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三百章 血咒   
  
第三百章 血咒


哼!下身為前輩也不必如此羞辱我們,有什麼手段就是了?"身材瘦高的那位蒙山五友中的老二,突然沖著韓立大聲說道,竟一點也不顧忌命懸于韓立之手的處境.

這讓其他三人大為一怔!因為在他們心目中,這位老二一向都是謀而後動的,實在不是如此沖動之人啊!

那名覺得韓立有些眼熟的三十許歲青年,腦轉了一轉,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立刻驚怒交加的沖瘦高之人大叫起來:

"二哥,你這是什麼意思?是不是故意想激怒這位前輩,好讓他一怒之下把我們幾個都殺掉!"

這句話一出口,不要說黑臉老者和年輕女,就是韓立都微微一愣,不知青年為何會說出此話來.

而那位二哥"刷"的一下,臉色蒼白無比,並沒有分辨一句.

"四哥,你瘋了!二哥好好的怎麼會想讓我們死."年輕女聽了此言,卻有些生氣的替瘦高之人分辨道.

接著這女又回過頭來,想對黑臉老者說些什麼的樣,可是誰知入眼的卻是一張陰沉之極的臉孔.

頓時其心里咯噔一下,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老二,是不是因為三妹還留在他們手上,所以你想讓大家都死而讓三妹獨活啊!"黑臉老者冷聲的問道.

"對不起大哥,你們也應該知道他們的手段,若是泄了口風,還在他們手上的三妹肯定會百受折磨,生不如死的,還不如直接魂飛魄散來的痛!"瘦高的老二,終于臉露羞愧之色的說道.

年輕女聽了此言,臉色蒼白無比,嘴唇動了幾下,卻什麼沒有說出口來.

"哼,即使三姐是你的道侶,你也忍心用我們三條性命換三姐一條嗎?"那三十來歲的老青年.惱怒之極的沖老二大聲地怒喝.

"老二,四弟雖然說的有些沖,但是不無道理!要知道,我們五人當年一同結拜時可是說了,要同生共死的.但現在你為了自己一念之私,就要故意害死大家,這怎麼也說不過去吧!"黑臉老者的聲音中,充滿了失望之色.

"不錯,我是想要害死大家.但我又有什麼辦法?三妹的肚里.剛剛有了我的親骨肉,我不能讓我們李家絕後!否則,好死不如賴活著,誰會想主動找死呢?"

瘦高之人被這兩人說的臉色紅一陣白一陣的,忍不住雙拳緊握的也吼了起來.

這句話,立即讓老者和請你男微微一怔,露出震驚之色.竟一時不知說什麼好了.

而那女則張大了嘴巴,滿面都是吃驚之色.

"幾位說完了嗎?說完了就該在下說了吧!"原本一直在前面冷眼觀瞧地韓立.突然冰冷的說道.

此聲音傳來,立即將這三人一驚.這想起真正決定他們生死的人,其實是眼前這位築基期的修士.

頓時,這幾位滿腔的憤慨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重面面相覷起來.

"我不管你們幾位是真心像尋死.還是做戲給我看!我只想知道幕後之人的一切信息,就是真要死,也要在告訴我消息之後能死.到了如今,你們還以為生死由得你們做主嗎?"韓立地話語中滿是冷酷無情之意.讓這三男一女臉色大變.

"你想知道什麼,我們知道的也不多,而且身上被他們下了一種叫血咒地禁制,不可以將一些重要的事情泄露給外人,否則立即就會禁制作,心髒破裂而死."黑臉老者一咬牙,還是開口說道,看來已經屈服地樣.

"血咒?有點意思,讓我檢查下!"韓立好奇心大起,頗有興趣的說道.

黑臉老者聽了此話,精神略微一振,稍遲疑了一下,他就抱有一絲希望的主動上前伸出了手臂.

他也渴望韓立能將這心腹之患去除,只是覺得希望實在不太大.

因為當時下咒之人說的非常自信,被下過血咒之後,還沒有任何一名修士泄露過他們地機密.那些意圖通風報信,或者故意泄露機密的人,都當場斃命了.

這時,韓立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靈力在老者的體內緩緩流動起來.他此時神情一換,變得肅然無比.

蒙山五友地其他三人,同樣聚精會神的盯著二人,希望韓立這位高人真的能有辦法解除血咒.

一盞茶的時間後,韓立放下了老者的手臂,低頭凝思了起來.

片刻後抬起了頭,神色不變的向老者問道:

"給你下咒之人修為如何,下咒時有沒

麼古怪的咒語或說什麼奇怪的言語?"

韓立此話一問出,對面這四人同時露出驚訝之色,還參雜著一絲喜色.

"說了,說了一些我們聽不懂的怪話.似乎像咒語,但又好像某一處的方言,我們幾人都確定誰也聽不懂這些言語.而下咒的是一名築基期的修士."青年不等黑臉老者回應,就興奮先開口回答道.

"而且說完這些話後,還有拿了一碗不知什麼東西的黑血,在我們每人的手臂處都劃了一個奇特的符號,怎麼洗也洗不掉這鬼東西."老者連忙補充的說道,接著袒露出了整條手臂,在末端處露出一個黒糊糊的怪符號.

韓立上前仔細看了幾眼後,就點了點頭,然後再次低頭想著什麼.

沒多久,韓立突然抬頭對他們神秘的一笑,說道:

"這就對了!看來我應該明白這血咒是怎麼回事了!"

"前輩此言當真?"黑臉老者有些顫抖的說道,其他三人也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這血咒就猶如架在他們脖上的一把利刃,令他們不得不服從那些人的命令.若是眼前的韓立真可以去掉這個心腹大患,那他們豈不是重獲自由,不用再任人擺布了.

"這個所謂的血咒,其實應該是一種言咒而已!對你們起作用的禁制,完全是靠那些古怪的咒語.和後面的什麼黑血和畫在膀臂上的符號,一點關系都沒有,只是那人在裝神弄鬼罷了!"韓立淡淡的解釋道,似乎胸有成竹的樣.

可是他心里卻在暗歎僥幸.

這言咒之術,幸虧在當日查詢大挪移令時,有一本非常冷僻的書中提起過,否則還真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前輩能否解除此咒語?"這次是年輕女,忍不住開口了.

"不知道?"

韓立冷冷的一句話,讓這幾人的心"咯噔"了一下,原本露出的狂喜之色,也不禁收斂了起來.

"前輩此話,是什麼意思?"黑臉老者連忙陪著笑臉的小心問道.

如今,解咒的關鍵就在韓立手中,他可不敢得罪韓立分毫了.

"解除言咒,有兩種方法.一種是知道解咒的口訣,我只要拿到手中沖你們用靈力念上那麼一遍,就可安然解除掉了.另一種就是我用神識侵入你們的神識海內,強行抹除言咒的痕跡,這種方法要求除咒人的神識必須遠大于下咒之人可,這樣能一下就抹去此印記.但是同樣,若是不成的話,就會立即刺激言咒作,有什麼下場你們自己應該很清楚."韓立皺了一下眉後,沒好氣的說道.

"什麼,會馬上作!"年輕女不禁失聲的說道.

血咒作後的血腥場面,當初下咒之人可是用一個大活人,當場給他們幾人演示了一遍.

受術之人,口吐數塊碎裂心髒的淒慘模樣,讓他們都記憶猶,這讓幾人對血咒談虎色變,如此的懼怕.

其他三人的臉色同樣的不好看,這豈不是要他們賭命嗎?

韓立望了他們幾人一眼,冷笑了一聲,就想說些什麼時,瘦高的老二卻猛的一抬頭說道:

"前輩盡管給在下強行解除就是,我們幾人都是同一人下的血咒,若是我可以解除此咒的話,其他兄弟肯定也行!"

這話一出口,其他三人都愕然的睜大了眼睛,呆呆的望著此人.

"二哥,你這是干什麼?這太危險了."女清醒過來後,急忙焦急的勸說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四十九章 遁走元武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五十章 瞬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