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四章 亮技   
  
第四章 亮技



許紫煙目光掠過那張符,神色便是一愣,她清晰地看到那中年男子手中的符不過是一張一品紙符.就這樣的一張符竟然值五百兩銀子,而且還算不上一品符中的頂級紙符,只能夠勉強地算作上等.自己自從擁有了傳承之後,在意識中不知道臨摹了多少次,已經完全領悟了一品制符術.雖然因為沒有符筆和符紙,沒有親手制作過符箓,但是許紫煙堅信,憑著自己的領悟和意識中的千萬次臨摹,一定能夠制作出比眼前這個強的符箓.所以當許紫煙看清了紙符的許紫煙不由撇了撇嘴,眼露不屑之色,淡淡地說道:

"這樣的紙符我還用得著偷嗎?我自己就會做."

跪在地上的許喜妹聞聽大怒,抬頭大罵道:"吹什麼大氣,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你知不知道整個中都城只有我二伯才能夠制出這樣的符!"

那個二伯反倒是被許紫煙給氣樂了,"呵呵"笑著說道:"丫頭,如果你能夠制出一品的紙符,不用比我的好,只要是一品的,哪怕是下等的,我就承認你不是小賊."

"好,給我松綁!"許紫煙爽快地說道.

"松綁!"二伯淡淡地說道.

一直站在許紫煙身邊的兩個人臉含嘲笑地給許紫煙松了綁,許紫煙活動了幾下被綁得發麻的手臂,突然想起自己沒有制符的符紙和符筆,一下子便呆呆地站在了那里.許喜妹看到許紫煙發呆的模樣,心中更加地認定許紫煙不會制符,是在那里撒謊,便譏諷地說道:

"怎麼?是不是要給你准備符紙和符筆啊?"

許紫煙尷尬地點了點頭,朝著那位二伯弱弱地說道:"我沒有符紙和符筆."

那位二伯的表情倒是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朝著許喜妹的四叔擺了擺手說道:

"四弟,給她准備符紙和符筆."

許家的店里當然賣符筆和空白符紙,四叔二話不說,進入到櫃台里,取出一支符筆和一張空白的符紙放到了櫃台上,然後淡淡地望著許紫煙.

許紫煙緩緩地走到櫃台的前面,將符紙在櫃台上用雙手撫平,然後提起符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閉上了雙目,緩緩地將心境平靜了下來.意識中回放了一遍熟的不能再熟的制符過程.待再一次睜開眼睛之時,雙眸已經一片清明.將體內的靈氣均勻地運至筆尖,筆走龍蛇,沒有絲毫的停頓,一張靈符瞬間就被許紫煙畫好.紙符上流動著淡淡的靈氣,光華閃動.許紫煙輕輕地歎了一口氣,默查了一下,制作一張一品紙符就消耗了自己體內十分之一的靈氣,憑著自己如今煉氣期一層的修為,一天也就只能夠制作十張一品的靈符.

許紫煙還在那里不滿足地輕歎著,旁邊原本一臉淡然的二伯此時的眼珠子差一點兒掉了下來.他可是許家制符的高手,別人不識貨,他如何會認不出許紫煙制作出來的是頂級的一品紙符?

顫抖著雙手將櫃台上的紙符小心翼翼地拿了起來,捧在手中拿到近前仔細地觀看著,最終認定這就是一張頂級的一品紙符.抬頭激動地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許紫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手中的紙符輕輕地放到了櫃台上,然後十分客氣地向著許紫煙拱手行禮道:

"大師,在下是許家的符堂堂主許浩博,敢問大師如何稱呼?"

"前輩,晚輩當不得大師的稱號."許紫煙連連擺手說道:"晚輩叫許紫煙."

許浩博聞聽許紫煙的名字,眼睛就是一亮,上下打量著許紫煙,疑惑地問道:

"你姓許?可是我們許家之人?是哪一房的後人?我怎麼沒有見過你?"

"我不是你們許家之人."

許紫煙立刻否認了許浩博的話,她可不想在自己還沒有絲毫自保能力的情況下,就為許家無私地奉獻.況且她還不了解許家,她不想迷迷糊糊地就回歸家族.她覺得有時候,一個外人的身份要比家族的身份自由的多.

"那……大師仙鄉何處?"

"很遠!"許紫煙模棱兩可地回答道.

"哦~~"許浩博老于世故,也不深究,而是仍然十分客氣,語氣中帶著尊敬說道:"大師可是准備定居在中都城?"

"原本有這個打算,不過現在看來,定居在中都城並不安全."說道這里,許紫煙的目光掠過了仍然跪在地上的許喜妹,眼中閃過一絲厭惡.

到了這個時候,在場的人都知道許紫煙對于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制符大師,像這樣能夠制出頂級一品符的大師怎麼會去偷紙符,那跪在地上的許喜妹身子禁不住就是一抖,臉色霎時間就變得蒼白.她的心里可是很清楚自己剛才誣陷許紫煙,並且給了許紫煙一個耳光,哪里還不明白這是人家在報複自己.再想到自己弄丟了五十張家族的一品紙符,只覺得腦袋翁的一聲,便昏了過去.

許浩博看了一眼昏倒在地的許喜妹,又轉頭瞪了一眼正心虛地四叔,冷冷地哼了一聲,那四叔便身子一顫,額頭上便流下了冷汗.急忙朝著許紫煙深施了一禮道:

"大師,剛才是在下有眼無珠,得罪了大師,懇求大師原諒."

"剛才好像就是你下令把我綁起來的吧?"許紫煙氣憤地說道.

"大師,"許浩博深施一禮道:"剛才我們許家得罪的地方,我們許家願意作出補償,大師是否可以考慮留在我們許家做客?"

許紫煙抬頭望著許浩博,從他的眼中看到了複雜的目光.心中便是一警,心中迅速地盤算起來,看來在中都城,這一品制符師是極為稀缺的一種職業,看著許浩博的意思,是願意下大本錢留住自己的,同時自己如果拒絕了對方,恐怕對方也不會讓自己這種人才被別的家族招攬去,說不得就會殺掉自己.

想到這里,許紫煙心中不禁一聲輕歎,沒有實力的小人物就是有著很多的無奈和悲哀.相通了一切的許紫煙知道自己是不得不加入家族了,只是她不想那麼輕易地就答應對方,其實她對加入家族也沒有什麼抵觸,她對自己的這個家族根本就沒有什麼印象,她之所以不想要回歸家族,只是不想受到束縛罷了.如今見到勢必要加入家族,便想要盡量得到多一點兒的自由.于是,裝作沒有看到許浩博那複雜的目光,淡淡地說道:

"你們許家要如何補償于我?"

許浩博聽到許紫煙的口氣有松動的跡象,急忙開口說道:

"大師,許喜妹這個死丫頭就交給您,隨您處置.至于我四弟許浩渺綁您的事情,我們許家願意出白銀五萬兩求得您的原諒."

此時昏倒在地的許喜妹已經醒了過來,聽到二伯把自己交給許紫煙隨意處置,一顆心就已經沉到了底,嚇得渾身發抖,她心里知道對于她這種生活在許家底層的小人物,就是許紫煙當場殺了她,許家也會像死了一條狗般地把她處理掉.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揮起兩只手一邊不停地在自己的臉上狠狠地抽著耳光,一邊跪在許紫煙的面前祈求道:

"大師饒命!大師饒命!"

看著許喜妹的臉已經被自己抽得發紫,嘴角已經流下了鮮血,許紫煙厭惡地皺了皺眉頭,伸出食指朝著向上勾了勾.許喜妹茫然地停了下來,從地上站了起來,目露哀求地望著許紫煙.許紫煙掄圓了自己的右手,一個耳光狠狠地抽在許喜妹的臉上,把許喜妹抽得在原地轉了一個圈,摔倒在地上.然後輕輕地甩了甩了手,淡淡地說道:

"還是自己動手才打得爽!"

許浩博的目光就是一縮,似乎對許紫煙的性格有了一些了解,心中不禁有些患得患失.他是真的很想許紫煙加入自己的家族,如果許紫煙加入自己的家族,那麼許家的實力立刻就會提升一個台階.一個一品頂級制符師對于一個家族來說,不僅僅意味著戰斗實力的提升,還意味著大量的財源.同時如果許紫煙加入了別的家族,也意味著巨大的威脅.而在中都城也並不只有許家一個家族,還有蕭家和吳家.而且最近蕭家和吳家剛剛聯姻,隱隱地透露出要聯手打壓許家的勢頭.許浩博在心里暗暗地下定決心,如果不能夠招攬許紫煙,那麼就一定要殺死她,絕不能讓她加入蕭家和吳家.

此時,許紫煙的目光看向了許浩渺,許浩渺的心中就是一緊,目光中露出畏懼.許紫煙的目光掠過許浩渺,望著許浩博淡淡地說道:

"你覺得憑著我的本事,我會缺錢嗎?"

許紫煙現在缺錢,很缺錢.但是她不能表露出來,她要表現得強勢一些,便于為自己爭得更大的利益.聞聽許紫煙這麼一說,許浩渺的心中就更加地緊張起來,生怕許紫煙也當眾打他一頓,那他的臉可就丟大了.許浩博的心中也十分地尷尬,讓四弟當眾被許紫煙打上一頓,哪怕只是一個耳光,他的心里也有些接受不了,畢竟那是自己的四弟,而且兩個人的感情也一直不錯.兩個人對視了一眼,許浩博想的是,要不要拼著失去許紫煙這個人才,將她滅殺在這里.許浩渺想的是,是不是自己打上自己兩個耳光,求得許紫煙的原諒.兩個人正為難間,卻聽到許紫煙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要我加入許家,也不是不可以!"

上篇:第三章 受冤    下篇:第五章 風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