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第三卷 第三百八十四章 河封遠家   
  
第三卷 第三百八十四章 河封遠家

"快去將藍總請來."得知費爾已經失蹤的消息,刹一立即就心慌了.本來他的想法是將費爾抓來,然後在藍芋的面前請罪的,可現在計劃趕不上變化,費爾失蹤了.

"等等……"刹一攔住了去請藍芋的手下,整理了一下衣服,"我自己去就好,都下去."

……藍芋正在豪華的大客房里面焦急不已,刹一卻緊張的走了進來.

"藍總,鄙人是'五洲’的刹一,只是因為手下人不懂事,竟然聽了費爾的謠言,對藍總不敬,還請藍總原諒."說完,刹一鞠躬就是九十度的一個大禮.

藍芋一臉不解的看著刹一,她雖然沒有被綁架過,但是從費爾將她軟禁,最後將她弄到眾多被販賣人口中間,就猜測到了結果.沒有任何一方會對一個被綁架的人這麼客氣的,甚至她還不是被綁架,還是直接被販賣了.

見到藍芋不說話,刹一急忙補充說道:"藍總,其實我的想法是將費爾抓來為藍總您賠罪的,只是費爾現在失蹤了,所以,我到現在還沒有找到費爾的下落."

藍芋雖然是一臉的不解,但卻還是說道,"我不需要什麼人賠罪,我想現在離開,我只想你放我走."

刹一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沒有問題,當然沒有問題.這里有一張卡,密碼都是1,雖然我知道藍總不缺這幾個錢,但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權當為您壓驚好了."

聽說刹一同意放自己走,而且還給了一張銀行卡給自己,藍芋雖然想不通這是怎麼回事,但是這正是她想要的.至于原因,想不到,還不如不想.

一直將藍芋送到大街上,刹一才擦了擦汗,然後吩咐道:"馬上派兩個人暗中保護一下這個藍總,如果再有不開眼的東西得罪了藍總,別怪我不客氣."

……燕京'洛月藥業’的招標大會已經結束,相比起眾多滿意的企業來說,最不爽,最不舒服的當然就是河封的'遠北藥業集團’.'遠北藥業集團’作為華夏的第一大醫藥集團,分公司遍布全球,盤根錯節,可以說實力相當的深厚.

不僅如此,'遠北藥業集團’並不僅僅只是一個龐大的商業機器,雖然'遠北藥業集團’是遠家的家族企業,但是在河封一地,'遠北藥業集團’就是土霸王.遠家在這里說了一字,就算是河封的副市長要說二也要掂量掂量.

可是今天'遠北藥業集團’的少董事長在全球幾百家同行的面前,被'洛月藥業’的郁總硬生生的打臉,還一打一個響.最後竟然被拎出了會場.

這對遠其斌或者'遠北藥業集團’來說,已經不能說是丟臉了,這是徹底的侮辱.

"郁妙彤,我遠其斌不管你'洛月藥業’有多火,也不管你'洛月藥業’背後的人是誰.我不將你這個暴發戶小公司打入十八層地獄,我遠其斌就是一頭豬.甯輕雪,以為有'洛月藥業’撐腰,你就可以忘乎所以了?等你跪在老子面前求饒的時候,你就知道在這里,誰才是醫藥業的老大."遠其斌砸了茶幾上面最後一個杯子的時候,怒火才勉強平靜了一些.

遠其斌自己認為,他一直是溫文爾雅之人,現在被逼的這種地步,完全是因為'洛月藥業’,當然還有甯輕雪那個女人.

一名三十多歲,身穿一件淺藍色職業裝的女子走了進來,她很是恭敬的對遠其斌彎了一下腰,然後拿起手里的文件夾雙手遞給遠其斌說道:"少董,這是我們調查過來的資料.'洛月藥業’是突然發家,但是得到了'香港莫氏集團’的注資."

遠其斌並沒有看手里的文件,而是丟下文件皺著眉頭問道:"'香港莫氏集團’的注資?難道他們那個時候就知道'洛月藥業’有'養顏丸’這種逆天的產品?'洛月藥業’背後的老總到底是誰?"

這女子立即回答道:"他們不是在國內注冊,注冊資料完全保密,以我們現在的資源,還無法查到他們的詳細注冊資料.而且,還有一個不好的消息就是,他們新推出來的'健體丸’,已經被軍方列為合作項目,據說現在軍方已經在和'洛月藥業’談判."

"什麼?"遠其斌霍地站起來,他不是傻瓜,雖然恨不得立即就將'洛月藥業’滅了個干乾淨淨,但是他知道這不是急切就可以完成的事情.

如過'洛月藥業’一旦進入軍方的視線,他想要做一些小動作就難上加難了.他們遠家雖然不錯,但是和華夏的一些超級大家族比起來還不夠看,甚至很多的內幕消息都不是他們可以知道的.

"立即趕在他們和軍方合作之前,拿到'洛月藥業’這兩種藥丸的配方.還有,他們不是有一個姓俞的藥劑師嗎,記住將他秘密帶到河封去.至于那個甯輕雪,哼,我遠其斌看中的女人,我就不相信她還能飛掉……"遠其斌哼了一聲,眼里閃過一絲戾色.

"找到誰是'洛月藥業’的後台了嗎?"戾聲之後,遠其斌已經徹底的恢複了冷靜.認識遠其斌的人都明白,此時的遠其斌才是最憤怒的遠其斌,也是他最可怕的時候.

那名職業裝女子很是恭敬的回答道:"現在還沒有看出來誰是他們的後台,很多的事情都是郁妙彤憑借自己的本事辦好的,她的能力很強."

"很強?哈哈,越強越好,我就喜歡強的女人,希望她床上也一樣強,這女人雖然老了點,不過當一個開胃菜倒是不錯."遠其斌肆無忌憚的哈哈一笑,可是臉上哪有半分的笑意.

這職業女子卻似乎絲毫沒遠其斌的狂笑,而是依然平靜的說道:"甯輕雪不知道為何突然離開了燕京,等我們查到她去了甯海的時候,她又離開了甯海.她剛剛飛到香港,現在正在香港機場等候前往舊金山的航班.

遠其斌停了下來,他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頭,此時應該是'飛芋藥業’最輝煌的時候,這個時候,甯輕雪作為一個老總怎麼可能走的?不過她越單獨走,對自己就越有利.

"有沒有查出來這個女人到底是不是結婚過了?"遠其斌放下了心中的疑惑,繼續問道.

"是的,她確實已經結過婚.丈夫曾經是葉家的少爺,只是因為不受待見,甚至被檢查出來是個野種,被趕出了葉家.但是他和甯輕雪結婚後,就很快失蹤了."這女子一絲不苟的回答道.

遠其斌走到這女子的身後,一把抓住了這女子的屁股,死勁的揉捏著,"不錯,不錯."

也不知道他說的是這女子說的話不錯,還是她的屁股不錯.

這職業裝女子的屁股被遠其斌死勁的揉捏著,但是她的表情平靜,似乎沒有受到任何的騷擾.

正當遠其斌剛剛將手伸進這女子的胸口的時候,電話聲音響了起來.

遠其斌抽出自己的手,接通了電話,不過只是說了幾句話,他很快就再次放下了電話,對那職業女子說道:"你先出去."

"是."這職業裝女子神色平靜的退出了遠其斌的辦公室,甚至連被揉皺了的衣服都沒有去整理.

看見這女子走了出去,遠其斌才再次撥通了電話,不過這次的說話聲音變得冷靜和深沉起來,如果有人在這里聽見,絕對想不到現在正在說話的就是剛才還怒不可遏,通過砸東西來發泄的那個遠其斌.

"平叔,我爹怎麼說?"他的聲音再也聽不出任何的情緒化在里面.

一個清晰,而且渾厚無比的中年人的聲音傳了過來,"少董,董事長在這里,等我將電話轉過去."

很快電話里面的聲音就變成了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斌兒,這次的事情我已經知道.那個'洛月藥業’確實很囂張,不過我們在動手之前,必須要調查清楚,我們遠家奉行的一向是,謹慎行事,雷厲報複.盡量不要去隨便得罪人,但是既然得罪了,就要一棍子打死,絕對不能給對手任何冒頭的機會."

"是的,爹,我這邊已經查過了'洛月藥業’,並沒有發現他們有多大的靠山.剛剛我收到了消息,甯輕雪准備從香港轉機,兩個小時後,她將踏上前往美國的班機."遠其斌此時的聲音不但變得緩和恭敬,甚至連語氣都充滿了理智.

"嗯,不過你不要小看了甯輕雪的那個丈夫,雖然他已經失蹤,不過我們從宋家其余被驅趕出燕京的人口中得知,那個葉默似乎不簡單啊.當初宋家的家主宋祁明就下過命令,要宋家的子弟不要去挑釁葉默.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和葉家有關系,但是既然有這種命令就必須對那個葉默注意點."聽了遠其斌的話,電話里面聲音明顯的有了一些贊賞,但是卻依然謹慎.

遠其斌立即恭敬的回答道:"我知道的,不過宋家和葉家也沒有傳聞當中的那麼厲害,他們的對手也沒有怎麼出招,兩家就相繼開始落沒了,宋家更是淡出了燕京."

上篇:第三卷 第三百八十三章 最煎熬的人    下篇:第三卷 第三百八十五章 刹一的惶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