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百四十三章 當我沒問過!   
  
第一百四十三章 當我沒問過!

"天可憐見,我那柔兒妹妹竟然還記得她三歲時候的事情,而且那血脈相連的感覺,讓她一下子就相信了我.于是,我便帶著妹妹立刻逃離了赤陽宗,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那賊人林則言竟然向天下說是我拐走了他的女兒!我呸!這個老不要臉的!竟然以這個理由發動整個北地捉拿于我!"

"那你為什麼不向北地修仙界公布真實的情況?"許紫煙好奇地問道.

"會有人信嗎?"凌霄憤怒地說道:"再說我敢嗎?如果讓修仙界的人知道我身懷寶藏,他們是會主張正義,還是會強搶寶藏?"

許紫煙無語.此時,山洞之外突然人影閃動,原來是赤陽宗的人在空中發現了這個山谷,從山谷上的空中直接飛了下來,向著山谷的內搜尋了起來.山洞內,除了正在療傷的人之外.在那里的調息的許麒,許天海和許嵐都睜開了眼睛,緊張地注視著外面.那凌霄和林柔兒更是緊張地注視這山洞之外.

一條條人影在山洞外掠過,消失在遠方,想是正在山谷之內仔細地搜查.過了大約一個多時辰的時間,一條條人影不時地掠過山洞口,而且傳來了喧嘩聲.想是赤陽宗的人發現了剛才許紫煙等人在河邊與凌霄戰斗的現場痕跡.

山洞外人影翻飛,不時地掠過.山洞內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緊張地望著外面.又過了一個時辰之後,赤陽宗的人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搜索,但是同時許紫煙等人也隱隱地聽到了外面赤陽宗的墨染和荊玉之間的對話,墨染堅持認為凌霄就在這個山谷之內,要在這里反複仔細的搜索,直到搜索到為止.而荊玉則認為河邊那里的痕跡表明,那里的戰斗已經結束了.而且並沒有尸體留下,證明交戰的雙方都沒有死傷.此時恐怕凌霄和他的對手已經離開了,自己等人就是在這里再怎麼搜索,也是無濟于事,那是在浪費時間.說不定凌霄在他們搜索的時間里已經遠走高飛了.

最後,在墨染的堅持下,決定再搜索一次.這一次赤陽宗搜索的十分地仔細.身影就在洞口外慢慢地飛過,就是許紫煙也將心提到了嗓子眼,能夠聽到自己的心髒在"噗通!噗通!"地劇烈地跳動著.那凌霄和林柔兒更是汗透衣衫.總算是赤陽宗的人沒有發現許紫煙布下的符陣,無奈之下,那墨染最終放棄了搜尋,同意了荊玉的意見,率著眾人呼嘯著飛上白云,沖出山谷,消失在藍天白云之間.

"呼~~"

山洞中的人都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放松了緊張了好久的神經,那林柔兒更是虛弱地從斜倚著洞壁滑到了地上,昏厥了過去.

"放開我!"那凌霄看到了林柔兒昏了過去,心中大急,朝著許紫煙大聲地嚷道.

"閉嘴!"許紫煙冷聲喝道:"你如果不想讓赤陽宗的人聽到你的聲音,去而複返,最好把你的嘴給我閉上."

那凌霄的神色就是一怔,繼而小聲地向著許紫煙哀求道:"求求你,放開我吧!反正我也已經吃了你給我的麻仙散,對你們沒有絲毫的威脅.你就放開我,讓我看看柔兒."

許紫煙略微尋思了一下,伸手一招,那巨網和長龍便又化成了符箓向著許紫煙飛了過來,疊成了一疊在許紫煙的手中.許紫煙向著手中的符箓看了一眼,見到上面的靈光已經暗淡,知道里面的法力已經只剩下了不到十分之一.但是她還是把它們收到了儲物袋中,然後警惕地注視著凌霄.

那凌霄迅速地爬到了林柔兒的面前,雙手將林柔兒扶起來,抱在了懷里,然後伸出一只手指試了試林柔兒的呼吸,便急忙想從自己的儲物袋中拿取丹藥.但是此時的他已經沒有調動法力的能力,竟然無法從儲物袋中拿取東西.于是,便轉過頭來望著許紫煙,目光中充滿了哀求.

許紫煙輕歎了一聲,輕聲說道:"凌霄,你認為你的妹妹還有救活的可能嗎?"

那凌霄的神色就是一變,雙目變得黯然無神,但是只是過了幾息的時間,卻又重新振作了精神,目光中帶著瘋狂,從嘴里吐出的聲音在山洞中嗡鳴:

"我不知道柔兒還能夠活多久,我也沒有治療她的辦法,但是只要她還有一口氣在,我就不能夠放棄."

許紫煙默然,心中一塊柔軟的地方被凌霄對妹妹的愛觸動了.略微猶豫了一下,輕歎了一聲,伸手向儲物袋一摸,其實是從儲物手鐲中取出了一瓶靈泉之水,走到了林柔兒的身邊,伸手將林柔兒的嘴撬開,滴了兩滴靈泉之水在林柔兒的口中,然後將玉瓶收回了儲物手鐲.蹲在林柔兒的身邊注視著林柔兒,她也想要知道這靈泉之水是否和自己推測的一樣,對林柔兒起作用.

那凌霄看到許紫煙往自己的妹妹嘴里滴了兩滴東西,他並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看到許紫煙很寶貴的樣子,只滴了兩滴便收了回去,心中知道應該是十分貴重的東西.再聯想到許紫煙那層出不窮的符箓,更是認定許紫煙的背景不簡單,心中一下子升起了希望,也目光關切地望向了林柔兒.

大約一刻鍾的時間,那林柔兒輕微地"嚶嚀"了一聲,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哥~~"

"柔兒~~"

兄妹二人淚眼向望,山洞之內的人一時都為之心酸.

"哥,不要再管我了,我不想成為哥的拖累.能夠在有生之年見到哥哥,我已經心滿意足了.哥,我死之後,你不要立刻去為我報仇.沒有了我的拖累,你很容易就可以躲起來,等到你的修為超過了那林則言,再去為爹娘和我報仇."

凌霄含淚哽咽地點著頭,輕輕地將林柔兒放到了地上,然後轉過身,"噗通"一聲跪在許紫煙的面前,泣聲相求道:

"這位道友,您能不能把您剛才的那個靈液給我,我願意用我父親留下的寶藏來換."

許紫煙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我不要你的寶藏,我們現在正因為寶藏而受苦."

"那……你要什麼?"

許紫煙搖了搖頭,心中暗歎了一聲,此時她的心里覺得今天歎息的次數比往常的一個月的時間都多.緩緩地取出了一瓶靈泉之水,遞給了凌霄,淡淡地說道:

"這瓶靈泉之水就送給你吧,能否救得了你妹妹的性命就聽天由命吧,至于你身上的麻仙散,到了明天的這個時候就會失去效用.天黑的時候我們就會離開這里,從今往後我們各不相干."

凌霄此時已經無話可說,他還能夠說什麼?自己在和對方一見面的時候,就起了殺意,結果卻被對方給活捉了.對方不僅沒有殺自己,更沒有將自己和妹妹交給赤陽宗換取獎勵,反而給了自己一瓶很可能救活自己妹妹的靈液.而自己就是一個麻煩,對方不想要和自己再有任何瓜葛,這是完全正常的事情.所以,凌霄只有默默地收起了玉瓶,苦澀地說了一聲"謝謝!".

山洞中一時寂靜了下來.許麟和許天狼等人仍然在恢複著傷勢,而許麒,許天海和許嵐三人也早已恢複了法力,但是此時的氣氛卻也不知道說什麼,只好默默地坐在那里.只等著天黑之後,眾人好離開這里.良久,許紫煙突然望著凌霄輕聲問道:

"凌霄,你為什麼不帶你的妹妹離開北地?按理說一年的時間,如果你們兩個想要離開,應該是可以離開的吧!"

凌霄輕輕地搖了搖頭,低聲說道:"離開北地?外面的世界我們並不熟悉,最重要的是我父親留給我的藏寶之地非常的隱秘,如果我和妹妹能夠躲在那里,不僅不會被赤陽宗的人發現,而且在那里我和妹妹修煉起來,進境也會非常之快."得知許紫煙對他的寶藏並不感興趣,凌霄也放下了戒心,坦誠地說道.

"那你們為什麼不回到那個藏寶之地,而要在北地四處流浪?"

凌霄聞言苦笑著說道:"我們當然想要回到父親留下的藏寶之地,但是我們一年來一直沒有完全擺脫赤陽宗的追蹤,所以我們不敢朝著藏寶之地的方向走,害怕暴露了藏寶之地.所以只好在北地四處躲藏,希望能夠徹底擺脫赤陽宗的糾纏,然後再秘密潛回藏寶之地."

許紫煙輕輕點頭,神色略微地猶豫,他此時很想問一問凌霄,他是否知道太玄宗和許氏家族的情況,又害怕暴露了自己等人的身份.尋思了一會兒,決定問得模糊一些,只問太玄宗的事情,不問許氏家族的事情,這樣也能夠避免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望著凌霄問道:

"凌霄,你在逃亡的路上,可聽說過太玄宗之事?"

"太玄宗?它會有什麼事情?"

許紫煙默然,一個連太玄宗出事都不知道的人,又怎麼會知道許家的事情?反倒是那凌霄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尷尬地說道:

"一路上我和妹妹只顧得逃亡,沒有關心其它的事情."

許紫煙很無語地點了點頭,最終還是輕聲說道:"沒什麼,當我沒問過!"

上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故事的表面背後……    下篇:第一百四十四章 蓬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