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七百四十四章 名聲漸起   
  
第七百四十四章 名聲漸起


"那如何是好,主人就是施展血影遁也不過一次能逃出百里之外,仍在那神師神識籠罩中.無法擺脫鎖定的."銀月也愁的喃喃道.

對于韓立對救命之恩,銀月口中雖然沒說什麼,但心中還是有些觸動的.言語中,不覺真關切了幾分.

"一次當然不行,但一連施展兩三次血影遁,再靠剩余的辟邪神雷施展雷遁,應該有七八成把握擺脫掉的.不過如此的話,即使我比一般元嬰初期修士法力高深一些,虧損精血如此之多,還是有一定風險的.即使安然無恙,也少不得好長一段時間都會虛弱無比.可如今看來,其他方法是無法逃出生天了.不得不用了."韓立似乎早已考慮過此問題,嘴角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自嘲.

"主人你……"銀月似乎還想說些什麼.

"哼!那家伙又追來了.跟的一次比一次緊.不能再拖了.只有冒險一試了!"韓立忽然神色一變,抬朝身後的昏沉沉天空望去.臉色陰沉的自語道.

銀月見此,自然不再說下去了.

隨後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兩手十指晃動,晃出了一連串古怪手印.同時周身青光閃動,一股驚人靈氣驀然從身上冒出.

一張口,一團赤紅精血從口中噴出,馬上迎風而散,化為死死血霧混入了青色靈光之中.

靈光瞬間變成了青紅的妖異之色.

同時韓立裸露出來雙手和臉孔,開始異常殷紅起來,轉眼間就鮮紅似血,無數血絲要從皮膚上噴射而出一般.嚇人之極!

韓立對此卻仿佛毫無知覺,手中手印,捏掐的加了.

又兩口精血噴出,韓立徹底被血霧罩在了其中.身影若有若無的起來.

這時,遠處天邊光芒閃動,有三團銀光出現在了那里,徐徐飛來.

里面人影閃動,正是那仲神師和兩個化身.

三人同樣儒衫飄飄,不緊不慢的飛向韓立,但度驚人,轉眼間就掠過數百丈的距離.可以肉眼看見韓立的情形了.

"咦!"其中一人面現異色.目光一閃下,眉頭一皺.

"噗嗤"一聲輕響,遠處地青虹血霧爆裂了開來.一團刺目血光出現在了原地.

韓立正筆直的站在其內,冷冷的望了一眼趕來的慕蘭神師.轟隆隆一聲雷鳴.背後的風雷翅一展而開.

下一刻,附近空間一陣扭曲,韓立身形一晃之下,驀然從原地消失.

刺耳的尖鳴聲,馬上從遠處隱隱傳來.轉瞬間就低不可聞起來.竟仿佛一下遁離了附近.

三名儒生的面上同時閃過吃驚之色,互望了一眼後.三人忽然往中間一聚.

銀光閃過後,三人又化為了一人.

僅剩一人的儒生,立刻閉上雙目,將神識放出,向那尖鳴聲消失方向飛探去.

"竟跑到了百里之外,這是什麼遁術,和魔道血遁有些相似.但距離實在駭人了."儒生望了望了韓立消失之處,面上現出一絲意外之色.

通過這幾天地追逐,韓立讓他著實吃驚不小.

竟可以不眠不休的,一直逃遁至今.

要知道普通元嬰初期修士.即使身懷雷遁術.也早應該法力耗盡,束手待斃了.看來不是有能瞬間恢複法力的天材地寶.就是大損元氣地施展了什麼密術.

而對方身懷如此詭異遁術,現在施展出來.看來先前竟一直未盡全力.

不過沒關系,雖然現在已遁到了百里之外.但是仍然在他神識掌控之像卡.只不過再多花一些時間罷了.

儒生冷冷的思量著.雙目一眯,神識再次鎖定了遠處地韓立.

嘴角掛起一絲冷色後,他身上白光一閃,就要再次動身追去.

可就在這時,儒生忽然覺感應中韓立氣息再次詭異的消失,這讓他一怔之下後,身形為之一滯.

但馬上他想起了什麼,急忙將神識范圍擴大了一倍終于又找到了韓立.

儒生心中尚未來及冷笑,韓立氣息一閃之下再次不見了.

這一次,儒生一臉愕然,真的怔在了那里.

他神識雖然強大,但頂多籠罩二百余里的范圍.過了此范圍,雖然勉強可以感應到大概東西,但卻無法轉瞬間鎖定某個人了.

除非對方在原地不動,靜等他用神識一一找過.這自然是不可能之事了.

而對方實在夠狡詐的,一察覺還被他神識感應到,竟一連施展那詭異遁術數次,真從其手中溜走了.

這讓多少年來,幾乎從未被人如此戲耍過地儒生,面色一陣紅白交替.

他堂堂一名慕蘭神師,竟追掉了一名元嬰初期修士.此事一傳開來,面可丟大人了.

不過,他也沒有馬上動身去追的意思..

沒有神識鎖定,以對方詭異手段,依靠其他秘術再追上地希望,實在渺茫.

而他這次出來已經為此人浪費了數日時間,不可能再為一個不大的機會繼續追殺下去了.

畢竟他們這邊神師一現身,天南的幾名元嬰後期的修士,同樣不會坐視不理.他必須回去和其他二人會和,提早做些准備是.

萬一被對方元嬰後期修士圍攻,拿他可就危險了.

這位慕蘭神師心情大糟的思量了好一會兒,還是面色一沉,化為一道銀虹而向來處掉頭飛去.

轉眼間,蹤跡全無.

三百里外的地方,韓立正化為一道青虹朝另一個方向飛遁而行.

遁光中,他不停的從身上取出各種藥瓶,將一些煉制的大補元氣丹藥.不停的朝口中狂倒.

如今他面色蒼白,目中黯淡無聲.一副元氣大損的樣.

"主人,沒事吧?一連三次施展血影遁,果然有些太冒險.要不是主人在途中拼命服下眾多丹藥,第三次施展地時候,恐怕就……"韓立腦中傳來銀月地關切言語.

"沒事.精血雖然虧損不少,好在以前煉制的丹藥還有一些.只要服下丹藥,好好靜養數月.就能修為盡複了."韓立緩緩回道,聲音都有些萎靡.

"要回闐天城嗎?"聽韓立如此說到,銀月松了一口氣後.但又遲疑地問道.

"當然不去.我現在狀況如此糟糕,起碼也要恢複了修為後.能回九國盟.否則那里龍蛇混雜,和鬼靈門是結仇不小,很容易被人暗算的.我不會冒此風險的.好在我是用丹藥療傷,並不需要什麼靈脈之地療傷.隨便找一處無人之處,先閉關一段時間再說.況且.青竹蜂云劍還沾染著那些青色燈焰.雖然用紫羅天火強行將它們包住.但在體內仍是個後患,必須想辦法去除可."韓立歎了一氣.無奈的說道.

"那銅燈是慕蘭人的傳承寶物,自然有些鬼門道在里面了.不過,小婢相信.只要主人多花些時間,總能將它煉化掉地.畢竟主人的紫羅天火,也是非同小可的神通."銀月輕笑一聲,寬解了韓立兩句.

"事情已經至此了.也只有慢慢設解決了."韓立苦笑一聲,不置可否地回道.

隨後韓立不再說什麼廢話,一提體內殘余靈力,法決一催,青虹又了三分的朝遠處飛遁而去.

一直飛遁了一天一夜.韓立停下了遁光.在一處不起眼地小山溝落了下來.

如此遠的距離,就算那慕蘭神師再不甘心.也不可能追過來了.

韓立朝四周打量了幾眼.

這里正好處于兩座荒山之間,不但靈氣微不可見,而且四下光禿禿的,全都是一些滾圓的山石,堆的山溝中到處都是.

韓立用神識謹慎掃描下方圓百里內地一切,並沒有修士或法士蹤影.

這讓他心里安,袖袍一抖,將銀月放了出來,並吩咐了一句.

銀月所化小狐二話不說,身形滴溜溜一轉,黃色霞光驟起,一下將韓立席卷在內.

然後光華一閃後,帶著韓立直接鑽入了一側的山壁中.

山溝中,人影全無.

韓立被銀月用土遁術帶到山腹中部時,青色劍氣密密麻麻地噴出,飛劈出了一間數丈大小的簡陋石室.

身形一閃,韓立進入了其內,盤膝坐下.

沒多久,韓立雙目緊閉,身上青光流轉,面前放著十余個大大小小的藥瓶.

他必須先將危機時服下的那些丹藥煉化掉,敢接著吞服其他丹藥.

如此一來,韓立在這山腹中,靜靜的閉關回複元氣起來.

但韓立沒料到的是,其虧損元氣之厲害遠其原先預料,所花的靜養時間自然也加漫長一些.

時間就在枯燥的服藥,打坐中,慢慢的度過.

不知不覺,半年時間過去了.

韓立仍在山腹中,未曾出關.

但是這時的外界,則是風起云湧,變化無常.修士和法士之間地生死大戰,就要一觸即了.

讓他想不到地事,落云宗韓長老的大名,此刻無論在天南修仙界中,還是在法士大軍中,都已經大名鼎鼎了.

任何一名高階修士或法士,一聽到他地名字,都會立刻聯想到運營中期的神通和實力,不敢有絲毫輕視之意.

而這一切,僅僅是這半年中生的事情.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七百九十五章 大衍神君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七百九十六章 寄神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