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百四十二章 故事的表面背後……   
  
第一百四十二章 故事的表面背後……



許紫煙迅速而機警地伸手捂住了林柔兒的嘴,身形快速地繞道了林柔兒的身後,舉目向著山洞外望去.只見兩個看不出修為深淺的人,帶著十幾個身著赤陽宗服飾的修士正禦劍向著這里飛來,目光縝密地向著四下搜尋著.

在林柔兒震驚的目光中,那一行赤陽宗的人,就像沒有發現這個山洞一樣,很快地便飛掠了過去.許紫煙沒有動,仍然捂著林柔兒的嘴,冷靜地注視在山洞的外面.大約過了一刻鍾之後,那一群赤陽宗的人再一次返了回來,又認真地搜尋了一番,最後失望地離開.

許紫煙輕輕地松開了捂著林柔兒的手,將她夾了起來,向著山谷之內急行而去.出了山洞,便禦劍升空,揮手扔出了三十二章符箓,在空中迅速地又布成了一座幻陣,最後揮掌一拍,將那座幻陣拍進了山壁.這個時候,那林柔兒終于知道追殺自己的赤陽宗的弟子,剛才為什麼沒有發現山洞了.就在她的眼前,那山洞變成了峭壁,和旁邊的峭壁是一樣的顏色,一樣的特征.

林柔兒可不是世俗中人,她可是在宗門長大的人,如何還認不出這是一座符陣.要知道就是在宗門,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布設出這樣一座陣法,也不是一個普通的修士能夠做到的,在宗門中也可以稱為大師了.

林柔兒震驚地望著許紫煙,心道,一個如此年齡的女孩,不僅戰斗力驚人,而且還精通陣法,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啊?她究竟是什麼背景,她來到這無盡森林究竟為了什麼?

此時的許紫煙卻沒有時間去理會林柔兒的內心活動,布設完陣法之後,便向著山谷之內急飛而去.很快,許紫煙就夾著林柔兒飛回了眾人所在的地方,還沒待那凌霄和許麒張口相問,許紫煙就急聲喝道:

"我們快離開這里!"

說完,看了一眼受傷已經不能夠禦劍的同伴,許紫煙微微皺了皺眉頭,伸手取出一張符箓,向著空中一扔,立刻化成了一條飛船.將林柔兒放到了飛船上,又將凌霄也放到了飛船之上.而在這個時候,許麒和許天海,已經扶著許麟和許天狼進入到飛船之中,其他的人也紛紛地爬上了飛船.

許紫煙站在船首,指訣彈出,那條符箓化成的飛船便急速地行駛了起來.很快便來到了許紫煙她們進來的那個山洞口處,眾人紛紛地進入到山洞,而此時那張符箓也耗光了靈力,化成了粉末消散在空氣之中.

許紫煙並沒有進入山洞,而是禦劍虛立在山洞之外,取出三十六章符箓,雙手極快地翻動,已經看不清手勢,完全是一片模糊的殘影,額角已經滲出汗水.突然雙手一頓,向著空中的三十六章符箓一拍,那三十六章符箓便光華閃動,隱入了山壁之間.只是瞬間,那山洞就消失了,變成了和旁邊山壁一樣的峭壁.

山洞之內的人,出了凌霄之外,此時都知道許紫煙是在外面布設陣法.那林柔兒更是知道許紫煙為什麼要在外面布設陣法,望向許紫煙的目光,便多了一些感激.而許麒等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看到許紫煙焦急的模樣,他們的心也焦急了起來.直到看到許紫煙進入到山洞,放松了神態,他們的心才放松了下來.

見到許紫煙走進山洞,有些疲憊地在山洞中的一塊石頭上坐下,許麒才輕聲地問道:

"紫煙,發生了什麼事情?"

許紫煙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是赤陽宗的人,他們追了過來."

說完,沒有理會凌霄巨變的神色,而是從鯤鵬之心中取出一瓶療傷丹藥,給受傷的人每人一粒,輕聲說道:

"你們快一點兒療傷吧!"

而此時,許麟則睜開了眼睛,對許紫煙說道:"紫煙,我好得差不多了,既然赤陽宗的人追了過來,我們為什麼不立刻離開這里?你可以再化出一條飛船,這樣我們就能夠離開這里."

許紫煙知道許麟的身體是真的恢複得差不多了,因為他從一開始就服用著疤臉獨臂人給他的高級丹藥,心中高興又多了一個戰力之余,卻是仍然對許麟搖了搖頭說道:

"我們暫時不能夠離開這里,如果我們這個時候出去,不知道會不會碰到赤陽宗的人.而我們中許多人都受了傷,如果真的碰到了赤陽宗的人,根本就不堪一擊,而且他們十幾個人中有兩個人根本看不出他們的修為."

"我知道!"一個虛弱的聲音從山洞內輕輕響起.眾人回頭看去,卻發現正是斜倚在洞壁上的林柔兒.林柔兒見到眾人都轉過頭看著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虛弱地說道:

"那兩個人,一個是赤陽宗二長老墨染,是築基期第八層的修為,另一個是五長老荊玉,是築基期第六層的修為.剩下的那些都是赤陽宗的弟子,最低的修為也是煉氣期第十層."

山洞中寂靜無聲,落針可聞.赤陽宗的實力讓他們心驚,面對著這樣的一群人,他們有一種無力的感覺.許紫煙苦笑了一下,用手搓了搓了臉,振奮了一下精神,然後才輕聲地說道:

"大家還是抓緊時間療傷吧!恢複了修為,就是逃跑也能夠跑得快點兒."

眾人都輕輕點頭,趕緊將許紫煙給他們的療傷丹藥服食下去,立刻開始了療傷.看到眾人都進入到療傷中,就是沒有受傷的許麒,許良偉和許嵐也坐在那里恢複著法力,許紫煙才轉過頭,望著凌霄輕聲問道:

"我有問題要問你."

"你問吧."已經到了這步田地,自己被許紫煙抓獲,外面有赤陽宗在搜尋,凌霄已經沒有了反抗的念頭.

"你說的寶藏是什麼?"

凌霄的神色略微猶豫了一下,便開口說道:"那是我的父親留下的寶藏,我可以把寶藏送給你,而且你也可以殺了我,只是求你不要傷害柔兒,她只是一個身受重傷的女孩子,我求你了!"

此時的凌霄已經沒有了凶厲,更是沒有了霸氣,就是曾經對許紫煙的憤怒也消失不見了,剩下的只有祈求.

"哦~~"許紫煙略有所思,輕聲問道:"這麼說,赤陽宗追殺于你,不僅僅是為了你拐跑了他們宗主的女兒,而是因為你身上的寶藏!"

凌霄默然不語,似乎是承認了許紫煙的說法.許紫煙突然輕笑了一聲,說道:

"凌霄,你也真是,將人家的女兒都給拐跑了,卻連一點兒聘禮都不給你老丈人,就是我也覺得你太不仗義.如果你把你的寶藏拿出一些給你那老丈人,恐怕赤陽宗也不會追殺于你,還會承認你是他們赤陽宗宗主的女婿呢!"

"呸!"凌霄突然狠狠地吐了一口,恨聲說道:"柔兒根本就不是那賊子林則言的女兒,她是我的親妹妹,是我父親凌云的女兒."

"嗯?這是怎麼回事?"許紫煙的好奇心被提了上來.

凌霄痛苦地閉上了雙眼,過了一會兒,波動的情緒似乎穩定了下來,眼神失去了焦點,思緒似乎進入到了回憶當中.

"我和柔兒的父親是赤陽宗上一代的宗主.那一年,我九歲,柔兒三歲.林則言那賊子聯合了赤陽宗內的一股勢力,暗害了我的父親,奪走了赤陽宗的宗主之位.我的父親派他的心腹帶著我從密道中逃了出去,並且將赤陽宗的秘密寶藏圖讓我一起帶走.而我的妹妹柔兒卻來不及帶走,被留在了赤陽宗.

那林則言知道我逃走了之後,又遍尋宗門寶藏不得,便知道那藏寶圖是被我帶走.一方面派人四處搜尋于我,另一方面以為柔兒年齡小,過不了多久就會忘記一切,便將柔兒收為自己的女兒,並且還給她改了姓.他留著柔兒,並不是因為他良心大發,而是他給我留下的一條誘餌.他知道,就算他找不到我,只要有柔兒在宗門之內,我早晚會有一天去帶柔兒離開.如果沒有柔兒,我也許會一直等到我的修為遠勝于他,才會前去找他報仇,但是因為柔兒的存在,我一定會提前行動,因為我不可能讓自己的妹妹天天管自己的仇人叫父親."

"你……去了!"許紫煙輕聲問道,她此時的心里不得不對眼前的這對兄妹的命運感歎,也為凌霄的膽量和骨氣贊歎.

誰知那凌霄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我只是築基期第五層的修為,而那老賊卻是結丹期的修為,我如何敢闖進赤陽宗.當我利用父親留下的寶藏修煉到築基期第五層的時候,我只是悄悄地在赤陽宗周圍住了下來,每日悄悄地關注著赤陽宗發生的一切.

終于有一天,我看到了柔兒.我一眼就認出了她,她和我的母親是那樣的相像.她是和她的師姐們去赤陽宗附近的山脈中采藥.那林則言萬萬沒有想到,我只用了十年的時間就修煉到了築基期第五層,他只是派了一個築基期第三層的心腹在暗中跟隨著柔兒.我毫不猶豫地偷襲了那個築基期第三層的人,將他殺死.然後便尋了一個機會,將柔兒引到一個偏僻之地,和她相見……"

上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爭分奪秒    下篇:第一百四十三章 當我沒問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