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百二十九章 山谷   
  
第一百二十九章 山谷



許浩然話一出口,大殿之內所有的許家高層盡皆點頭,他們想不出在那支隊伍中除了許紫煙之外,還會有誰有那個膽量.許紫煙的膽量他們是見識過的,恐怕也正是因為如此,那許浩量才會斷定許家的那十個弟子是向著無盡森林而去.

許浩然愣愣地坐了良久,最終深深一歎,起身走出了大殿,向著自己的父親閉關的後山走去.一個時辰之後,許浩然的父親許頂天從後山沖天而起,離開了許家,向著博望城的方向飛掠而去.

無盡森林中,許家的十個弟子仍然在奮力地前行著.許麟突然傳音給許紫煙道:

"紫煙,你看我是不是把那個神秘老人送給我的丹藥分給他們一些,這樣也能夠讓他們的境界提升得快一些."

許紫煙聽了心中就是一動,眼前最緊迫的事情就是提高自己人的修為,如果他們的修為能夠盡快地提高一些,那麼他們自保的能力也就會強上一些.這里是無盡森林,是一個充滿著危險的地方,修為的提高在此時比什麼都重要.

可是想起疤臉獨臂人那深不可測的修為,和他千叮嚀萬囑咐自己的話,許紫煙的心中不禁悚然,她可不敢讓許麟暴露了他身上的秘密,否則一旦出事,她可是承受不了那個疤臉獨臂人的怒火.所以,許紫煙略微沉思了一下,傳音說道:

"麟師兄,你還是不要暴露你身上的秘密了,不要忘記了那個神秘人的囑托.還是我把我的儲物手鐲內的丹藥分給他們一些吧,反正也耗費不了多少."

"那……可是……你要如何向他們解釋丹藥的來源?"許麟繼續傳音說道.

"不要忘了,我在來許家之前,是一個神秘的女仙教我功法和制符之術的,當然就可能給我一些修煉的丹藥."

許麟想了想,也覺得這是一個目前的最好的辦法,便默默地點了點頭,之後傳音給許紫煙說道:

"紫煙,你先把你的丹藥分給他們,到時候我再偷偷地給你一些."

許紫煙笑著搖了搖頭,傳音說道:"不用,麟師兄,你覺得那個神秘人給我們的丹藥,在煉氣期的境界中,我們能夠用得完嗎?"

許麟愣了一下,隨即失笑.那疤臉獨臂人給他們的丹藥太多,特別是低層次的丹藥,材料容易尋到,煉制也相對容易,在許紫煙和許麟的儲物法寶中,幾乎有一半的丹藥都是煉氣期境界的.這些丹藥對于此時已經是築基期第一層的許紫煙來說根本就沒有了絲毫作用,所以,許紫煙也樂得拿出來分給許家的弟子.他們的修為提升了,自己帶領起來也就會輕松了.

"紫煙,你說那西垂鎮的海家會不會追來?"身後的許天狼突然開口問道.

"一定會追來的!"

許紫煙肯定地說道,聽著許天狼郁悶的語氣,許紫煙知道他還在為西垂鎮內發生的事情耿耿于懷,認為是自己的原因,將一路秘密潛行,在就要成功的時候給暴露了.

通過這一段的時間,許紫煙也對許天狼有了一定的了解.他是一個好勇斗狠的人,性格有些沖動,視修煉為使命,是一個極為驕傲的人.如今暴露的隊伍秘密的人又偏偏是他自己,一向驕傲的他便有些鑽牛角尖.于是,許紫煙轉頭輕聲說道:

"天狼師兄,不要再想那件事情了.我們現在不僅僅要考慮那西垂鎮海家的人會追來,還要考慮其他的勢力會不會收到這個消息,蜂擁而來."

"不會吧!"許麒輕聲地說道:"那海家恐怕一定會封鎖消息,想著獨自將我們抓獲,獨家得到我們許家的寶藏."

"不錯!"許紫煙點頭輕聲說道:"西垂鎮海家一定會封鎖消息,但是卻不可能封鎖得住,各大勢力怎麼可能在西垂鎮沒有暗探!"

眾人盡皆默然,心情都沉重了起來.自己等人一番辛苦,原以為可以擺脫各方勢力的追殺,沒有想到卻功虧一簣,在最接近成功的時候,暴露了行藏.沉默了一會兒,許麟輕聲說道:

"如此說來,我們在無盡森林中不僅要面對妖獸的威脅,還要面對各方追殺我們的勢力?"

"不能這麼說!"許紫煙淡淡地說道:"在無盡森林中,應該說是我們和追殺我們的人同樣地在面對妖獸的威脅.妖獸就是我們和追殺我們的那些人中間的隔離帶,只要我們善于利用這里的一切,究竟是誰追殺誰,還不一定!"

頓了一下,許紫煙繼續說道:"就算我們不能夠追殺他們,但是只要這無盡森林中的妖獸能夠將局面攪渾,那就對我們有利.也就是說,很快在這無盡森林內就會有三方勢力.一方是我們,一方是妖獸,一方是追殺我們的人.在這三方的勢力中,我們無疑是實力最弱小的,但是我們也是最隱蔽,最機動的.在未來的日子里,在這無盡森林里,比試的不僅僅是實力,還有智慧!真是期待啊!"

許紫煙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種豪氣,一種戰意.這種豪氣和戰意直接影響了眾人,一時間,每個人都在想像著未來的複雜局面和殘酷的戰斗,想像著自己在未來中的成長,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一個人想到自己會在未來死亡.都說初生牛犢不怕虎,一群菜鳥從家族中的溫室中出來,一路上的危險刺激使他們極其的興奮,危險,他們想過,但是想的更多的卻是他們戰勝危險的雄姿和偉岸!

黎明的朝陽從濃密的樹葉中灑落了下來,許紫煙一行人終于遠離的無盡森林的邊緣.此時他們已經存身于複雜的原始森林之中,想要在這樣的一個地形中尋找十個人,無疑與大海撈針.

"紫煙,現在我們安全了吧,海家的人想要找到我們,不是那麼容易吧!"

此時,大家站在一個山谷的谷口,許麒松了一口氣說道.許紫煙並沒有回答許麒的話,而是眯著眼睛向著山谷內打量著.

"紫煙,你在看什麼?難道這個山谷是妖獸的領地?"許麟也學著許紫煙眯著眼睛向著山谷之內望去.

"如果這個山谷之內沒有妖獸,那麼我們暫時是安全的!"許紫煙仍然眯著眼睛望著山谷內說道.

"我們進去看看?"許天狼邁步走到了許紫煙的身旁,雙目犀利地望向對面的山谷.

"先休息一下."許紫煙輕聲說道:"很可能我們會面臨一場苦戰."

"紫煙 ,你也去調息一下吧,我來放哨."許麟說道.

"不用了,你們都去調息吧,我還不累."許紫煙邊說邊取出了一粒丹藥放入嘴中.

"那怎麼行,你是一個女孩子,又一直走在隊伍的最前頭."

"相信我!"許紫煙淡淡地說道.

許麟看了一眼許紫煙,點了點頭,就地盤膝坐下,進入到調息之中.空間寂靜了下來,只余風吹樹葉沙沙作響.

許麟自從激發了體內的血脈之後,體質似乎異于常人,不到兩刻鍾的時間,便徹底地恢複了法力,睜開了眼睛.看到許紫煙仍然站在那里,機警地盯著對面的山谷,悄悄地站了起來,輕聲地說道:

"紫煙,你去調息一下吧!"

許紫煙的目光向著許麟一掃,便確定他已經恢複了法力,心中略微吃驚了一下,便點了點頭,原地坐了先來,又服食了一粒丹藥,進入到調息之中.她和許麟服食的丹藥都是那個疤臉獨臂人送給我們的,品質自然要高出許麒和許天狼他們的丹藥.再加上許紫煙築基期的修為,原本就比他們消耗的要少,所以很快許紫煙也調息完畢,睜開了眼睛.

"恢複了?"許麟輕聲問道.

"嗯!"許紫煙輕輕點頭.

"我們到谷口去看看?"許麟試探地問道.

"也好!"許紫煙也想靠近一些谷口,也好進一步查探一番.

兩個人躡手躡腳地靠近了谷口,向著里面張望著,但是並沒有看到什麼.山谷內一片寂靜,沒有絲毫的動靜,許紫煙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也沒有探查到什麼危險的妖獸氣息.兩個人都略微地放下了心,席地坐到了地上,一邊監視著山谷內的動靜,一邊聆聽著無盡森林中或遠或近地傳來妖獸的咆哮之聲.

一旁的許麟突然打破了二人之間的沉默,輕聲說道:"紫煙,我覺得你很神秘.你修為究竟是什麼境界是個迷,而且家族似乎對你十分地器重,我問過我們的父親,他什麼也沒有說."

許紫煙望了許麟一眼,啞然失笑道:"麟師兄,每個人都有她自己的秘密,你不是也一樣嗎?"

"我?我會有什麼秘密?從小就生活在家族里,每天除了練功就是練功!"許麟苦笑著搖著頭說道.

"你背後的麒麟虛像!還有那個神秘老人為什麼要送給你那個!"許紫煙伸出手指指著許麟手指上的儲物戒指.

上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暴露    下篇:第一百三十章 谷內遇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