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第一百四十九章 驚喜不斷   
  
第一百四十九章 驚喜不斷

才著雪朝皇帶而前人的非引,海天等人宗奉用不著棲硼都嘻嘻岩浩的塑著那磅樣大氣的建築物口

他們這群怪異的組合自然是引得周圍的太監和侍衛們是憑憑側目口特別是當他們看見帶路之人以及臉上的半青半紫的傷痕時,臉色都不由得變戍了瞥紫色.

這可不是嚇的,而是憋笑憋出來的!

這些咋,太監和侍衛們自然無法和海天身蕭這位皇帝面首人相比,見到這麼個精況想笑卻又不敢笑出來,自然是憋的十分難受.

身為事件中心的那個太監自然能夠感受到旁人的拈拈點點,心中是更加的嫉懼,眼中閃過怨姜的神色,瞥了一眼談笑風生的讒天等人,心中暗道:到了我的她盤里,看我還不整死你們!

在那個太監的帶領之下,誨天芋人來到了一座偏殿處.

"你們先等一下我去案極陛下!"鑒于對海天等人心中的恐懼,即偵是到了自己的她盤上,這位皇帝面首人依然是才些害怕.

誨天等人癌也不太在意榨了抨手:"幟去快回!"

見誨天芋人並沒才在意,這人心中大喜他最怕的就是讒天跟他們一起進去,這樣他就不好告狀了.只耍皇帝豐先聽了他的話,那麼就算不是海天的錯也是海天的錯了口

進入宮殿之後,這立即大聲哭叫起來:"陛下!陛下!"

此時的桑瑪帝國皇帝正在辦公,聽得這姨厲的袁嗓聲嚇了一大跳抬頭只見被自己派去召見海天入宮的心肢太監回來了,只是卻滿臉淤青,慘不忍睹口

"桂喜,這是怎麼四事?你怎麼會搞冉這個樣乎的?"皇帝大驚,立即從龍座上走了下來,由此可見他對這個名叫程喜的太監信任程度.

"陛下,你可要為我做主啊!"桂喜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痛哭流涕,把誨天的"暴行"添油加酷的訴了一遍,還海天和秦家如何如何不尊重皇權等等.

聽得皇帝是勃然大恕:"混帳!這個讒大和秦家太不像話了,簡直沒把聯給放在眼里嘛?他們在外面是吧?快把他們都給聯叫進來!"

聽列這話的桂喜是心中暗喜不過表面土卻故意裝作擾豫了下:

"哼!快去,一切都由聯為你做主!"皇帝看起來是真恕了,他已輕從他們皇室的老租宗莫問天那里聽了讒大只是一個二星夕師口

之所以耍召見海天,一是為了老租宗的武柞,二也是為了括攬讒天口可沒想到的是,一個的二星夕抒竟然如此膽大妄為,毆打他的心旗,這不是等于在打他的臉嗎?

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到皇帝如此表特,程喜心中仿佛吃了案糖一樣他等的就是這句話.這時他立即站了起來,也不哭了,急忙叫道:"陛下,奴才這就去叫他們進來."

皇帝不耐蚜的輝了樣手,胸口還不斷的起伏波動著,看的出來他心中相當的憤恕.為了撰持皇帝的戚嚴,他又再度回到了龍椅上去了.

得到了皇帝支持的柱喜,趾高氣昂的走出了殿門對著嬉笑中的海天一行人辭了脾手:"陛下叫你們都進丟!"

完,也不管身後的讒天等人自己單先進入了殿門.

和先前截然不月的態度,看的海天等人是一楞一楞的,唐天豪更是高叫道:"這家伙怎麼突然轉性了?"

"管他呢,進去者看就知道了."施天隨意的樣了下手,帶頭就走進了宮麗堂皇的宮殿.

唐天豪一行人是緊隨其後曾經來過這座宮殿的秦云嘯主動介紹道:"這里是書房,也是陛下徑常辦公的地方."

海天等人點點頭穿過長長舟走廊,立耶就者到了宮殿最深處的一個龍座上,生著一個身著龍袍的戚武中年人,並且面帶怒氣.

先前來非引他們的太監桂喜,正一臉得色的站在皇帝旁邊口

此時皇帝一眼就看到了走在前頭的誨天和唐天豪只不過他一下乎就分辨出了海天口原因無他,因為他曾經聽老租宗莫問天講過,讒天雖然是二星夕師,但夕識卸達到了夕皇巔峰.

他曾經請楚的記得,當時聽到這個符息的震撼性.以海天那夕皇巔峰的夕識身為七星大夕抒的他,是根本不可能者穿海天實力的口

而誨天身旁的唐天豪,卻是被他一眼就毒穿了,這下乎他自然知道哪個是誨天了.

只是他卻皺了皺眉頭他記得自己只是叫海天和秦風到來而巳,怎麼來了這麼多人?正當他唯備發怒問罪的時候,卻者到了海天身後那群人的面目,嚇得臉色立即變了幾變.

旁的程喜並沒才注意到皇帝的臉色,反而是板起臉來喝道:"大膽!見到陛下還不下跪,難道你們想造反嗎?"

一聽這話,旁邊的皇帝嚇得差點連魂都跳出來了立耶對著旁邊的柱喜喝道:"泰奴才,雅讓你那麼多估了?

桂喜驚侶的望著滿臉恕容的皇帝,他沒想到剛才還關心他特況的皇帝此刻竟然會翻臉就耕臉,簡直不伶他思考的時間.

即便心中非帝的不滿但皇帝的權威卻讓他不得不退了下去,滿臉委屈怨恨的瞪塑著海天一行人,他明白這些忻況都是海天他們給他帶來的口

只是,柱喜的驚悍還沒才結束就見到皇帝一臉惶恐的從龍椅上走了下來,急急忙忙的走到誨天身後的一個老者身首,驚喜叫道二"首輩!首輩,我鋒于找到你了!"

眾人怪異的望著滿臉驚喜的皇帝,以及他身首的老者.

海天更是狐疑的問道:"衛析你認識他麼?"

原來,皇亭關注的老者不是別人,正是衛赫.只是此時他卻是一臉的迷茫,塑著驚喜不巳的皇帝,疑惠的問道:"你是雅?"

"前輩?您不紀得兼啦,我是天賜啊?記得當年您救過我一命!"皇帝激動的拉著衛赫粗粒的手掌叫道口

不遠處的在喜聽的卻是心中大驚,海天一行人或許不請楚但他這個皇帝身邊的心腹卻是請楚,天賜更是皇帝的本名.只是如個的桑瑪帝國,沒多少人敢叫而巳.

眾人凝望著衛赫特別是素牧嵐,心中夾是徘細不巳,不斷的思索著,衛赫怎麼會和桑瑪帝國當個皇帝認識的?

"這個,我突在是想不趕來."沉沖了段時間的衛赫,苦笑著拇了拇頭.他當年也算是行俠仗義救過不少人,自然不可能是都記得口

像卡爾家菲的恐魯巴那樣的牛竟是少數口

見衛赫想不起自己來身為皇帝的天賜失落的笑了笑:"都過去這麼久了,前輩會不記得我也是正常的.不過耶偵首輩忘記了,我也不會忘記前輩當年的大恩的."

桂喜臉色大變他發覺皇帝陛下竟然不再自稱是"聯"而是"我"特況才點不妙口

"衛赫你當年任是救了不少人啊?先蕭給我整出一個夕宗高手,現在又冒出一個皇帝口以後會不會又給我冒出一個煉器師來呀?"海天笑著道口

只是這證聽在莫天賜耳里卻是相當的刺耳,他當耶勃然大恕,立即恢複了皇帝的威嚴,對著海天恕喝:"大膽!你怎麼能這麼和首輩證?"

眾人一怔,緊狡著都棒旗給皆大笑起來,特別是唐天豪這子笑的最歡最沒才風度.攪得莫天賜和柱喜兩人是面面相硯,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最後還是衛赫站了出來,他旭允的笑了笑:"這個"他是我師叔口"

"師叔?"莫天賜一聽這話眼珠乎都差點瞪出來了,他做夢都沒才想到,曾輕救過他一命的首輩竟然會是誨天這個二星夕師的師侄!

這就更別是柱喜了他臉上陰睛不定,形勢裁來越不妙了口他最大的依靠就是皇帝了,而皇帝竟然親切的稱呼那個叫衛赫的老者為首輩,態皮又是表現如此的謙恭,一點不招皇帝架子.而海天又是這個高手的師叔,他再想整海天豈不是不可能了?

一想到這里社喜臉上再無得色,手腳一片冰涼.

"給農衛兄,看樣乎你和海天哥的關系,憨怕大部分人都精不出來喲."素牧嵐從後面也站了出來笑道口

這時莫天賜才注意到秦牧嵐等人,他掠駭的發現這群人中,除了泰云嘯和秦風這對父乎他認識,其他人根本不認識.更可怕的是,除了誨天,唐天豪以及秦風外,其他人的氣息他根本就察覺不到一絲!也就是,這些人比他都要強,甚至是綏很多!

特別是岡才站出來笑的老者身上不時的散發出一絲若才若無的壓力,這種壓力,他莫天賜只在老租宗莫問天和莫問夕身上感受過口

由于才了先首的影響使得皇帝莫天賜不敢再拐皇帝威嚴了,他明白這伙人想耍捏死自己比捏死一只螞蟻還要容易.

莫天賜心翼翼的問道:"額?這位是?"

聽列皇帝的發問春牧嵐毫不擾豫的自我介紹道:"秦家秦牧嵐!"

"毒牧理!毒牧魯!"素牧嵐身後的兩個老者相繼道口

這下乎,莫天賜桂喜都不由得伍吸了口浴氣他雖然沒才見過秦家三位高手,但是名宇卻是聽過的口

"那這位是?"莫天賜望向了量後的柱卡.

"烏山枉卡!"枉卡簡浩的了一句之後,就站到了衛赫身後表明自己的立場,而衛赫卻是站在了海天身後這其中的寓意,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口

只是,莫天賜聽到這些名宇之後,卻是心中大驚!這些個傳中和他們皇室齊名的老租宗的人物怎麼會跟隨著海天一起來呢?

特別是衛赫這咋,曾經救過他的首輩和身為九皇之一的枉卡!

上篇:第五百六十五章 中毒?沒中毒?    下篇:第五百六十七章 十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