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四百四十八章 艱難荊棘路(上)   
  
第四百四十八章 艱難荊棘路(上)

萬分感謝bujiehua同學 ,上帝總裁同學 ,dove12同學 ,oldandstupid同學 ,高高飛揚飄同學 ,lansedezhu同學的粉紅票!

鈴動感激不盡!頓首百拜!

*

十二騎一路不停地穿過城門,直奔許府而去,驚得守門的兵丁一陣喝罵,其中有一小隊人馬更是向著十二人追蹤而去.

這十二人正是從一線天趕回帝都的許天狼等人.一線天距離帝都並不遠,十二個人在離開一線天的第二天就發現了許紫煙恢複了心跳.眾人在大喜之下,就近便開始尋醫問治.但是任誰看了許紫煙之後,都搖頭離開.于是,眾人便急匆匆地在兩天內趕回帝都,希望帝都的禦醫能夠治好許紫煙.

十二個人在府前下馬,沒做停留,風一般地沖進了許府.追趕而至的守城小隊,看到十二個人進了許府,迅速地撥馬往回奔去.開玩笑,許府的人誰敢惹,別說只是闖個城門,就是用馬踏死了他們,又有誰敢說話.

府內亂成了一團,一番忙碌之後,禦醫離開了,只留下了一句話:

"許紫煙活不過七天."

"不,不會的!"

宮舜身體一晃,便昏了過去.許天狼急忙扶住了宮舜.一時之間,屋內之人盡皆沉默不語.

屋外細雨霏霏,屋內一盞孤燈搖曳.

宮舜守著許紫煙已經兩天了,兩只眼睛熬得通紅,在他的對面是許嵐.無論眾人怎麼勸說宮舜.宮舜都是一動不動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定定地望著床上了許紫煙.眾人沒有辦法,只好讓許嵐等幾個女孩子輪流陪著宮舜照顧著許紫煙.此刻宮舜終于禁不住疲倦的侵襲,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許天狼已經和許氏家族的族長做了一番深談.又被陳國皇帝招去,秘密地和皇帝深談了一番,這才回到了許府.

上古淵源傳下來的徐氏家族,很重視家族血脈.當聽到太子陳東和自己的兒子許霸說起了整件事情的經過.知道了許紫煙對于滅魂引和龍鳳鳴的境界要比家族派去救太子的三位長老還高的時候,就更加地重視許天狼等人.

這一重視,卻驚喜地發現許天狼等人的修為.于是,便對許天狼等人更加地重視起來.只是因為許紫煙的關系,許家的族長並沒有急于和許天狼等人商談家族中事情.而是將一個院落劃給了許天狼等人,只是讓他們在那里休息.

"邦,邦,邦"遠處傳來了打更聲.

"已經三更了.加上途中的時間已經第五天了!不知道紫煙能不能挺得過來."許嵐望著床上的許紫煙,又看看趴在桌子上的宮舜,心中中透著憂愁.

"希望能夠吧!"許嵐又長歎了一聲.

宮舜猛然間驚醒,看了一眼床上的許紫煙,目光中透露著失望,之後便默默地注視著那一盞油燈在不停地搖曳.

雨停了,一縷陽光透過窗戶照射了進來.

宮舜和許嵐精神一震.目光同時望向了床上的許紫煙.兩個人就這麼僵硬地坐在那里望著許紫煙,誰也沒有上前去探查許紫煙的情況,生怕那殘酷的現實太快地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最終,許嵐站了起來,走到了床邊.將手放在許紫煙的胸口,突然收回了手,俯身趴在許紫煙的身上,將耳朵貼著許紫煙的胸口.過了一會兒,她站了起來,望著坐在椅子上正滿眼渴望地望著自己的宮舜.輕聲說道:

"紫煙她還活著!"

"真的!"宮舜的雙拳緊緊地一握.掌心被指甲摳出了鮮血.

門被輕輕地推開了,太子陳東和許天狼等人走了進來.宮舜轉頭望著太子陳東,期盼地說道:

"禦醫有辦法了?"

太子陳東搖了搖頭,輕聲說道:

"禦醫說紫煙的情況很奇怪.她身上的經脈斷了十之七八,而且肌膚已經破碎不堪.本已經斷了生機,斷無活過七日之理.

此時的宮舜,臉色慘白,淚水撲簌簌地流個不停,雙肩不斷地抽動著,卻不肯發出聲音.

"宮師兄,你去休息一會兒吧!"許天狼輕聲地說道.

宮舜望著躺在床上的許紫煙,顫聲而又堅定地說道:

"我要留下."

眾人俱都沉默不語.最終,許天狼輕聲說道:

"宮師兄,太子今天來帶來了一個消息."

"什麼消息?"宮舜木然問道.

"麒哥沒有死!"

"什麼?"宮舜目光一閃,激動地問道:"那他現在怎麼樣了?他在哪里?"

看到宮舜激動的樣子,許天狼心中一緊,暗道這宮舜看來還是恨著許麒嗎?其實許天狼此時對于許麒也有著責怪,而且對自己也有著自責.如果當時自己堅定地站在許紫煙的一邊,又怎麼可能出現如今的狀況.

同樣,他對宮舜也有著不滿,當初也不見你宮舜出來反對,待等著出了事情之後,卻將責任完全推到了許麒的頭上.再說,紫煙是我們許家之人,你宮舜又是紫煙的什麼人.于是,聲音變也冷了下來:

"麒哥,在一線天並沒有死,而是被楊國給捉住了."

"被捉住了!"

宮舜低聲喃喃自語.宮舜和許麒兄弟一場,自然要比許麒和許天狼還要親上一些.當初也是氣憤和悲傷到了極點,才會踹了許麒一腳.到了此時,心中早已經後悔.

"楊國已經派出了使臣."這個時候,太子陳東沉聲說道.

"怎麼說?"宮舜目中精光一聚,凝視著太子陳東.

"楊國想要用許麒和我陳國交換."

"交換什麼?"宮舜微微地皺起了眉頭,他實在是不知道楊國想要干什麼.

"楊國想要我們許家出手去救治他們在金門江的幾十萬大軍."

這個時候.在門口響起了一個聲音,眾人尋聲望去,卻見許家的家主緩步走了進來,低沉地繼續說道:

"在金門江軍營數十萬人都是受了滅魂引而陷入沉睡.如今已經五天,如果繼續下去,再用不了幾天,那幾十萬大軍就會全部死亡.只有我們許家的音功才能夠救他們.楊國想用一人而換得幾十萬人的生命."

宮舜的目光變得銳利.完全沒有了疲憊之色.緊緊地盯著對面的太子陳東說道:

"皇上怎麼說?"

太子陳東搖了搖頭,輕輕地歎了一口氣說道:"父皇是不會同意的."

宮舜的身上已經泛起了殺意,將目光望向了許家家主,沉聲問道:

"族長的意思?"

族長也歎了一口氣,輕聲說道:"以國而論,失去許麒一人,而至敵數十萬死亡,這是任何一個皇帝都會如此選擇的.而作為陳國的四大家族.也應該以大局為重.只是你們身為許家之人,那許麒又肯以一人之力阻敵,換得太子殿下安全回歸,若要如此不顧許麒性命,倒也傷了臣子之心.更何況,你們俱是來自蒼茫大陸,事關能否返回蒼茫大陸之事.卻也著實令人為難."

宮舜從椅子上站起身形,朝著族長深施了一禮,凝聲說道:

"族長,我們這些人中除了紫煙之外,再也沒有一人能夠彈奏那音功,懇請族長看在同屬一個血脈的份上,派出一人,隨我等前去相救許麒."

族長深深地注視著宮舜,良久,才一聲長歎道:

"宮舜.如今這件事情無非是兩條路.一條是放棄許麒.如此本族長可以向你們保證,你們將獲得最好的修煉環境."

宮舜剛要說話,卻被族長抬手止住,繼續說道:"第二條路就是答應陳國的條件.但是這樣一來,勢必惹來君王的滔天怒火.很可能許家會徹底泯滅.宮舜.如今你究竟要如何選擇?"

宮舜一時之間便呆滯在那里,族長已經說得很清楚,如果許家真的不顧聖命而偷偷派人和宮舜他們一起去救許麒,恐怕許氏家族真的就抗不住君王的怒火.為救一人兒死亡一族,這樣的事情,宮舜也做不出來.可是要他放棄許麒也是絕無可能,最終,宮舜咬了咬牙,對著族長深施一禮道:

"感謝族長這些日子的款待,今日我等救向族長告辭,只盼族長告知我等許麒所在具體位置."

族長盯著宮舜,最終輕笑道:"宮舜,你可是想要憑著你們自己的力量去救許麒."

"是!請族長成全!"宮舜噗通一聲跪在族長的面前.

"唉!宮舜,不是我不幫你.派一個許家長老和你們一起去,這和違反聖意沒有什麼區別.再說,皇上也不會讓你們有離開的機會."

宮舜雙拳一緊,抬起頭來,望著族長的目光中充斥著憤怒.族長的話很明顯,陳國皇帝已經在防備他們了.宮舜的心中一動,將目光望向了站在旁邊的太子陳東.陳東無奈地笑了笑說道:

"沒有用,就是你把我抓起來,也威脅不了父皇.父皇甯可我死了,也不會因為他一個兒子放棄他決定的事情.不要忘了,父皇有很多兒子."

"族長,真的沒有辦法了嗎?"許天狼冷冷地注視著族長說道:"如果真的沒有辦法了,請族長看在同是許家的情面上,不要在參與此事.去救許麒是我們一定要做的,哪怕死去,也不能夠苟活."

族長微微閉上了眼睛,最終輕歎了一聲,睜開眼睛,壓低著聲音說道:

"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

*

戰友們如果有粉紅票就給一張吧,榜單上的位置真的很無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四百四十七章 許紫煙之死(下)    下篇:第四百十四八章 艱難荊棘路(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