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第二卷 第二百四十二章 伏擊   
  
第二卷 第二百四十二章 伏擊

"你叫什麼名字."黑衣女子突然止住笑容,冷冷的看著清秀道姑和她的弟子.

"晚輩慧煙,這是我的弟子紫絮."清秀道姑眼里露出一絲黯然,她知道這女人應該不會放過她們師徒.

黑衣女子忽然拿出一把佛塵,冷冷一笑,"既然這樣你們就安心的去吧,我會記住你們的."

"阿彌陀佛……"黑衣女子話音未落,一個悠遠深長的拂號響起,似乎就在她的耳邊.

黑衣女子臉色一變,立即冷哼一聲,"既然老和尚出面,我就饒了你們一次,如果這消息有別人知道,你們就不用活了."說完這黑衣女子竟然轉身就走.

看著轉身而去的黑衣女子,清秀道姑連忙彎腰對出聲的地方道了聲感謝,然後拉著她的徒弟夾雜在人群中離開.

……

棲霜寺.

葉默剛剛離開的小屋子里面現在卻坐了五個人,山羊須和席烏山赫然在列.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就是當初葉默寄拍時遇見的那個女人,還有一名和席烏山差不多年紀的男子,坐在最後面的卻是一個看不出來性別年齡的灰衣人.

"虞師兄,難道就這樣讓他走了不成?"席烏山對那名和他年齡相仿的男子說道.

這男子微微一笑,"走?他往哪里走?雖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從屋子里面出去的,但是想來也不過是用了什麼障眼法吧.黃問沒有修煉過古武,被他騙過也很正常.但是要這樣就想走了,他也太小看我們'宇會’了."

山羊須臉稍微有些尷尬,畢竟葉默走了他都不知道.聞言卻問道:"虞師兄的意思是……"

虞師兄卻淡淡的說道:"獨狼在崖壁小路等著他,我們等他受了教訓的時候再出手,到時候他不得不聽我們的."

一直沒有說話的那名女子卻皺了皺眉頭說道:"虞師兄,雖然你的辦法不錯,可是這個莫影卻殺過鄭則成,還有古氏兄弟也被他殺了,這人不是個簡單角色呢."

席烏山卻接口說道:"方娘子不用擔心,莫影的兩場打斗我都看過,他的實力也最多只是玄級巔峰而已.而獨狼是地級,相差太遠了."

虞師兄點了點頭,"烏山師弟說的不錯,他應該不是獨狼的對手,況且就算是他殺了獨狼,後面還有個張之彙.我們只要等著做好人就行了,不怕他不就范."

"既然這樣,為什麼不將他直接抓起來,還省的麻煩."方娘子依然有些覺得不大妥當.

虞師兄搖了搖頭,"不是我不想這樣做,一個是因為救了他的命,他會更加的珍惜和我們的合作.還有就是悟道那個老和尚來了,萬一我們做的太過,老和尚肯定會插手的."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打斷了在座的幾人商討,除了最後面的那人,其余四人都驚訝的站了起來.

……

一個小時後,躲在一邊的葉默估計該走的都走了,也站了出來.棲霜寺的人得知他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不知道會作何感想.不過,只是沖著他這一手無人知道的隱身術,就足以讓棲霜寺顧忌.

葉默進入崖壁小道,也不再隱身,因為在他現在的境界來說,隱身這東西只要有些許的真元波動,或者氣息不紊就會被別人發現.

只是葉默剛走到崖壁山道的一半,就停了下來,他的神識已經掃到了不遠處的獨狼.這家伙還真有韌性啊,竟然擋在這個地方.這簡直就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葉默想轉身是不可能的,棲霜寺對他的圖謀比獨狼更加陰險.

"你很會藏,不過就算是這樣,也別想在老子面前躲過.將你的東西全部交出來,然後自斷一臂,今天老子就饒你一命."獨狼站在崖壁的小路上面表情很是囂張.

葉默冷冷一笑,獨狼擋在這里肯定有很多人知道,不過葉默肯定這里沒有人會窺視.因為要窺視這個地方確實不大容易,這里的路建在懸崖峭壁之中,而外面就是萬丈深淵.

既然如此葉默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這獨狼充其量和邊坡差不多,或者稍稍的厲害一些.但是自己卻比當初厲害了不少,甚至還晉級了一小步.雖然他知道地級和玄級是一個本質的差距,可是卻不會怕了這個獨狼.

"你很想要嗎?"葉默走上前幾步,表情說不出喜怒哀樂.

獨狼緊緊的盯著葉默,現在葉默距離他還有三四米左右,如果敢再前進一步,他立即動手,到時候只要控制住尸體不落下懸崖就好了.而且這個年輕人手上沒有任何的兵器,看起來也不是很強的樣子,沒有必要放在心上.

"少跟老子廢話,再不交東西我就動手了."獨狼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說完後竟然緩緩的舉起了拳頭,對付葉默這種人,他還沒有必要動刀.

"那你就去死吧."葉默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把長刀,對著獨狼當頭就是一刀.長刀帶起的寒氣猶如實質一般,剛剛劈出就已經跨越了幾米的距離,來到了獨狼的頭頂.

獨狼驚駭之下,來不及想葉默的刀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想也不想就躍出懸崖的小路,同時一拳擊出.

不得不說獨狼的眼里還是非常不錯的,"嘭"的一聲,葉默的長刀刀背和獨狼的拳頭正撞在一起,葉默倒退數步,心里一陣的翻湧.暗自佩服獨狼的反應能力和眼力,就是獨狼倉促之下這一拳自己都吃了點虧.可以想象要是在平地之上打斗,也不是偷襲之下,自己毫無優勢可言.

而這突然之極的一刀,竟然只是在獨狼的胸口劃了一大道傷痕,對獨狼卻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如果說唯一的優勢就是將獨狼逼出了懸崖的小路,此時獨狼已經在空中一個翻身再次要回到小路上面.葉默本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想逼的獨狼離開這小路,一旦再次被他站穩,他就前功盡棄,說不定還真的要跳崖逃走了.既然目的達到,他就不會讓獨狼再回來.

此時葉默已經知道自己和地級差距確實有些大,不晉級到練氣四層根本無法較量.

"雜種,你找死."獨狼怒火難以遏制,竟然被一個隨手可殺的螻蟻暗算了.空中一個翻身後,他已經再次要踏上懸崖的小路.

葉默卻根本不留手,數道風刃對著獨狼的前進方向就砍了過去,就好像獨狼送給他殺的一般.這一招葉默對付過邊坡,感覺用來對付比他修為高的古武修者不錯.

獨狼堪堪要再次踏上懸崖的山路,就感覺到前面一股冷厲的寒風襲來,剛才他已經被葉默突然劈出的長刀驚嚇的不輕.立即就知道這寒氣不簡單,根本不敢擋,再次一個翻身躲過寒氣.

連續在懸崖外面兩個翻身,獨狼的一口內氣已經用完,就算是獨狼,在這麼高的懸崖落下去也是必死無疑.他實在想不到自己一時不慎,竟然被這個自己看起來不值一提的家伙逼到如此地步.如果在平地之上自己哪里會懼怕區區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螻蟻?

葉默計策成功,想也不想沖上前去,再次劈出一刀.

獨狼此時也抽出了一把柳葉刀,和葉默硬拼了一記.

"叮當"火花四濺之下,獨狼再次被劈落數米,緊緊的貼在懸崖的峭壁之上,卻不敢再動作.

葉默暗暗驚歎地級內氣的渾厚,他剛才在實地,而獨狼連續在空中翻騰了幾下,最後和他硬抗一下,竟然還沒有被劈落懸崖,這家伙的命還真是硬啊.

獨狼現在也是暗暗後悔,此時他完全處于劣勢,甚至是處于被挨打的地步.沒想到這個年輕的家伙竟然如此難纏,他剛才那無影無形的暗器到底是什麼?還有他的長刀是怎麼突然出來的?這長刀的樣式甚至有些像邊坡用的,難道邊坡是他殺的?

想到這里獨狼再也無法冷靜下來,這人竟然可以殺了邊坡,如果這是真的,他就可以殺了自己.可是他殺了邊坡的事情一旦被自己知道,他還會放過自己嗎?

獨狼第一次在一個被他看成螻蟻的人面前冒出了冷汗.

看見獨狼猶如蝙蝠一般貼在下面六七米的懸崖處,葉默冷笑一聲竟然將長刀收了起來.葉默雖然是無意的一個動作,可是獨狼的眼睛卻冒出了恐懼的光芒,剛才葉默拿出來刀他沒有看見還可以認為葉默會藏匿.可是現在葉默將刀收了起來,他竟然不知道收到什麼地方去了.

獨狼也是經曆過無數次生死的人物,雖然開始看輕了葉默,埋伏的地點選的不對,但是現在已經完全的醒悟過來,此時自己面臨的處境.

"朋友,剛才的事情是我獨狼不對,我願意交出自己身上所有的東西,而且發毒誓不透露今天的事情,也不再為難你."獨狼見機很快,立即就開始求饒.

葉默不置可否的冷笑道:"我看你太天真了,既然小爺出手了,就沒有留活口的習慣."

上篇:第二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對兒女    下篇:第二卷 第二百四十三章 怎麼可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