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章 找到線索   
  
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章 找到線索

一直到王豔敏幾人驚疑不定的離開,葉默才問道:"說吧,你聽到的'血色珊瑚’的消息是什麼?"

率蛇一陣驚喜,他原本的意思只是想討好葉默,沒想到葉前輩真的對這個消息如此感興趣,哪里還會拿捏,連忙說道:"昨天我的一個手下在'呂灣酒吧’喝酒,無意中聽到兩個人的說話."

率蛇說到這里看了看葉默,發現葉默正專注的聽著,心里下定決心等會要表揚一下那個聽到消息的手下.

心情激動之下的率蛇繼續說道:"這兩個人有一個是一名女子,她和另外一人當時說的意思是,那人太過厲害,如果'血色珊瑚’和那人有關系,她絕對不會插手.而且她說她不想繼續這個任務,就算是這個任務完成了,她直接可以到地字,她也不想做了,因為她說那人根本不是她可以殺掉的.那個男的卻說,如果一件任務中途退出,組織會立即追殺她的,後來那個女子沉默了半晌,沒有再說什麼.

地字?葉默想到被他做了神識標記的那個叫董琴的女子,應該是'地煞’的人字殺手.難道那個女人是她?不過她怎麼會來這個地方,還有就是如果真的是董琴,她一個'地煞’的人字殺手怎麼會露出這麼大的馬腳?讓一個小混混探聽到了消息?

葉默想到這里,眉頭立即就皺了起來,率蛇一看,原本有些得意的心再次揪了起來.不知道葉默為什麼對這個消息還要皺眉頭,正當他忐忑不安的時候,葉默卻問道:"你的手下是怎麼聽到這個消息的?"

原來是這事情,率蛇連忙說道:"王從貴只是說他聽到了消息,卻沒有說怎麼聽到的,我馬上就將他叫過來."

率蛇說完見葉默沒有反應,立即就對外面叫了一句,"馬上讓王從貴過來."

王從貴來的很快,只是幾分鍾就已經來到了廳里,看見率蛇,連忙掐媚的叫道:"大哥,你叫我有事情?"

率蛇點了點頭說道:"這位是葉前輩,他有事要問你.你要仔細的回答清楚,如果有不清楚的地方,就別怪我不客氣."

看著老大嚴肅的眼神,王從貴連忙點頭說道:"是,葉前輩,您請問."

"你在呂灣酒吧聽到了'血色珊瑚’的消息?"葉默立即問道.

王從貴松了口氣,他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連忙說道:"是的,前輩,我在呂灣酒吧是聽到了'血色珊瑚’的消息,當時我在喝酒,後面的隔間里有兩個人說話,被我聽的很清楚……"

葉默冷哼一聲,敲了一下桌子說道:"你說謊,如果你再說慌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率蛇站起來對著王從貴就是一巴掌,"你媽的不想活了,竟然敢對葉前輩說謊."

"啊……"王從貴被率蛇一巴掌拍出去多遠,卻不敢擦嘴角的血跡,他根本想不通這個葉前輩是怎麼知道他說謊的.

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是繼續說謊,說不定真的被老大滅了,王從貴連忙跪下來說道:"老大饒命啊,小弟說的話句句都是真的,只是不是在隔間聽到的.是小弟認識盧灣酒吧的一個負責人,上次盧灣酒吧裝修的時候,小弟在其中兩個包間裝了兩個極其隱蔽的牆壁式攝像頭.

本來小弟是想通過攝像頭偷偷拍攝點東西,然後用拍攝的東西去訛點錢用用,昨天有一男一女進了一個包間,當時我以為會發生點什麼,結果他們在房間里面查了半天,沒有發現異常後,就開始說了原先的那些話.大哥,前輩,我說的句句都是真的啊,沒有一句假話."

葉默點了點頭,看樣子這王從貴還是有些本事的,不過他再有本事,安裝的攝像頭董琴沒有發現還是有些讓葉默懷疑.如果董琴只是這點本事,那麼'地煞’的殺手也只是這樣而已.

"後來怎樣了?"葉默卻繼續問道.

王從貴不敢隱瞞,連忙回答道:"後來一個多小時兩人卻沒有說話,只是用紙畫著什麼,連手都沒有互相摸一下就走了,我也沒有拿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葉默哭笑不得,敢情這王從貴將上床的事情才看成有價值的,一旦沒有上床統統是沒有價值的,這家伙也是一個極品.

正當王從貴不知道這個葉前輩怎麼處置他的時候,葉默卻說道:"好,你帶我去那個酒吧看看,然後將那一個多小時的錄像給我看看."

"是,我馬上就打電話給我朋友,讓他將錄像拿過來."王從貴很是機靈,現在也知道葉前輩想看的不是他說的那些成人小電影,而是這兩人的對話內容.

……呂灣酒吧在呂灣角一帶算是最大的一家酒吧了,葉默來的時候,果然發現這個酒吧剛剛裝修過,難怪王從貴可以將攝像頭安裝在里面.

葉默在王從貴的帶領下,進入了那個安裝了攝像頭的房間,看了攝像頭安裝的地方,心里不由的為這個王從貴的精明叫絕.如果沒有神識,這攝像頭卻是很難發現.

王從貴將攝像頭安裝在牆紙上面,不但小,而且其中的針孔鏡頭還是牆紙上面一朵花的花蕊.這牆紙上面這麼多的花蕊,誰有空去一個個的比較,就算是一個個的比較都要看半天.這家伙天生就是一個搞地下工作的啊.

王從貴的朋友和王從貴一樣,長得有些猥瑣.不過這攝像因為是昨天晚上才有的,所以還沒有被新的攝像抹去.

葉默通過電腦打開攝像,里面出現的一名女子果然是董琴,另外還有一名長相很是英俊的男青年,中等身材,短發,只是這名青年神色有些擔心.兩人進來果然檢查了整個房間一遍,只是通過鏡頭就可以看見這兩人都是心事重重,檢查的也有些馬虎.

他和董琴兩人進來說的話果然是和率蛇說的一樣,不過後面的他們就沒有再說了,而是通過一張紙在上面畫著什麼,不過畫的東西卻被董琴的背影遮住了,讓葉默看不清楚.直到他們走之前,大部分時間兩人都在紙上畫著,沒有再說任何話.

直到兩人收起白紙的時候,葉默才在白紙上面看見了海邊一塊凸起的礁石.這礁石他似乎看到過,不久前他從海里上岸的時候,似乎看見過這一塊礁石.

得到了些許的線索,葉默立即站起來對率蛇說道:"好,這次多虧你了,你很不錯,下次我碰見焦邊義的時候會和他打個招呼.今天我有事情,就先走了."

率蛇眼里露出驚喜,連忙說你不敢不敢,一直將葉默送到外面,一直看到葉默的背影消失,他的表情都是驚喜不定,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他能到三亞這里來,完全是因為焦爺看他跟著身邊多年的份上,給他一個機會.但是現在就不同了,他竟然無意之中結交了葉前輩,以後在焦爺面前還不是平步青云啊.

率蛇越想越興奮,轉過頭對跟著後面的幾個小弟說道:"以後葉前輩的那幾個朋友一定不能怠慢了,如果再有不長眼的家伙敢對葉前輩的朋友無禮的話,就別怪我率蛇不客氣."

……雖然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但是葉默的速度很快,只用了二三十分鍾就已經再次來到了海灘.他果然發現了那處礁石.葉默一個飛躍,已經站在了礁石的上面.

礁石的上面什麼都沒有,也沒有人影,但是葉默卻露出喜色,他已經感應到了自己留下來的神識記號,當初他在董琴的身上就留下了神識記號.以他現在的修為,只要董琴在十里之內,他就可以感應到.

而葉默現在感應到的神識記號卻在海上,在葉默感應來卻是隱隱約約.應該馬上就要離開他的神識感應范圍了,葉默不敢怠慢,拿出木板,站在木板上面,快速的往他神識記號的方向趕了過去.

才幾分鍾的時間,一艘民用白色船艇就出現在葉默的眼前,葉默快速的過去,卻發現有一名五十多歲的老者坐在船頭,似乎正在放哨,而這船竟然是停在原地,沒有開走.

葉默上了船,神識掃了進去,船艙里面只有兩個人,就是他在錄像上看到的董琴還有那名青年.

"董琴,真的有這麼厲害的人?我是聽說過一些隱門高手,但是像你說的這麼厲害有些離譜了吧.這次上面還派了土倫斯來,他是地黃字的高手,也許,我們還可以放手博一次,再說了,上次賽車的事情,你怎麼肯定就是葉默動的手腳?況且,你以為他在你的眼皮底下可以偷換炸彈?"那名青年似乎想了好久才猶豫的說了出來.

董琴臉色有些蒼白,卻搖頭說道:"陳青,你沒有接觸過他,你不明白他的厲害.我現在想起來,都有一陣陣的後怕,我肯定他就是在我的眼皮底下做了手腳,但我就是沒有看出來."

上篇:第二卷 第二百八十九章 天下皆知    下篇: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一章 左右為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