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百五十八章 面見太玄宗宗主   
  
第二百五十八章 面見太玄宗宗主

許紫煙此時的心很糾結,打又打不過,罵又罵不出口.被一群男人圍在中間,像看珍稀動物一般地圍觀著,而自己又不能夠走,一時之間許紫煙有一種要自爆和這些人同歸于盡的想法.

而就在這時,尤月的聲音從人群的外面響起:"紫煙,隨我去見宗主."

嘲笑聲嘎然而止,一群築基期修士回頭看了看尤月,又回頭看了看許紫煙.最終,那個最先和許紫煙搭訕的中年模樣的修士驚愕地問道:

"尤長老,宗主……真的要見她?"

"蒸的?還煮的呢!"

尤長老白了一眼那個中年模樣的修士.雖然那個修士的修為比她高,但是也沒有高出多少,而且尤月又是林緋虞的心腹,自然在心中也沒有把那個修士放在心上,分開眾人,上前抓住許紫煙的手,輕聲說道:

"紫煙,別理他們,我們走!"

許紫煙輕輕地點了點頭,目光從眼前的這些修士身上掃過,又抬頭望向太玄峰的峰巔.心中忽然有所感慨:

"這里就是北地修仙界大宗門的權利中心,如今我正在向著它走去.如果給我時間和機緣,我是會成為剛才那些修士一般,還是會站在那山峰之巔?"

緊隨在尤月的身後,一路來到了山峰之上,一座大殿傲立在峰巔.邁入大殿之內,尤月輕聲說道:

"紫煙,隨我來."

許紫煙點了點頭,腳步輕輕地跟在了後面.進入到大殿之內,尤月帶著許紫煙向前走了幾步,便在一根石柱的旁邊停下了腳步.對著坐在上首的林上風躬身施禮道:

"宗主,許紫煙帶到."

許紫煙也急忙躬身施禮道:"許紫煙拜見宗主!"

"免禮!"上面傳來了一個慈祥的聲音.

"謝宗主!"許紫煙恭恭敬敬地直起身形,依舊是微微地低著頭,沒有抬頭去觀看那宗主的模樣,緊緊地站在了尤月的身後.許紫煙一進入大殿,就知道在大殿之內除了她和尤月之外,還有一個人坐在大殿的下手.此時,便聽到大殿上首的林上風一改剛才對許紫煙慈祥的聲音,語氣淡淡地說道:

"林宗主,你們赤陽宗請求的爆靈丹,我們太玄宗可以為你們煉制.不過,有點兒事情,要和林宗主說一下."

"宗主請說."赤陽宗宗主林則言拘謹地拱手說道.

"赤陽宗宗主林則言?"許紫煙的心中就是一愣,"凌霄的仇人?"

此時,林上風的聲音在空曠的大殿之上輕輕響起:"前些日子,你們赤陽宗參加了對世俗界許家那十個弟子的圍剿吧!"

林則言的神色就是一變,坐在椅子上的屁股不安地扭動了兩下.這件事情林則言知道,是瞞不過太玄宗的,只是他沒有想到太玄宗會對這件事情如此地看重,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應對才好.

"如果你是華陽宗盟友也就罷了,那許家畢竟是我太玄宗在世俗界的代表,但是你卻是我太玄宗的盟友.如此做法,是不是你們赤陽宗有什麼想法啊,啊?"

林上風這一聲"啊?",便讓那林則言渾身一抖,心中念頭電轉:"和華陽宗結盟?就是我有那個打算,也得有那個膽量啊!我的赤陽宗就在你們太玄宗的附近,那華陽宗就算想罩著我,也是遠水救不了近渴啊."

想到這里,急忙拱手說道:"宗主,您可別嚇唬則言,則言哪里會有別的想法!"

林上風大手一揮道:"這件事情我個人可以不計較,但是太玄宗卻不能不表態.這樣吧,在給你們赤陽宗煉制出來的丹藥中扣掉兩層,算作你們赤陽宗的賠禮吧."

"這……"林則言一臉的肉痛.

"怎麼?"林上風的臉色就是一沉,淡淡地說道:"如果林宗主不願意,可以立刻離開,林某不送."

"不!不!一切聽從林宗主的安排!"林則言臉上堆著笑容,心里卻在暗罵:"離開?離你妹啊!如果我不答應你的條件,我前腳離開,你後腳就會帶著太玄宗殺上門去."

"那林宗主就去找劉長老去交接材料和靈石吧!"

"是!謝宗主,則言告退了!"

感覺到那赤陽宗宗主林則言已經退出了大殿,許紫煙在心中暗道:"這太玄宗宗主的心可真夠黑的,借著自己許家的由頭,就生生地克扣了對方兩層的四品爆靈丹,這不得把那林則言給生生地心痛死!"

正想到這里,便聽到上首的林上風慈祥地說道:"你就是許紫煙?果然是令人羨慕的年輕啊!呵呵……,嗯?許紫煙,你上前抬起頭來."

許紫煙聽到宗主相喚,便立刻上前幾步,走到大殿的中央,抬起頭向著上首望去.大殿上首的一張寬大的椅子上坐著一位中年修士,身材偉岸,卻又透露著儒雅.此時正一臉驚異地望著許紫煙.待看清許紫煙的面容之時,眉尖挑了一挑,臉上的驚異瞬間便隱去,"呵呵"笑著說道:

"原來是你!"

許紫煙也楞了一下,猛然間想起,這不是昨天在露天市場中碰到的那個呵斥自己的女兒的父親嗎?原來他竟然是太玄宗的宗主!這麼說……那個呵斥自己的女子就是林緋虞了!想到這里,許紫煙的臉不禁一下子就苦了起來.有了昨天的那次矛盾,以後和那個林緋虞還怎樣相處啊?

林上風此時想的可是和許紫煙不同,以前只是聞聽這眼前的女子許紫煙是一個制符的天才,原本還不相信.沒有想到那個千面妖卻被她給封印,如此一來,便證明她的制符術恐怕就是在太玄宗內也是頂尖的存在,只是不知道她會不會制作符寶.如果她還能夠制作符寶,那豈不是在制符的作用上相當于梁之洞了!

而且最令林上風感到好奇和興奮地是,在昨天碰到許紫煙的時候,他發現許紫煙還懂得煉藥.特別是昨天許紫煙說出來的那個融魂丹,那個可是四品的丹藥啊.要知道,就連他這個太玄宗的宗主,實際上的百草峰的峰主也是只能夠煉制五品的丹藥.而且你能煉制五品的丹藥,也並不意味著你就能夠煉制所有的四品的丹藥.因為還涉及到丹方的問題,如果你沒有丹方,就算你能夠煉制五品的丹藥,又能夠怎樣?

而昨天許紫煙氣急之下,說起的那個融魂丹,卻正好是太玄宗沒有掌握的丹方.要知道在通常的情況下,一個修士的身體經脈上的傷還好治,但是那靈魂一旦受傷,卻是十分地難以治療.不知道有多少修士跌倒在這靈魂受傷之中,而這融魂丹卻正是治療靈魂受損的靈丹妙藥.

如果眼前的許紫煙不僅僅是制符術厲害,而且煉丹術也如此厲害的話,那許紫煙對于太玄宗也就變得太重要了!如果真是如同林上風推測的那樣,林上風都在心中決定要和那梁之洞搶弟子了,不惜用太玄宗內的寶貴丹藥將許紫煙的修為快速提升至築基期,然後直接將許紫煙收為自己的真傳弟子.

望著眼前的許紫煙,林上風安奈住心中的激動.朝著尤月揮了揮手,那尤月便識趣地輕輕地退了出去.見到如今大殿之中就只剩下了林上風和自己兩個人,許紫煙的心中不禁一驚,不知道林上風這究竟是什麼意思.一時之間,心中便警惕了起來.

看著尤月身影消失在大殿門口,林上風才慈祥地向著許紫煙招了招手,和藹地說道:

"紫煙,過來坐."

說到這里,伸出手指著自己身邊的一張椅子.許紫煙心中一跳,林上風越是如此,許紫煙越是感覺有一種壓迫感.

小心翼翼地來到了林上風的跟前,先是深施了一禮,然後才輕輕地坐下.眼觀鼻,鼻觀心,一副規規矩矩的模樣.

林上風看到許紫煙很是懂規矩的樣子,眼中不禁露出滿意的笑意,心道:"不愧是世俗界大家族中走出來的弟子,不管修為資質怎麼樣,但是這規矩卻是從小練成的."

慈祥地望著許紫煙,微笑著說道:"原來是你呀!本宗當初聽到你的事跡,還只道我們太玄宗從此多了一個制符高手,沒有想到昨天一見,原來紫煙你還精通煉丹!"

"來了!"許紫煙心中不禁為自己昨天的沖動感到後悔.

看到許紫煙不語,林上風慢慢收起了笑容,語重心長地說道:"紫煙,你可知道為了你的弟子身份,整個太玄宗五峰峰主可是吵翻了天啊!"

林上風看著許紫煙坐在那里,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微低著頭,好像林上風說得話與她沒有絲毫關系一樣,便微不可察地皺了一下眉頭.其實,他並不知道許紫煙此時的心中很緊張,正在琢磨著如何應對.

上篇:第二百五十七章 又聽侍妾    下篇:第二百五十九章 應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