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百五十五章 丫頭,你要拆了老夫的鋪子?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丫頭,你要拆了老夫的鋪子?

對面的孫思最終是一聲長歎,朝著許紫煙默默地點了點頭,轉身黯然地離開了許紫煙的房間.不過,許紫煙敏銳地感覺到,那孫思的目光不時地從店鋪里向著自己這邊張望.

許紫煙在房中坐著,感覺到孫思的目光不時地朝著自己的房間掃過.到後來,根本就是欺負自己是煉氣期第六層的修為,感覺不到他的精神力,更是不時地用精神力探測她.他哪里知道許紫煙的修為要比他還高出一個層次.

不過許紫煙也拿孫思沒有辦法,就算知道孫思在心中懷疑自己,自己又能夠怎麼樣?如同孫思雖然在懷疑許紫煙,但是又能夠把許紫煙怎樣?兩個人都是太玄宗千符峰下的弟子,一個是修為不會再有什麼長進的老頭子,一個是剛剛進入宗門的新近弟子.雙方似乎都沒有什麼過硬的背景,只能夠暗中觀察著對方,卻並不能夠將對方如何.

不過總是被人這樣暗地里監視著,許紫煙的心里很是不舒服.于是,便站了起來,走出了房門,直接走出了千符店,在坊市中閑逛了起來.孫思見到許紫煙又走出了店門,便輕聲地吩咐了手下幾句,也從符店里走了出來,悄悄地跟蹤在許紫煙的身後.

孫思的一舉一動自然是躲不過許紫煙的精神力觀察,許紫煙不禁微微地皺起了眉頭,心中便有些厭煩了起來.同時經曆了此事之後,也在心中給自己提高了警惕,看來在修仙界里要更加地小心.但是,這樣活著真是很累啊!什麼時候,自己才能夠過得逍遙?

心煩意亂間,漫無目的地行走著.此時,天已經昏暗了下來,天邊的一彎新月已經悄然升起,灑落下一片銀輝.許紫煙在月光下輕輕地行走著,街道上的行人已經開始稀少了.不知不覺中,許紫煙竟然又來到了露天市場外的那個鑄劍鋪的外面.而緊跟在許紫煙身後的孫思,見到許紫煙又來到了露天市場的外面,心中不禁猶疑地想道:

"難道她真的是在這里遇到了一個白胡子老頭,得到的那條靈魚?如果不是,她為什麼又回到這里來?"

許紫煙此時也看到那個鑄劍鋪,心中不禁就是一動.白天的時間里,她可是看到了那對父女走進了那家鑄劍鋪,而且似乎那個中年男子和那個鑄劍老者還認識.特別是這個店鋪竟然只鑄劍,不煉制其他的法器,這一點也讓許紫煙十分地好奇.向著鑄劍鋪內望去,只見屋子內仍然透射出燈光.許紫煙只是略微一猶豫,便舉步向著那個鑄劍鋪走去.

遠處的孫思見到許紫煙向著那個鑄劍鋪走去,心中就是一愣.這個鑄劍鋪他是知道的,其實整個長期居住在坊市中的修士沒有不知道這個鑄劍鋪的.沒法不知道,因為此間老者名叫無名.其煉制法器的手段十分地高超,但是偏偏只鑄劍,其它的一概不理,這樣的人物想要不出名都難.

後來,就連太玄宗的宗主林上風都被吸引而來.可是不知道兩個人在那個店鋪里談了什麼,之後林上風又來了幾次,每一次離開之時,都神情黯然.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在坊市之中,也沒有人敢找無名的麻煩.

如今見到許紫煙向著鑄劍鋪走去,孫思的心中便是一動,難道許紫煙是從無名那里得到的那條靈魚?想到這里,孫思便遠遠地躲在了一棵大樹的暗影里,向著鑄劍鋪里面注視著.

鑄劍鋪的門是開著的,許紫煙邁步走了進去.便看到老者無名站在鍛造台前,一柄被炭火燒得通紅的劍胚控制在左手中,右手一個大錘正在叮叮當當地向著那個劍胚不住地砸著.

許紫煙一進入到鑄劍鋪,心神就不由自主地一緊.雙袖一陣揮舞,身體隨之向後退了兩步,又從鑄劍鋪中退了出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低頭向著自己的身上看去,只見雙袖之上已經被割開了數道裂痕.

"劍氣!"

許紫煙目光就是一縮,向著屋內望去.昏暗的燈光下,無名的身軀給許紫煙一個極其怪異的感覺.似乎是挺立在那里,只有胳膊再動,又似乎身軀的每一寸肌膚都再動,蕩漾著一種韻律.再仔細一瞧,那無名的一雙眼睛卻是緊閉著的,但是那把大錘卻是精確無誤地,每一擊都落在那柄劍胚之上,叮當之聲不絕于耳,但是卻絲毫沒有令人感覺刺耳的噪音感,反而如同一曲動聽的韻律在房間內回蕩.

許紫煙目光中蔚藍一閃,在鯤鵬眼的注視下,許紫煙的臉上現出了震驚的神色.只見站在爐火旁的無名,從他的身體里不斷地冒出一絲絲劍氣,圍繞在無名的身體周圍不停地旋轉.如同包裹在一個劍氣形成的巨繭之中,整個房屋里都在盤旋著一絲絲劍氣,在空中盤旋著,不斷地向著那個劍胚湧去.

無名右手中的大錘每一次落下,都精准地砸入三道劍氣到那柄劍胚當中.

劍氣!

錘聲!

無名似靜止又躍動的身影!

許紫煙立刻便沉醉在其中.體內的法力自動地在經脈中緩緩地運行著,傳承中的水冰訣和得自琅琊的滅魂引同時動了起來.水冰訣引導著體內的真元在經脈中躍動著,滅魂引在靈魂中嗡鳴著.

"嗡~~"

從許紫煙的眉心之處沖出一柄小指大小的劍氣,晶瑩剔透,最令人驚異的是,在那柄劍氣之上,竟然發出一絲韻律的波動.

這絲韻律的波動迅速地蔓延進了鑄劍鋪內,向著四周擴散.那無名的身體就是一僵,一錘下去,便漏掉了一縷劍氣.

"咣當!"

無名將手中的大錘扔到了台上,回頭憤怒地瞪著站在門口的許紫煙.屋內盤旋著的劍氣猛然向內一收,使無名周圍環繞的劍氣更加地密實,一陣韻律般地躍動,仿佛隨時會釋放出來,射向仍然站在屋子外面的許紫煙.

那"咣當 "一聲錘子扔到台上的聲音,也把沉醉在頓悟之中的許紫煙驚醒.眉心之處的那柄劍氣,便化成星星點點散落在空間.

無名原本憤怒的神色一驚,繼而一緩,之後,眼中便透露出欣賞.轉頭望了一眼台上的那柄劍胚,眼中閃過一絲遺憾.待再抬起頭的時候,眼中的神情已經波瀾不驚.淡淡地朝著許紫煙說了聲:

"進來吧!"

便自顧自地走到了一把椅子跟前,一屁股坐了下去,端起桌子上的一個鐵質杯子,"咚咚"地喝了幾大口,然後便又恢複了白天時光,許紫煙見到他的模樣,漠然地望著許紫煙.

許紫煙瞅了瞅台上的那個被無名廢棄的劍胚,心虛地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無名,神色尷尬地從門外走了進來,朝著無名深施了一禮,弱弱地說道:

"打擾了前輩,還請前輩原諒."

"嗯!"無名淡淡地應了一聲便不再言語,拿出了一個大煙袋,慢條斯理地在那里抽了起來.

許紫煙見到無名不理會自己,但是神色之間卻也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便略微放下了心,抬起頭向著屋子的周圍打量了起來.許紫煙的目光突然停在了一面牆上,那里掛著七柄長劍.許紫煙的目光剛一落到那面牆上,便感覺到撲面而來的劍氣.本能地向後一閃,但是卻沒有感覺到劍氣掠過,一時間目光疑惑地向著對面再一次望去.

她卻不知道剛才這麼一躲,在無名那漠然的眼中又閃過了一絲異彩.

許紫煙再一次望向對面牆上的七柄長劍,又一次感覺到絲絲劍氣撲面而來.不過這次許紫煙沒有躲,因為許紫煙這次已經感覺出來了,對面那撲面而來的絲絲劍氣,只是她靈魂中的感應,實質上卻並沒有任何劍氣撲射而來.

驚奇之下,許紫煙不禁移動腳步,向著那面牆上的七柄長劍走去……

感覺到撲面而來的劍氣,許紫煙不禁脫口贊道:

"好劍!"

此時的許紫煙被眼前的寶劍吸引得心神已經不由自主,早已經忘記了自己身在哪里.伸手從牆上取下了一把劍,立刻感覺到劍身里面蘊藏著澎湃的劍氣.

"好劍!"

許紫煙不禁再一次脫口而出,心隨意動,揮手一劍斬出.頓時,屋內一派呼嘯之聲,數十道劍氣蜂擁而出.一直坐在椅子上的無名突然伸出一只大手,向著剛剛蜂擁而出的數十道劍氣抓去.昏暗的屋子里突然憑空出現了一個大手的虛像,一把將那數十道劍氣抓在了手中.坐在椅子上的無名又是一揮手,空中的那只大手便沖出了門外,在空曠的大街上炸響.轟隆之聲,嚇得一直躲在遠處向這里張望的孫思渾身一抖,恐懼地看了一眼那個鑄劍鋪的大門,頭也不回地迅疾地離開,再也不敢多停留一瞬.

鑄劍鋪內,無名朝著仍然怔忪在那里的許紫煙吼道:"丫頭,你要拆了老夫的鋪子?"

上篇:第二百五十四章 靈魚    下篇:第二百五十六章 色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