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百四十章 侍妾   
  
第二百四十章 侍妾

"這是靈……"

"噓……"許紫煙便伸出食指豎在了嘴前,輕"噓"了一聲.許麒等人也都立刻反應了過來,一個個像是做賊一般地一下子將袋子的口合上,賊眉鼠眼地向著四處張望著.許紫煙心中便是一陣好笑,小聲地說道:

"這是傳授我功法的女仙留給我的,沒有多少,所以只能給你們每個人十塊.你們要好好保存,正所謂財不露白,不要讓你們將來的宗門師兄弟發現."

每個人都急忙把那個袋子收到了儲物袋中,然後慎重地點了點頭,望向許紫煙的目光重充滿了感激.

從許嵐的家里回來之後,許紫煙就不再制作符箓了.她已經給自己留下了很多的符箓,想是短時間內應該夠用了.剩下的這些日子,許紫煙准備好好沉澱一下自己的修為,看看能不能夠在築基期第四層中期的基礎上再有所突破.

至于符寶,有著柳一清在身邊,許紫煙也不好再做試驗,便只好暫時放棄.原先想著在離開家族的時候,留給家族幾個符寶的計劃也就落空.

這一天,許紫煙正在房間里修煉,就聽到屋外的天空中有飛劍破空的聲音.緊接著就聽到柳一清的呵斥聲:

"什麼人?"

"我是許麒,要見紫煙妹妹."外面響起了許麒惶急的聲音.

許紫煙敏銳地從許麒的聲音中聽出了有事情發生,便急忙下床,推開房門走了出去.一走出房門,便看到許麒正滿臉惶急地站在那里,在他的對面冷冷地站在柳一清.

"出了什麼事?"許紫煙急聲問道.

許麒看了一眼柳一清,神色之間便有些猶豫.許紫煙神色一怔,心道,難道是和太玄宗有關.可是自己已經是太玄宗的弟子了,如果此時讓柳一清離開.勢必從此得罪了對方,所以,許紫煙輕聲說道:

"麒哥哥,說吧,究竟是什麼事情?"

"是……是嵐妹妹出事了."

"嵐姐姐?她出了什麼事情?"許紫煙的臉上一片焦急,猛地竄到了許麒的身邊,一把抓住了許麒的胳膊,焦急地問道.

"是……一個太玄宗的什麼真傳弟子,叫做夏桀的一個人,他跑到我們許家,要收嵐妹妹為侍妾.嵐妹妹不願意,他就要動強.後來,我父親說,太玄宗有修士在許家.他才略微收斂了一下,讓我們把住在許家的修士叫出去見他."

許紫煙的臉色就是一變,柳一清更是臉色一沉.許紫煙急聲問道:

"麒哥哥,那個什麼夏桀,怎麼會知道嵐姐姐?"

"嵐妹妹今天出去買東西,碰巧被那個夏桀遇到,便要收嵐妹妹為侍妾,嵐妹妹不肯,他便糾纏不休.當聽說嵐妹妹是許家的弟子的時候,就變得更加地囂張,說是要來許家,親自跟父親要人,量父親也不敢不給.所以,他便跟著嵐妹妹一起來到了咱們家."

"侍妾?"許紫煙的心中不禁冷笑,"那根本就是男人的玩物.太玄宗?太玄宗的弟子就可以以勢壓人嗎?"

許紫煙轉頭看著身邊臉色同樣陰沉的柳一清,凝聲問道:"柳師姐,那個夏桀是什麼人?"

柳一清的臉色有些沉重,沉聲說道:"夏桀是萬法峰的最年輕的真傳弟子,年僅二十二歲,一身修為卻已經達到了築基期第七層,被譽為萬法峰第一天才.只是此人好色,屢次被萬法峰的峰主責罵.但是,他又是百年難得的一個天才,被太玄宗所看重,所以每次都責罰的不重.況且在那些長輩的眼里,好色也不算什麼缺點.若不是害怕他傷了身子,恐怕他們管都不會管!"

說到這里,身為女子的柳一清一臉的氣憤,狠狠地吐了一口,才接著說道:

"他于一年前,太玄宗的元嬰老祖還沒有隕落之前,華陽宗還沒有攻打太玄宗之前,便離開了太玄宗前往蒼茫山脈去試煉.

他應該是剛剛從蒼茫山脈中出來,所以,他可能還不知道太玄宗這一年的時間里發生的事情."

許紫煙陷入了沉思,不用問許紫煙也知道,真傳弟子和普通弟子的差異.柳一清雖然和夏桀不屬于同一峰,但是憑著柳一清內門普通弟子的身份敢和真傳弟子硬抗嗎?雖然柳一清目前的修為要比那個夏桀高.但是,看著柳一清那陰沉的臉,就知道她此時的心里也糾結的厲害.

此時,柳一清的心里確實糾結的厲害.按理說她和那個夏桀雖然同是太玄宗修士,但是卻並不同屬一峰.要是那夏桀不是真傳弟子,柳一清根本就沒有什麼可考慮的,直接就憑著自己的修為,告訴對方,許家是自己罩著的,把對方給趕走.

可是,對方是萬法峰的真傳弟子,雖然他此時的修為沒有自己高,在萬法峰五個真傳弟子中也是修為最低的.但是人家的年齡也小啊,人家的潛力是無限的啊.自己如果真的得罪了對方,將來在太玄宗的日子會好過嗎?

其實,柳一清考慮的倒不是怕不怕得罪夏桀,而是許紫煙究竟值不值得自己孤注一擲地跟隨.她把夏桀和許紫煙放在天平的兩端,不停地琢磨著.許麒望著許紫煙,許紫煙望著柳一清.許紫煙心中知道,這件事情要想能夠平安地度過,就完全在于柳一清的態度上.因為在許家,除了柳一清之外,沒有人的修為能夠壓得住那個夏桀.可是,柳一清會選擇力挺自己嗎?

"夏桀二十二歲!許紫煙十六歲!"柳一清在心里快速地盤算著:

"夏桀築基期第七層!許紫煙煉氣期第六層!

夏桀很有法術天賦,許紫煙的法術天賦不知道,但是許紫煙非常有制符的天賦!

夏桀是萬法峰的真傳弟子,和自己不會有任何關系,而自己和許紫煙都是千符峰的弟子!

目前,夏桀並不是萬法峰修為最高的人,但是許紫煙的制符術卻已經達到了大師兄火舞的境界!"

柳一清的心終于向著許紫煙傾斜了.

"這也許就是上天給我的機緣,我不能夠讓它的從我的手中溜走."

想清楚了一切的柳一清,抬起頭看著許紫煙,堅定地說道:"許師妹,我和你們一起去.雖然夏桀是真傳弟子,我現在卻也不怕他."

她的話明顯地流露出一個意思,那就是,我現在是不怕他,但是將來肯定要被夏桀超越.到那時,就看你許紫煙怎麼樣罩著我了.這也是向許紫煙遞了投名狀,我柳一清以後就是你的人了,我現在為你扛下了這件事情,將來你功成名就的時候,記得要罩著我.

冰雪聰明的許紫煙當然是第一時間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她沒有言語,只是嚴肅地向著柳一清點了點頭.同時在心里念道:

"柳師姐,你今日為我出頭,他日我也一定為你出頭."

天氣已至中夏,雖然是北方,卻也開始炎熱了起來.整個許家一片綠意盎然.微風刮過,帶來一陣涼爽.湛藍的天空上飄蕩著朵朵白云,一切似乎都是那麼的美好.

此時,夏桀在許浩然和一些長老,再加上許天狼,許天海和許嵐的陪同下,正站在內堂的廣場上,在廣場上的四周是近千個內堂弟子.

夏桀和許浩然並肩而行,扭頭向著許浩然微笑著說道:"不錯,你們許家的修煉場雖然規模太小,但也算作齊整.不如大家練練,讓我指點一下."

夏桀邊說著邊將目光望向了旁邊不遠處的許嵐,許嵐跟在許天狼的身後,一身白色的勁裝,襯出凹凸的曲線,秀發在微風中飄蕩.一張人見人憐的怯怯的模樣,外加一件披風隨風忽揚忽落,將那青春的身體在披風里忽隱忽現,愈加地迷人.夏桀想到這個妙人以後就屬于自己了,就可以將這樣的美人摟在懷里,一時之間欲心大起.

其實,此時的夏桀在心里根本就不是想要看許家的弟子表演,他只是想看許嵐表演.順便指點一下許嵐,讓她在心里崇拜自己.他恨不得此時的許家沒有一個人,以地當床,以天當被,和許嵐野戰一翻才好.不過他畢竟是太玄宗的真傳弟子,心中只是喜歡許嵐,但也只是喜歡,也許是在蒼茫山脈中的一年殺戮,讓他那年輕的心有些悸動,但是遠沒有到動搖本心的程度.

許浩然聽了夏桀的話,如何還不知道他的心思.但是他心里知道自己的兒子已經去找許紫煙了,而且他還知道在許紫煙的身邊還有著一個太玄宗的修士.所以,便含糊地支吾道:

"上仙過獎了,我們許家只是世俗界的一個小家族,弟子也都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人.哪里比得上太玄宗的俊才."

夏桀的臉便沉了下來,他明顯地看出來許浩然在推脫.內心很是不悅,憑著自己太玄宗真傳弟子的身份,要你許家的一個女弟子,還要推三阻四,真是給臉不要臉.在他的心里覺得一個世俗界的家族弟子,只要自己開口,還不是樂顛顛地把那個女子送到自己的跟前,現在的這個結果,他還真是沒有想到.

許嵐躲在許天狼的身後,只是低著頭,臉上的神情十分地焦急,不時地偷偷地向著許紫煙居住的方向瞅上一眼.夏桀看到許嵐低垂著頭,還只到她在害羞,臉色的神色才微微地好看上一點兒.

許嵐此時的心已經有了歸屬,她的心早就飛到了引月宗.夢想著自己成為修仙界的一個奇女子,哪里會去做一個真傳弟子的什麼侍妾?

上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太玄宗對許紫煙的了解    下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小祖宗們想作死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