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四百六十六章 鬼界宮殿(下)   
  
第四百六十六章 鬼界宮殿(下)

萬分感謝310114199105同學 ,浛清同學 ,書友080930180727962同學 ,鐮衣同學 ,熾炎極冰同學 ,書友090808154340312同學 ,xnjyfx同學的粉紅票!

*

火舞一見到那只黑色的觸手指向了自己,一張臉登時就變得慘白,目光中透射出恐懼之色.

"不要再考慮了,你們只有這一條路可走!"那個嘶啞的聲音緩緩地從宮殿之內傳了出來.

苦煙還在那里沉吟,但是戰傑的心卻已經被恐懼占滿.他的目光向著四下張望著,看著周圍那些羅刹,鬼將,鬼帥和鬼鷹.心中不禁想到,也許在拒絕的一刹那,就是自己被撕碎的一刻.

可是戰傑的心中雖然充滿恐懼,但是也不是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看到苦煙在那里沉吟不語,就知道苦煙並沒有下定決心.那是因為,如果苦煙真的將火舞交給了那個宮殿中的東西,可能就會惹起太玄宗的怒火.

幽冥是有自己的法則,地面上一般不會理會幽冥,但是那不意味著地面上永遠不會理會.在戰斗中死亡,地面上的強者自然是不會說什麼,但是如果因為畏懼而向人類修士的敵人羅刹投降,以出賣隊友而獲得自己的安全,那不僅僅會被地面上的強者擊殺,就是在幽冥中也會被所有的修士唾棄.

但是,在戰傑的心中認為,苦煙之所以現在還沒有答應宮殿中的那個東西.是他覺得苦煙即使拒絕了對方,他自己也是有能力突圍而去.只不過他戰傑就要在這里陪葬了.

這是他不能夠接受的結果.

其實,他哪里知道,就是苦煙在心里也沒有把握能夠從這里突圍而去.不要說宮殿里面的那個東西還沒有出手.就是那個鬼帥也夠他應付的了.

"你們還在猶豫什麼?"那個嘶啞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呵呵,你們是在猶豫交出那個人之後,我會失信殺光你們吧!"

所有的修士都不說話,望向宮殿的目光中充滿了恐懼.憤怒,無奈,不杆,羞愧……

"呵呵……"那個嘶啞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其實現實是殘酷的,你們現在沒有選擇的權力.反抗,只有死.妥協,才有生機."

人群依舊沉默,沒有回答那個嘶啞的聲音.過了那麼幾息的時間.那個嘶啞的聲音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一陣譏諷的笑聲回蕩在山谷:

"呵呵呵……,我明白了你們人類的心思.你們是害怕將那個人類交給我之後,被你們人類修士唾棄,你們這是在背叛人類,所以你們將會受到人類修士的審判,最終會遺臭萬年地被殺死.呵呵……

這件事雖然與你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有關.但是難保在什麼時候,或者在什麼處境下,就會有人把這件事情說出去.于是,你們的劫難就來了.不過,這不要緊,我可以在你們把那個我需要的人交出來之後,抹去你們所有人在這個山谷中的一切記憶,如此,就永遠不會有人再發現這件事情了."

"你為什麼需要火舞?"戰傑終于忍不住出聲問道,因為他的心動了.

"呵呵.告訴你們也無妨.嗯.名字叫火舞,倒是很配他的靈根.火舞,你知道你是什麼靈根嗎?"

火舞此時已經冷靜了下來,他知道此時自己的命運已經不在自己的手里了.望著黑云繚繞的宮殿.淡淡地說道:

"火靈根."

"嗯!"嘶啞的聲音輕應了一聲,繼續說道:"火靈根也分很多種.你的火靈根是地獄火.這種靈根的毀滅性極強,是萬年不遇的一種靈根.它對于我們鬼界的修者非常的重要,只要我吞噬了你的靈根,就會得到巨大的突破."

而此時的苦煙和戰傑正在交流著眼神,從對方的眼神中,他們都看出了彼此的意思.如果那個宮殿中的東西真的能夠抹去這一段兒記憶,他們能夠活著離開這里,而且不用考慮後果,這不正是他們想要的完美結果嗎?火舞算個什麼東西?一個地面上來幽冥曆練的弟子罷了.只要自己等人都失去了這段記憶,在幽冥死個修士是極為正常的事情.

"不要挑戰我的耐心,你們最好能夠快一點兒給我答複!"那個嘶啞的聲音中充滿了威脅.

戰傑望著苦煙,他希望苦煙來說出他想要的答案.但是,苦煙就那麼一直地低頭看著腳底下,仿佛腳底下有著什麼令他極為感興趣的珍寶一般.

時間在一點兒一點兒的過去.戰傑終于知道苦煙是不會說出那句妥協的話.他在那里等著戰傑來說那句話,如果將來那個宮殿中的東西抹去了他們的記憶,是最完美的結果.如果那個嘶啞的聲音只是說了一個謊言,那麼這個黑鍋就要由他戰傑來背.

在心里狠狠地詛咒著苦煙,但是戰傑也沒有辦法.自己想活命,但是修為又不如苦煙,他在心里只能夠祈禱宮殿中的那個聲音的主人說話算數.于是,戰傑轉過頭看著火舞,有些生澀地說道:

"火舞,為了大家,對不起你了!"

四周一下子寂靜得似乎連呼吸都停止了,所有的人都怔怔地望著戰傑.整個太玄宗的修士都眼中透射著憤怒,這個時候,他們似乎忘記了那個嘶啞聲音帶給他們的恐懼.戰傑的決定已經超出了他們能夠承受的范圍.

不錯!太玄宗各峰平時是勾心斗角.但是事關太玄宗的榮譽之時,他們的心是一樣的.如果他們今天低頭了,而且這件事情傳了出去,他們這些人就被釘在了太玄宗的恥辱柱上.太玄宗的修士可以為了活命而出賣同門,這個罵名說什麼他們也不敢背的.但是.他們又沒有更好的辦法來解決眼前的處境,所以,他們在憤怒的同時又感到彷徨.

其實,這也是太玄宗目前隱藏的危機.在太玄宗沒有一個強有力的領袖.林上風修為雖然高于其他四峰峰主.但是也高的不多,而且最重要的是,林上風的性格偏軟.所以才造成了太玄宗五峰相互爭斗的局面.這種局面也延伸到了青年一代,在青年一代中.更加地沒有一個修為高絕,身具人格魅力的弟子.到緊要關頭的時候,難免地就出現了散沙一片,失去主心骨的局面.

此時,只有一個人准備抗爭,那就是許紫煙.許紫煙沒法不抗爭!火舞既然在幽冥中曾經說過,只要他的修為達到築基期大圓滿,就會重返幽冥為許紫煙報仇.這樣的同門之誼讓許紫煙如何放下.如果這樣也能夠放下,那還是許紫煙嗎?

嘴角掠過一絲譏諷的笑容,身形晃了晃,流云身法就偷偷地施展開來,悄無聲息地出現在戰傑和苦煙的附近,淡淡地說道:

"戰傑,你這麼做.就不怕日後惹上殺身之禍?"

戰傑微微地皺起了眉頭,冷冷地看了一眼許紫煙.冷然說道:

"你是誰?"說到這里,也不待許紫煙開口,便冷哼著說道:"我不管你是誰,不是你的事情,你最好別管閑事."

許紫煙沒有理會戰傑那凶厲的眼神,依舊是淡淡地說道:"你說的對,這是不管我的事情.但是我想問你一件事情,是不是等著你將火舞交出去之後,若是那個宮殿中的怪物還想要我們整個太玄宗的修士.你是不是也想著將我們太玄宗所有的修士都送給那個怪物.來保你的命?"

"你說什麼?"

戰傑咬牙切齒地說道,此時他被許紫煙氣得差點兒直接動手殺了這個敢于侵犯他的人.若不是此地的太玄宗修士太多,他早就一巴掌拍死眼前這個女人.一個築基期第十二層後期的修士就敢和他這樣說話,難道她不知道自己是築基期大圓滿嗎?

"我在說什麼.你不清楚嗎?"

許紫煙微微地眯起了眼睛,臉上透露出一絲笑容.只不過在這絲笑容中的絕大部分是譏諷.

"你!"

戰傑的手一緊,雙目之中凶光閃過.

"你退下!"

就在戰傑要爆發的時候,一旁的苦煙終于說話了,朝著許紫煙冷冷地呵斥道.

戰傑偷偷地松了一口氣,苦煙終于說話了.如此,苦煙也就和他站在了一起,總比他一個人面對整個太玄宗修士要好的多.許紫煙微微皺了皺眉,目光望向了苦煙,淡淡地說道:

"為什麼?"

苦煙的神情就是一滯,他沒有想到許紫煙會有膽量反問他.臉上閃過一絲怒意,但是此時不是發火的時機,只好忍下了怒氣,冷冷地說道:

"這位道友,不要讓大家為難!在這個時候總要有人做出犧牲,犧牲一個,總比大家都死好."

許紫煙撇了撇嘴,心道你倒是說的好聽.如果那個怪物要的是你,你會不會這麼大義凜然?不過,要是別人,我也懶得去管.你以為我是閑的沒事到處發善心嗎?那是火舞,一個在認為你已經死了的情況下,還會為你報仇的人,而且這個人平時跟你並沒有什麼交集,只是因為是你的大師兄就做出這樣的一個決定.

妹的!要是你,你會這樣放下這份恩情?我去!看你這副樣子,說不定真的就能夠干出那種讓人唾棄的事情.

見到許紫煙沒有言語,苦煙滿意地點了點頭,心中認為許紫煙被自己給說服了.便想要進一步說服整個太玄宗的修士:

"你們都是太玄宗的弟子,是太玄宗的精英,是太玄宗的未來.如果你們都死在了這里,太玄宗就會發生斷層,這對你們太玄宗是一個承受不起的沉重打擊.這種情況是你們都不願意看到的吧.如今只要犧牲火舞一個人,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

*

掉榜了,這月的粉紅票競爭的太激烈了,從月初就開始了.不是我們沒有實力,而是人家太凶殘……(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四百六十六章 鬼界宮殿(中)    下篇:第四百六十七章 生命之光(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