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百二十章 忍得住嗎?   
  
第二百二十章 忍得住嗎?

許紫煙此時只覺得身體里如同流動的不是血液,而是火流一般,灼熱的令人難以忍受,肩膀上的個傷口已經悄然地腫起了一塊.

坐在許紫煙身旁的許嵐,感覺到了許紫煙呼吸的粗重,急忙睜開了眼睛,望向了許紫煙,而此時的許浩量也睜開了眼睛,望向了許紫煙.

許紫煙努力地睜開了眼睛,咧了咧嘴,艱難地說道:"這……蛇……好……毒!"

"煙兒,你怎麼樣?"許浩量關切地問道.

"隊長,你沒事吧?"

許嵐的眼睛中閃爍著淚花.同時,那些療傷和調息的人也都睜開了眼睛,望向了許紫煙.如今他們都已經知道了許紫煙是築基期的修為,而且剛才又挽救了大家的性命,在他們的心中對許紫煙已經是心服口服,更是充滿了感激.

若沒有許紫煙,恐怕他們此時已經都死在了那張符寶之下.尤其是許勝等五個當初和許紫煙在內堂交過手的弟子,心中充滿了慚愧.而那些在許紫煙到達內堂第一天,被參加過琅琊鎮一戰的那些高階煉氣期弟子拉去迎接許紫煙,並且參加了歡迎聚會的弟子們,都對那些強行把自己拉去的親人或朋友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最重要的是,他們已經從剛才的戰斗中,看出了自己這只隊伍中,許紫煙是第一戰力,不僅是因為她的修為,還有她那鬼神莫測的符陣.

此時,見到許紫煙臉色發綠,說話艱難,大家的一顆心便沉了下去,一時之間竟然覺得如同失去了主心骨一般地彷徨無助.

許紫煙心念一動,手中便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個丹瓶,但是卻無力抬起手來.許嵐急忙起身,來到了許紫煙的身前,將許紫煙手中的丹瓶拿了起來,倒出一粒塞到了許紫煙的嘴里.

看著許紫煙的目光仍然盯著自己手中的丹瓶,許嵐輕聲問道:

"還要!"

許紫煙眨了眨眼睛.許嵐便又倒出一粒塞到了許紫煙的嘴里,然後取出水將丹藥給許紫煙喂服了下去.抬起頭向著許紫煙的望去,見到許紫煙仍然在那里望著丹瓶,許嵐吃驚地問道:

"還要?"

許紫煙再一次眨了眨眼睛.許嵐的手便抖了一下,心便是一沉,一顆心便緊張了起來,知道如果不是那毒她太過厲害,許紫煙是不會一下子要這麼多的解毒丹的,而且許紫煙已經在之前服食過了一次,那一次服食的也不少.

顫抖著雙手,一粒一粒地喂食著許紫煙解毒丹,直到許紫煙服下了五粒,許紫煙才閉上了眼睛,在那里運功排毒.

許浩量站起身形,走到了許紫煙的身後,盤膝坐下,將一只手按在了許紫煙的後心,將自己的真元渡進了許紫煙的體內,幫助許紫煙去阻止那毒素的蔓延.

許紫煙的眉頭緊皺著,體內十分地痛苦,似乎體內的一切正在慢慢地被撕裂.

集合了許紫煙和許浩量兩個人的真元,只是阻止了那破刺蛇的毒素蔓延,但是仍然不能夠將那毒素逼迫出去,而且那毒素似乎是在不斷地繁殖,解毒丹的效用竟然只能夠和那毒素打個平手,一時之間便僵持在那里.

此時,許紫煙和許浩量的心里都十分地清楚,一等到許紫煙和許浩量兩個人的真元耗盡,到那時就再也無法阻止毒素的蔓延.或者是等到許紫煙再也沒有解毒丹,他們兩個也無法再阻止那毒素的蔓延,只能夠眼睜睜地等死.

"煙兒!"許浩量輕聲問道:"你傷在哪里?"

"左肩膀!"許紫煙艱難地說道.

"嵐兒,將煙兒的肩膀露出來."

許嵐急忙來到了許紫煙的左邊,輕輕地將許紫煙肩膀的衣領褪了下來,露初了許紫煙潔白圓潤的肩膀.此時,許紫煙的左肩已經腫起了半個拳頭那麼高,整個左肩已經變成了綠色,延展出蜘蛛網般的一絲絲,向著許紫煙的身體蔓延.

許嵐的心中就是一驚,眼淚就順著面頰流了下來.

"將她的傷口用刀割開."許浩量急聲說道.

許嵐急得哭著說道:"九叔,我沒有刀!"

"用劍!"許浩量氣得差點兒大耳瓜子扇了過去.

許嵐急忙取出自己的飛劍,朝著許紫煙比量了一下,停在了那腫塊的上面,有些擔心地看著許紫煙,輕聲問道:

"隊長!你忍著一點兒."

"嗯!"許紫煙輕輕點頭.

小心翼翼地在許紫煙的肩膀上割了一下,一股腥臭的綠色液體便流了出來.

看著那綠色的液體流了出來,許嵐輕聲地問道:

"隊長,痛嗎?"

"不痛!"許紫煙緊鎖著眉頭,咬著牙說道.

可是,那綠色的液體只是流了一會兒,便開始停了下來,很快地便凝結出了一層膜.

"九叔,它……它不流了!"許嵐急聲說道.此時,所有的許家弟子都緊張地望著許紫煙.

"再割!"許浩量的聲音也很是焦急.

許嵐的身子就是一抖,顫抖著手拿起飛劍,輕輕地靠近了那許紫煙的肩頭.此時,許紫煙的肩頭,那個腫塊綠得發亮,隱隱跳躍的肌膚散發著妖冶的光芒.

許嵐的手有些顫抖,努力穩定了一下自己,許嵐的性子原本就有些怯弱,又是在自己心里最尊敬的許紫煙身上用劍,心中的緊張可想而知.小心翼翼地再次將許紫煙肩頭上的那個腫塊割破,一股綠色腥臭的液體再次流了出來.

"痛嗎?"許嵐弱弱地問道.

其實許嵐的劍割在許紫煙的肩上,許紫煙都沒有感覺.但是,當那綠色的液體向外流出的時候,許紫煙卻感覺到鑽心的疼痛.如同一道火流在體內流動一樣,在通過肩膀的割口流出.許紫煙不禁皺緊了眉頭,將牙關緊咬,悶哼了一聲.

"是不是很痛?"

"不痛!"

周圍的每個人都看到了許紫煙渾身在輕微的顫抖,那身後的許浩量自然是更加地能夠感覺得到.他微微地皺起了眉頭,有些想不通為什麼許紫煙會這麼痛.他並不知道許紫煙為什麼中毒,當初那條破刺蛇咬中許紫煙的時候,沒有人注意到,就是許紫煙自己都沒有注意到.

當許紫煙將那個破刺蛇抓下扔掉的時候,許浩量正被勁氣轟得噴血,更沒有注意到許紫煙的動作.如今皺著眉頭尋思了一會兒,心中猛然一震,能夠在那麼激烈的法術爆破中,還能夠接近許紫煙,咬上一口的就只有世俗界聞名,卻很是稀少的破刺蛇了.

這種蛇的厲害,許浩量自然是知道.它在整個大陸上流傳很廣,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這種蛇不僅僅是毒,難以排除毒素,而且有著一定程度的法術免疫,最令受毒者難以忍受的是排毒時候劇痛,那是一種好似體內有著一個火紅的烙鐵灼遍全身一般,是非人能夠忍受的.往往是一個極其強壯的猛漢在排毒的時候,也會忍受不住那灼痛的感覺.

許浩量想到了破刺蛇,心中便是一震,苦澀地說道:

"煙兒,你可是被破刺蛇咬到了?"

所有的許家弟子都是心頭一震,目光恐懼地望著許紫煙.反倒是許紫煙迷惑不解地問道:

"九伯,破刺蛇是什麼?"

"哦~~"許浩量停頓了一下,輕聲解釋道:"破刺蛇是一種毒蛇,擁有一定程度的法術免疫力,其毒很烈,而且在排毒的過程中有著難以忍受的灼痛!"

許紫煙點了點頭,許浩量此時說的話正符合她此時身體內的感覺.于是,輕聲地說道:

"九伯,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破刺蛇,但是它確實是一條蛇,而且我現在的體內確實灼痛無比!"

"那就是了!"許浩量輕聲說道:"煙兒,你要忍住,排毒的過程會非常的痛苦!"

如今的許浩量已經對許紫煙完全沒有了記恨,自從許天狼將逃亡過程中的點點滴滴講述給他聽之後,他便對許紫煙從心里生出了一股尊敬.許浩量雖然在頭腦上不如許浩然,喜歡好勇斗狠,但是其性格卻比許浩然直接了許多.一旦放下的事情就絕對不會再去想.

更何況許紫煙如今的修為也擺在了那里,而且已經被北地的大宗門太玄宗預定為弟子.他當然知道許紫煙加入了太玄宗對家族意味著什麼.更為重要的是,如果許紫煙忍不住痛苦,一旦在排毒的過程中昏了過去,體內的真元失去了控制,不能夠主動排毒,最終死在這里,那麼誰領著他們破開試煉谷的大陣出去?他們豈不是要困死在這里?

"好!九伯,我忍得住!"

許紫煙此時的心中也同樣有著觸動,對許浩量的看法也有著改變.自從琅琊鎮,許浩量訓斥許天狼不該拋棄自己,到今天舍身受傷在空中救助自己,許紫煙對許浩量一直存在的防備之心就軟化了.反而經曆了上次在許浩然的書房里,許浩然對她逼婚的那一幕,許紫煙的心里對許浩然有了一絲看法.如今聽到一向冷酷的許浩量對自己輕言細語,眼睛便有些濕潤.

特別是兩個原本都有些冰冷的人,一旦相互有了諒解,又是在困境之中,相互的關系會很快地融洽.

"一定要忍住!"許浩量如是說.

"嗯!我忍得住!"許紫煙輕聲道.

可是,許紫煙忍得住嗎?

上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許紫煙中毒    下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是我們一輩子的隊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