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百二十三章 許紫煙的暴怒   
  
第一百二十三章 許紫煙的暴怒



許麒此時的心中後悔不已,恨不得使勁地抽自己兩個耳光,為什麼自己當初就不聽紫煙的話呢?偏偏是自己心軟,又對這些人產生了信任.但是,此時的許麒還抱有著希望,因為當初許紫煙可是對王老實等人充滿了警惕,說不定許紫煙早已經看穿了王老實的把戲,會將自己等人帶離目前的危境.

將目光費力地轉向許紫煙,卻失望地發現許紫煙正無力地躺在甲板上,似乎是正在費力地張開眼睛,但是那眼皮又似乎極其沉重,猶如萬鈞一般,只是睜開了一條縫.至此,許麒的心如死灰一般,萬念俱灰,恨自己既然將隊長的職位讓給了許紫煙,為什麼不聽從許紫煙的命令,卻又要偏偏地提出反對的意見.

"哈哈哈……"

那王老實猛然地將手中的酒壇摔在了甲板上,仰首"哈哈"大笑.臉上再也沒有一絲酒醉的模樣,眼中釋放著狡詐地目光,和那憨厚的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揮著手向著那些水手喝道:

"快,動作快點兒,把他們就地給我使勁地捆起來."

看到眾水手將許紫煙等人一個個都給捆了個嚴嚴實實,才走到了許麒的身邊,伸出手在許麒的臉上侮辱一般地輕輕地拍了拍兩下,"呵呵"笑著說道:

"你就是許麒?北地四大家族中都城許家家主許浩然的長子?這次逃亡的隊長?你以為你們假裝讓一個小姑娘裝作你們的頭領,我就不會想到你們是中都城許家之人?當初見到你們,我就覺得你們很面熟,似乎是在哪里見到過.後來我終于想起來,在向陽鎮我曾經見到過通緝你們的影像,而且我也曾聽說過你們的傳言.怎麼樣?"

說到這里,王老實再一次抬起手拍了拍許麒的臉,目光變得凶狠,語氣突然變得冰冷:

"怎麼樣?許隊長,將你們家族中的寶藏說出來吧?呵呵,不要有僥幸的心理.你知道我給你們喝的是什麼嗎?呵呵,你們的運氣真好,這次我給狼牙城的海家運送了一批丹藥,其中就有一種專門對付你們這些修仙者麻仙散.呵呵,知道麻仙散嗎?就是築基期的仙人也得被麻翻,在一日一夜之內絲毫動彈不得.你放心,我這次運送的麻仙散很多,每天喂食你們一次,足夠用一個月的!

識相的,趕緊地把寶藏地點交出來,我會給你們一個痛快的死法,否則,呵呵,我會讓你們後悔做人!哦!這里還有四個漂亮的女仙,我這一輩子還沒有玩過女仙,沒有想到這次一下送給了我四個,來人!"

王老實轉頭朝著那些水手喝道:"把這四個女仙都給抬到我的床上,等我逐一玩過之後,再給你們一起爽一下,也讓這些女仙也爽一下,哈哈哈……"

"老板,我們會努力讓女仙們爽的,哈哈哈……"

所有的水手也都肆無忌憚地"哈哈"大笑起來,毛手毛腳地向著許紫煙,許嵐,許玫和許美若摸了過去.許麒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悔意如同一把利劍在他的心髒不停地絞動,淚水順腮而下.

所有的人都悔恨地閉上了眼睛,此時他們恨不得時光能夠倒流,那麼他們會毫不猶豫地聽從許紫煙的命令,將眼前的這些人殺掉.不!是凌遲!

此時,那些水手已經一臉淫.笑地走到了許紫煙,許玫,許嵐和許美若的身邊,正爭先恐後地向著四個女孩伸出了大手.突然從兩個人的身上釋放出耀眼的光芒,一個是紅得火焰一般,一個白得如同冰霜.

紅光是從許麟的身上發出的,一層火焰從許麟的身上釋放出來,瞬間便將捆在身上的繩索燒斷.許麟一直對王老實存著警惕之心,怎麼可能去喝王老實的酒,每次只不過小小地施了一個障眼法,就瞞過了王老實.而其他的許家弟子都喝得興高采烈,又有誰會去注意許麟?

許紫煙也同樣如此,兩個人的眼眸迷離只不過是裝出來的.就在許麟釋放出火焰燒斷捆在身上的繩索的同時,許紫煙的身上也同時釋放出無數地冰刃,瞬間便割斷了身上的繩索,雙手一翻,盤旋在身體周圍的冰刃旋轉著飛向了那些水手.與此同時,許麟同樣的雙手一翻,游離于他身上的火焰猛然間變成無數地火箭,呼嘯著射向了正愣愣地站在那里的王老實.

只是瞬間,戰斗就結束了.兩個隊里修為最高的人同時出手,對付一群普通人,只是一招,那些水手就被許紫煙的冰刃給切割得支離破碎.而那王老實則早已在許麟的火焰之中變成了灰燼.

許紫煙和許麟分別用劍將大家身上的繩索割斷,每個人的目光都躲避著許紫煙,心中充滿了自責,悔恨,和一種被人欺騙的憤怒.

只有許麒望向了許紫煙和許麟,臉上的神色陰晴變化不定,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悔恨和羞愧交織在一起,看到站在一起的許紫煙和許麟,苦澀地說道:

"紫煙妹妹,二弟,你們早就看穿了那個王老實的詭計?"

許紫煙和許麟兩個人一起搖了搖頭,許紫煙看到許麒悔恨自責的樣子,覺得自己現在確實不好再說些什麼,于是將目光望向了許麟,畢竟許麟是許麒的親弟弟,有些話是可以說的.看到許紫煙的目光望過來,心里自然明白許紫煙的想法,便走過去,攬住了許麒的肩膀,輕聲說道:

"我們只是懷疑,感覺到那個王老實今天太過熱情,所以沒有喝酒,就是菜也沒有吃!"

許麒搖了搖頭,抬頭望著許紫煙真誠地說道:"紫煙妹妹,這次的事情都怪我,如果不是我……"

許紫煙淡淡地打斷了許麒的話:"事情已經發生了,好在並沒有什麼損傷.如果因此出了事情,哪怕只是死上一兩個人,現在討論是誰的責任還有任何意義嗎?"

許麒羞愧地低下了頭,許紫煙目光掃視了一下仍然躺在地板上的眾人,淡淡地說道:

"還能夠站起來嗎?"

每個人都費力地掙紮了一下,卻又無力地倒在了甲板上.許紫煙望了一眼許麟,許麟立刻明白了許紫煙的意思,輕輕地搖了搖頭,那個意思是說他的儲物戒指中沒有麻仙散的解藥.許紫煙知道疤臉獨臂人給自己的丹藥中沒有麻仙散的解藥,都是一些修煉的丹藥.原指望疤臉獨臂人能夠給許麟一些這方面的丹藥,沒有想到許麟那里也沒有.

此時的大家突然意識到了危機,如果此時有敵人來襲擊,豈不是全軍覆沒?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緊張不安.許紫煙抬頭望了望天色,此時已經接近黎明,如果等到天亮,那危險就會加大,略微尋思了一下,從儲物袋中取出了自己在去通幽谷之前煉制的解毒丹,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是她知道吃了肯定不會傷害身體,權當試上一試.

許紫煙將瓶子中的解毒丹倒出一粒,蹲下來向許麒遞了過去.許麒這次對于許紫煙所做的一切都不再懷疑,堅決地執行.立刻努力地張開了嘴巴,將許紫煙放進嘴里的解毒丹費力地吞咽了下去.許紫煙和許麟兩個人蹲在許麒的身邊,緊盯著許麒,看著他的反應.

一刻鍾之後,許麒的臉上閃過欣喜,猛然從甲板上坐了起來,朝著許紫煙拱手施禮道:

"謝謝!"

"給我!紫煙妹妹你休息一會兒."

許麟向著許紫煙伸出手,許紫煙輕輕地點了點頭,將手中的解毒丹交給了許麟,從甲板上站了起來,向著四周機警地張望著.

"二弟,我幫你."

恢複過來的許麒和許麟一起忙活了起來,兩個人很快就給每個人服下了一粒解毒丹,然後回到許紫煙的身前,將那瓶丹藥遞給了許紫煙.許紫煙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

"你留著吧,我這里還有."

許麟只是略微一怔,便默默地將那瓶丹藥握在手中,並沒有收起來,和許紫煙,許麒一起站在那里,等著眾人恢複.

一刻鍾後,所有的許家弟子都從甲板上站了起來.每個人的神色都極為複雜,他們從來沒有想到,一群普通人竟然會,而且敢對他們這些修仙之人存有惡念,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們竟然著了人家的道,如果不是許紫煙和許麟,此時的他們就是沒有死,恐怕也會被王老實折磨得不成人樣.

"紫煙,下次你再對什麼事情有懷疑,請你提前告訴我們一聲,省得我們被一群普通人弄得這麼狼狽!"許天狼現在的心中很是憋火,被一群普通人給弄到這個程度,如果傳回了家族,讓他以後再如何有臉見人?

"提前告訴你們?告訴你們有用嗎?"許紫煙突然憤怒了起來,"憑什麼要我告訴你們,在這里的所有人當中,你們哪個人比我的年齡小?為什麼要我提醒你們?而不是你們自己意識到?我救了你們,就換來你們的埋怨嗎?

三天前,我沒有提醒過你們嗎?是你們自己甯願去相信一個剛剛結識的陌生人,而且那個陌生人還是你們的俘虜,你們曾經殺了他的人,說不定你們殺死的人當中就有他的親人,但是你們還是選擇去相信他,而沒有選擇相信我.現在又再說要我提醒你們,你說話之前,沒有思考過嗎?還是你沒有大惱?"

上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王老實的"老實"!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鐵匠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