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五百七十六章 坊市激斗   
  
第五百七十六章 坊市激斗

萬分感謝et1896同學 ,Jadeyang同學 ,書友090808154340312同學 ,懶色天堂同學 ,七哥513同學 ,隨風飛逝的云同學 ,oldandstupid同學 ,抱狗的胖丫頭同學 , 松鼠兒同學 ,shuangzi55同學 ,暗香悠兒同學 ,書友081002222555477同學 ,紫縹緲同學 ,eryanu同學 ,STAY騎士同學 ,Linye71同學 ,102323652同學 ,余于利同學 ,熊仔姿夢同學 ,星空貝貝同學 ,oasisw同學 ,書狂球球同學 ,一個路過的過客同學 ,want秋同學的粉紅票!

*

"你要干什麼?出去."酒樓的伙計厭惡地說道.

"餓!"

許紫煙雙目空洞地說道.

而此時在街道右邊和這家正對面,也是一家酒樓.在酒樓的二層臨窗的位置,燕山魂師徒三人此時正坐在那里吃飯.燕山魂的師父和師兄只是坐在一旁喝著茶,而燕山魂卻是在那里吃得不亦樂乎.

燕山魂猛然間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感覺到了一絲熟悉,霍然轉頭望向了窗外.看到了許紫煙的背影,而就在此時他聽到了許紫煙的那一聲:

"餓!"

不知不覺間,燕山魂的眼淚就流了下來.

此時,在對面酒樓的門口,那個伙計將眼睛一瞪.罵道:

"餓?餓就出去和大街上的狗搶食去,這里不是你進來的地方.趕緊滾!"

"餓!"許紫煙依舊眼神空洞地,無助地小聲說著.

"滾!"那個伙計掄起了巴掌,扇向了許紫煙蒼白的臉.

"嗡~~"

空間傳來破空之聲.一個黑乎乎的影子在那個伙計的巴掌還沒有扇到許紫煙的臉上的時候,砸在了那個伙計的腦袋上.按理說那個伙計也是築基期第五層的修士,但是卻沒有躲開那個黑乎乎的東西,被那個黑乎乎的東西一下子砸在腦袋上.而且還如同一個爛西瓜一般地被砸了細碎.

一條瘦小的身影在空間劃過,燕山魂稚嫩的身形落在許紫煙的身邊,單手一招,剛才砸碎那個伙計腦袋的黑乎乎的東西就飛回了他的手中,赫然是小羅天的寶器,千獄峰.

"呼啦~~"

從酒樓沖沖出了一群人,正是這家酒樓的保鏢,同時在空中不斷地有人影飛來.並且從空中傳出一聲暴喝:

"住手!"

酒樓的保鏢都停了下來,卻依舊將許紫煙和燕山魂包圍在里面,憤怒地望著燕山魂,眼睛中釋放著赤裸裸的殺意.

空中落下了十二個修士,為首的是一個結丹期第十層的弟子,其他的十一個修士也都在結丹期第五層至第九層之間.這十二個修士正是青火宗留在這個坊市中的執法隊中的一支小隊.那個結丹期第十層的修士就是這支執法隊的小隊長.

為首的那個結丹期第十層的修士目光掠過躺在地上,已經死亡的那個伙計.將目光又在許紫煙和燕山魂的身上掃了一眼.便微微地皺起了眉頭.許紫煙的狀況,讓他只是看了一眼便失去了興趣.但是當他看到只有五歲左右的燕山魂卻有著築基期第十層的修為的時候,目光就是一縮.

這個修為太讓他意外了,而且心中也有一些緊張.一個五歲左右的童子,卻有著築基期第十層的修為,這……這……他的背景還用想嗎?一定是大的嚇人啊!如今青火宗的日子並不好過,他並不想為青火宗惹上什麼惹不起的人.但是,身為坊市的執法者,在眾目睽睽之下,也不能夠慫了啊!唉.但願死的那個人不是這個童子打的.于是.他微微緩和了一下聲音,沉聲問道:

"是誰在坊市中殺人?"

"是他!"幾個酒樓的保鏢一起伸出手指著燕山魂.

整個大街上一下子就寂靜了下來.剛才的沖突太快,還有很多人沒有看見.如今看到幾個彪形大漢一起伸著手指指著一個五歲的娃娃,說他剛才殺了人.一時之間讓人有些接受不了.

那個小隊長的臉皮子抽了抽,望向燕山魂.凝聲問道:

"是你殺的?"

燕山魂站在許紫煙的身邊,伸出一只手,拉著許紫煙,這次沒有那麼多的啰嗦,而是直接地點了點頭.

許紫煙在燕山魂的小手一拉上她的時候,空洞的眼神有了一絲波動,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熟悉,一絲迷茫.但是卻消失了空洞.

那個小隊長的臉上現出一絲無奈,他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出現了.目光向著四周打量了一下,卻並沒有發現燕山魂有什麼長輩在.但是,他絕對不會相信燕山魂沒有人跟隨.對方越是不出現,他的心中越是不安.

腦海中迅疾地盤算著,便打著先把燕山魂帶回去的主意.反正回去之後,自己等著對方的長輩來就是了,到時候把燕山魂交給對方,讓對方離開坊市,這總應該沒有問題吧?而且他的心里也認為,自己只是將燕山魂帶走,對方的長輩既然不出來,那就一定也不會在自己帶人的時候出現,一定會暗地里跟著自己回到執法隊的居住地.看來對方也顧忌著坊市中的規矩,不想要破壞,將事情鬧大.

想到這里,那個小隊長便凝聲說道:"小娃娃,你跟我走吧!"

在他的心里,覺得這件事情很簡單.對方是一個娃娃,而且修為也只是築基期第十層.想必看到自己這邊有十二個修為比他高的修士,是絕對不會反抗的.肯定會乖乖地跟著自己走.而且,說不定在這個時候.對方的長輩已經傳音入密給他了,讓他跟著自己走.

但是,他的主意打錯了.燕山魂的師父根本就沒有給燕山魂傳什麼音入什麼密,而是和自己的另一個徒弟正饒有興趣地趴著窗看著.

而燕山魂也從來不是一個乖寶寶.而且更不是一個懂得深沉.懂得內斂的人.聽到那個小隊長的聲音,燕山魂緩緩地把目光從許紫煙的臉上收了回來,轉頭望向站在他對面的那個小隊長.眼睛里透露著冷笑,小臉強自擺出一副猙獰道:

"你讓我跟你走?"

"不錯!"小隊長微微地皺起了眉頭.心中有著一絲不妙的感覺.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小,很稚嫩,覺得我好欺負?"

那個小隊長的嘴角咧了咧,強自忍住心中的笑意,心道:"這不是廢話嗎?難道你不稚嫩,是我稚嫩?"

燕山魂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四指收攏,豎起食指在身前搖了搖道:

"不!不!不!你是被哥的外表給欺騙了!在哥稚嫩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殘暴的心.你現在走還來得及,否則當我殘暴的時候,你會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噗~~"

那個小隊長再也忍不住了,"噗"地一聲笑了出來,在他身後的那十一個隊員更是"哈哈"大笑著,連眼淚都笑出來了.就是那幾個酒樓的保鏢也都笑的前仰後合.

燕山魂怒了!真的怒了!這些人竟然敢嘲笑他的殘暴,登時便舉起手中的千獄峰沖了過去.輪了起來,照著那個小隊長的腦袋就砸了過去.那個小隊長怎麼可能被燕山魂給砸到,身形只是微微一晃便躲閃了過去.

隨即一揮手道:"去把那個女的給抓起來."

燕山魂一聽,身形猛然後退,站在了許紫煙的身前,手中舉著千獄峰朝著撲過來的青火宗修士就砸了過去.那個撲過來的青火宗隊員,修為雖然達到了結丹期第七層,但是眼界卻比那個小隊長差了太多.他可是沒有想到燕山魂會有什麼背景,看到一個小孩雙手捧著一個小山一樣的寶器朝著自己砸了過來,眼中便閃過了一絲貪婪.一只手抓向了燕山魂手中的千獄峰.一只手掄圓了向著燕山魂的臉上扇了過去.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就重重地扇在燕山魂的臉上.一個結丹期第七層的修士去扇一個築基期第十層的修士.燕山魂又怎麼能夠躲得過去.再說,那個修士在心中已經下殺心.他已經將修為運至了巔峰,就是想著一個耳光將燕山魂的整個腦袋都給拍碎,然後搶奪他手中的寶器.

令他意外的是.眼前的這個小娃娃的腦袋在他充滿法力的一巴掌下,並沒有腦漿迸裂的場面出現.而是一個小身子整個被他扇的橫飛了出去,當然他如願已得地搶到了燕山魂雙手中的寶器.

在那個隊員對燕山魂動了殺意的時候,那個小隊長的神色就是一變.但是燕山魂和那個隊員之間的動作都太快,還沒有等到他出聲制止,燕山魂的小身子就已經被扇的飛了出去.

"啪!"

又是一個耳光的聲音,卻是許紫煙掄起了右手狠狠地扇在了對面的那個隊員的臉上,同時伸出左手把那個隊員手中的千獄峰又給搶了過來.此時的許紫煙,眼中的神情又清澈了幾分,只是依舊有著幾分迷茫.在她的心里,燕山魂似乎有著一絲熟悉,又似乎完全陌生.但是當她看到燕山魂被人打了之後,心中只覺得一絲心痛.所以,便毫不猶豫地扇了對方一個耳光,同時一把將屬于燕山魂的千獄峰給搶了回來.

那個修士在一驚之下,繼而大怒.自己在大意之下,竟然被一個築基期的傻子模樣的女人給扇了一個耳光,立刻暴怒地伸手抓向許紫煙手中的千獄峰,同時一腳踹在許紫煙的小腹上.他堅信,自己的這一腳完全能夠將對方給轟成齏粉.但是,又一個令他意外的事情發生了.許紫煙的身子是飛出去了,但是卻並沒有絲毫的損傷.只是飛出去了幾十米,趴在了地上.

此時,在許紫煙剛才想要進入的那座酒樓中的二層臨窗處,一個中年修士目光一閃,在燕山魂和許紫煙的身上來回掠動著……

*

手頭還有粉紅票,准備投給鈴動的戰友們就先放一放吧,在月末的最後兩天會有雙倍月票,就給鈴動存一下吧!鈴動拜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五百七十五章 餓    下篇:第五百七十七章 哥見過你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