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百八十一章 你站在那里干什麼?   
  
第二百八十一章 你站在那里干什麼?

又是一個授課的日子,許紫煙仍然像平常一樣,早早地來到了傳功的房間,和林緋虞等人一起等待著司徒烈.

當司徒烈再一次傳授功法的時候,許紫煙猛然間發現,恐怕自己以後不用再來這里聽課了.因為無論是司徒烈,還是朱彤,他們傳功的主要針對人就是林緋虞.而林緋虞只有築基期第三層的修為,就是其她的人,除了尤月之外,也都是在築基期第三層和第六層之間.所以,司徒烈和朱彤主要講解的都是築基期第三層和第六層的各種修煉的方法,和一些法術.

如此經過了兩個月的時間,許紫煙對于這些已經完全理解了,甚至將司徒烈和朱彤兩個人講解的東西都融會貫通了.而她又不能夠想尤月那樣,有什麼疑惑,可以直接請教司徒烈和朱彤.如果她那樣做了,豈不是暴露了自己的修為.就是這樣,那司徒烈和朱彤對于許紫煙每堂課都來聽講,都十分地不理解,常常在上課的時候,用那探究的目光望向許紫煙.

而尤月等人就更加地看不起許紫煙了,一個個心中想的是,你一個煉氣期第七層修為的弟子,跑這里聽什麼築基期的功法?你聽得懂嗎?每次都跑到這里裝,你受不受罪啊!還不是想要在緋虞的心中留下一個勤于修煉,好學的印象!這有用嗎?等到你回到太玄宗仍然是煉氣期第七層的修為,還不是一樣的丟人!

但是,今天的司徒烈再也沒有用探究的眼神去看許紫煙,而是微微地皺起了眉頭,眼神中浮現出一絲厭惡.

其實原因很簡單,當許紫煙發現自己在這里已經沒有什麼可學的時候,便對聽課沒有了興趣,但是自己又不能夠在司徒烈授課的時候離開,所以便變得百無聊賴了起來.

許紫煙剛剛當完了十天的農夫,因為趕著播種,這十天許紫煙完全打亂了生活規律.所以,這一百無聊賴起來,疲憊便從心底爬了出來.于是,許紫煙開始打起哈欠來.而且這哈欠似乎一旦打了起來,就收不住一樣,一個接著一個地打了起來.

連續地打了幾個哈欠,溢出的淚水都讓眼睛變得濕潤了起來.許紫煙雖然是在偷偷地打著哈欠,但是又如何能夠瞞得過築基期第十二層修為的司徒烈?很是不滿地看了一眼坐在最後面的許紫煙,便提高了自己的聲音,希望能夠提醒一下許紫煙,自己可是在這里授課.

許紫煙此時的心思早就飛了,哪里還會留意司徒烈的聲音.她此時想的是紫煙空間里面的那十畝靈米,一畝可以產出一千公斤靈米,十畝可就是一萬公斤的靈米.除了留下一些作為種子再播種上,在留下自己三個月的食量,剩下的許紫煙決定等到回到坊市的時候,把它賣掉.賣得的靈石,許紫煙准備購進大量的煉丹的材料和制作符寶的材料.因為許紫煙大概計算了一下,等到自己八個月後返回太玄宗的時候,恐怕自己准備的那些材料都會耗費一空.

想到這里,許紫煙不禁輕歎了一聲,心中暗道:"這制符和煉丹還真是一個燒錢的活啊!"

許紫煙又無聊地打了一個哈欠,希望這司徒烈趕緊講完,自己也好返回自己的山谷.不經意地撇了撇嘴,許紫煙發現自己剛剛聽司徒烈和朱彤講課的時候,那是因為自己從來沒有聽過築基期的修士傳授課業.而且那時自己也確實是築基期中的菜鳥一個,很多基礎的東西她都不懂.而如今已經連續地聽了兩個月的課之後,他發現司徒烈和朱彤只是在反複講述著那些築基期第六層以下的修煉法訣.雖然講得很細,但是這來回的重複一個許紫煙早已經理解的東西,這不得不說是對許紫煙的一種折磨.

目光向著林緋虞等人看去,見到她們一個個微微皺著眉頭,一副聽進去了,而且在思索的模樣.感覺到司徒烈的目光瞪向了自己,許紫煙急忙以手觸額,假裝低頭沉思.借著手掌的掩護開始溜號了.微微歪著頭在那里胡思亂想著.

看來林緋虞她們的資質在內門還真是一群墊底的存在啊,不僅僅是身體的資質問題,還有這領悟的能力,有著講解得如此詳細的兩個長老,在反複地給她們講解,卻仍然不能夠領悟.唉!這司徒長老和朱彤長老還真是有耐心啊!

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尤月,見到她此時也在那里微微垂著眼簾,許紫煙心中就不禁偷笑.恐怕尤月在這里聽課的目的,就是等著司徒烈和朱彤授課完畢,能夠問一些自己修為上困惑的問題.坐在這里聽課,就是為了表明一種對司徒烈和朱彤的尊重.

一縷陽光從窗戶中射了進來,在許紫煙的面前照射出一道光束,在光束中幾許灰塵緩緩地飄蕩.許紫煙撅起嘴輕輕地吹了一下,那幾許灰塵便四處翻滾了起來.

如果能夠一直這樣平靜地修煉該有多好啊!許紫煙感歎著,腦海中浮現出夏桀的模樣.心中不禁就是一緊,不知道那夏桀現在在干什麼?他不會把我就這麼給忘記了吧?記得當初他離開家族時候的眼神和語氣,應該是不會忘記自己.可是他已經成功地將自己從內門給踢到了外門,他會不會就這樣滿足了,在心里已經把自己給忘記了.

不會!許紫煙輕輕地咬了咬嘴唇.她在心中有一種感覺,就是她和夏桀之間的事情,絕對不會就這麼結束.之所以夏桀再也沒有對自己動手,恐怕就是因為自己和林緋虞在一起.如果自己離開了林緋虞,恐怕那夏桀立時就會出手對付自己.

但是他究竟會在什麼時候動手,又怎樣出手?這不禁讓許紫煙深深地皺起了眉頭.許紫煙的心中快速地思索著,夏桀若是想要對自己對手,一是得是在自己離開林緋虞的時候,二是恐怕也得尋找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畢竟現在自己也是太玄宗的弟子,宗規對于無故殘害同門的事情,是絕對會嚴加懲處的.

當然也不排除那夏桀會對自己進行一些暗地里的活動,或者直接暗殺自己.但是這樣是需要不被抓到把柄,事情要干得乾淨利落.許紫煙認真地思索了一下,她覺得沒有這個可能,最起碼是現在夏桀不會對自己那樣做.因為自己在夏桀的眼中就是一個煉氣期的螻蟻,不值得他那樣做.他要做的恐怕不僅僅是殺掉自己,還要盡情地羞辱自己.但是,他要如何做才能夠達到他的目的呢?

林緋虞不在自己身邊的時候?那就只有自己八個月之後回到宗門的時候.許紫煙已經和林緋虞商量好,在距離外門對新進弟子考核時間一個月的時候,和許紫煙一起離開廷嵐山脈,回到宗門.也好留給許紫煙一個月的時間來好好准備一下.

如此說來,夏桀很可能在我回到宗門之後對我采取行動.但是他又會找什麼借口呢?是他親自上陣,還是暗中指使別人?我又要以什麼樣的姿態去反擊?

許紫煙正胡思亂想之際,卻感覺到整個房間里出奇地靜.

嗯?下課了?

許紫煙松開支在額前的手,抬頭望去.只見到那司徒烈正目光炯炯地望著自己,冷聲問道:

"你是許紫煙吧!"

"是!"許紫煙急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你可是都領悟了本長老所講的法訣?"

"沒有!"許紫煙心中電轉,急忙擺起一副苦臉,弱弱地說道:"我一直在思索您最前面講的法訣,一直沒有領悟.後面的我就沒有聽."

"哦!"司徒烈的臉色好看了一些,心中暗道:"原來這個許紫煙並不是溜號,而是後面的根本就沒有聽,光顧著領悟我最前面說的話了.唉,這是築基期的法訣啊,哪里是你一個煉氣期第七層的弟子能夠理解的,就是我再能講,你也不會理解的."

這個時候,許紫煙抽空向著前面目光一掃,便看到除了林緋虞之外的人都在轉頭看著自己,目光中流露出不屑,嗯!還有一些憐憫.但是,只有一個人沒有回頭去看許紫煙,那就是林緋虞.此時的林緋虞還保持著專心聽課的資質,一雙手倍在身後,雙手不斷地掐著各種法訣,許紫煙目光一定,赫然發現那竟然是自己給林緋虞的寶器峰的鍛造錘法.

許紫煙心中偷笑不已,心道,這林緋虞還真是把一切心思都放進了傀儡術了,竟然在聽司徒烈的授課之時,偷偷地練那鍛造錘法!那林緋虞正在那里忙乎地不亦樂呼,司徒烈突然說道:

"緋虞,我看你面露微笑,是不是有所領悟啊?"

"啊?"

林緋虞從對鍛造錘法的領悟中清醒了過來,"騰"地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目光茫然地看了司徒烈一眼,又向著四周看去.猛然間發現許紫煙也在自己的側後方站著,便驚"咦"了一聲道:

"紫煙師妹,你站在那里干什麼?"

上篇:第二百八十章 逍遙的生活    下篇:第二百八十二章 地底世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