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第四卷 第六百一十六章 說   
  
第四卷 第六百一十六章 說

"葉默……默少,我'梧金會’並沒有得罪你,你怎麼來我這里……"熊遷已經反應過來,他立即就站了起來,臉色發白的說道.

房間里面所有'梧金會’的成員都一臉詫異的看著他們的老大,心里都是非常不解.他們老大就算是遇見市長也不會這樣吧,這葉默是什麼來頭?怎麼讓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大這麼害怕?

別人不知道葉默,他熊遷可是聽說過,混到他這種程度,有些事情也不是一無所知.他也聽說過宋家的淡出和眼前的這個默少有關系,可這不是最讓他害怕的.最讓他害怕的是,當初桂呈市的隱門大比大會上出了一個狠人,他就是葉默.

雖然他沒有資格去隱門大比的大會,可他聽說過啊,聽說那個葉默殺人不眨眼,就是傳說中的隱門他一樣敢對付.

隱門啊,只要隨便出來一個人,他熊遷就死定了.而這樣一個可以輕易對付隱門的默少,來對付他熊遷,還不和捏死一只螞蟻一般嗎?他熊遷雖然可以說是河東的黑道老大,可是在對方的眼里恐怕還不如一只螻蟻.

難怪他可以肆無忌憚的殺人,還是公開殺人.難怪連戴琤L也敢廢,廢了戴睋暀ㄣ掉o話,想明白這些後,熊遷雖然站了起來了,卻依然感覺到了自己的小腿在發抖.

他當老大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一刻有這麼害怕的,就是當初他也是小弟的時候,第一次面對老大也沒有這麼害怕.

看見葉默走了過來,熊遷那里還敢繼續站在座位前面,連忙走了下來,小心的對葉默說道:"默少,您請坐."

葉默當然不會客氣,他坐在了首位上,掃了一眼熊遷說道:"聽說你正在找我?"

熊遷牙齒打顫的說道:"沒,沒,我怎麼敢找您,默少,這是一個誤會,誤會……"

"施修是我的朋友,魯玲一家也是我的熟人,你們'梧金會’最近是不是一直在忙著對付他們?"雖然一通風刃就可以解決問題,可是葉默不想這麼做,這些事情本來就不歸他管,'梧金會’要不是拿了魯玲的東西,他還真的不想特意跑這麼一趟.

"沒有,沒有,那是誤會,誤會,我正後悔聽了琱眭爾隉K…"雖然知道自己在這件事上面得罪了葉默,可是熊遷還抱著萬一的希望想要將責任推到戴琩迨W.

葉默當然知道這是在戴瓻示下做的,但這個熊遷也不是好東西.

他沒有理睬熊遷,而是對那名被打的淒慘的警察說道:"你現在回去准備一些材料,還有讓李省長支援你一下……算了吧,你還是直接打個電話給李春生副省長,讓他指派你負責這個案子,去聯合省里面的力量將'梧金會’給打掉.先將這藥丸吃了,然後立即回去辦這件事."

葉默本來想說讓這個警察回去上報,然後再打擊'梧金會’.不過稍微一想就知道想當然了,'梧金會’可以在九塘有這麼大的勢力,絕對和九塘警方有瓜葛.對方區區一個小警察,根本憾不動.還不如讓他打個電話給李春生,讓李春生去負責.

李春生現在已經是副省長了,他接到這個電話肯定知道自己的意思,九塘的警方肯定也會被大換血.雖然知道這些事情和他沒有關系,可是想想一個高利貸才兩天就要這麼多利息錢,借錢的人絕對沒有辦法還的起,這種事情葉默本來就很不舒服.況且這件事情做了對李春生的政績還有好處.

劉准聽了葉默的話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這是讓他升官呢,有李春生省長出面,還有什麼事情搞不定的.他忍住激動,接過葉默丟過來的藥丸吞了下去,竟然鼓起一口氣走了出去.無論葉默給他的是什麼藥丸,只要可以出去,總比留在這個地方強.

當著'梧金會’的面讓警察來收拾'梧金會’,這不是打臉啊,這簡直比打臉還羞辱一千倍.

"媽的,你是誰啊,敢……"不得不說'梧金會’可以成為一大黑幫,不怕死的人還是很多,他們的老大熊遷都怕成這樣了,聽葉默當他們的面說要滅了'梧金會’,立即還是有人不爽起來.

只是說著話的人,這句話才說了幾個字,就被葉默一槍擊中他的眉心,倒了下去.

"這是最後一顆子彈了."葉默看著槍搖了搖頭,這東西有的時候不需要真氣,倒也方便.

熊遷臉色變換不斷,他知道葉默很厲害,可是這樣打臉也打的太厲害了.自己差點就要下跪了,他竟然當自己的面說讓副省長滅了'梧金會’,這忍的下去嗎?可是忍不下去他也要忍,他知道一個可以收拾隱門的人是多麼厲害.

"媽的,兄弟們,一起上,干了這丫的,怕個卵……"見葉默顯然是要趕盡殺絕,雖然熊遷害怕,可是還有不害怕的人.副會長心里早就很不爽了,正好趁機將熊遷搞下來.

無知者無畏這句話很好的解釋了這個副會長的心態,而且他這一聲招呼竟然應者云集,屋子里面二十多個人,至少有一半拔出了開山刀.

華夏的黑社會和西方國家還是有區別的,他們大部分都是開山刀,就是三棱刺也很少見,更不用說是槍了.

熊遷臉色發白的看著自己的小弟們一擁而上,他卻沒有動彈,也沒有阻止.他心里還有一些希望,希望自己得到的消息是錯的.

葉默淡淡的笑了一下,隨手就是十幾道風刃,對付這些只憑狠勇的家伙,葉默還真的提不起來精神.

說只有幾個呼吸,那是真的只有幾個呼吸.十幾個提著刀棍准備沖上來的家伙已經全部被葉默殺了,雖然沒有殘肢斷臂,可是葉默的每一個風刃都准確的劈中心髒部位,帶起了一地的鮮血,空氣中彌漫著血腥的味道,顯得有些陰森.

從那個副會長從鼓動手下到全部被殺,前後也不過才十來秒鍾而已,就徹底的平靜了下來.

余下的十幾人一個個臉色愈發蒼白,他們平時也是見慣鮮血,甚至還是殺過人的,可是和葉默這樣抬抬手就是十幾條人命的,他們還從未見到過.

熊遷更是後怕不已,他知道葉默肯定非常厲害,可是也沒想到一個修煉古武的人會厲害到這種近乎超人的地步.當然這還不是最讓他心顫的,最讓他驚懼交加的是葉默殺人的那種輕描淡寫,他比自己黑的太多了.

現場陷入了一片寂靜,葉默也沒有說話,他已經看見了包間外面一名胖子急切的走了過來.

果然那名胖子很快就推開包間的門,他還沒有注意到里面的情況就說的:"熊兄,上面派了人下來要調查'梧金會’,你們……"

他完全走進來後,終于發現了不對.一地的死人,活著的除了坐在上面的那位,其余的都臉色蒼白雙腿顫抖呢.

"是怎麼回事?"這個胖子停住了腳步,似乎想要後退幾步.

"你是誰?你是來向'梧金會’通風報信的?"葉默看了一眼這個胖子.

胖子看了一眼低頭不語的熊遷,似乎知道事情有些不妙,他又看了看葉默手里的槍,卻一時不敢再退走,而是大聲說道:"我是九塘警局的局長,這里是怎麼回事?"

葉默搖了搖頭,如果這個胖子不來,他還真的懶得跑這一趟,不過既然來了,就不用走了,他也給李春生減少一點麻煩.幾乎想都沒有想,就是一個風刃過去,這個號稱什麼局長的倒下去的時候還沒有想通,這家伙是誰啊,竟然敢對一個正處直接動手?他媽的如果是上面來的人,還講不講游戲規則啊?

葉默冷笑,根本就不看被殺的局長,雖然他知道殺了一個局長會給李春生帶來一些麻煩.如果在戴丘兩家對他葉默有顧忌這個時間段,李春生連這些麻煩都搞不定,李春生也別混官場了.

他卻盯著愈發心驚的熊遷問道:"魯玲一家人是你們抓的?"

熊遷看見葉默連正規的干部都敢殺,一顆心頓時冰涼到心底了.現在葉默問話,連忙戰戰兢兢的說道:"是,我沒有對她們有任何的無禮,我對她們都很尊敬……"

雖然知道熊遷詞不達意,可是葉默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不置可否的繼續問道,"魯玲家里還有一些東西,那些東西是不是也是你們拿的,現在東西在什麼地方?"

這句話才是葉默想問的重點,問完之後,他立即就關注著熊遷的回答.

"啊,這個我不知道,這件事是保生負責的……"熊遷說完看向了他身邊的那名頭號打手.

寶生一直是熊遷手下的頭號打手,只是現在也戰戰兢兢的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常年欺負別人的,終于體會到了什麼是被欺負.唯一不同的是,他低著頭雖然害怕,但是眼珠卻轉著沒停.

"里面有一塊彩色的石頭,現在在什麼地方,說."葉默說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甚至拍了一下桌子.

上篇:第四卷 第六百一十五章 梧金會    下篇:第四卷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一路追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