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百八十章 一種精神   
  
第一百八十章 一種精神

沖天的刀勢如泥牛入海,沒有半點著力之處.許紫煙心中一凜,急忙收回刀勢,控制著符箓巨人的身形迅疾地向著後方倒退.

"嘭!!"

符箓巨人的肩頭處傳來一陣劇烈地沖撞,碩大的軟鞭毫無征兆地彈在許紫煙控制的那個符箓巨人的肩膀上.符箓巨人的身體再一次飛了出去,符陣中許紫煙噴灑了一串無奈的血線.

模糊的身影逐漸凝實,散而複聚的海陣控制的符箓巨人的身形出現在許紫煙剛才站立的地方,那符箓巨人的臉上詭異地露出宛如和煦的笑容,手中的軟鞭如同一條金龍,威武地怒視著被轟飛在空中的許紫煙.

臉上的笑容一僵,因為海陣看到了本來橫飛在空中的那個許紫煙控制的符箓巨人,突然一個盤旋,不但止住了下落的狼狽身形,而且還向空中拔起了兩米,神態飄逸瀟灑,好像剛才在空中吐血的根本不是她,哪里還有半點受傷的樣子.

"銀河倒掛!"

身在空中的許紫煙,一聲長嘯,如同流星一樣墜向海陣,刀光如瀑布一般,劃過天際,轟隆隆地砸向海陣的頭上.

"轟!!"

大地一片狼藉,四處塵土飛揚.海陣的符箓巨人仍然是毫無征兆地在原地分解消失了,許紫煙一落地,便雙手握著長刀,雙目警惕地向四周望去.

"嘭!!"

身後一股大力傳來,海陣運足符箓法力的一拳轟擊在許紫煙符箓巨人的後心上.

鮮血狂噴,就連許紫煙身後的海陣都聽到了鮮血從口中噴射而出的聲音,許紫煙控制的符箓巨人的身體如斷翅的飛鳥一樣,向著遠處栽去.

"哈!!哈!!哈!!"

海陣仰天長笑,心道:

"天才又能怎麼樣,還不是要死在我的手中!呵呵,踩死天才的感覺真是不錯!"

想到這里,心中豪氣頓生,身形一躍,沖出了符陣,站在了符箓巨人的頭頂,揮了揮衣袖,撣了撣身上的塵土,仰首望著天空,擺出一臉蕭索,口中清嘯道:

"獨陣問天高手處,求一敗,不得志,寂寞!"

琅琊藥店,後院屋中盤膝而坐的琅琊,面部表情雖沒有變化,眼中卻盡是笑意,渾身在微微地顫抖.

"破天斬!"

突然耳邊傳來一聲清喝,海陣一怔,只覺一道凌厲的刀芒劈了過來,心神一緊,身體立刻隱入符陣之中.那符箓巨人的身體便被劈飛.海陣在空中定睛一看,劈飛她的正是她以為必死的許紫煙.胸部一陣翻湧,一口鮮血便噴了出去.

一直占盡上風的海陣,見到自己竟然被許紫煙劈中了自己,而自己剛才還在仰天高呼高手寂寞,雖然她已經及時地隱入了符陣之中,沒有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害,可是心里卻是憤怒到了極點.

"破天斬!"

許紫煙控制著符箓巨人,跨步縱身,如同從云端邁來,一刀迎面劈來.

"我讓你斬!"

海陣迅速地晃過了迎面而來刀鋒,一拳打在許紫煙控制的符箓巨人的左臉上,許紫煙便如流星墜地般飛了出去.

身體一躍,再一次從地上站起,長刀毫不停頓地又劈了過來.

"破天斬!"

"去死!"

海陣的符箓巨人又是一拳打在許紫煙的符箓巨人的右臉上,許紫煙又一次毫無懸念地飛了出去.

"我斬!"

許紫煙如同不死戰神般地又一次站了起來,好不猶豫地又是一刀劈出.

"斬你媽個頭!"

海陣憤怒地爆了粗口,心中憋屈之極,心道:"這小子螳螂命嗎?怎麼干打不死!"一拳轟在許紫煙控制的符箓巨人的面門上.

許紫煙從摔倒的地上爬了起來,晃了晃腦袋,然後盯著海陣大喝一聲:

"我再斬!"

"嘭!!"

許紫煙飛了出去.

"我還斬!"

"嘭!!"

許紫煙又飛了出去.海陣控制著符箓巨人也跟著許紫煙飛去的方向縱身追去,口中氣急高喝:

"我——再——讓——你——斬!"

手中的軟鞭向著許紫煙符箓巨人手中的長刀纏繞而去,左手大力握拳,運足符陣的法力向著許紫煙的符箓巨人的面門轟去.

"我——就——斬!"

許紫煙瞪著赤紅的眼睛,倔強地盯著對面,雙手握著長刀拼命地斬向了海陣.

地面上的戰斗早已經停止,許麟和許天狼也早已經完全清醒,修為各自突破到了後期巔峰.被兩個符箓巨人從天上打到地上,又從地上打到天上的威勢所震撼,剩下的許家弟子和北地修士,早已經分成了兩個方向遠遠地避開.目光緊張地望著兩個擎天立地般的巨人在那里爭斗.

許紫煙的每一次倒地,都讓許家弟子心中一痛.

許紫煙的每一次受傷,都讓許家弟子心髒一抽.

許紫煙的每一次爬起,都讓許家弟子雙拳緊握.

許紫煙的每一次倔強,都讓許家弟子赤紅了雙眸.

許紫煙的每一次堅持,都讓許家弟子熱血沸騰.

許紫煙的每一次拼搏,都讓許家弟子熱淚盈眶.

一種精神在許家弟子的心中紮根,發芽.那是一種不屈,一種昂然面對一切的精神,這一刻,就從這一刻,許紫煙的身影深深地烙印在許家在場的每一個人的靈魂中,就是那許頂天的雙目中也露出了複雜的神色.目光中有贊歎,也有有種說不清的情緒.在他的心里,多麼希望現在和海陣相斗的是自己的孫子許麒啊!

此時的許紫煙心里很不甘,自從她修煉以來,從來就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讓別人盡情地這麼蹂躪自己.心中的憋屈,瘋狂可想而知.仗著自己能夠迅速恢複的能力,現在的許紫煙完全是一種拼命的打法.她心里想的是,就算我打不死你,也要把你累死.

她這里覺得憋屈,可是海陣那里更覺得憋屈.要知道許紫煙只是一個人,而且只是煉氣期第四層的修為,她這里可是一個煉氣期第十二層和十八個築基期的修士在合力布陣.明明眼前的許紫煙不是她的對手,可是卻像一個打不死的螳螂一樣,反複地拿著把破刀劈向自己.看著她一次次被自己轟飛,又一次次地站了起來,掄著那把破刀撲向自己,海陣的神經都快崩潰了.

碩大的軟鞭如靈蛇般纏到了許紫煙手上的長刀上,同時海陣的左拳也轟擊在許紫煙那符箓巨人的面門上.地面上的許家弟子整齊地一甩頭,如同那一拳轟擊在他們的臉上,望向許紫煙的身影,目光就是一痛.

"嗖!"

長刀被海陣手中的軟鞭甩了出去,半空中化成了兩張符箓悄無聲息地粉碎.

海陣那符箓巨人的身形瞬即地追上了空中的許紫煙,一腳踹向了許紫煙控制的符箓巨人的胸口.許紫煙控制著符箓巨人奮起一拳,迎向了海陣踹過來的大腳.

"轟"的一聲,許紫煙狠狠地被砸進了地面.海陣控制著符箓巨人從空中落下,雙腳狠狠地跺在地上,巨大的力量向著許紫煙延伸而去.

"轟!"

許紫煙控制的符箓巨人被海陣跺向地面的法力反彈向了空中,海陣一揚手中的軟鞭,向著空中的許紫煙激射而至,瞬間那條軟鞭就急劇地延長,將許紫煙的符箓巨人捆了起來.

海陣身在符陣之內,右腳一跺,那符箓巨人同時右腳狠狠地一蹬大地,身形如同一枝離弦的利箭般射向了空中的許紫煙,雙手握拳,如同猛虎撲食般,狠狠地砸向了還在半空中的許紫煙控制的符箓巨人.

"轟!!"

許紫煙被狠狠地砸飛了出去,符箓巨人的身體撞在了街道旁邊的牆上,壓倒了成片的牆體,轟塌了無數的房屋,之後被躺在了倒塌的房屋之中.

海陣控制著符箓巨人停下了身形,站在了倒塌的房屋外面的街道上,望著許紫煙那不動的符箓巨人,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這是她經曆過的最艱苦,也是最無奈的一場戰斗.打不死的許紫煙讓她感到很疲憊,哪怕是她加上十八個築基期的修士聯手擺下的符陣也讓她打得很吃力,心中也有著要崩潰的感覺.

"她有沒有死?應該是死了吧!"

海陣雙目緊盯著那個符箓巨人,心里竟然有了一種害怕的感覺.害怕那符箓巨人再一次從地上站起來,許紫煙甩了甩頭,想要把這種想法甩掉,可是腦海中總是不停地閃現著許紫煙一次次生龍活虎地從地上躍起,不死的身影.

躺在在廢墟里的許紫煙當然沒有死,不過這次受到的傷卻是很嚴重,那畢竟是凝聚了一個巨大符陣的全力一擊,雖然許紫煙也同樣地布設著符陣.

許紫煙一動不動地躺在符箓巨人之內,身下壓著倒塌下來的屋頂.丹田內的生命之氣不斷地湧入經脈,修複著許紫煙的身體.可是從丹田內流出的生命之氣已經不如開始那樣蓬勃了,要比原來弱了不少.許紫煙感覺到丹田之內一陣陣絞痛,她不知道的是,因為她今天和海陣一拼,頻繁地受傷,丹田之內的白色的生命之氣始終在她的經脈中運行,和海陣相拼的過程中,消耗地太過厲害.

如今丹田內那在空間之上不停地地旋轉的太極圖,在釋放白色的聖潔的生命之氣的時候,同時也分解出了相同等量的黑色的具有毀滅之力的氣體.因為許紫煙一直需要白色的生命之氣,所以那些黑色的毀滅之氣都堆積在許紫煙丹田內的那個一畝空間之內.此時已經被壓縮的不能再壓縮了,整個空間里都是那黑色的毀滅之氣,白色的生命之氣已經被擠壓的釋放不出來了,眼看著丹田有著被撐崩潰的跡象……

上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不爽    下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毀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