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九十四章 何等的驕傲!   
  
第九十四章 何等的驕傲!



一直在許紫煙門外守著的那個弟子聽到了屋內許紫煙的大笑聲,便知道許紫煙已經出關了.急忙站起身形,走到了門前,輕輕地敲擊著許紫煙的房門.

"誰?"許紫煙笑聲噶然而止,揚聲問道.

"紫煙老大,我是許鐵牛,族長讓我在這里等你出關,讓你一出關就立刻前往家族議事大殿,族長他們都在那里等你."

許紫煙走出屋子,抬頭望了望天空,此時已經到了晚上.于是隔著門對許鐵牛說道:

"鐵牛,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現在很累,明天我自會前去見族長!"

"噢!"

許鐵牛憨憨地應了一聲,反身邊伸著懶腰邊向著自己的住處走去.這些日子他一直守在許紫煙的門外,把他給累壞了.但是在許鐵牛的心中卻是十分地高興和驕傲,族長可是單單把這個任務交給了自己,通知的還是自己心中最崇拜的紫煙老大.這就是族長對自己的重視!許鐵牛一邊邊走還一邊感歎著:

"老大就是老大,族長的傳喚都不立刻就去,還要等自己休息好了再去!牛!真牛!比我鐵牛的名字牛!"

許紫煙等到許鐵牛離開,便回到了屋子里.清點了一下桌子上的符箓,六品到八品的符箓各有八張,九品的只有一張.因為當許紫煙成功地制作出第一張九品符箓之後,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所以就只做了一章.又拿起符筆給自己制作了一張斂息符,收到了體內,將氣息調至煉氣期第一層的修為.之後,仍然意猶未盡,又制作了一批三品頂級的符箓,然後才放下了手中的符筆.

欣賞了一番之後,才將符箓都收到了鯤鵬空間之內,將符筆和符紙收到了儲物袋中.許紫煙望了望外面的夜色,心中一動,推門走了出去.身形一展,向著飄雪峰飛掠而去.

飄雪峰上,一片霧氣彌漫.身形一閃,許紫煙輕輕地站在了峰頂的一角.在飄雪峰頂的中央,一條人影在上下翻飛,手中一柄長劍正釋放著炙熱的火焰,將峰頂的積雪不住地融化,變成一團團水霧在不停地升騰.

許紫煙站在飄雪峰頂的一角,默默注視著水霧蒸騰之中的許麟,感受到他的氣勢正在漸漸地提升,漸漸地膨脹.許紫煙心中就是一震,難道這許麟是要突破?他不是剛突破不久嗎?怎麼又突破?難道是他和自己一樣有著奇遇,還是他的資質是如此之好?

果然,許麟的氣勢越來越強,似乎是一個口袋里面的氣體正在不住地膨脹,找不到宣泄的出口.猛然間,許麟停止了寶劍的揮動,將劍插于身前的地上,雙臂向著兩側伸開,仰首向天長嘯.雙目突然變得血紅,背後浮起一只麒麟的虛像,同樣地仰天長嘯.

"轟~~"

許紫煙都感覺到了空間的震動,但是此時她的心卻沒有去關心,只是大張著眼睛,震驚地望著許麟背後的那只麒麟的虛像,腦海中回放著自己在疤臉獨臂人居住的小山谷內看到的那只麒麟.

"像!簡直是太像了!"

只有三個呼吸的時間,許麟背後的麒麟虛影便轟然而散.許麟呆呆地站在飄雪峰頂,目光中有欣喜,也有疑問.欣喜的是,自己再一次得到了突破,達到了煉氣期第四層的修為.驚異的是,自己怎麼會突然進境如此之快.自從上次在通幽谷回來之後,二叔告訴我,在通幽谷一戰中,自己的背後曾經出現過短暫的麒麟虛像之後,自己的進境就突然地加快了起來.難道自己的體內一直潛伏著麒麟的血脈,以前沒有被激發出來,如今被激發了之後,自己的修為就得到了迅猛的增長?

此時的許紫煙在心中已經十分地確定,許麟和那個疤臉獨臂人一定有著十分親近的關系.可是,許麟是大伯的兒子,而那個人不可能是許家的人,他的修為那麼高,只有宗門中人才能夠達到那個境界.那他們兩個究竟是什麼關系呢?

許麟從疑問中清醒了過來,同樣沉于疑問的許紫煙也清醒了過來.兩個人同時反應到對方的存在,同時抬頭向著彼此望去.

"紫煙!"許麟的眼中閃過一絲喜悅,繼而隱藏在眼底深處.

"師兄!"許紫煙輕聲應道.

"呵呵,紫煙,你的父親和我的父親是親兄弟,你不用稱呼我師兄,叫我的名字吧!"

許紫煙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便輕輕點頭說道:"嗯,麟師兄."

許麟對于許紫煙稱呼他為麟師兄而不是麟哥哥,只是報以無聲的苦笑.不過,他很快調整了自己的心態,微笑著問道:

"紫煙,你來這里有事?"

"嗯!"許紫煙輕輕點頭,佯裝從儲物袋中取東西,其實是從鯤鵬之心中將疤臉獨臂人給的那個儲物戒指拿了出來,走上前去遞給了對面的許麟.

"你……送我戒指?"許麟的臉上充滿了震驚和不可置信.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許紫煙一時間覺得自己很囧,心里想著還不如把那個手鐲給許麟,戒指自己留著.口中卻連忙解釋道:

"這是一個老人讓我轉交給你的!"

"一個老人讓你轉交給我的?"

許麟接過了那個戒指,在手中翻弄著,怎麼看怎麼是一個普通的戒指,便抬頭疑惑地望著許紫煙.

許紫煙淡淡一笑,伸出一只手指指著許麟手中的戒指,輕聲說道:

"那是一個儲物戒指,你認主之後就知道了."

聽到許紫煙如此一說,許麟的眼神就變了.他可是知道,在世俗界要想有一個儲物戒指,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能夠擁有一個儲物袋就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而且自己手中的這個儲物戒指,從外表上根本就看不出是一個儲物類法寶,簡直就和世俗界的普通戒指沒有什麼兩樣.如此高檔的儲物戒指,那麼為什麼會有人送給自己.可是許紫煙說是有人送給自己,那就不會有錯.

許麟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儲物戒指上,立刻便和戒指有了一絲精神上的聯系.運用精神力往儲物戒指內一看,瞬間就呆滯在那里.儲物戒指里面的那些種類繁多,數目龐大的丹藥徹底地晃花了許麟的眼.心髒劇烈地跳動著,臉色不正常地紅暈著,如同醉酒一般.半響,才如夢醒一般地囈語道: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許紫煙略微尋思了一下,抬頭目光灼灼地盯著許麟,低聲問道:

"麟師兄,你可知道在你剛才突破的時候,你的背後出現了一只麒麟的虛像?"

"我知道!"許麟輕輕點頭說道:"我在突破的時候能夠感覺得到.二叔和我說過,我在通幽谷中,那只麒麟的虛像就曾經出現過.而且自從通幽谷回來以後,我就覺得自己的修為提升的很快."

"嗯!"許紫煙輕輕點頭,接口說道:"讓我將戒指轉交給你的那位老人,在他的身邊就有一只和你身後的那只麒麟虛像很像的麒麟.他的那個是真正的麒麟,我想你們兩個人之間一定有著親近的關系."

許麟迷茫地望著許紫煙,半響才說道:"我不認識那樣的人啊!我自小就生活在中都城,在父親的教導下成長,不可能有那樣的親人啊.身邊有個麒麟,我在許家從來沒有見過啊!那個人長得什麼樣子?"

許紫煙記得疤臉獨臂人的叮囑,便謊言道:"是一個十分威武的老人,他讓我轉告你,關于儲物戒指的事情,對任何人都不要說起.就是你的父親族長大人也不能說,這些都是他給你修煉用的,他千叮嚀萬囑咐我,說是一旦泄露了擁有儲物戒指的任何只言片語,都會給你和他帶來殺身之禍.所以你一定要緊守住這個秘密,他說在時機成熟的時候,他會主動來見你,到時候會向你解釋一切."

許麟此時也意識到了這個儲物戒指給他帶來好處的同時,也給他帶來的危險.認真地點了點頭,嚴肅地說道:

"紫煙妹妹,你放心,我不會和別人說的!對了……"許麟突然指著許紫煙腰下的儲物袋說道:

"你把你的儲物袋打開,我分給你一半丹藥,這里的丹藥很多,對你的修煉有幫助."

許紫煙聽了許麟的話,心中浮現一絲溫情,輕笑著搖了搖頭,抬起手,將皓腕上的儲物手鐲在許麟的眼前晃了晃,說道:

"那位老人已經送給我了一個,你不用再給我了."

"哦!"

許麟輕應了一聲,被許紫煙嬌俏的舉動給晃得一陣失神.許紫煙也看到了許麟臉上的變化,心中輕歎了一聲,輕聲說道:

"麟師兄,我先走了!你也早些休息."

說完,不待許麟說話,身形一閃,便從飄雪峰落下,半空中寶劍從儲物袋中繞體而出,許紫煙一腳踏在上面,沖破夜幕,禦劍而去.

飄雪峰上,許麟癡癡地望著夜色中許紫煙消失的背影,臉上的驚喜一閃而過,嘴里喃喃地自語道:

"紫煙,她終于決定進入內堂了嗎?"

許紫煙瞬間便飛到了自己的住處上空,降下飛劍,在自己的院落里落了下來,飛劍自動飛入了腰間的儲物袋.許紫煙推開了房門,進到屋子里,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甩了甩頭,似乎是在把許麟從的自己的腦海中甩出去一般.思索了一下明天自己要做的事情,才安心地躺倒床上睡了過去.

第二天,許紫煙起床之後,洗漱了一遍,又去家族食堂吃了早餐,才晃晃悠悠地向著家族議事大殿走去.在她離開食堂的一瞬間,原本安靜之極的食堂內立刻沸騰了起來.

"你看到了嗎?那個許紫煙突破先天了,在她的身上散發著屬于先天的威壓,好可怕啊!"

"是啊,雖然不知道她現在的修為,但是那氣息絕對錯不了,屬于煉氣期的氣息."

"她才進外堂多久啊?還讓不讓人活了?"

"紫煙姐姐好厲害,竟然這麼快就達到先天了,她今年才十六歲吧?"

"還不到十六歲,過些日子,過了新年才十六歲!"

"哦,我的神啊!我要是能有紫煙老大的一半,不!十分之一的修煉速度也行啊!"

許虎妞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心中知道許紫煙就要進入內堂了,是不可能成為梅花幫的幫主了,心中在替許紫煙高興之余,難免有些失落.

反倒是坐在另一邊的許敢,許文和許天嘯偷偷地吐出了一口氣,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心中頓覺輕松了不少.許紫煙離開外堂,進入內堂,他們的壓力減輕了不少.

許紫煙將食堂內的喧囂甩在身後,如今憑著她的修為,食堂內的話語又怎麼能夠聽不到.微笑著搖了搖頭,收拾了一下心思,抬頭望向了家族內最高的建築,議事大殿.挺了挺胸,腰杆挺得筆直,臉上浮現出自信的微笑,邁步向著議事大殿走去,心中盤旋著一個聲音:

"我就要踏入議事大殿了嗎?這是我進入家族內部核心的第一步,還是只是叫我過去問一問事情?嘿嘿,憑著我制符的技術,恐怕我和一般的煉氣期弟子不同吧!不要忘了,我還是家族的客卿長老,如此,就不應該只是問問情況那麼簡單吧!"

許紫煙一步一步地向著議事大殿走去,心越來越沉靜,心中的自信不斷地升騰,在心中呐喊著一個聲音:

"家族核心嗎?嘿嘿,我來了!"

來到家族的議事大殿,門口的弟子見到許紫煙遠遠地走過來,望向許紫煙的目光都極為複雜.以一個後天境界的修為,在通幽谷一役中,一戰成名,成為家族年輕弟子的偶像.又以一個後天弟子的身份,竟然能夠讓家族中的高層在她的門外等了一日,更是以一個後天弟子的身份,讓家族中所有直系的高層在議事大殿內等候.這是何等的榮耀,這是何等的驕傲!

許紫煙的身形越來越近,步伐不緊不慢,每一步的距離幾乎相同.表情淡然甯靜,看不出絲毫的緊張.

守衛在議事大殿外的都是家族內堂的弟子,看到許紫煙的神態,一個個不禁暗自點頭.不愧是家族看中之人,若是換成了自己,知道家族中所有的直系高層此時都坐在大殿之內,自己還會像許紫煙那樣沉著冷靜,步履從容嗎?

隨著許紫煙的身影越來越近,那些守衛弟子心中又是一驚.

"怎麼!她突破到先天了!已經是煉氣期第一層了!她……才進入到外堂有多久?這……太妖孽了吧!"

許紫煙穩穩地停在了那些弟子的面前,拱手說道:"請諸位師兄稟報族長,就說許紫煙應族長之召,前來拜見!"

還未等那些弟子應聲,便從大殿之內傳出來族長許浩然的聲音:

"煙兒,進來吧!"

許紫煙向著門外守衛的弟子微微點頭施禮,那些內堂弟子也親切地微笑還禮,望著許紫煙的身形從自己的面前走過,目光中充滿了複雜的神色.

一步邁進議事大殿,許紫煙就是一愣,見到大殿之上坐滿了人,目光一掃,整整坐了兩排.這些人中有一些是許紫煙認識的,像族長許浩然,二伯許浩博,三伯許浩朗,四伯許浩渺,九伯許浩量,還有十二叔許浩揚.

許浩然,許浩博,許浩渺這三個人她自然是認識.許浩朗和許浩揚曾經和許紫煙一起在通幽谷戰斗過,許紫煙自然也是認識.而那許浩量當初在中都城外與族長許浩然一起擊殺妖獸,許紫煙親眼所見,自然記憶深刻.余下的人,許紫煙只是覺得有些印象,那還是在前往通幽谷之前,他們都站在高台之上,許浩然的身後,才給許紫煙留下了一絲印象,至于他們的名字,許紫煙是根本不知道.

許紫煙只是最初一愣之後,便立刻平靜了心情.她雖然不知道今天為什麼會來這麼多的人,但是卻表現出一個訊息,就是家族對自己的重視.對著上座的眾人深施了一禮,許紫煙清麗麗地說道:

"拜見族長,拜見各位長輩."

"煙兒,過來見過你的長輩們,你二伯,三伯,四伯,九伯和十二叔,你都已經認識過了.這是你的五伯許浩蒼……"

一圈拜見過後,許紫煙又認識了九個叔伯和三個姑姑.許紫煙目光偷偷掃視了一遍,只有許浩然和許浩量的修為自己看不透,其他人的修為則是一目了然.修為最低的就是許紫煙的一個姑姑,許音籟.卻也有煉氣期第十層的修為.其他的人中又五個是煉氣期第十二層後期巔峰,看樣子能夠隨時突破到築基期的模樣.余下的也都是煉氣期第十一層以上.

望著看不透修為的許浩然和許浩量,許紫煙郁悶地想道:"等著自己回去,就用鯤鵬淚洗眼睛,到時候,看誰還能夠在自己的眼前瞞得住他的修為?"

拜見完了之後,許浩然在最下首的地方賜了許紫煙一個座位.許紫煙謙讓了幾番之後,最終規規矩矩地坐了下去,眼觀鼻,鼻觀心地不言不語.

許浩然和眾人交換了一下眼色,親切地對許紫煙說道:

"煙兒,聽你父親說,你當初曾經遇到一個女仙,正是那位女仙傳授給你的功法和制符術?"

"是!"許紫煙輕聲答道.

"能傳授給家族弟子嗎?"許浩然的語氣充滿了期待.

"功法不行,那位女仙叮囑過,她的功法不可以外傳.不過制符之術她老人家並沒有提及,我想應該是沒有問題."

許紫煙心念電轉,瞬間便作出了決定.功法是堅決不能夠傳給家族的,功法是屬于一個修者最高的機密,一個高級的功法決定著一個修者的成就.當然,如果一個功法泄露了出去,讓別人了解功法的優劣,那麼對自己來說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

至于制符之術,許紫煙自然也不會全部交給家族,一個勢力不強的家族,擁有著一本可以改變實力的制符秘籍,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若是泄露了出去,就有被滅族的危險.許紫煙決定先把五品以下的制符之術交給家族,等到家族中有的弟子領悟了五品符箓的制作技術之後,再考慮是否進一步傳授.

"哼!"

坐在許浩然下首的許浩量卻冷冷地一哼說道:"你即是許家之人,那麼你的一切就都是許家的,要你把功法交出來,你就得交出來,哪里容你推脫?"

許紫煙霍然抬頭,雙目直視許浩量,雙眉微微向上一挑,眼中閃過一絲憤怒.原本許紫煙就對家族沒有多少歸屬感,當初自己還只是接受客卿長老的位置,不肯加入許家,成為供奉長老.如今,沒有想到那許浩量竟然赤裸裸地逼要自己的功法,這如何是許紫煙能夠忍受得了的.

在許紫煙留在家族的那一刻起,她就在心中下過決心,家族若是對自己好,那麼自己就會回報家族,若是家族對自己不好,那麼自己也不稀罕這個家族,離開便是.唯一令許紫煙為難的就是,就是父親許浩光對家族的依戀,雖然在靈魂上講,許浩光並不是許紫煙的父親,但是這位老人給予許紫煙的關愛是真誠的,特別是為了她,竟然明知不敵也要反抗,和村長交手,更是為了自己,放下了自己的尊嚴,回到中都城,這一切都讓許紫煙心中感動.

所以,許紫煙也盡量在使自己對家族有一種歸屬感,而且族長許浩然和二伯等人也卻是對自己很好,這讓許紫煙的心中也漸漸地對家族產生了歸屬感,否則她也不會三番兩次地在關鍵時候挺身而出.

但是,這不意味著自己就可以將一切都奉獻給家族,同時,她也不相信在座的每一個人,包括他許浩量在內,都將自己的一切毫無保留地奉獻給了家族.

所以,聽了許浩量的話,許紫煙勃然變色,望向許浩量的目光迸射出火花.同樣的是,許浩量見到一個晚輩竟然敢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也不禁勃然大怒……

上篇:第九十三章 名言    下篇:第九十五章 你要戰!那便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