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三百二十八章 危險的規則   
  
第三百二十八章 危險的規則

趙穎三個人便從地上站了起來,輕手輕腳地離開了許紫煙的房間,又輕輕地將許紫煙的房門給關上,這才相互對視了一眼,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慶幸許紫煙今天沒有爆揍她們一頓.

許紫煙坐在床上想了一會兒,便拿出了林緋虞給她的傳訊玉劍,貼在自己的眉心處,輸入了一股訊息之後,又打了幾個手訣在上面,便一揚手,那只玉劍便穿門而出,向著內門飛去.

過了一會兒,那玉劍便又飛了回來.許紫煙伸手抓住玉劍,貼在眉心之處.臉上便露出了微笑,翻身下床,推開了房門,向著內門禦劍而去.

來到了內門之外,降下飛劍,便看到李蓉兒正站在那里等著自己.見到許紫煙從空中落下,便笑著說道:

"紫煙師妹,才剛剛分開,就想緋虞了?"

許紫煙自然是從李蓉兒的話中聽出了她的警惕,心中知道是她們這些跟著林緋虞的人害怕自己向林緋虞索要丹藥,這樣就分去了她們應得的一份.心中便輕歎了一聲,但是面上還是十分客氣地說道:

"李師姐,我在太玄宗呆得時間太短,剛才回到外門,便聽到了許多事情,心中有些迷惑,所以前來向緋虞師姐問問."

李蓉兒聽得許紫煙如此一說,再在心中一想,那許紫煙確實是在太玄宗的外門只呆了一個月的時間,只怕是對太玄宗沒有絲毫的了解.想到外門就要進行新進弟子的考核,之後又是新進弟子大比.這一下,恐怕許紫煙難免要手忙腳亂.來問問林緋虞也屬正常.便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說道:

"我還以為你是想念我們了,原來不是啊,師姐我的心里真的好失望啊!"

許紫煙心中感歎李蓉兒變臉之快,也被她的話雷得渾身發麻.便立刻說道:

"小妹當然也想念各位師姐."

"好了,我們別站在這里了,我帶你去見緋虞師姐."

來到了林緋虞的住處,許紫煙見到尤月等人都在.便見過禮之後,大家隨著許紫煙進入到她的房間,各自落座.林緋虞便輕聲問道:

"紫煙師妹,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剛回來就急著見我?"

尤月等人也都目光灼灼地望著許紫煙,等待著許紫煙說出她來此地的目的.許紫煙當然不能夠上來就問夏桀的事情,便又問了一遍新進弟子大比,外門大比和內門大比的事情.林緋虞也都耐心地給予作出解釋.而尤月她們見到許紫煙果然只是前來詢問一些事情,便都長長地暗自吐出了一口氣.在她們的心里,只要許紫煙不和她們的利益發生沖突,她們還是十分願意和許紫煙交好的.畢竟許紫煙在她們的心里不是弱者,而是一個能夠制作出來九品符箓的強者.

最後,許紫煙又裝作十分隨意地提起了昨天在坊市中遇到的夏桀,言語之中對夏桀的做法充滿了氣憤.尤月等人恐怕也曾經受到過夏桀的欺負.或者被夏桀譏諷過,對夏桀早就心生怨恨.一時之間也對夏桀口誅筆伐了起來.

看到尤月等人如此地配合自己,許紫煙的心中也很高興,但是臉上仍然作出十分擔憂的樣子說道:

"緋虞師姐,像夏桀這樣無品無德之人,就是修為再高,恐怕也非宗門之福啊,難道宗主就這樣包庇于他,聽之任之?"

林緋虞輕輕地歎了一口氣,說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紫煙師妹.你不知道.在我們太玄宗的大對頭華陽宗內,出了一個修煉天才.叫做呂東陽,年僅二十歲,就已經是築基期第七層的修為了.年齡比夏桀還要小.由此就可以看出他的修煉天賦,而他們太玄宗能夠與他相比的也就是夏桀了.

所以.爹爹也是沒有辦法.只是想著夏桀隨著年齡的增長,能夠明白事理,但是誰又能夠想到他夏桀變得越來越過分.不僅僅是爹爹對他十分地頭痛,就是夏桀的師父,那萬法峰的峰主言崢也對夏桀十分地頭痛.大的責罰吧,不行.太玄宗還指著他將來對抗華陽宗的呂東陽.責罰小了吧,那夏桀根本就不在乎.最近幾年,隨著他年齡的增長,已經知道了太玄宗為什麼對他如此庇護,知道自己是太玄宗培養對抗華陽宗的呂東陽的,便更加地囂張起來."

許紫煙到了此時已經完全明白了夏桀為什麼如此地囂張,原來是太玄宗有著不得已的苦衷.許紫煙低著頭再那里尋思著,楊玲瓏此時也已經加入了華陽宗,如今十九歲的她已經是築基期第四層的修為,說不定已經是築基期第五層的修為.按照她的年齡和對比,她的天賦並不比那個呂東陽差,想是她和李東陽之間應該也有一番龍爭虎斗.

既然那個夏桀是因為本身的實力強勢而得到太玄宗的縱容,那麼我也就不要再低調了,逐漸露出我的崢嶸吧.許紫煙暗暗地握了一下拳頭.

林緋虞看著許紫煙,有些擔心地說道:"紫煙師妹,我知道你曾經在世俗界的時候得罪過夏桀.他雖然不敢明目張膽地前去報複與你,但是他卻可以利用規則報複與你.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規則?"許紫煙迷惑地問道.

"就是利用新進弟子大比,或者外門弟子大比,還有將來的內門弟子大比.他可以派人在新進弟子大比中或者外門弟子大比中將你擊殺,要知道在大比之時,規則是可以殺人的."

"我也不是那麼好殺的吧?"許紫煙淡淡地說道.

林緋虞搖了搖頭,憂慮地說道:"紫煙師妹,你的修為還是太低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有著制符的能力,但是在大比之時,規則是不允許使用符箓的."

"為什麼?"許紫煙不解地問道:"千符峰最拿手的就是制符術,不讓我們千符峰使用符箓,那難道萬劍峰不使劍嗎?萬法峰不用法術嗎?寶器峰不使用法寶嗎?"

林緋虞被許紫煙一連串的問話給問得笑了起來,待笑聲落盡才認真地問道:

"紫煙師妹,我問你,修士的根本是什麼?"

"當然是……"許紫煙說道這里,突然停了下來,臉上浮現起沮喪的神情.

林緋虞見到許紫煙的神情,便知道她已經明白,但是仍然接著說道:"我們修士修煉的自然是法術,所以萬法峰使用法術那是正常的.不僅是萬法峰使用法術,你們千符峰不也是要使用法術嗎?這是我們修士必修的根本."

"那萬劍峰呢?"許紫煙有些不甘地問道.

"那是修仙之人的另一脈,他們修的本就是劍修,如何能夠不讓他們使劍?"林緋虞好笑地說道.

"那寶器峰呢?他們使用法器,法寶這總不是修士必修的東西吧?"許紫煙憤憤不平地說道.

林緋虞仍然是搖著頭說道:"法器和法寶又哪里僅是寶器峰在用?那個峰不在用?"

"那為什麼只有我們千符峰的符箓不能夠用?"

林緋虞苦笑著說道:"不僅僅是你們千符峰的符箓不能夠用,我們太玄峰的丹藥在擂台上也不能夠用."

"為什麼?"

"就是為了創造一個公平的環境.假設一下,如果我們太玄峰的弟子每人都揣著大把的丹藥上去比試,恐怕同階之內,就是耗,也會把對方給耗垮了.同樣,如果你帶著一把九品的頂級符箓上擂台比武,那還用比嗎?你一把符箓撒出去,轟也把對手給轟死了.

因為你的符箓是個人就可以釋放,哪怕是沒有修煉過的人,把它撕開一扔都能夠釋放,根本就不消耗釋放者的絲毫法力.而我們太玄峰的丹藥就更不用說了,那是補充真元的.但是寶器峰的法器就不同了,品階越高的法器,釋放出來耗費施用者的法力越巨大.法器的威能是要靠使用者的法力去支撐的.所以它還是和修士的修為有關,也是檢驗修士的一種方法."

許紫煙吸了吸鼻子,還是有些不滿地說道:"但是,那法器的威力完全大大地高于所消耗的法力,這還是不公平."

"沒有完全公平的事情,只能夠做到盡力的公平.所以,修仙界的修士都對法器,法寶趨之若鹜.要知道一個好的法器或者法寶,幾乎能夠使一個修士在同階之內沒有敵手,如果是那種上品的法器或者法寶,還可能越階挑戰."

許紫煙聽了便在那里發呆,她可是修仙界的菜鳥一只.啥裝備也沒有的主,原本以為憑著自己的符箓參加大比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卻沒有想到大比之時根本就不允許使用符箓.那她許紫煙還打個屁啊,不讓使用符箓,就好比斬去許紫煙一條臂膀一般,一下子便讓許紫煙失去了底氣.

林緋虞看著許紫煙,飽含深意地說道:"紫煙師妹,以夏桀的性格,他一定會報複于你.不過有宗規在,他也不可能明目張膽地報複與你,但是卻可以派人在大比之時,對付與你.所以,你要小心."

*

第二更到,求票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三百二十七章 突聞大比    下篇:第三百二十九章 爭斗初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