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百一十九章 搶劫   
  
第一百一十九章 搶劫



夜色越來越濃,黑暗中有一些影子正在快速地移動著.白天的時候,許紫煙等人換了裝束,最重要的是他們隱藏了修為,而且是三個人,三個人一組地進城,許紫煙更是獨自進城,所以並沒有人對他們這些實力低下的人產生懷疑,而且也沒有人會想到許紫煙等人會朝著這個方向走來,所以,許紫煙一行人並沒有受到絲毫懷疑地就直接穿過了鐵幕城,然後風馳電掣地向著向陽鎮趕去.

到了向陽鎮之後,許紫煙他們並沒有向著鎮子接近,而是繞開了鎮子,直撲向陽鎮外的渡口碼頭.

許天狼的第二小組走在了最前面,後面緊跟著許麟的第一小組,再後面是許紫煙,最後是許麒的第三小組.每個小組之間保持著五米的距離,悄悄地向著渡口碼頭摸去.

這是許紫煙十個人第一次有計劃地去做一件事,而且是在許紫煙當上隊長,又分了小組之後的第一次行動.許紫煙非常地重視這次行動,在許紫煙的心里,這次行動只能夠成功不能夠失敗.成功過可以就此建立大家的信心,如果失敗,不說會不會有損傷,恐怕就此眾人的信心就會崩潰.

但是,當許紫煙的雙眸借著月光在眾人的臉上掃過的時候,心中不禁一陣無奈地苦笑.此時許麒,許麟等人,包括那好勇斗狠的許天狼和怯怯地許嵐,似乎都忘記了家族的事情,也忘記了自己現在是在逃亡之中.一個個臉上的表情全是興奮,雙目在夜色中都熠熠生輝.

自從許紫煙宣布要在渡口碼頭搶一艘船的時候,這些年輕的少年們,就忘記了自己的處境,一個個都像打了雞血一般地興奮了起來.許紫煙沒有說他們,因為她知道就是自己說了,也沒有用,最多是在他們的臉上能夠竭力隱藏一下,但是在他們的心中,那種第一次去搶劫的興奮是消散不了的.

許紫煙很理解他們,一群少年,平時只知道修煉,別說離開中都城,就是家族之內都很少離開,這麼一群只知道修煉卻從來沒有做過搶劫這樣的事情的少年,聽到要去做一個這樣刺激的事情,怎麼會不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甚至在他們的心里都想好了,等到自己回到了家族,要怎樣地去和家族中的那些師兄妹們炫耀這件事情.這讓許紫煙一時之間哭笑不得.

"天海師兄,你確定渡口碼頭一定會有船嗎?"許紫煙低聲地問道.

"一定會有的!這里每天都會有船,從這里載貨物順流而下,既方便又快捷,所以很多商人都會選擇這條路線.就算是在冬季,每天至少也會有一條商船的!"許天海壓低著聲音說道.

"我看到了!"

許紫煙突然輕聲說道,雙目中精光一閃,在不遠處的渡口碼頭隱隱約約地出現了一艘船的輪廓.

不到一刻鍾的時間,十個人就在距離那艘船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潛伏了下來.許紫煙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低聲說道:

"大家按計劃行事,要快!要狠!誰還有什麼異議?"

"沒有!"許麒,許麟和許天狼等少年輕聲應道,目光中閃爍出犀利的光芒.

許玫,許美若和許嵐的臉上卻現出些許猶豫,那個許嵐更是怯怯地問道:

"紫煙姐姐,我們必須殺人嗎?他們只是商人,是無辜的人啊!"

許紫煙清澈的眼眸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但是還是輕咬了一下嘴唇,凝聲說道:

"如果船里的人太多,我們殺不過來,而且我們都不會駕駛船只,所以我們必須留下一些人作為水手,那我們就要盡快地控制住他們,但是必須不能夠讓其他人發現,爆出警訊.對于敢于反抗之人,我們一定要堅決地殺,如果有人因為自己的猶豫而暴露了我們的行蹤,進而影響了我們整個團隊的安全,那麼就請她主動地離開,我們不需要一個隨時會給大家帶來危險的人!"

許嵐低下了頭,緊咬著嘴唇,眼睛里閃爍著淚花,但是在淚花的後面卻少了些許猶豫,許玫和許美若的雙目之中也透露出堅定.許紫煙眨動了一下眼睛,再一次向著那艘船的方向張望了一下,輕輕地揮了揮手,十個人的身影便無聲地潛入到寂靜的夜色之中.

其實許紫煙也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也沒有過類似的親身體驗.但是和那九個人比起來,許紫煙起碼是在前世看過這樣的電影,瀏覽過這樣的小說.所以整個計劃都是許紫煙一個人制定的,那九個人在當初聽到許紫煙一步一步地說出計劃的時候,一個個震驚得目瞪口呆,目光中只余下了欽佩.

許紫煙雖然反複想過自己的計劃,力求完美,但是仍然對這九個比自己還菜的菜鳥擔心不已.但是,這一步是必須走出的,未來的逃亡一定是充滿了危險,從現在開始磨練他們,不管結果成功與否,在未來的逃亡之路上,總會多一些保命的本錢.

在蘆葦中前行到距離那艘船只有二十米左右的距離,許紫煙等人清晰地看到在船頭和船尾各有一個後天六層的人在守夜.倚在船舷上,頭上下一點一點的,讓許紫煙都有一種擔心,他們兩個會不會睡得太實了,掉到了水里.

潛行在最前面的許天狼輕輕地揮了一下手,第二小組的三個人就將修為運到了極致,身形在夜色之中如同輕風入夜般刮到船上,對付兩個後天第六層的人,自然用不著許天狼親自動手,所以他一到船上,便禦劍停留在空中,監視著四周的情況.而許鵬和許美若兩個人則分別撲向了船頭和船尾.

兩個人各自用許紫煙剛剛教過他們的方式,一只手捂住了對方的嘴,另一只手抱住了對方的腦袋,用力一擰,耳邊就聽到輕微的一聲"咔嚓",兩個守夜人的身體就軟了下去.

許鵬和許美若輕輕地將那兩個人的尸體放倒,許鵬此時的心十分地興奮.他沒有想到還會有這樣殺人的方式.以往他們這些修者,都是飛劍,法術加符箓,一路的轟轟烈烈.如今自己卻在這樣的寂靜無聲中,用這種新奇的手段,悄無聲息地將一個人殺死.許鵬的心激動了,只覺得這種殺人的方法很刺激,一邊是四野靜悄悄,靜得能夠聽到自己的心髒跳動的聲音,一邊卻是自己在冷靜地殺人,渾身因興奮起了一層疙瘩.

但是船尾的許美若就不同了,她也不是沒有殺過人,但是眼看著一個人寂靜無聲地死在自己的懷里,慢慢地躺倒在船板上,那種令人悚然的感覺使許美若十分地不舒服,胸腹之間一陣翻湧,急忙用手死死地捂住了嘴,沒有讓聲音發出來.

在空中禦劍而立的許天狼看到兩個守夜之人已經被悄無聲息地干掉,心中對許紫煙傳授的方法也深感震驚,不知不覺之中對許紫煙有了一絲敬畏.

許天狼禦劍在空中圍著船無聲地轉了兩圈,確定整個船上再沒有清醒的人,便朝著岸上發出了信號.七條身影在夜空中升了起來,無聲地飄浮到那艘船的上空.

許紫煙輕輕地伸出大拇指向著下方指了指,許天狼靜靜地降落到甲板上,帶著許鵬和許美若向著前艙摸了過去.而許麟也帶著第一組的成員,許良偉和許玫靜靜地落下去,悄悄地向著後艙靠近.許麒帶著第三組的成員許天海和許嵐則仍然禦劍在空中,警惕地向著四周張望著.而許紫煙則把目光不時地望向前艙和後艙,時刻關注著那里發生的一切狀況.

船艙里傳來了短暫地騷動和兩聲尖叫,但是那兩聲尖叫如同給人突然割斷了嗓子一般,突然地就停止了,而事實也卻是如此.然後,許玫便從船艙中出來,一手捂著嘴,一手向著空中許紫煙等人打著手勢.

許紫煙和許麒等人從空中降落了下來,留著許嵐仍然禦劍在空中,監視著四周.走進了船艙,看到船艙內躺著四具尸體,還有十幾個人此時正哆哆嗦嗦地站在那里,許麟沉著一張臉冷冷地注視著那些人.腳步聲響,許美若從門外走了進來,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體,立刻將目光移開,望向了許紫煙,輕聲地說道:

"殺了八人,還有十九人.已經被控制住了."

許紫煙心中一動,這許天狼還真是一個狠人,這邊殺了四個,他那邊竟然殺了八人.而此時在那些水手中一個商人模樣的人看到許紫煙走了進來,而且似乎還是眼前這些人的頭領.不由得仔細地打量了許紫煙幾眼,看到是一個如此美貌嬌嫩的少女,心中不禁有些安定,心中琢磨著,就這樣一個嬌滴滴的少女,應該很容易對付吧.于是分開兩邊的水手,邁步走了出來,聲音頗大地說道:

"這位小姐,你們要干什麼?我們只是正當的商人,你們……"

上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規矩    下篇:第一百二十章 艱難的決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