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第一百五十七章 慕容兄弟-第一百五十八章 藍衣女子   
  
第一百五十七章 慕容兄弟-第一百五十八章 藍衣女子


韓立出了岳麓殿,向兩位紅衣人告辭後,驅使著法器向百藥園飛去.

在半空中,韓立一邊想著築基丹煉制之事,一邊低頭向腳下連綿起伏山丘淡漠的望去.突然一陣轟隆隆的巨響從下面傳來,讓他吃了一驚,不禁定睛細看去.

只見下面的某個小山上,有雷擊電光閃動,還隱隱有眾多的叫好聲傳來,引得韓立好奇心大起,不由的把法器落了下來,停在了響動的附近,然後自行的靠了過去.

"慕容兄弟,再來一個,讓我們再見識一下!"

"就是的,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看到雷電的形狀,好嚇人啊!"

……

剛走到山頂處,韓立就聽到了前面傳來的嘈雜聲,而那聲慕容兄弟的稱呼,是讓他心里一動.

"進門的那對雷靈根的天兄弟,不就是姓慕容嗎!再加上剛的巨響,難道真是他們這對備受矚目的兄弟在此展露身手?"

這時,他已看清山頂上大約有三,四十名年齡不一的弟,正圍成了個松散的大圈,指著中間的兩名十一二歲的少年正興奮的說著什麼.

而圈內的地面上有幾處焦黑的大坑,坑壁邊緣處竟成高溫溶解狀,還冒著淡淡的青煙,一股微風吹過後,一股焦糊味飄散的到處都是.

見此一幕,韓立急忙走了過去,並仔細打量了少年們一眼.只見二人眉清目秀,白白嫩嫩,長的十分相似,但眨眼間目光輕靈閃動,一副精靈鬼的模樣.

這時因為圍觀之人的注視和稱贊,二人的小臉正興奮的通紅,並且對視了一眼後,同時掐訣念咒,二人手中一陣電光閃動,接著就是兩道細細的閃電飛出,打在了附近的地上,出了兩聲巨響和一陣耀眼的白光,又多出了兩個深坑出來.

"這就是雷屬性的掌心雷?不論是威力還是聲響效果,這可比火彈術,冰錐術等同級的其他法術強的太多了,真不虧是號稱破壞力強的雷系法術啊!"韓立心中暗自驚歎,對兄弟二人的靈根屬性大為羨慕起來.

顯然,場外並不是韓立一人有這種心態,其他圍觀的弟,也大都用酸氣十足的目光看著二人,只恨自己為何沒被上天眷顧,具有這種羨煞旁人的極品靈根!

這兄弟倆在圍觀之人的叫好聲中,再施展了幾次雷擊術後,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畢竟他們的年紀還是太小了點.

"什麼嘛!雷靈根的威力也不過如此,我看還不如我的風靈根呢!"就在這時,一個有些大煞風景的男聲從韓立對面的人群中響起,惹得四周的人都不禁紛紛望去.

只見一對的青年男女並肩站立在一起,男的英俊挺拔,女的貌美如花,顯然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那男的一臉的傲意,似乎對慕容兄弟的掌心雷不屑一顧,而女的被這麼多人一同注視,則臉色微紅,有些羞澀添幾分嬌豔.

"這男的是誰啊?好狂啊!"

"風靈根?這不也是異靈根的一種嗎!難道這男的也有異靈根?"

"這人我認識,他是6師兄,的確是異靈根屬性,一手風系法術可厲害的很!"

"就算他同樣是異靈根,干嗎要說這樣的話?"

"可能嫉妒吧!畢竟以前低階弟中就只有他一人是異靈根,但如今突然冒出兩個資質比他好的,當然心里不平衡了!"

"什麼?這樣小心眼!"

"噓!輕點,別被他聽見了,他這人很記仇的,要是被盯上了就糟糕了!"

……

因為這位青年的出現,附近的人全都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似乎這位的人緣實在不怎麼樣.

"哼!小家伙,我讓你們見識下什麼是真正的異靈根!"青年男見眾人如此議論他,臉色一沉,幾步走到了圈中,接著傲然說道:

"你二人盡管用雷系法術攻擊,若是躲閃半步,我就給你兩小鬼磕頭認罪!"

慕容兄弟兩人見這位6師兄如此跋扈,無緣無故的藐視他們二人,小臉也氣的白.

"你不躲?"

"當然"

"也不准使用法器?"

"可以"

兄弟兩人真不虧是同胞兄弟,一人一句話就把有利于己方的規定給敲定了下來,而青年也是一副自大,根本不把哥倆放進眼里的樣,對對方的條件絲毫異議都沒有.

"好,那我兄弟二人就會會師兄了!"少年們氣憤的異口同聲道.

"6師兄,你這樣做沒事吧!小說整理布于."青年的女伴有些擔心起來.

"嘿嘿!對付兩個小毛孩有什麼可擔心的,陳師妹盡管放心就是了!"青年不在意的擺擺手,然後大模大樣的站在了慕容兄弟的對面.

少年二人對視了一眼後,忽然湊到了一起,分別伸出一只手握在了一塊兒,然後另一只手指向了天空,同時念動了一模一樣的法咒!

青年見此冷笑了一下,隨手往身上施展了一個防禦性的法術,在他四周立即出現了一個青色的光罩,將其牢牢的包裹在了其內.

"天雷連環擊"

同胞兄弟的咒決終于念完了,接著把手指改往青年頭頂上一指,結果其上空立刻出現了一團丈許大小的烏云,云中白光一閃,一道手指般粗細的閃電掉落下來,劈到了青色護罩上,打的光罩動蕩不已,讓青年臉色為之一變,顯然閃電的威力出乎了他意料之外.

但這道電擊只不過是個開始而已,從那朵懸在空中的烏云中,"劈啦啦"的一道接著一道掉下了相同的雷電攻擊,把那護罩給打的閃爍不定,黯淡不已,仿佛馬上就到了破碎的邊緣.

青年神色陰沉了下來,突然雙手一陣眼花繚亂的掐訣,然後低吼了一聲,把雙手死死按在護罩的光壁上,讓光罩忽然青光大起,不但恢複了原狀,似乎比一開始還要凝厚了幾分.

而慕容兄弟自然不肯放棄到手的優勢,也往空中打上了各式各樣的法決,讓那黑云擴充了起來,直徑竟達到了數余丈,所掉落下來的雷電也加粗壯和頻繁起來.

面對兄弟二人的凌厲攻勢,這位6師兄驚怒交加,大有措手不及之感,他萬萬沒料到對方小小年紀就掌握了低級中階的連環雷術,一時之間竟被攻擊的無法抽身,另行施法反擊.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硬生生的吃了如此大虧.

就這樣,一面是少年們勉力支撐著烏云的持續雷擊,另一面則是青年苦苦的施法防禦,不停加固著青色護罩.這場比試竟然變成了一次出人意料的拉鋸戰.

按理說,一方攻擊一方防守的話,自然是攻擊方大占便宜,能比防守方省下不少法力.不過,作為攻擊方的慕容兄弟,一來在剛的演示中耗費到了不少的法力,原本法力就不充足.二來,6姓青年畢竟年長了許多,法力的精純和深厚遠不是入門的他們所能比的,打起消耗戰來還是落在了下風.

于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那朵黑云在釋放出了後幾道雷電後,云消霧散化為了清明,法力耗盡的少年還是先一步被迫終止了雷擊.

第一百五十八章藍衣女

青年一見此景,嘿嘿冷笑了起來.

"既然我已經接過你們的攻擊了,那下面是不是輪我攻擊一次了?"說話間,他已把護罩收起,轉而雙手合攏,忽然左右一拉,一道彎月形狀的巨大青弧光刃出現在了兩手間.

"試試我的青弧斬吧!"青年陰陰的說道,接著那道光片就呼嘯著向對面兩人飛射過去.

此人的攻擊,惹的圍觀之人驚呼了起來.無論是誰都已看出,現在的慕容兄弟根本就無力施展法術了,別說進行防禦.

少年們驚慌起來,失措的四處望了一眼後,干脆左右一分,向兩側的人群中跑去.

"開!"青年嘴中猛然喝道.

那飛行中的青弧竟然隨著喝聲,在半空中分成了兩截,被青年用手一引,也跟著兵分兩路,繼續追擊著少年.

說來也巧,其中一名少年因看出韓立在圍觀之人中法力算是較深厚的一人了,所以毫不猶豫的直奔了過來,讓韓立當即嚇了一大跳.

韓立可並沒有插手這樁事任何打算,他心知那青年就算再囂張猖狂,也絕不敢明目張膽的傷害慕容兄弟,頂多是嚇唬戲弄他們一番罷了,因此這個出頭羊他是絕不會去做的.

何況這少年也狡詐異常,這不擺明了要拿他作擋箭牌嘛!他怎會讓對方稱心如意,所以身輕輕一晃,人就已消失在了原地,讓少年撲了個空,氣的少年哇哇直罵,只好連滾帶爬的繼續逃竄.

"轟隆隆"的一聲,另一位少年逃竄的方向地面一陣顫抖,然後灰塵四起,並傳來了一位男的咒罵之聲,顯然有人沒像韓立這麼明智,沒擺脫掉活盾牌的角色.

只見灰塵消散後,一堵數丈高的厚土長牆橫在對面,牆壁上出現了一道數尺長的半月溝槽,而牆後站著一位二十來歲的粗矮青年,背著一個奇怪的木拐,正一只手按著牆破口大罵著.而在其後,則緊貼著另一位笑嘻嘻的慕容少年.

"姓6的,什麼意思?沒看見有其他人在這里嗎,竟然還攻擊!是不是打算連我也一塊給斬了?"粗矮青年驚怒之下,連聲質問道.

6師兄哼了一聲,沒理會粗矮青年的責問,反而陰沉著臉,全力操縱起剩下的半截青弧刃,突然加追擊起韓立這邊的少年,並且看那青弧的去勢,是打算真給少年留下點記號了.

"住手!"一個年輕女的嬌叱聲從天外傳來,緊接著一道熊熊燃燒的火焰鳥從天而降,一口就把那少年背後的青弧給吞噬個淨光,然後化為一團烈焰,消失不見.

"誰?是誰破了我的法術?"6性青年大怒,抬頭向空中望去.

只見在眾人的頭上,不知何時來了一位膚若凝脂,容光豔麗,猶若天仙的藍衣女,這女纖細的柳腰,修美的玉頸,一身藍色的宮裝,頭梳高聳的鬢,使人望去有種不敢仰視的飄飄出塵之感.

"原來是聶師妹啊!我說誰有這麼高的法力呢!"原本怒氣沖沖的6姓青年,見了紅衣女後,立即神情一變,溫文有禮起來,倒也風度翩翩.

"6師兄看在小妹的面上,這場比試就此結束如何?"宮裝女腳踩法器,冷淡說道.

"呵呵,既然是聶師妹的意思,那為兄當然照辦了."青年滿臉笑容的道.

宮裝女點點頭,也不再說什麼,直接就從天空落了下來,向慕容兄弟走去.

"聶師姐,你來的可真及時,否則我們可要吃大虧了!"剛剛逃過一劫的少年,一見藍衣女立即喜笑顏開的跑了過去.而另一位也咧著嘴,繞過土牆奔過來.

"回去以後面壁思過,沒練成九層功法前,不准外出."女清淡的道,不帶絲毫的煙火之氣,一點也看不出情緒的波動.

慕容兄弟聞言,立即變得垂頭喪氣,全都耷拉著腦袋應承了下來.

藍衣女處置完兄弟倆後,轉向那位粗矮青年望去,竟突然綻顏一笑,讓附近萬物刹那間黯然失色.她杏唇微張道:"多謝師兄的援手,否則慕容師弟有個意外的話,小妹就愧對向師門了!"

"沒,沒什麼……"

粗矮青年被對方豔麗無匹的笑容,給驚豔的一個勁兒"嘿嘿"傻笑,說話都結巴了起來.

四周男見他所受的特殊待遇後,都不禁羨煞此人的豔遇,大為後悔剛出手的為何不是自己,因此嫉妒的眼神幾乎將此人戳成了千瘡百孔.

6姓青年見此,眼中是閃過了惡毒的眼神,只是極的掩飾了過去,仍保持了溫文爾雅的樣,除了他身旁的那位女伴,和在一旁冷眼光看的韓立外,其他人都未曾覺他的異樣.

雖然那位陳師妹也是長的千嬌百媚,嬌豔如花,但是與姓聶的女一比,就顯得大為遜色,因此這位陳師妹在藍衣女一現身時,就生怕那位6師兄被其所迷住,便立刻跑到了6師兄身側,一把抱住青年的一只胳膊,然後用敵視的目光注視著對方.

藍衣女自然感覺到了對方的不善,但是毫不在意,反而在帶著慕容兄弟離開之時,若有若無輕瞥了韓立一眼,然後韓立耳邊馬上傳來了此女悅耳的聲音.

"下雖然法力不弱,但是這種獨善其身的行徑,小女實在無法苟同!希望下次再見之時,師弟能有所改變."

韓立聽了藍衣女的言語後,微皺了下眉頭.看來他的躲閃舉動,已被對方完全看進了眼內,沒給此女留下什麼好感,甚至留有的是較壞的印象.

不過,他可不是什麼聖人,明知被人利用還不遠遠躲開,那不成白癡了嗎?粗矮的青年倒是沒有獨善其身,可如今卻被姓6的家伙給盯上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掛掉了也不一定.到時候,你這位大美女難道還能為其報仇不成.韓立嗤之以鼻的想道.

不知為何,韓立對這種風華絕代的大美人十分不感冒,倒是對那些小家碧玉型的女順眼許多.因此在這位聶師姐心目中印象如何,他絲毫不在乎,只希望對方少注意些自己就行了.

這時,藍衣美女等人已不見了蹤跡,而6師兄狠狠瞪了粗壯青年一眼後,也和其女伴離開了山頂.于是剩下之人見無熱鬧可看,就一哄而散了.

韓立也駕器離開了此地,一路飛回到了百藥園.

進了自己居住的屋,韓立就迫不及待的將那兩塊玉筒取出,挑出了含有築基丹煉制之法的複件,就開始逐字逐句的讀閱起來.

韓立心神雖然活躍,但神色一直紋絲不動,直到數個時辰後長出了一口氣,把玉筒放了下來.可緊接著就陷入了苦思之中,凝神細想起來.

半晌之後,他"呼啦"一下站了起來,緊皺著雙眉走到了藥園內,開始四處掃視著園內的花草,並且嘴中喃喃自語起來:

"千結花,黑芍草,金精參等三十一種輔藥材倒沒什麼,這藥園內全都有,只是要求年份長久一些,要有數百年的火候罷了.但是作為主藥的玉髓芝,紫猴花,天靈果就有些麻煩了!這里竟然一株都沒有,而且也從未聽聞過."

韓立躊躇了半天,還是決定找人問一下,這人自然非精通藥理的小老頭不可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一十三章 准備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一十四章 地火之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