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三百一十一章 血祭隱秘   
  
第三百一十一章 血祭隱秘


立正思量之間,黑臉老者仍滔滔不絕的說道:

"……我們無法得知黑煞教之主的真實修為情況,其身邊還有像今日所遇見的四大血侍這樣的貼很護衛,憑我們這些人肯定不是對方的敵手,所以我建議前輩還是不要再主動招惹對方,好等援兵……"

"放心,這位黑煞教教主頂多是築基後期的修為,不會是結丹期修士."

原本一直聽著對方言語的韓立,突然開口打斷了老者的話語,非常肯定的說道.

韓立此話一出,讓黑臉老者一愣之下頓時一喜,其他幾人也露出了大松一口氣的神色.

雖然不知道韓立為何如此肯定,但既然這位韓前輩如此說了,那應該十有**不會錯了!剛他們幾人還在討論,敵人萬一是結丹期修士的話,他們可只有抱頭鼠竄的份兒!恐怕就是七派支援的人到了,也不一定能把黑煞教主怎麼樣.

現在韓立如此一說,蒙山四友自然心中大定了起來.

"前輩能否告知此事一二,我們審問的王總管,對黑煞教教主的修為可是一無所知的!"已從五妹打擊中恢複了許多的青年,開口想問個明白.

"四弟,你這是什麼話?韓前輩既然這麼說了,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黑臉老者卻把臉一板,狠狠訓斥了青年一句.

韓立聽了兩人所言,臉上微微一笑,淡然的說道:

"這沒什麼可保密的!這些消息,是從這位教主還需要築基期修士進行血祭判斷而來的."

韓立的聲音不急不忙,緩緩的解釋了起來.

"雖然我們黃楓谷對魔道功法涉及不多,但對血祭這種拔苗助長的邪法,還是有一定了解的.這種吸納其他修士精血修為來提升自己修為的魔功,以前在魔派中算是屢見不鮮的.它可以讓一名修士在極短時間內法力大增,免除大半地打坐苦修時間.所以修仙界有這麼一段時期,不要說魔道.就是正派之人也有許多人偷偷修煉此類功法."

韓立說到這里冷笑了一聲,嘴角露出了一絲譏諷之色,這繼續說道:

"可是這種瘋狂的修煉之法,不僅需要心狠手辣殺戮大批其他修士,而且缺陷也是致命的.不但只有築基期以下有效果,並且一旦血祭就注定終生無法結丹,只能在築基期徘徊了.當年那麼多偷偷修煉血祭魔功的修士,就從沒有一人能夠結丹成功."

"糟糕的是,通過血祭吞噬他人的法力.經常會出現反噬的現象,一不小心就會走火入魔而死.當然這種功法銷聲匿跡的主要原因,還是吞噬他人精血的行為,太讓其他修士忌諱了.所有懂此魔功地人,都被正魔兩道逐漸絞殺殆盡."

"不過,後來聽說魔道之人舍不得這種急提升修為的手段,另行又創立出了一種同樣叫做血祭的修煉方法.不過這種方法,不再是直接吞噬他人的精血.而是對修仙之人的魂魄元神下手.聽說修為的提升雖沒有原始血祭這麼迅猛,但同樣也避免了結丹和反噬的危險.又被稱為魂祭.對于魂祭,本門典籍提到地不多,只知道它一經創立,就只掌握在魔道少數高層手里.沒有讓其廣為流傳,這就避免了遭受修仙界的封殺!而且據說,其他方面限制也有不少地."

韓立一口氣說出了這麼多有關血祭的隱秘出來,讓身為散修地蒙山四友大開了一番眼界.同時也知道了韓立為何如此肯定,那黑煞教教主只是築基期的水准了.很明顯,黑煞教所用的血祭方法,正是第一種血祭手段.

"我們已摸清了了黑煞教的大概底細,但那光頭大漢逃了回去,黑煞教地人應該也知道了我們的情形,會不會立刻拋棄老巢跑掉啊.這樣一來,對方就由明轉暗,對我們很不利了."幾人中的老二,忽然想起了什麼,擔心的說道.

"不會地!如今的黑煞教不會馬上逃竄.我從那小王爺口中得知,那黑煞教教主如今正處于閉關修煉的關鍵之期,必須借助于皇宮內的一處陰穴之地可完功.聽說了為了此次的修煉,這位教主准備了數年的時間,絕不會半途而廢的.多半他們正積蓄力量,正加緊防范我們."韓的語氣中,多了些對黑煞教的嘲諷之意.

聽了這話,蒙山四友幾人精神是一振,都微微露出興奮之色.

"前輩,那我們下面要……"黑臉老者冷靜下來後,有

的問道.

"下面什麼也不用做,就靜等援兵吧!對方雖然知道了我們的形貌,但是不知道我們的藏身所在.而且負責越京事物的人,就是我們手里的兩名俘虜,黑煞教就是現找我們,也派不出什麼得力的人手了.不過大家還是要小心些,近不要外出了,就在府內好好修養吧.等到援兵來了,我們再從長計議."韓立伸出一只手掌揉了揉鼻,嘴角微微一翹的說道,兩只眼睛眯成了一條細縫.

韓立臉上露出的似笑非笑神情,讓屋內內的其他人,看的一頭霧水,大感困惑不解.

……

越國皇城,占據了整個越京的五分之一大小,但其中三分之一的面積完全被金碧輝煌的大內皇宮占了去.

那一層層精雕玉砌的宮樓,無數造型典雅的大小走廊,和一個個奇花異草裝飾的豔麗花園,讓即使在皇宮內住了數年的小太監和宮女們,還經常生認錯路的可笑事情.可見越國皇宮的廣大了!

現在是深夜三,原本應是形形色色的太監,宮女來回穿梭的巨大宮殿,早已變得五步一哨,十步一崗,戒備森嚴了.

可就在這樣的情形下,卻有一個從頭到腳全身被寬大披風包裹的嚴嚴實實之人,手持一面金牌,大搖大擺的穿過一層層的大內崗哨,走到了皇宮深處的一座冷殿跟前.

這人身材高大之極!

望著陰森的殿門,神秘人忽然將身上的披風一脫,露出了一個碩大的光亮腦門,竟是那從韓立手上逃脫的光頭大漢.

此時的他,不再是妖魔般的形象,恢複了原來的相貌.可是臉色顯得蒼白少血,好似元氣大傷的樣.

"誰?"

光頭大漢剛走上前兩步,一個寒冷無比的聲音,隔著殿門從里面傳了出來.

"冰妖,是我."

光頭大漢毫不客氣的回答道,腳下卻絲毫不停,幾步就走到了大門前.

"原來出任務的鐵羅啊!不過怎麼腳步虛浮,中氣不足?難道自稱法器難傷,水火不浸的你,吃了大虧不成?"那冰寒的聲音有些驚訝的說道,但隨後就幸災樂禍起來.

"哼,你這冷冰冰的家伙知道什麼!我這次遇見的家伙可是個硬茬,別說我了,就是我們兩人齊上恐怕都討不到好去!要不是我機靈的提前化身成煞妖,恐怕連命都留在了那里."光頭大漢冷笑著說道.

"動用了煞妖化身?怪不得你元氣損傷成這樣,看來不苦修半個月,是別想恢複正常了!不過,能把你逼成這樣,這對手還真不簡單啊,能不能先講給我聽聽!"這個冰妖的話里透露出了好奇之色.

"這事等我先向教主請罪之後,回頭再跟你細說!這次連教主的記名弟都失陷敵手了,還不知道要受什麼處罰呢!"光頭大漢不耐煩的回答道.

"老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可和其他人不同的,幾乎和教主是同心異體.教主怎會嚴罰你我.頂多訓斥一頓罷了!"里面的冰妖不以為然的說道.

但隨著話落,原本緊閉的殿門"吱嚀"一下自行敞開了,露出了漆黑無比的門戶,猶如正擇人而噬的妖獸大口.

可光頭大漢見此,毫不遲疑的走了進去.

"青紋和葉蛇呢?"

光頭大漢一走進殿門,馬上沖門內一側的白色人影隨意的問道.

"去血牢練功去了!這里暫時只有我留守."這個白色人影在暗處影飄忽不定,渾身上下散著淡淡白氣,讓人根本看不清身形容貌.

"哼,青紋那家伙已經是築基中期了,還修煉的這麼勤,難得就不怕真元反噬了嗎?倒是那葉蛇小,什麼時候這麼勤了!"光頭大漢露出了愕然的表情,疑惑的問道.

"你聽了不要妒忌啊!人家葉蛇說了,好像感應到了進入築基中期的征兆了.誰讓人家天生資質好,不用修煉也能趕上你我,這能有什麼辦法!"冰妖雖然口中勸大漢不要妒忌,可是他自己的話里卻充滿了酸溜溜的味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六十一章 烏龍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六十二章 南宮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