子冶宗師,是公子冶宗師的五個弟子.這五個弟子如今都能夠煉制下品寶器,我們在這里都是等著請求他們煉制下品寶器的."

許紫煙輕輕點頭,心中不禁感歎.沒有想到公子冶的弟子也都如此厲害.向著那個女修低聲問道:

"這五個大師能夠煉制中品寶器嗎?"

"噗嗤!"那個女修忍不住笑出聲來,之後才覺得不妥.壓低聲音說道:

"那怎麼可能?在蒼茫大陸上只有兩個人能夠煉制出來中品寶器,一個是公子冶宗師,另一個就是城西的墨即離宗師.道友,你想要煉制中品寶器?"

"是啊!"許紫煙點頭說道.

"那你就要繼續往上走了,公子冶宗師的洞府在山頂,不過公子冶宗師不是什麼寶器都煉制的,而且煉制的費用很貴的."

"哦!"許紫煙抬頭向著峰頂看了一眼,拱手向著那位女修施禮道謝之後,便向著峰頂繼續走去.

又半個時辰之後,許紫煙走到了接近山巔,在那里有一處洞府,洞府的外面同樣有修士在那里等著.不過人數就少了很多,只有五個人,畢竟公子冶的煉制費用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拿得起的.

在洞府之外放著一把椅子,椅子上端坐著一個童子.見到許紫煙走上來,淡淡地看了許紫煙一眼,漠然說道:

"你要煉制什麼寶器?"

許紫煙拱手說道:"這位小哥,在下想要煉制一套陣柱."

"陣柱?"那個童子微微地皺起了眉頭說道:"准備刻制什麼樣的陣法和禁制,普通的陣法禁制,我師父是不會給你煉制的."

許紫煙輕聲言道:"我不需要刻制陣法和禁制,只要陣柱原胚就好."

那個童子的臉就更加地陰沉了,眼皮都不帶抬一下地冷冷地說道:

"只是陣柱原胚?我師父是不會給你煉制的,你當煉器宗師是什麼?你走吧."

許紫煙的臉色一僵,強笑道:"小哥.您看是否麻煩您進去通報一下,讓在下和您師父有一次面談的機會?"

童子抬了一下眼皮,冷冷地望了許紫煙一眼,不屑地說道:

"你以為你是誰?想要見我師父?趕緊滾開這里吧!不要在這里煩人了!"

許紫煙的臉上就現出了一絲怒氣.這個童子也太過霸道了.竟然連自己和公子冶見上一面的機會都不給.

許紫煙很著急,她不能夠就這麼離開.雖然城西還有另一個煉器宗師墨即離,但是誰知道他會不會和公子冶一樣連見都不見自己一面?想到這里,許紫煙抱拳向著洞府深施了一禮揚聲道:

"宗師.晚輩許紫煙求見!"

那個童子的眉毛就是一揚,厲聲喝道:"大膽,竟然敢在這里大聲呼喝,還不趕緊給我滾?"

許紫煙微微皺了皺眉頭,見到洞府依舊沒有什麼聲音,再一次高聲喊道:

"宗師,晚輩許紫煙求見!"

那個童子一下子從椅子上蹦了起來,伸出一只手推著許紫煙喝道:

"你想死啊?啊?趕緊給我滾!說不給你煉制.就不給你煉制,在這里嚎什麼?"

許紫煙被那個童子推著,又不好回手,只好被他推著一個勁兒向後退去.猛然間,從洞府中傳來了腳步聲,兩個人影從洞府中顯現出來.許紫煙凝目望去,目光就是一縮.當先的一個老者手里拿著一杆槍,而令許紫煙目光一縮的是跟著那個老者身後的一個中年人模樣的修士.

許紫煙雖然看不透他的修為,但是如今已經見過世面的許紫煙,明顯地能夠感覺出那個中年模樣修士身上波動的氣息非常地強大.

這個時候,在外面等待的一個修士急忙上前,向著拿著槍的老者深施一禮,目光灼熱地盯著老者走中的那杆槍,激動地說道:

"多謝前輩!"

那個老者一揚手將那杆槍扔給了那個人,轉首望向了許紫煙,淡淡地說道:

"是你在洞府之外大聲喧嘩?"

許紫煙急忙躬身施禮.恭敬地說道:"拜見前輩.晚輩想要相求前輩煉制一套中品寶器."

"老夫沒有興趣給你煉制,你可以離開了."老者淡淡地說道.

"這……前輩,為什麼?"許紫煙愣愣地說道.

"在我的洞府之外大聲喧嘩,沒有懲戒你.那是因為你沒有對老夫的弟子還手.還不快滾!"

"這……"許紫煙的心底升起了一股怒氣,自己先是被洞府之外的童子奚落.繼而相喝,然後推搡,如今又被公子冶訓斥,心中的憤怒便浮上了眉宇之間.

"哼!"

猛然間,站在公子冶身後的那個中年模樣的修士一聲冷哼,袍袖一揮,許紫煙只感覺勁風撲面,一直跟在許紫煙身後的小白早就被那個童子給氣急了,若不是許紫煙沒有發話,她早就上前教訓他了.

此時見到許紫煙受到攻擊,猛然踏前一步,剛想要發威,就覺得身體不自覺地就飛了起來,而且身體在空中竟然不受自己的控制,徑直向著峰下落去.

許紫煙身在半空中望著已經不屑看自己的公子冶幾人,眼中蔚藍一閃,心中就是一抽,那個中年模樣的修士竟然是分神初期的修為.

"噗通~~"

許紫煙和小白的身形摔落在地上,又順著斜坡向著下面滾了幾滾,這才恢複了身體的掌控.翻身從地上爬了起來,也不理會周圍一片"哈哈"的大笑聲.默默地向著峰上看了一眼,轉身向著峰下走去.

來到峰下,跳上一輛妖獸車,向著城西而去.

在許紫煙離去不久,一個六歲模樣的童子和一個中年修士從一輛妖獸車上下來,抬頭望向了峰頂的那"公子冶"三個字.兩個人望了一眼那三個字後,剛想要抬腿向著峰上行去,那中年修士猛然一頓腳步,轉頭向著側方望去.

只見一個女子正從妖獸車上下來,面如暗金,一頭火焰般的紅發,身上散發著一股冷冽.見到中年修士的目光望過來,略微看了他一眼,便調轉過頭,向著峰上行去.很快,就消失了身影.

"師兄,你認識她?"

厚山微微地皺起了眉頭,搖了搖頭說道:"沒見過,不過她的形象很像當初在影像中看到的那位楊玲瓏."

*

這幾天的情節很不好寫,整夜失眠!唉!(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六百二十六章 煉器城    下篇:第六百二十八章 延壽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