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是我們一輩子的隊長!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是我們一輩子的隊長!

許浩量見到許紫煙點頭答應,便對著許嵐說道:"先給煙兒再吃兩粒解毒丹,然後一點點將她肩頭上的腫塊挖去."

許嵐緊張得渾身發抖,其他的弟子也都不由自主地閉了一下眼睛,然後又睜開,關切地望著許紫煙.

許嵐閉了閉眼睛,將自己的心境穩定了下來,眼中一片肅穆,握劍的手變得穩定,輕輕地將那個腫塊再一次割開,剜下了一塊腐肉,在許紫煙和許浩量一起運功排毒下,大量的綠色腥臭液體從創口處流了出來.

又過來一個女弟子,拿出手帕在旁邊不停地將流出來的那些綠色腥臭的液體擦掉.隨著毒液的排除,許紫煙的臉上滲出大顆的汗珠,密密麻麻地布滿了臉上,不停地向下滴落.

許嵐手握著劍,看到許紫煙的身體在輕微地顫抖,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輕聲地問道:

"痛嗎?"

"不痛!"許紫煙咬著牙輕聲說道.周圍所有的弟子都向著許紫煙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真的嗎?"

"當然了,我可是你們的隊長!"許紫煙在嘴角努力地露出了一絲微笑.

"哦!"

"嵐師姐,動手吧!"

"好!"許嵐再一次舉起了劍,又挖出了一塊腐肉.

"絲~~"

許紫煙倒吸了一口冷氣,隨著毒液流出來的速度增加,身體內那股灼痛更加地令人難以忍受.

天空中的月亮似乎都有些不忍,躲進了云層.許嵐的臉上同樣地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大睜著眼睛透露著掩飾不住的緊張,手中小心翼翼地挖著許紫煙肩膀上的腐肉.很快,整個腫塊都被許嵐挖掉.大量的毒液湧了出來.

此時,所有的人都已經圍了過來,將自己的手帕都拿了出來,不停地遞給那個給許紫煙擦拭毒液的女弟子,同時都神情緊張地望著許紫煙.

"嵐兒,將肩膀處的腐肉都給處理乾淨."背後的許浩量急聲說道.

"嗯!"許嵐輕聲應道,又看了看渾身衣服已經被汗水打濕的許紫煙,顫聲說道:

"忍著點兒!隊長!"

許紫煙此時正閉著眼睛,努力地忍受著體內的痛苦,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

"隊長,接下來要碰到沒有腐爛的肌肉,你一定要忍住!"

"她不知道現在自己正在忍受著隨時要昏死過去的痛苦嗎?居然這麼啰嗦,我以前怎麼沒發現,她不是一直寡言少語嗎?"

許紫煙欲哭無淚,只好咬著牙,一字一字地說道:

"我忍得住!相信我!沒錯的!因為我是隊長!"

其實,許嵐一直在和許紫煙說話,一半的原因是關心許紫煙,另一半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緊張,不知不覺中用了說話來緩解自己的緊張.可是,許紫煙和許嵐兩個人之間的這一翻對話,讓在場的許家弟子都深為感動.

破刺蛇的毒大家都是知道的,在許家曾經有一個煉氣期第十層的弟子,平時十分地彪悍,被許家弟子稱為硬漢.可是,就是在一次被破刺蛇咬過之後,在排毒的過程中竟然忍受不住那體內火流般的疼痛,昏死了過去,沒有了他主動排毒的配合,就那麼死去了.

此時,所有的許家弟子見到許紫煙的堅強,內心震撼的同時,也有著無比的敬佩.當聽到許紫煙的那句話"我忍得住!相信我!沒錯的!因為我是隊長!"的時候,在每個人的心里,都在呐喊:

"你是我們的隊長!"

許嵐緊咬著嘴唇,不再說話,神情極其專注,小心翼翼地將腐肉慢慢地除掉.

許紫煙的脊背開始僵硬了起來,腦袋有些昏,感覺到神經似乎在被炙熱的針紮一樣,讓自己的意識一陣陣模糊.

"煙兒!"

許浩量一直在給許紫煙輸送著真元,自然是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許紫煙的變化,不禁擔心地輕聲喚道.

許紫煙迷迷糊糊中輕聲地"嗯"了一聲,渾身的肌肉已經開始痙攣.所有的許家弟子此時的心都揪成了一團,他們深刻地記得,當初家族中的那個硬漢就是在肌肉痙攣之後的數息時間里,便昏死了過去,最終再也沒有醒來.

許紫煙此時已經處于昏迷的邊緣,那體內一陣陣炙熱的刺痛,讓許紫煙的神經隨時有著崩潰的可能.若不是許紫煙憑著自己堅強的心志,恐怕此時早已經昏死了過去.就是這樣,許紫煙的心頭也湧上了一股絕望,因為她很清楚自己就要忍受不住了.

猛然間,許紫煙想起來在琅琊鎮一戰之中,自己和那海陣之戰.自己的丹田之內可以分離出一種聖潔的白色的生命之氣,曾經不斷地修複著自己破損的經脈.

一想到那白色的生命之氣,許紫煙立刻竭盡最後的力量,忍受的那炙熱的灼痛,開始將丹田之內的黑白兩色氣體分離,將黑色的毀滅之氣封存在丹田之中,而是將白色的生命之氣單獨導引出丹田,在自己的經脈之中運轉.

一陣清涼的感覺在體內劃過,許紫煙喘息著回複了神智,微微睜開眼睛,看到所有的人都在緊張地望著自己,內心深處泛起一片感動.

"隊長!你……忍得住嗎?"許嵐禁不住又出聲問道.

"嗯!"

此時的許紫煙體內已經感覺好了很多,那道白色的生命之氣,不僅在修複著自己體內被毒素損傷的經脈,並且還化解著血液中的毒素,在生命之氣和解毒丹的雙重作用下,那破刺蛇的毒開始減弱了.

"真的?"

許嵐的眼中釋放著不可置信,其他的許家弟子也都是一臉震驚,誰也沒有想到許紫煙在這樣的疼痛下,還能夠睜開眼睛,神智如此地清醒.

"真的!我是隊長!"

"你是我們的隊長!一輩子的隊長!"

所有的許家弟子,此時不再在心中呐喊,而是激動地喊出了聲來.

在白色的生命之氣,解毒丹和許浩量同時的作用下,許紫煙終于將破刺蛇毒完全排出了體外,許嵐和那個女弟子用清水將許紫煙的肩頭洗乾淨,許紫煙拿出幾粒生肌丹,捏碎了塗在傷口處,然後包紮了起來.又服食了幾粒增靈丹,這才臉色蒼白地閉上了眼睛,進入到調息之中.許紫煙畢竟在剛才療傷的過程中耗費了大量的真元,需要及時的恢複,否則很可能會留下隱患.

許浩量也在剛才的過程中消耗了很大真元,此時連地方都懶得挪,就在許紫煙的身後,開始了調息.

其他人剛才也是中斷了自己的調息和療傷,此時見到許紫煙已經無事,便一個個崇拜地看了一眼許紫煙,回到了自己的地方,重新開始運功療傷和調息恢複.

在試煉谷的另一邊,李萬寶和蕭如星帶著三家弟子也在療傷,恢複.每個人的臉上都十分地灰暗.他們此時已經很清楚,自己這一行人的命運很可能就是死在了這里.自己這一方的李萬寶和蕭如星明顯地不是對方許浩量,還有那個許紫煙的對手.更何況那蕭如星此時還斷了一只臂膀,而如果李萬寶和蕭如星被對方的許浩量和許紫煙殺掉,那麼,他們這些煉氣期的弟子在兩個築基期修士的眼中,豈不是一群螻蟻.

李萬寶和蕭如星此時的心中也十分地灰暗,他們三家的計劃可謂完美無缺.可是,誰能夠想到,半道橫空出世了一個許紫煙,不僅瞬殺了吳越,而且還和自己拼掉了自己唯一的一個符寶,如此一來,自己的一方就處在了完全被動的局面.更加要命的是,在試煉谷內想逃出去都成了一種奢望.沒有人在外面打開大陣,他們就只能夠困在這里,等著許家的弟子恢複過來之後前來追殺自己.

此時,李萬寶和蕭如星已經恢複了過來.蕭如星的眼中閃過一絲陰狠,沉聲說道:

"大家不要沮喪,那許紫煙已經被我釋放出去的破刺蛇給咬中了,恐怕這個時候已經死了.只要等大家都恢複了過來,我們就去找許家的弟子.那個許浩量就交給我和李兄,而你們的人數是許家弟子的三倍還多,我們還是占著絕對的優勢!"

李萬寶的身子就是一震,眼中現出狂喜:"蕭兄,你的那條破刺蛇真的咬中了許紫煙?"

"嗯!我一直在關注,親眼所見!"

"太好了!那許紫煙絕對坑不住那排毒的痛苦,如此一來,我們還是占著絕對的優勢."說到這里,興奮地掃了一眼三家弟子,洪聲說道:

"你們都聽到了!我們趕緊恢複,然後去將許家趕盡殺絕!"

雙方這一調息療傷,就是一天一夜.等到第二天的午夜,雙方都已經完全恢複了.都在等著天明,就開始尋找對方,展開新一輪的厮殺!

夜很靜,天空烏云四合,月亮早已經被厚重的云遮擋在了後面,四下一片漆黑,只能夠隱隱地看到周圍模糊的影子.

許紫煙此時已經完全地恢複,肩膀上的疤痕已經完全消失.輕輕地站起身形,向著一旁的許浩量走去,在許浩量的身邊輕輕地坐下,低聲問道:

"九伯,你的控制之力修煉的怎麼樣了?"

上篇:第二百二十章 忍得住嗎?    下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樹葉的威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