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百三十二章 銀牌換鐵牌   
  
第二百三十二章 銀牌換鐵牌

許浩然勉強地笑道:"怎麼會呢?許家很快就會成為北地世俗界唯一的大家族,一個大家族的族長未必就比一個中小宗門的弟子差.再說,我是他的父親,他的事情還不是要我做主?"

許紫煙默然,心中興起了一絲對許麒的悲哀,抬頭看著許浩然目光中隱現的怒意,只好輕聲說道:

"大伯說的是!"

"放心啦!"許浩然反過來安慰許紫煙道:"你麒師兄也是一個明白事理的人,只是暫時有些想不通罷了.將來他就會明白,作為北地第一家族的族長,並不比那些中小宗門的弟子差!"

目送許浩然離去的背影,許紫煙心中不禁黯然一歎.畢竟自己曾經和許麒一起經曆過數個月的逃亡,許麒的胸懷和大氣,還是令許紫煙深為佩服的.想起許麒的年齡也就比自己大上三歲,正是充滿朝氣的時候,卻要背負上家族的重擔,用失去自己可以前往宗門修煉為代價,心中不禁唏噓.

想那許麒在逃亡的路上,當他的修為在不斷地進步的時候,也曾經對修仙界充滿了向往.如今卻要被自己的父親親手斬斷自己的夢想,這是何等的悲哀?

從許浩然臉上隱含的怒氣上可以看出,顯然是許麒並沒有答應許浩然的要求.看來自己這個表面上溫和的大哥,在內心深處也有他倔強的一面.許麒現在會是怎樣的心情?自己要不要去看看他?許紫煙微皺眉思索著,邁出的腳步突然又停了下來,心中浮起一個念頭:

"不管從哪方面說,這都是大伯的家事,我憑什麼去參與呢?就是見到了麒師兄,我又能夠說什麼?"

正尋思間,便聽到空中傳來破空之聲.抬頭望去,見到族長許浩然再一次返了回來.在他的身後還緊隨著兩個人.凝目望去,其中的一個許紫煙還認識,赫然是那個當初送給自己鐵牌的太玄宗弟子,那個築基期第十二層的修士.

許紫煙見到族長帶著那個築基期的修士奔著自己居住的地方而來,心中便知道那太玄宗修士一定是來尋找自己的.而且似乎還很急,否則大可以派人來招自己前去,完全沒有必要親自趕來.自己是什麼身份?只不過是一個世俗界家族中的煉氣期弟子.對方是什麼身份?那可是蒼茫大陸北地大宗門的弟子.當下不敢怠慢,在許浩然和那個太玄宗修士剛剛降落下來之時,便急忙上前,深施一禮道:

"弟子見過大伯,見過前輩."

"呵呵,紫煙不用多禮,快請起來."那個太玄宗修士親切地笑著說道,完全不像上次來到許家的冷淡模樣.

許紫煙聽得就是一愣,抬頭看了一眼那個太玄宗修士,又順便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後的另一個修士.那個修士竟然是一個女修士,而且是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模樣,但是修士的真實年齡從外表是看不出來的.身材有些偏瘦,精神卻是十分地旺盛.身上也穿著太玄宗的服飾.許紫煙在微低著頭,還沒有完全抬起頭的時候,運用鯤鵬眼查看了一下,對方竟然是築基期第八層的修為.

待完全抬起頭來,看到那個太玄宗修士臉上那親切的笑容的時候,許紫煙的心里便"咯噔"一下,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會如此神情,心中暗道:

"莫非是我這次進入太玄宗的事情又出了什麼差頭不成?這也不對啊!如果出了差頭,他為什麼還對我如此親熱啊?"

那個築基期第十二層的修士,見到許紫煙站直了身子,便轉過頭,神情立刻變得冷淡,對著許浩然說道:

"許族長,你可以先回去了,我和紫煙有些事情要談."

許浩然的臉色便有些訕訕,在自己的家里,卻被別人呼來喚去,但是卻偏偏不敢有絲毫的怨言,只好恭敬地對著太玄宗的修士深施了一禮,又緊張地向著許紫煙囑咐道:

"煙兒,好好招待上仙,要聽上仙的話."

看到許紫煙點頭,才轉身輕輕地離開了山峰.見到許浩然已經遠去,那太玄宗修士才輕聲說道:

"紫煙,不請我進去坐會兒?"

許紫煙急忙請對方兩個人向著自己的房間里走去,那個顯得年輕的修士並沒有進去,而是站在了門口,似乎要為他們兩個守門一般.許紫煙剛想再一次請她進來,卻被那個先前來過許家的太玄宗修士攔住了,然後伸手相請許紫煙進去.許紫煙迷迷糊糊地跟著對方走進了自己的屋子.

進入到屋子之後,許紫煙的心還一直惴惴不安.剛想要以晚輩之禮再拜見一次對方,卻不料被對方伸手攔住,反而對自己拱手作禮道:

"紫煙,不要客氣.我們坐下來慢談."

許紫煙被對方的舉動嚇了一跳,手忙腳亂地不知道該怎麼做,滿臉云山霧罩地望著對方,小心翼翼地問道:

"前輩,您在說什麼?我……我……"

對方仍然是一臉如沐春風般地笑容,伸手請許紫煙坐下.看到許紫煙不肯坐,便只好自己先坐下,然後再一次伸手相請.許紫煙只好依著對方在對面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有些惶恐不安地看著對方.

對方先是再一次拱手說道:"紫煙,我叫張傑.是太玄宗千符峰的內門弟子.通過太玄宗重開山門之後的這些日子以來,收到的世俗界的消息,得知你具有制符的天賦.我們千符峰的峰主對你非常欣賞,已經准備親自收你為千符峰中的內堂弟子.從今往後,你我就是同門的師兄妹了,所以特讓我前來通知師妹你."

說到這里,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個銀牌遞給了許紫煙,臉上有些尷尬地說道:

"還請師妹將上次給你的那塊鐵牌還給師兄."

按理說,張傑也是太玄宗千符峰內的一個內堂弟子,雖然不是真傳弟子,但是也沒有必要對許紫煙一個新人如此地客氣.但是,許紫煙卻是千符峰峰主梁之洞親自發話要收的內堂弟子,雖然沒有直接將許紫煙收為真傳弟子.但是,畢竟是峰主親點的人啊.

上次因為自己瞧不上許紫煙的資質,並沒有重視許紫煙.回去稟報了上去之後,這件事情也就不了老之.誰知道前幾天被峰主的真傳大弟子火舞叫了過去,給大罵了一頓.說什麼許紫煙身具制符的天賦,這樣的人才正是千符峰最需要的.要他立刻前往中都城許家,將峰主親自收許紫煙為內堂弟子的事情通知她.

要知道,張傑眼前的這個許紫煙還只有十六歲啊.被峰主親自收為內門弟子,誰知道將來會不會成為峰主的真傳弟子?前途可謂一片錦繡,張傑如何不努力巴結?

"啊?"

許紫煙聽了張傑的話,就更加地茫然,整個人被這個消息弄得懵懂了.內門弟子是什麼概念,許紫煙不是很清楚.但是手里的銀牌一定是比先前的那塊鐵牌要貴重,這個許紫煙可是知道的.如此推理,那麼擁有銀牌身份的弟子就一定要比擁有鐵牌的弟子高,而且貌似高出不少.這樣的消息,如何不讓許紫煙發蒙?在那里楞了半響,許紫煙才吃吃地說道:

"張前輩……"

"叫我師兄!"張傑故意板著臉說道.

許紫煙機械地點著頭說道:"張師兄,這個……怎麼會突然又變成了什麼內門弟子?"

張傑一聽,眼睛就紅了,眼淚差點兒就掉了下來.心中暗道:"你問我,我問誰啊?"

想自己八歲進入太玄宗,在外門整整熬了八十年,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才成為了外門精英弟子.又熬了一百多年,才突破到築基期,成為了內門普通弟子.而且太玄宗並不是只有一處山門,像千符峰所在之處,那是太玄宗所在的正宗山門.但是,在蒼茫大陸的北地,太玄宗還有多出分支.

其實,就是一些好的資源被太玄宗發現了之後,就霸占了下來,建立了一個個分支.這些分支平時也要修士去管理和工作的.像張傑這種在太玄宗沒有根基和背景的人,而且天賦又不是很強,自然是被派了出去,在一個礦場上主政一方.

要說這主政一方,倒也是能夠弄到一些實惠,但是再怎麼實惠,那也比不上太玄宗內門的條件啊,也沒有太玄宗內門的靈氣濃郁啊,也沒有太玄宗內門的修煉條件啊,更沒有人能夠隨時指點啊.

所以,張傑又是整整耗費了近四百年的時間,眼看著就要耗盡壽命的時候,修為才達到了築基期第十二層後期.眼看著自己如果不能夠突破到結丹期,就要隕落,可謂一生坎坷.如今見到許紫煙小小的年紀,就被峰主親自收為內門弟子,也就意味著可以留在太玄宗內門修煉,他的心情可想而知.再聽到許紫煙如此相問,簡直有一頭撞死的沖動.心中暗道:

"誰知道你丫的哪座祖墳冒了青煙兒,我還覺得冤得慌呢?"

上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許浩然的糾結和許麒的悲哀!    下篇:第二百三十三章 詭異前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