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百三十六章 重要的環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 重要的環節

許浩然依次拍過每個人的肩膀,凝聲說道:"我替麒兒謝謝你們!我替家族謝謝你們!"

"大伯……"

"大伯……"

"大伯……"

"大伯……"

許浩然將許紫煙,許麒,許天狼,許天海和許嵐的手拉到了一起,疊到了一處,深有感觸地說道:

"剛才我聽到你們的話,我知道你們五個人從今往後就要天各一方,前往不同的宗門.以後再要相見會十分不易,但是你們永遠不要忘記,你們的身體里流淌著的都是許家的血,你們要永遠如今天一般."

"父親,我會的!"

"大伯,我會的!"

"大伯,我會的!"

"大伯,我會的!"

"大伯,我會的!"

五個人都從心底發出了自己的聲音.許浩然滿意地看著眼前的五個人,每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青春,朝氣.

"我們許家這一代,一定會星耀蒼茫!"許浩然的心中突然有一種悸動,脫口而出.

"星耀蒼茫?"五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神情便發生了變化,每個人的眼睛里就釋放出一種璀璨的光芒.那是一種斗志,一種戰意.五個人同時握緊了疊在一起的手,大聲地呐喊道:

"星耀蒼茫!"

許浩然欣然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也深為剛才自己作出的決定而高興.但是他知道這里是年輕人的世界,不屬于他這個老者.他現在已經告訴了許麒可以前往神機宗,又將五個人的感情結成了一個紐帶,是到了功成身退的時候了,接下來就要給眼前的這五個年輕人一個空間,一個時間卻加深他們的之間的感情.

于是,許浩然溫和地笑著說道:"孩子們,你們聊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恭送父親!"許麒急忙躬身說道.

"恭送大伯!"許紫煙,許天狼,許天海和許嵐也都躬身說道.

許浩然擺了擺手,離開了池塘邊,在黃昏之中漸行漸遠.待許浩然的身影完全消失,許紫煙,許天狼,許天海和許嵐四個人,才一起轉向了站在中間的許麒,不斷地拍打著他,向他恭喜著.許麒也被這突來的幸福擊得暈呼呼的,只知道站在那里傻笑.

不知道是誰先喊出的提議,許紫煙,許天狼,許天海和許嵐四個人分別抓起許麒的四肢給他抬了起來,不斷地給扔到了空中.最後四個人一起撒手,向著遠處跑去.那許麒便狠狠地摔了地上.待從地上爬了起來,許麒惡狠狠地向著幾個人追了過去.整個池塘邊充滿了歡笑.

嬉鬧了一會兒,大家又在池塘邊的草地上坐了下來.望著池塘里躍出水面的錦鯉,五個人的目光中也躍動著璀璨的光芒.

眼中的光芒漸漸隱去,五個人的神情甯靜了下來.只余風吹衣袂微微拂動,每個人的腦海里都在回憶過去的經曆.

回憶起許麒和許天狼之間的明爭暗斗,兩個人的嘴角不禁泛起一絲苦笑.

回憶起自己小時候隨父親東飄西蕩,許天海的嘴角咧了咧,有苦澀也又幸福.

回憶起自己小時候的艱辛,和自己的怯弱,許嵐的目光中透露出堅定,再也見不到絲毫的怯弱.

回憶起自己從山村中逃出,來到中都城的過往,許紫煙感覺到自己很幸福,自己擁有很疼愛自己的父母,這就足以讓她心中充滿了溫情.

回憶起家族突然面臨的危險,自己等人的一路逃亡,琅琊鎮凶險之極的搏殺,試煉谷大比,五個人心有靈犀般地互望了一眼,在每個人的心里都烙印下了彼此的身影,任憑那時間流逝,也不會磨滅.

"大哥,麟師兄究竟去了哪里?"許嵐突然輕聲問道.

許嵐這麼一問,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許麒.許紫煙心中是知道許麟去了哪里,不過此時也裝作不知道,望向了許麒.許麒搖了搖頭,輕聲說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被一個高人給領走了.至于去了哪里,父親沒有說."

說道這里,頓了一下,認真地說道:"我們就要離開家族了,走進我們並不熟悉的修仙界.我們是有著血緣關系的人,是一家人.我們以後就不要再以師兄妹相稱了,這里我的年齡最大,其次是天狼,然後天海,許嵐,紫煙最小,我們就以兄妹相稱."

"嗯!"幾個人都點頭輕應,想到不久就要分離,神色之間都有些傷感.

"嵐姐姐,你去的那個引月宗真的都是女子啊?"許紫煙突然好奇地問道.

"嗯!"許嵐點著頭說道:"其他的宗門都是男弟子和女弟子都收,只有這個引月宗只收女弟子."

"為什麼?"

"因為引月宗的功法只適合女弟子修煉,不適合男弟子."

"哦!"許紫煙明了地點了點頭,心道:"這修仙界還真是千奇百怪啊."

"對了,聽說那個之前來家族的太玄宗修士又來到了咱們許家,族長帶著他去尋你了,紫煙妹妹,他來干什麼?"許嵐同樣好奇地看著許紫煙問道.其他的人也都將目光注視了過來.

"哦!"許紫煙的眼中跳躍著喜悅的光芒,沒有回答許嵐的問話,而是臉含笑意地反問道:

"你們知道太玄宗的弟子是怎麼劃分的嗎?"

許麒等四人盡皆搖頭,迷惑地望著許紫煙.許紫煙伸出四根手指,輕聲說道:

"太玄宗分內門和外門,就像我們許家的內堂和外堂一樣.第一個是太玄宗內門的真傳弟子,他們身份令牌是金牌.第二個是內門的普通弟子,他們的身份令牌是銀牌.第三個是外門的精英弟子,他們的身份令牌是銅牌.第四個是外門的普通弟子,他們的身份令牌是鐵牌."

"啊?"其他的四個人一起驚叫了一聲,望向許紫煙的目光都充滿了替許紫煙的不公.那許嵐更是結結巴巴地說道:

"那……那……豈不是說……紫煙妹妹是太玄宗……等級最低的弟子?"

"嗯!"許紫煙輕輕點頭,然後眉宇間透著笑意說道:"可是,就在今天,那個太玄宗的修士又來了,把我的鐵牌給要了回去,給了我這個."

說道這里,許紫煙從儲物手鐲中拿出了一個銀牌,亮給幾個人看.

"哇!這是……銀牌啊!"

旁邊的許嵐一把將許紫煙手中的銀牌搶了過去,在手中翻來覆去地看著,嘴里發出不斷地"嘖嘖"之聲.目光透露的盡是羨慕.銀牌在許麒,許天狼和許天海的手中依次傳過,每個人的臉色都透露著羨慕的神色.深為許家的內堂弟子,自然會理解太玄宗和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的差異,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待那塊銀牌又傳回了許紫煙的手中,許紫煙便將事情給四個人說了一遍.聽了許紫煙的講述,許麒,許天狼,許天海和許嵐都高興地從地上跳了起來.紛紛抓住許紫煙的四肢,便將她朝天上扔了上去,嘻嘻哈哈地扔了幾次之後,又故伎重演地將許紫煙扔到了天上,然後四下跑了開去.

有了許麒的上一次教訓,許紫煙如何會被他們摔著.在空中一個翻轉,輕盈地落到了地上,望著四個人嬌笑著.

"不好玩!"許天狼笑著說道.其他的幾個人也笑著又走了回來.

許紫煙望著許天狼,心中感歎.當初的許天狼,一向是酷酷的模樣,哪里會說出"不好玩"這樣的話,看來他真是放下了心中的掛礙,他的心開始變得自由.那許麒呢?他的心完全自由了嗎?轉頭看像許麒,當看到許麒那陽光的笑容之時,許紫煙的心放下了.

幾個人又走到了一起,並肩坐在了池塘邊的草地上,抬頭望著天空中已經升起的明月.突然,許麒微微地皺起了眉頭,語氣有些擔心地問道:

"不對啊!太玄宗是北地的大宗門,他們的門規森嚴,收弟子豈能如同兒戲一般?之前給個鐵牌弟子身份,沒過多長時間,就又給了一個銀牌弟子的身份,這事兒大有古怪."

許紫煙笑了笑道:"我也覺得古怪,不過總不會是壞事吧?太玄宗不會費這麼大的勁兒送我個銀牌弟子身份之後,再惦記著害我吧?"

許麒原本就一直被許浩然向著家族族長的位置培養,所以考慮的事情自然也就多,也就全面.坐在那里,很認真地思索了一會兒,搖了搖頭說道:

"有句話叫做有得必有失,你知不知道?按理說,紫煙妹妹一個世俗界家族的弟子,能夠免試進入太玄宗,已經是天大的恩情了.絕對沒有讓你直接跳過外門銅牌弟子,進入內門成為銀牌弟子的道理.太玄宗的內門不可能有人這麼好心,平白無故地將你給收到內門中去.我們得好好想想,做好准備,可不能讓人給紫煙妹妹坑了."

四個人將許紫煙撇在一邊,在那里激烈地討論了起來.他們越討論越覺得這件事情不對頭,世上哪里會有這樣的好事?這其中必定有一個重大的環節他們沒有想出來,許紫煙前往太玄宗,未來究竟會這樣,一定與他們沒有想出來的環節有著重大的關系.

上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神機宗    下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宗門!宗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