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六百三十四章 結嬰(上)   
  
第六百三十四章 結嬰(上)


在小石山的洞府煉丹室中,韓立口吐一縷手指粗細的青色丹火,不停燒裹著一個半尺大小的銀白小鼎.

此鼎浮在丹室中心的一個法陣上,翻滾轉動不停.

而韓立全身靈光閃動,神情顯有些緊張.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丹室中開始出現淡淡的藥香之味,此香味韓立只聞了幾口,就精神大振,臉上露出一分欣喜之色.

當藥香終由輕淡變成了濃郁之時,韓立眼中精光閃爍一下,突然兩手一掐法決,丹火瞬間消失不見,口中輕吐出一個"開"字.

頓時一道法決射出,准確打在法陣的一角上.

法陣出一陣低沉的嗡鳴,數道紅綠交錯的光芒同時噴出,激射到銀鼎之上.

小鼎輕微顫抖幾下,鼎蓋就自行的打開,從中浮出一顆乳白色丹丸出來.

此丹丸拇指大小,通體晶瑩,靈光閃動.還有絲絲的乳白色靈霧浮現在四周,若有若無,一副靈藥天兆之象.

見此丹丸,韓立掩不住臉上的狂喜之色.

這九曲靈參丹藥,竟真的煉制成了.而他此前已一連失敗了數次,若這一次還沒成丹,瑪瑙角和伴妖草真的無法支持下一次消耗了.

至于重要的九曲靈參,韓立反而不擔心原料之事.原來韓立在用九曲靈參煉丹時,沒有舍得將整只靈參拿去煉藥.只是從靈參本體上抽取一點參夜煉藥,留了這通靈之物的一條性命.當然這樣做,靈參不會立刻斃命,但也元氣大傷.現形出來的化身白兔,也變得無精打采,有氣無力的樣.

見此情景,韓立深思熟慮了數日.終究在多布置下數層禁制情況下,給九曲靈參滴入了那催熟的綠液.為了保險起見,韓立開始時只是用稀釋的綠液,一點點的加大嘗試,生怕出了什麼意外.

畢竟這可以擁有化身的天地靈物,實在和普通靈草不太一樣.

結果一滴入這些綠液水,靈參元氣竟真恢複了不少,並沒有出現不適之兆.

這下韓立放心下來.開始真正用綠液滴入其上.

如此這般,每當韓立抽取一次參液,就用綠液讓其元氣盡複後,再次下手.這樣一來,九曲靈參地參液就源源不絕了.

不過這種方法,似乎只對著九曲靈參有效.韓立靈機一動之下,對其它靈藥試了一下此法.效果並不太好.還不如直接催熟來的.

如今,韓立用兩根手指夾著乳白丹丸,放在眼前,仔細觀察著.

外形香味似乎可丹方上記載的一般無二.但具體藥效怎樣,也只有結嬰時吞服下去,得以知道.

輕歎了一口氣,韓立將這來之不易的丹藥,小心放入早已准備好的玉盒中,妥善收好後,走出了丹室.

第四層大衍決,韓立遠在五六年前就修煉成了.讓神識又硬生生大長了一截.

至于青元劍訣,也在數月前修煉到了第九層的大圓滿境界,讓他自身修為終進入了假嬰階段.

現在的韓立,無論丹藥還是功法,都已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不過,韓立不會這邊靈參丹藥剛成,那邊就匆匆忙忙的馬上開始凝結元嬰.

而是出了洞府,獨自一人,在云夢山東脈找了一處山清水秀地隱蔽之處.靜靜的盤坐在那里一動沒動.

在此期間.他將自己以前的人生經曆,從頭到尾的細細品味一番.

年幼時在父母膝下享受天倫之樂,少年時和小妹戲耍游玩,再大一些則因為三叔的推薦,進入了七玄門,認識了厲飛雨等人,並因為無意中遇見墨大夫.得以修煉長春功.後來有太南小會開始,真正正踏足修仙界……

隨著回憶由原來的模糊不清.到漸漸的清晰猶見,韓立臉上的表情也忽喜忽怒,變幻不定,再也沒有以前不喜形于色的沉穩之狀如此這般三日之後,韓立雙目緊閉,臉上表情恢複平靜下來,,開始什麼都想的靜靜領悟天地之道.

又過了一個月後,韓立從隱秘之地再次出來時,不論身心,法力都處在一個充盈巔峰地極佳狀態,特別在心靈鍛煉上,又上了一層.

韓立心無波瀾的一回到洞府,就將洞府外所有的大陣禁制統統開啟,然後沖留守的銀月只說了短短兩句話:

"守好門戶,有天大事情也不要打擾我."說完此話,韓立就青衫飄飄的進入了靜室中.

隨後石門無聲息的落下,門上白光閃閃,浮現了一層凝厚的符文,韓立在里面又開啟了一層禁制,以防結嬰時受到麼意外干擾.

雖然韓立沒有說自己要干什麼,但銀月怎會不知道韓立下面要進行的是何事.

頓時她面現一絲複雜之色,隱含羨慕,渴望,不甘等各種神情在內.

終望著寂靜無聲地靜室好久後,銀月歎了一口氣的離開附近.

如今她和韓立息息相關,就是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思,也希望韓立能凝結元嬰成功.的空中,慕姓女向藥園這邊緩緩飛來,玉容上滿是心不在焉之色,似乎滿腹的心事.

一想到家族幾位長老,下的必須和言姓男成親的通牒,此女就感到前途一片灰暗.

她若是結丹修士的話,家族的那些所謂"長老"絕不敢對她指手畫腳,反而會對其恭敬有加.畢竟一位結丹期修士,對家族意味著什麼,誰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慕家族長,為了讓自己地孫迎去言家地刁蠻女,竟然不惜用換婚把戲,強行給自己定下了這麼一樁荒唐的婚約.此女雖然豔冷無比,但一想起此事還不禁惱怒的因玉牙暗咬.

只是她一向為人好強,所以一直作出根本不放心上的樣.但實際上心里的彷徨無奈,又有幾人知道.

慕姓女原先的打算很好.

既然表面上無法違反家族長老,那就盡量拖延和對方成親的日期,好能在成親之前,她僥幸結成金丹.這樣一來,她自然就可以蔑視這樁被婚約了.

可是此女雖然天資過人,但想要短短二三十年就結成金丹,這根本是不可能地事情,即使她這般努力,現在只不過一只腳剛踏進了結丹後期地邊而已.想要到達假丹境界,開始嘗試結丹,起碼又要二三十年的苦修.

雖然她可以等下去,但是慕家地那些長老卻等不起.終于和她撕下臉皮,開始明目張膽威逼她確定成親日期.否則,就要斷掉她日後在修煉上的一切靈石供應,並會連累到她在家族內的幾名至親之人.

一想到這些,慕姓女就覺得渾身無力,一絲反抗的余力都沒有了.

而在落云宗內部,即使她深受峰主和眾師兄弟的喜愛,但一牽扯到各自家族的錯綜利益,這些人也不好插手此事.這讓此女加苦悶起來!

糟糕的是,那為賊眉鼠目的"言師兄"似乎也得到了什麼消息,近天天往天泉峰跑,對其死皮賴臉的糾纏不清.

若不是此女法力遠在他身上,恐怕這位"言師兄"多半連用強的手法都會使出.

這讓心高氣傲此女,氣惱的差點想放出法器,一下將擊賊眉鼠目對方成飛灰.

今日恰巧是幾處藥園上交藥材的日.此女干脆搶了此工作,早早的遁出了天泉峰,好躲避那言姓男的糾纏.

現在她一連跑過了兩處,終于該向韓立負責的藥園而去.

一想到韓立其人,此女心里就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先前她覺得此人雖然是一名煉氣期弟,但總給她一中模糊無法看清的神秘感覺.

而試劍大會之事,讓她一度猜測對方可能隱瞞了修為,說不定另有什麼身份.

故而她曾經好長一段時間,細心留意對方的事情.

但沒想一連幾年過去,對方始終規規矩矩,絲毫出格的事情都沒有做過.除了呆在藥園外,他還很少外出,交結的朋友也寥寥無幾.

如此一來,此女倒對韓立加感興趣了.

她表面上對韓立放松了注意,實際上卻留意對方的舉動.

可惜的是,韓立為人低調的很,很少參與宗內的事情.甚至連見過韓立幾次,她在這些年間都屈指可數.

這般二十余年下來,此女算徹底放棄了.認為自己先前的猜測,實在是太一廂情願了.

對方頂多是一個內向,性格孤僻的普通弟而已,而且資質也不怎麼好,連築基都不太可能成功.

此女略想了下韓立的事情,終于加了一點禦器度,向遠處飛遁而去.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九十三章 驚退    下篇:第六百三十五章 結嬰(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