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百四十四章 修仙界見   
  
第二百四十四章 修仙界見

聽了柳一清的講述,許紫煙不禁默然.她感覺到了那兄妹二人的無奈,不屈和辛酸.看著柳一清也有些黯然,便輕聲問道:

"後來呢?"

柳一清長歎了一聲,接著講道:

"最終,林飛夜放棄了傀儡術,又回去閉關修煉.其實,說是閉關,實際上是他不想見到同門,以免被人笑話.反倒是那林緋虞有著一股琱,仍然在一直努力地研究著傀儡術.只是一直到現在,仍然沒有什麼成果.整個太玄宗內各峰弟子,除了那些感覺到憑著自己的資質已經沒有什麼前途的弟子,想著討好林緋虞,混一點兒修煉的丹藥之外,凡是還有著追求的弟子,都躲著林緋虞,生怕被她給抓去當勞工,陪她制作傀儡."

說道這里,柳一清苦笑了一聲說道:"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人躲著她了."

"為什麼?"許紫煙好奇地問道.

"因為時間過了這麼久了,她只是制作出一些如同玩具一般的東西,已經徹底成為太玄宗內的一大笑話.那些弟子不當面嘲笑她就不錯,她哪里還敢去強抓弟子幫他制作傀儡?"

聽完了柳一清的講述,許紫煙在心中也苦笑不已.很明顯的是,那林緋虞兄妹兩個如今已經成為了太玄宗,乃至整個北地修仙界的大笑話.他們如今已經在太玄宗內找不到真正有實力的人來幫助她,在她身邊的也不過都是一些阿諛奉承之人.就像那尤月一樣,都是上一輩的人物了,如今都不知道是幾百近千歲的人了,卻只有築基期第十層的修為.再想一想之前在家族中見到的那個年僅二十二歲的夏桀,就可以看出林緋虞的身邊都是一些什麼樣的人.

所以,林緋虞就把心思動到了新進弟子的身上.再聽說自己的會制作符箓,就更不會放過自己了,想來這也是她無奈之舉,心中未必相信自己會有那麼高的制符水平.但是,有總比沒有好啊!

自己這不是苦命的娃嗎?怎麼就被這個悲催的林緋虞看上了呢?

看著對面柳一清那苦澀的神色,許紫煙不禁心中一動,心中暗道:

"看來眼前的這個柳一清也是一個資質一般的人,如今被千符峰派來保護自己,恐怕也是被千符峰放棄之人.只是不知道她究竟是來保護自己的,還是來監視自己的?"

于是,許紫煙便試探地問道:"柳師姐,你被火舞大師兄派來,他就沒有交代給你什麼嗎?"

柳一清神色一愣,繼而立刻明白了許紫煙的意思,立刻神色激動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提高聲調說道:

"你是在懷疑我?"

許紫煙的神色不禁有些尷尬,訕訕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說什麼.柳一清臉色漲紅地深深地吸了兩口氣,勉力將自己的情緒穩定了下來.當她在大殿之上見到尤月的時候,就已經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了.而且她在心里也已經知道自己是被千符峰給放棄了,峰主為什麼收下許紫煙為內門弟子,她不知道.但是,讓自己來保護許紫煙,恐怕是為了害怕許紫煙將來到了林緋虞的身邊,被其他的弟子欺負.可是這究竟為什麼?既然收了許紫煙為內門弟子,就應該對她很重視才對啊.可是又把她派到了太玄宗的大笑話的身邊,這又表示峰主根本就不重視許紫煙.但是不管重不重視許紫煙,自己可以確定的是,自己被峰主放棄了.

想到這里,心中不禁哀歎.誰讓自己的資質在內門中屬于下等,都幾百歲的人了,卻仍然是築基期第八層的修為.如果自己沒有別的機遇,恐怕最終也不會突破結丹期,壽元耗盡而亡.原以為許紫煙就是自己的機遇,沒有想到卻是這個結果.但是,這又能夠如何?自己有反抗峰主的膽量和資格嗎?何況……

柳一清臉上的苦澀愈發地濃厚了起來,何況自己已經得罪了萬法峰的天才夏桀.如果失去了峰主的庇護,自己恐怕怎麼死的都不會知道.早知道……,早知道是這樣,自己就不在夏桀的面前強出頭了.

柳一清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臉上寫滿了委屈,幾百歲的人了,得罪了夏桀不說,還在被許紫煙懷疑.

望著柳一清委屈的面容,許紫煙心中也在不住地盤算.這柳一清究竟是不是在監視自己,恐怕只有見過那位千符峰的峰主之後,才能夠知道.

想到這里,許紫煙看著對面的柳一清,輕聲說道:"柳師姐,我不知道峰主的意思究竟是什麼,這要等到見到峰主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從今以後,我們兩個的命運就會連接在一起.只要你以真心待我,我不會讓你失望的,相信我,我知道你需要什麼."

柳一清愕然地抬頭望著許紫煙,半響才囁嚅地問道:"你知道我需要什麼?"

許紫煙心中暗道:"這還用問嗎?你想要長生,就必得突破結丹期,想要突破結丹期,就一定需要丹藥.丹藥嘛.我自然有."

但是,許紫煙卻並沒有說出來,因為還不到那個時候.只是點了點頭,淡淡地說道:

"我知道."

揮手攔住了柳一清想要說的話,淡淡地說道:"我們該離開了,不要讓尤月長老和賈城師兄等得太久."

說罷,從椅子上站起身形,走出了里屋,將父母給准備的東西都收到了儲物袋中,然後又告別了一番,便邁出了家門,向著家族議事大殿走去.

身後跟著心有戚戚的柳一清,望著許紫煙的背影,突然莫名其妙地在心中升起了一股信心.不禁在心中思索道:

"她說她知道我需要什麼,難道她真的知道?看她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之後,神色之間並沒有絲毫的沮喪,難道她真的有什麼辦法?"

狠狠地在地上跺了一腳,心里下了決心:"既然已經為她得罪了夏桀,既然已經被峰主放棄,既然已經選擇了許紫煙,那就賭一把吧!許紫煙,我就跟定你了,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來到了家族的議事大殿,和尤月長老,賈城師兄再一次見過禮之後,幾個人走出了大殿.在大殿之外,站滿了內堂的弟子.許麒,許天狼,許天海和許嵐站在了最前面.許紫煙走到了四個人的面前,深吸了一口氣,輕聲說道:

"修仙界見!"

"修仙界見!"

四個人也輕聲說道,五個人的目光中都充滿了堅毅.

"紫煙,我們走吧!"身後的尤月輕聲喚道.

"好!"許紫煙輕答.

四條人影沖天而起,向著藍天白云間飛掠而去,瞬間便消失在空中.

飛行在空中,尤月,賈城和柳一清自然是凌空虛渡.許紫煙當然不會去凌空虛渡,而是禦劍而行.而起也不會使出自己的全力,只是以一個正常的煉氣期第六層修士的速度禦劍而行.

飛行在前方的賈城微微地一笑,一揚手,便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個潔白的羽毛,向著空中一扔.那個潔白的羽毛迅速放大,足足有五平方米左右.賈城飛身落到了那個潔白的羽毛上面,盤膝坐了下去.尤月和柳一清目露羨慕之色,也落到了羽毛的上面,盤膝坐下.許紫煙跟隨著坐在那個羽毛的上面,很軟很舒服,不禁好奇地伸出手東摸一下,西摸一下.

賈城看著有趣,"呵呵"笑著說道:"這個是飛行法器,是用仙鶴的羽毛煉制而成,叫做飛羽."

說罷,一甩袍袖,那個飛羽便迅疾地飛了出去.

就這樣飛行了七天之後,突然間,從地面上傳來了猛烈的法力波動,就連這里面修為最低的許紫煙都感覺得到.飛羽上面的尤月,賈城和柳一清就是臉色一變.賈城將飛羽停住,坐在飛羽之上,伸出右手兩指在自己的雙目之前橫著抹過,口中大喝一聲:

"法眼,開!"

透過層層白云,賈城看到了地面發生的事情,神色不禁一沉,面露憂慮道:

"下面是我們太玄宗山門之外的分支,鎮妖觀.好像是出了什麼事情.我們下去看看."

說罷,也不征求尤月和柳一清的意見,伸出食指在飛羽上一點,喝道:

"落!"

那飛羽便穿過層層白云,向著下方降落了下去.很快,許紫煙便看到了腳下的一座道觀.規模很大,坐落在群峰之間的一座高峰之上.

從高出向下望去,只見數百個修士正集中在道觀的後崖,在那數百個修士的前面,此時正有十八個修士飛在空中,將手按在一個巨大的峭壁之上.

飛羽徑直落在了人群的前面,待飛羽一落地,賈城便揮手收起了飛羽,舉目向著對面的懸崖望去.

"賈師兄來了!"

"賈師兄來!"

"太好了!宗主的真傳弟子來了!"

"我們有救了!"

許紫煙舉目向著空中望去,只見對面是一座巨大的懸崖,足足有數十丈高.整個峭壁十分地平整,如同一面鏡子一般.但是,就是在如此平整的峭壁之上,此時卻有著一個深坑,在深坑的周圍是一片龜裂的縫隙.

上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笑話    下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七竅流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