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六百二十章 河伯仙府   
  
第六百二十章 河伯仙府

萬分感謝蝸牛丫丫同學 ,我不是安琪兒同學 ,四十四塊同學 ,瘋狂看小說同學 ,小愛cc同學 ,點點溫柔之漸行漸遠同學 ,好人家的傭人同學 ,xuexue214同學 ,琴中之雨同學 ,黃行素同學 ,joyce511同學 ,書友080610235443182同學 ,ni1396082328同學 ,流月同學 ,susantsh0905同學 ,朵多云001同學 ,Betsys同學 ,圓夢之心同學 ,VANNAHBEI同學 ,唐唐8719同學 ,迷失的"牧羊犬"同學 ,susanfsy同學 ,墨甯同學 ,乖乖熊和趴趴魚同學的粉紅票!

*

許紫煙從地上站了起來,朝著遠處依舊坐在床上的西門孤煙深施了一禮,真誠地說道:

"謝謝前輩!"

西門孤煙輕聲言道:"你上前來."

許紫煙不疾不徐地走到西門孤煙的前面,心中暗自贊了一聲:

"好儒雅的一個修士!"

待走到了西門孤煙的面前,微微地垂下了眼簾,恭敬地站在了那里.

西門孤煙也沒有言語,上下仔細地打量著許紫煙,心中暗自贊了一聲:

"好一個鍾靈彙聚的女孩!"

當初在許紫煙突破的時候,西門孤煙沒有去探查她,此時自然是更不會去探查許紫煙.一個大乘期的修士在一個結丹期的修士面前還是講究身份的.但是,不去探查卻並不意味著西門孤煙不直接開口想問.如此卻更顯得西門孤煙磊落的胸襟.

"你的名字?"

"許紫煙."

"你知道我是誰?"西門孤煙的嘴角掠過一絲微笑.

"如果晚輩沒有猜錯,前輩應該是西門玉的父親,西門前輩."許紫煙依舊恭敬地說道.

"不錯!"西門孤煙掠在嘴角的那一絲微笑漸漸地隱去:"許紫煙,你能夠告訴老夫為什麼你突破的時候需要如此多的靈氣嗎?你知道.你突破的這兩天可是費去了老夫五十億極品靈石."

"只有兩天?"許紫煙心中一喜:"如此我還來得及返回太玄宗!"

放下心事,再一次向著西門孤煙躬身施禮道:"多謝西門前輩."

西門孤煙沒有言語,依舊直視著許紫煙,等待著許紫煙的答案.他自信不用去探查許紫煙.只要聽到許紫煙的答案,憑著自己的經驗,對照許紫煙剛才突破的聲勢一分析,就能夠分辨出來許紫煙的話究竟是真是假.

如果許紫煙說的是真話,那麼他和許紫煙之間的談話就可以繼續下去.如果許紫煙說的是假話,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放心放在玉兒的身邊.那就將許紫煙控制起來,查看一下她的秘密,待弄清秘密之後.殺了就是.

此時的許紫煙心中也十分地緊張,她不知道自己一直編造的謊言是否能夠瞞得過一個大乘期的修士.但是,事情已經逼到了眼前,也不由許紫煙不開口.許紫煙借著剛才再一次向西門孤煙道謝,偷偷地平穩了自己的情緒.待再抬頭時,已經恢複了平靜,輕聲說道:

"晚輩之所以每次突破都要比普通修士需要的靈氣多上許多.那是因為晚輩是五屬性靈根."

"嗯?"西門孤煙一直微眯的雙目霍然張大:"你是五屬性靈根?"

"是!"許紫煙屈指輕彈,五聲輕鳴,五指間釋放出五種屬性的法術.

西門孤煙望著許紫煙五指之上跳動的五種法術,半響,眉毛跳動了一下,凝聲問道:

"你剛才說你姓許?"

許紫煙心頭一跳,努力平靜著自己才心境,輕聲回道:

"是!"

"前些日子你在老二那里贏走了兩支許氏家族?"

"是!"許紫煙的心髒已經不受控制地劇烈跳動起來.

屋子里沉寂了下來,靜的能夠讓許紫煙聽到自己"砰砰"地心跳聲.

"你是上古許家多靈根那一族?"

西門孤煙的雙眼又眯縫了起來,只是那眯縫成細細地如同刀鋒一般的眼縫中閃爍著鋒利的光芒.

許紫煙的心已經懸在了嗓子眼.做好了一次性釋放氣劍.然後逃跑的准備.此時她自然是不會向西門孤煙解釋自己不是上古許家多靈根那一支,如果解釋起來,恐怕會更麻煩.所以,許紫煙直接點頭.沒有言語.

但是,令許紫煙迷惑不解的是.西門孤煙並沒有像許紫煙心中所想的那樣對她采取什麼行動.而是完全將眼睛閉了起來,許紫煙也只有忐忑不安地站在那里,警惕地望著對面的西門孤煙.勉強抑制住自己的顫抖,沒有辦法.哪怕西門孤煙沒有絲毫的氣息外露,一個大乘期的修士給予許紫煙的壓力也太過巨大.

半響,正當許紫煙有些感到氣氛令人窒息的時候,西門孤煙睜開了眼睛.再一次令許紫煙奇怪的是,仿佛西門孤煙已經忘記了剛才提起的上古許家的事情.而是露出一絲微笑,和聲說道:

"許紫煙,如此說來,以你五屬性靈根的體質,你的戰斗力應該很強吧,至少是在同階之內無敵手吧?"

"前輩過譽了!"許紫煙深施一禮.

"呵呵,你也不用太過謙虛."西門孤煙笑著說道:"老夫有一件事情與你商量!"

"嗯?"許紫煙的神情就是一愣,心中想道,你會有什麼事情和我商量?你是大乘期啊,還有什麼事情是你解決不了的?需要和我一個小小的結丹期修士商量?

西門孤煙望著許紫煙,眼中透露出一絲感謝道:"玉兒的傷是你給修複的吧?"

許紫煙一愣,瞬間便知道自己猜測西門孤煙上次神識查探自己的時候.就發現了西門玉在修複傷勢的事情是猜測對了.見到已經瞞不過去,便點頭說道:

"是!"

"聽沈博沖說,你是玉兒的朋友?"

"是!"

"你們怎麼成為朋友的?"

"是這樣……"

許紫煙醞釀了一下,從頭開始講了起來.如此一個向西門孤煙陳述自己的功績的機會.許紫煙怎麼能夠放過.言語中把自己暗暗地捧高了少許,尤其是宣揚了自己有一顆慈善的愛心.待許紫煙說完,西門孤煙沉默了一會兒,感慨地說道:

"如此說來.你救了玉兒兩次.我西門孤煙欠你兩次人情."

聽了西門孤煙的話,許紫煙的心中樂開了花.這可是大乘期修士欠下的人情啊,但是在神色上許紫煙卻不能夠表現出來,反而向著西門孤煙施禮道:

"前輩,這是我和西門玉之間的事情,不敢讓前輩如此."

西門孤煙擺了擺手說道:"這兩份人情就讓我來還吧,而且如今我還要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如果你能夠答應老夫.老夫就欠你三次人情."

"請前輩示下."許紫煙恭敬地說道.

西門孤煙沒有立刻說話,而是坐在那里,仿佛回到過去的思緒之中.半響,臉上有些黯然地說道:

"老夫這一生,五百歲以前只知道修煉,五百歲之後才開始娶妻生子.我娶了很多女人,也有了很多孩子.但是能夠讓我看得上的幾乎沒有.而且那些逐漸長大的孩子不知道一切都是虛妄的,只有本身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他們只知道兄弟相斗,相殘.他們不知道,就是我將來把我創下來的這份基業留給他們,就憑他們能夠守得住嗎?

他們不知道,所以我的那些孩子便一個個在相斗中死去了.他們死了,我的女人就又給我生了新的,但是新的長大了依舊在斗.我也懶得理會他們.

但是,十幾年前,玉兒出生了.他令我大喜過望的是.竟然和我一樣都是極品水靈根.是最有希望接我衣缽之人.所以.我對他抱有的希望也最大,對他也最寵溺."

說到這里,西門孤煙長歎了一聲道:"沒有想到,這個孩子被我寵溺壞了.竟然不聽我的囑咐,一個人偷偷地跑了出去.離開了天欲城.最終被中原神機宗修士給抓去,變成了妖馬."

西門孤煙的神色一厲,身體上隱現暴戾的氣息.瞬間即隱,有恢複了淡淡的模樣說道:

"幸好被你所救,又派人將他給送了回來.但是,好景不長啊,這個孩子在經曆這次挫折之後,成熟了不少,知道用功修煉了,令老夫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但是,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在天欲城內被人抱著自爆了.當我知道玉兒不能夠恢複的時候,老夫的心碎了."

屋子里再一次寂靜了下來,西門孤煙的氣息有些粗重,望著許紫煙說道:

"你救了玉兒兩次,可以說是挽救了老夫的兩次希望.讓老夫看到了後繼有人的希望.老夫不想要再一次看到希望破滅,所以希望玉兒能夠快一點成長起來,這需要你的幫助."

看到許紫煙張開了嘴想要說什麼,西門孤煙擺手止住了她,接著說道:

"在西方大陸上有一處荒漠,綿延幾萬里.在那片荒漠的深處有一座仙府,據說是上古大仙河伯所留.曾有留言在第一層大殿,說留有一粒水源珠在仙府之內.那水源珠可以幫助修士領悟水之意,里面蘊藏著水之法則.老夫希望你能夠去那里,將水源珠取給西門玉."

說到這里,西門孤煙雙目緊盯著許紫煙.許紫煙的神色卻是一愣,沉吟半響,才愣愣地問道:

"那仙府存在的時間不短了吧,水源珠還沒有被修士取走?"

"沒有,仍然留在河伯仙府."

"這……怎麼可能?難道前輩您也沒有得到?"

西門孤煙苦笑了一下道:"河伯仙府每千年開啟一次,但是只能夠是元嬰期以下的修士進入.上一次河伯仙府開啟,我早已經不是結丹期了,而再往前一次,我還沒有生出來,所以我進不去.而結丹期的修士想要在河伯仙府中得到水源珠哪里會那麼容易."

*

許紫煙:前輩,要如何進入河伯仙府?

西門孤煙:需要粉紅票!多多的粉紅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六百一十九章 結丹期第十二層    下篇:第六百二十一章 與西門孤煙的交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