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六百八十三章 密會   
  
第六百八十三章 密會


"有勞君侯久候了!"韓立客氣了兩句,就被南隴侯讓進了石屋內.

屋內情形讓韓一怔,空蕩蕩的,哪有一人?

但他神識一掃,也就現了屋內的禁制波動.

與此同時,南隴侯也察覺了韓立的舉動.他微然一笑,說道:

"本侯的這點小手段,自然無法瞞過道友.韓道友請跟我來!"

南隴侯說著,隨手掐了個法決,一片金霞從袖中射出.

金霞過後,屋中某塊不起眼地面頓時白光閃動,幻象消失,驀然出現了一個黝黑的石階出來.

南隴侯二話不說的走了下去,韓立眉頭微皺後,也就沒再猶豫的跟了下去.

石階很短,幾乎前腳邁進去後腳就出現在一間不大的地下大廳內,寥寥幾顆月光石的柔和白光將此處照的忽暗忽明,並怎麼清晰.

正有七八名修士在里面,六名坐著,其中一男一女並肩站在一起,似乎是一起的.

這幾人一見南隴侯和韓立進來了,同時將目光掃了過來.

"是你!"

站著的男,一見韓立容顏,不禁臉色大變的失聲叫道.

聽起來,竟似認得韓立的樣.

韓立聞言一愣,目中精光一閃,目光落在了這名結丹後期男容顏上.結果入目的是一張印象深刻的銀色面具,韓立見此情形,先呆了一呆後,接著嘴角掛起一絲譏諷之色.

這男竟是那位當年將他追殺的走投無路的鬼靈門少主,同樣的銀色面具,面具下同樣一人,眼中少了當年的少年猖狂,而多出了兩分滄桑和一絲驚怒之色.

"沒想到,在這里還能見到昔日故人.真讓韓某有些意外!"

"怎麼可能?你……你凝結成了元嬰?"

這位鬼靈門少主嗓和以前相比.有些沙啞,但話里的驚懼之意,任何人都能聽的出來.

"怎麼回事,你認識這位道友?"坐在王嬋前面地一名黑袍人,突然冷冷問道.

"二伯,這人就是我和你說過的那名姓韓的黃楓谷修士,當年是他……"

"不用說了.韓道友已是元嬰期修士,怎麼還會和你一個晚輩一般見識."這位黑衫罩體,面目儒雅的中年人,臉上閃過一絲訝色.但眉頭一皺後,毫不遲疑的打斷道.

隨後此人對韓立溫和一笑,又和顏悅色的說道:

"在下鬼靈門王天古.當年之事.小侄不知天高地厚,多由得罪.但看在在下薄面上,希望道友不再計較此事."

聽這人的口氣,似乎對韓立之事了解一二的樣.

"當年我和王道友只是一點小事而已,事過境遷多年,韓某怎還會記恨的.下過濾了!"韓立望了黑袍人一眼,嘴上輕笑道.仿佛真打算既往不咎地樣.但韓立心里卻暗自冷笑一聲.

當年這位鬼靈門少主三番兩次差點要了他的小命,甚至還逼得不得不冒險傳送離開天南.此仇哪有這般輕易真放棄的.

若不是眼前元嬰修士眾多,並且鬼靈門門主也在這里.他絕對馬上取了對方地小命.

但眼下只能先看看其他人都是些什麼角色,是不是還有魔道之人?

否則仇沒有報到,反被對方聯手滅掉了.

"哈哈,韓道友原來出身黃楓谷.我還以為道友原本就在落云宗修士呢.不過,道友能放棄前嫌.這就再好不過了.畢竟本侯將諸位請到這里.可不希望看到有什麼不之事生."南隴侯這時,適時的插口說道.

王天古聞言,微然一笑.以此人的心機深沉,自不會輕易相信韓立所言.

于是,他看似隨意的點頭說道:

"道友心胸如此寬廣,王某欽佩.不過韓道友盡管放心.回去後我會嚴加懲處小侄的.倒是道友竟然短短近二百年的時間,就從築基期修煉至了元嬰期.真是讓人難以相信啊.想必再過數百年,道友就是修煉至元嬰後期,也不是不可能之事.我等資質愚鈍之人,可是遠遠不及啊!"

此話一出口,包括南隴侯在內的其他修士面上全都一變.

韓立暗叫不妙.心里將這位鬼靈門修士恨得牙根癢癢.

明著是稱贊自己.但這一句話一出口,可就將他推到了眾矢之地了.

"道友今年還不到三百歲嗎?"默然了一會兒後.坐在角落里的一位黝黑漢,異樣的問道.

"王門主說笑了.在下也是剛結嬰不久,怎剛奢望元嬰後期這等不知幾百年之後的事情."韓立輕描淡寫的回道,目光一一掃視屋內之人.

他這現,除了王蟬外,旁邊那位國色天香的貌美少*婦也是結丹後期的修為,就和王蟬並排站在王天古身主後.

看此女從容不迫地樣,不像普通的女修.

聽說當年越國第一家族燕家,一潛出越國後就馬上加入了鬼靈門,並將家族的那位天靈根之女燕如嫣嫁給了王嬋.

難道就是此女不成?韓立不由得想到.

至于其他六人,則全都是元嬰期修士,甚至一名白衫地無須老者,還是和南隴侯一樣的元嬰中期修為.

韓立多瞅了此人一眼,結果和老者目光一對之下,頓時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對方這一眼竟然冰寒刺骨,仿佛能冰徹心肺.讓韓立心中大凜.但表面上卻不慌不忙的略一偏頭,看似隨意的避開其目光.

老者見此,嘴角掛起一絲淡笑.

此刻,南隴侯已神色如常的招呼韓立坐下.

韓立沒有客氣找了一個空椅,四平八穩的安然入座.然後似笑非笑的撇了目光閃爍不定的王蟬一眼.

這位鬼靈門少主,因為有王天古在這里,雖然心里驚駭異常,如今也回複了冷靜.但是望向韓立地目光,自然暗含說不出地忌憚之意.

當年和他一樣修為的對頭,竟一躍飛天地凝結成了元嬰.這實在讓他驚怒之余,自然嫉恨異常.倒是的燕如嫣,多瞅了韓立兩眼,目光清澈明亮,不知心里在想什麼.

韓立見此情景,冷笑一聲,就不再注意二人.

南隴侯作為起人,已站神色一正的站在中間,沉聲說道:

"幾位道友有的分屬正道修士,有的來自魔道宗派,還有的是獨來獨往的散修之士.但有一點所有人都一樣的.那就是幾位的神識都異常的強大.這也是我會邀請幾位道友共聚這里的緣由.其中一部分人都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但大部分道友還並未通氣過.所以本侯會重將事情詳細講一遍.然後大家在決定是否參加此事.若是不願的話,本侯絕不會勉強的."

韓立聽到這里,精神一振,知道正題來了.

"嘿嘿!其他人也就算了.鬼靈門的兩個小輩也會在此處,這是什麼意思.不要告訴本人,這兩人的神識也能和我等相比."坐在黑袍人對面的一名冷面修士,竟絲毫征兆沒有的突然說道.說話的同時,用不善的目光盯著王天古,似乎和其有糾葛的樣.

韓立見此,心中一動.

"尤道友,你這次可看走了眼.他二人修為雖然不高,但是卻精通秘術,聯手之下能將神識合二為一,短時間神識並不弱于我等的.要知道,像我等這般神識強大的修士,可實在不好找.幾位道友也是要麼修煉過什麼功法,要麼天生神識過人,還有的是有寶物可以強化神識.否則本侯豈是做無用之事的人."南隴侯卻似乎早有預料,胸有成竹的說道.

"既然這樣,剛的話就算尤某沒說!"冷面修士面無表情的說道.

其他幾名修士沒有什麼意見,望著南隴侯,准備靜聽其下面的言語."這次召集大家來的目的,其實是想讓諸位隨我跑一趟幕蘭草原."南隴侯緩緩掃了一遍諸人後,緩緩的說道.

"幕蘭草原?"

南隴侯一出口,在座大部分修士都心里一驚.

韓立聞言,同樣臉色大變.



上篇:第六百八十二章 再見南隴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七百四十一章 破陣大戰(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