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百三十章 夜半來人   
  
第二百三十章 夜半來人

許浩然給許紫煙又換了一個屋子,囑咐她一切要小心之後,便帶領著眾人離開了內堂.而那些內堂的弟子也散去,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繼續修煉.

許紫煙來到了自己的新屋子里,坐在那里沉思了一會兒,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究竟錯在哪里.于是,便又拿出了一張妖獸皮,一瓶妖獸的血液,開始了再一次制作起來.

許浩然他們離開了內堂,來到了議事大殿,正在那里笑談著許紫煙今天的窘狀,猛然間便有聽到內堂的方向響起了一個震天的爆破聲.眾人一驚,再一次縱身掠出了大殿,向著內堂的方向飛去.

待飛到了內堂的上空,又見到許紫煙站在一片的廢墟跟前,正尷尬地抬頭看著他們.看得許浩然等人一陣無語.

最終在連續炸毀了內堂的第七個屋子之後,許浩然下令,在祖地的後山給許紫煙單獨劃出了一個山頭,那里原本居住的幾十戶弟子都搬了出來,另行安排居住之地,整個那幾十座房子都交給了許紫煙.

許紫煙向許浩然道謝之後,便搬到了後山,隨便挑了一個房子住了進去.符寶的制作越是不成功,她越是要在進入到太玄宗之前將它琢磨明白,否則自己要是在太玄宗內將房子給炸毀了,恐怕太玄宗對待自己就不是家族這個樣子了.

而且,經過了連續七次的失敗,許紫煙已經弄明白了失敗的原因.並不是自己制作到了三分之二的時候才出現的錯誤,致使符寶爆炸.而是自己從一開始,在妖獸皮上制作第一個小符陣的時候,就有著非常非常小的失誤.只是筆力有些不均勻,但是就是這一點點不均勻卻埋下了失敗的種子.

一個小符陣的不均勻,產生的不穩定性是非常小的.但是當許紫煙的符筆之下,一個個小符陣形成之時,那些不均勻也就串聯到了一起,那原有的一絲不均勻也就被無數倍地擴大了.正所謂差之毫厘,謬之千里.所以才導致了最後的爆炸.如果想要成功地制作出一張符寶,就必須從最開始保證不出一絲的差錯.

找到了失敗的源頭,許紫煙便知道如何去做了.當屋子再一次被炸毀的時候,許紫煙的臉上沒有沮喪,卻充滿了自信的微笑.因為這次她制作的符寶雖然依舊沒有成功,但是卻比以前制作的時間長上一些,距離成功也近上了一些.許紫煙堅信,只要自己不停地練習下去,自己一定便會成功.

于是,在許家便出現了神奇一景.就是每隔個三天五天的,在許家祖地的後山上就會暴起一聲巨響,沖起一陣濃煙和火光,一個屋子就被許紫煙給炸了.剛開始,每逢爆炸聲起,許浩然和許家的弟子們還會跑出來看看,許浩然還會親自跑去後山看看許紫煙有沒有出事,到了後來,大家已經習以為常了.每當爆炸聲起,大家該干什麼仍然在干什麼,仿佛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

而許紫煙此時也不是爆炸之後立刻就進行下一次制作了,每一次失敗之後,她都要認真地總結一下,然後洗個澡,調息一下,讓自己重新進入到自己的巔峰狀態,然後才開始新的一次制作.成功正在一點一點地接近.

時間過得很快,又過了寒冬,經過了春天,邁入了初夏.如今距離修仙界各個宗門開山收徒只剩下了兩個月.

許浩然負手站在自己家的院落里,仰首望著天上的月,微微皺著眉頭,仿佛在思索著什麼.

一條人影突兀地出現在許浩然的身後,那許浩然沒有絲毫的驚覺.直到那個人微微地咳嗽了一聲,許浩然才身形巨震,猛地轉過身來,驚懼地望著自己背後的人.

待看清楚背後的來人是什麼樣子,許浩然的臉上更是一變,因為自己身後的這個人是如此的恐怖.一張臉滿是一道一道的疤痕,在月光的照射下,許浩然認出那分明就是一道一道的劍痕布滿了臉上.一條左臂已經消失不見,一個空空的袖子隨風飄蕩,在他的肩膀上,此時正趴著一個小貓一樣的東西.那疤臉獨臂人正目光灼灼地盯視著許浩然.

許浩然安奈住自己心中的震驚,心中的念頭轉得飛快.眼前的這個疤臉獨臂人能夠悄無聲息地站在自己的身後,自己卻沒有絲毫的發覺.而且自己完全看不透對方的修為,對方很可能就是宗門的上仙.于是,整理了一下衣服,恭敬地對著疤臉獨臂人行了一禮,語氣小心翼翼地說道:

"恭迎上仙!不知道上仙光臨寒舍,有什麼事情要浩然去做?"

那個疤臉獨臂人滿意地點了點頭,咧開嘴淡淡地笑了一下,他這一笑,臉上的疤痕都仿佛在蠕動一般,更加地迫人.伸出手拍了拍肩膀上的那個小貓似的動物,輕聲說道:

"許族長,你還認得它嗎?"

話落,那個小貓似的動物便從疤臉獨臂人的肩膀上跳了下來,一落到地上,身體猛然地變大,一只麒麟出現在許浩然的面前.

"這……您……"

那疤臉獨臂人看到許浩然震驚的模樣,淡淡地點了點頭,輕聲說道:

"這些年來,多虧許族長照顧麟兒."

"您是……"許浩然神情小心翼翼地問道.

"我的來曆你不要打聽,這是我給你的謝禮!"

話落,疤臉獨臂人便向著許浩然扔出了兩個儲物戒指.許浩然接過戒指,運用精神力向著里面一看,身形就是一震,手中的儲物戒指差一點兒掉到了地上.

閉上了眼睛,穩定了一下情緒,但是那儲物戒指中海量的丹藥仍然讓許浩然的心劇烈地跳動著.這份禮太大了,大得讓許浩然覺得自己這十幾年來好像對許麟還不夠好,虧欠了許麟什麼似的.好不容易穩定了心神,睜開眼望著對面的疤臉獨臂人,許浩然急忙表白道:

"上仙,麟兒他一直在許家過得很好.如今他已經是煉氣期第七層的修為了,我想今年的太玄宗開山門收徒,他一定能夠成為太玄宗的弟子."

疤臉獨臂人淡淡地搖了搖頭,對著許浩然輕聲說道:"太玄宗還不配收麟兒為徒."

看到許浩然震驚不已的模樣,疤臉獨臂人淡淡地說道:"這次我來,就是要帶麟兒走的.許族長不會不放人吧?"

許浩然心中就是一驚,被對面的疤臉獨臂人淡淡地一望,一股莫名地威壓便撲面而來.急忙雙手連搖道:

"怎麼會!麟兒他原本就是您的孩子,我只不過是替您撫養一段時間."

"嗯!"疤臉獨臂人滿意地點了點頭,輕聲說道:"許族長,謝謝!我給你的這些丹藥,應該可以使你們的家族在未來的幾十年里人才輩出,將會統一北地世俗界.而且,麟兒隨我離開之後,也不會忘記你們許家的養育之恩.將來麟兒自會有他報恩之時."

"不敢!"許浩然躬身施禮,但是心中已經樂開了花.統一北地世俗界啊!眼前的疤臉獨臂人是什麼身份,自己不知道.但是就是憑著他站在自己的身後,自己都感覺不道.就是憑著這兩個儲物戒指內的丹藥,就是憑著他剛才說的那句"太玄宗還不配收麟兒為徒",就完全可以肯定對方的來頭不小.如此,麟兒將來的前途還能夠差嗎?

從今往後,許家有著這些丹藥的支撐,明理有著許紫煙成為太玄宗弟子的招牌,暗里有著許麟的照應,許家的鼎盛就要在自己的手里實現了!

"好了!"疤臉獨臂人神色依舊淡淡地說道:"你去把麟兒喚來吧,你先把他的身世說給他聽,然後我再說."

許浩然的書房內,只剩下了許麟和那個疤臉獨臂人.此時,許浩然正站在自己的院落里,臉上蕩漾著微笑,在想象著未來的北地只有一個大家族,那就是許家.

書房內,許麟跪在疤臉獨臂人的面前,痛哭失聲.疤臉獨臂人伸出僅余的一只手,撫摸著許麟的頭,滿臉的慈祥,輕聲說道:

"麟兒,跟我走吧,你未來的路還很長,很艱辛.所以,你首先要變得強大!"

許麟用力地點了點頭,抬起一雙淚眼,望著疤臉獨臂人,語氣堅定地說道:

"父親,我會做到的!不管我們的敵人有多強大,我都要他死在我的面前,為我死去的娘親報仇!"

"好,這才不愧是我公孫擎天的兒子,呵呵呵……"

將許麟從地上拉了起來,公孫擎天慈祥地說道:"麟兒,我們走吧!"

"我……"許麟的神色有著一絲猶豫,最後看著父親滿是疑惑的眼睛,輕聲說道:

"我想在離開之前,見紫煙一面."

"呵呵,是那個丫頭.好,我帶你去,她在哪里?"

許家祖地,後山.

許紫煙握著符筆勾下了最後一筆,一道光華從第一個小符陣向著最後一個小符陣閃亮了起來,如同一串燈籠依次點亮.最後光華齊放,再漸漸地消失,隱入了那張符寶之中.

"成功了!"

上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煙塵落盡    下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許浩然的糾結和許麒的悲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