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八夫臨門網友上傳章節 與後弦的單獨之行   
  
網友上傳章節 與後弦的單獨之行

花了了大婚。

拿著喜帖我嘴角抽搐。這張喜帖應該是專門為我准備的。喜帖上,清楚羅列著她的要求。

首先,賀禮不能少。後面還加了她的原話:你現在都風家當家了,如果拿個百兩銀子你也好意思?

我想,從原來的世界,到這個世界,跟我最不客氣的就是花了了了

其次,她不准我帶任何夫郎,除了她喜歡的後弦。後面又加了她的原話:你帶他們來什麼意思?向我炫耀嗎?!

不過,花了了不說,我也會帶上後弦。因為他最近的情緒很不穩定。

我因為忙碌而容易忽略後弦。說實話,後弦也是個大人了,現在小蕾都已經七歲,後弦也快年過二五,難道還需要我去照顧?

不過,他最近的狀況確實不好。

先不說在桃樹下發呆,就說上次打雪杖,他無緣無故地發起火來。好吧,是我說他缺根筋在先,可是以往不都如此?

他一個快二五的男人,居然從不想女人,這實在太奇怪了。不過,後來他的反常表現,就讓這點不再奇怪。

這小子,居然看他那風華絕代老娘的書了!而且還是BL。頭痛啊頭痛,自從鏡和他說什麼菊花點穴手,他就開始往那個方向而去了。這若是讓千暮雪知道……

“夫人。你找我!”後弦異常清亮地聲音在我面前響起。他一身紫紅地冬袍。暗紅色地短絨包裹在脖領。袖口。和尾擺上。

長發也不再束起。而是披散。一個精致地貂皮帽扣住了他地長發。雪白地肌膚帶著健康地粉紅。他……越來越受了。

後弦朝我而來。看了看左右。面露一絲疑惑。隨即卻是開心。他跑到我身邊。就坐在我椅子地扶手上。然後攬住我地肩膀。就靠在我地身上。整個姿勢。就像兒子跟娘撒嬌。

“夫人太好了。難得楚翊他們都不在你身邊。”

“後弦。放開。你很重。”

“哦。”他立刻放開。攬住我地手隨意地掛在我地椅背上。

“你去收拾一下行禮,我們馬上啟程去參加你花姐姐的大婚。”

“花姐姐又婚了?這次娶誰?”後弦漂亮的鳳目精光閃閃,我搖頭:“不知道。或許又是一個美男子吧。”

“又是一個小侍郎。”後弦垂眸若有所思,“小侍郎聽說都是很受寵愛的……”

“恩,一般都是這樣。”

“夫人……”

“什麼?”後弦從我椅子上下來。蹲在我地身邊,當他仰起臉時,臉上的神情竟是楚楚可憐:“我就是小侍郎,為什麼夫人不寵愛我?”

我倒。

“夫人,南宮明明在我後面入門,你卻把我往後排,軒轅和珊珊大哥入門,你又把我往後排,現在我是真正的小八了……”

這倒是。因為小後小朋友屬于舒園的過客,所以他被我往後再往後,成了名副其實的小

“後弦,當初鏡為了讓珊珊入門,才騙大家說我命中注定有八夫。”

“什麼?”後弦起身,有些驚訝,“原來是假的?”

“所以你過去不是我的小侍郎,現在也不是,將來就更加不是了。這次我帶你去見花了了,一來想讓你找回過去的自己,二來你該好好想想自己的未來,你不能在我這里孤獨終老啊。”

後弦一怔:“找回……過去地自己?為什麼要找回?我現在不好嗎?”

“當然不好!雖然我很希望你喜歡男……呃……不是不是,總之你是個正常的男人,就該喜歡女人。哎……你那風華絕代的娘可是放話了,如果你變成那個,唯我是問呐,所以你……”我看向他。他卻低頭不語。

“後弦……”

“我去收拾行禮。”後弦沒有等我說完。就轉身出了書房。我撫額,後弦成受是我最期盼地事情。可是當這一天真正到來的時候,我卻只感覺頭腦發脹。

後弦走後,楚翊他們就紛紛進入我的書房。喜帖是前日拿到的,所以昨天就已經將工作交代完畢。

其實有了楚翊和鏡,我完全可以做米蟲,但是我這種不思進取的態度讓這幾個男人很惱火。事實證明,他們團結起來,很恐怖。

就在昨天,離歌,臨鶴,秋,逸飛,珊珊,鏡,還有楚翊和我一起針對後弦的事,開了次會,大家紛紛指向秋,說後弦可能暗戀他,所以讓他最近不要呆在舒園。

秋眉一挑,嘴一勾,來了句:你們是故意的。

一場本是解決問題的會議,最後引發了更多的問題,歎氣,最後楚翊小聲對我說:夫人,你還是盡快帶著後弦離開,也好散散心。

所以今日才那麼迫不及待地上路。

孩子們吵著要跟我一起去,最後紛紛被他們地親爹抓回,現在舒園內,可以說氣氛緊張,上一代的競爭,轉化到了下一代身上。

我抹著汗,逃進車廂,早知道就一個都不要生。

大冬天的,我居然汗流浹背。

大家囑咐後弦要好好保護我,第一次,後弦沒有露出興奮的表情,而是顯得陰沉靜默,上了馬車,也是抱劍而坐,有些無精打采。

馬車啟動,開始上路。一路上,後弦始終不怎麼說話,我也不知道怎麼開頭,于是,兩個人都沉默著。

忽然,他的身體倒落,就躺在我的腿上,我想說話時,他卻閉上了眼睛,想想他最近心情不好,也就由他去了

入夜後,我們到了有間山寨的山下,此時馬車不能上行。

叫醒後弦,開始步行上山。

他一直挽著我的手臂,緊緊的,看他,他就撇開臉,不讓我看他地神情。

有間山寨今日又是紅綢高掛。

上一次,還是許多年前了,那次,是“娶”臨鶴。這件事,現在每每提起,臨鶴就頗為感慨,說如果沒有這件事,他或許就不會與我有此夫妻之緣

此時上山的人已經稀少,希望我們沒有遲到。

入門後,便是簽到台,里面已經人聲鼎沸,大聲嚷嚷寨主怎麼還沒出來。

“舒雅舒夫人到----”簽到的小嘍一聲喊了進去,立刻,里面圍坐在酒桌邊的人不鬧了,紛紛朝我看來,立時,後弦擋在我的身前,身上帶出戒備。

我忍不住拍他的貂皮帽:“干嘛呢,都是你花姐姐的朋友,你緊張什麼?”

後弦捂著他漂亮的帽子,回頭有些委屈地看我。

“竟然真的是舒夫人!”有人站起,緊接著,許多人都紛紛站起,向我行禮。

我有些不好意思:“大家好,好。”

“沒想到舒夫人居然是寨主地朋友,我們今日能與舒夫人同桌喝酒,真是榮幸!”

被他們這麼一說,我更不好意思了。就在這時,後弦在我身後發出一聲只有我才能聽見地輕哼:“哼,被花姐姐利用了吧。”

“少胡說。”我斥他。

與這些綠林人士一番寒暄後,司儀就高喊:“寨主到---

然後,只見從大廳通往院子的紅地毯上,走來一對新人,女子嬌如鶯,媚如蛇,她看到了我,給了我一個媚眼,順便,毫不吝嗇地也給後弦一個,後弦開心不已:“花姐姐的小侍郎真好看。”

在花了了的身邊,竟是一美貌少年,那少年的年紀頂多十六。靠啊,老牛吃能草啊。少年膚白若雪,黑眸顧盼,紅唇如朱,神如仙童。

他怯生生跟在花了了的身邊,緊緊挽著她的手臂,這副姿態,怎麼像……後弦。這小子現在就挽著我不放呢。

感覺到一抹殺氣,是從花了了那里而來,真小氣,不過多看她的小侍郎兩眼。

小弦開竅了嗎?開了嗎?沒有嗎?開了。嘿嘿,小弦在盤中,狼女來品嘗。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後弦,開竅吧(五)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與後弦單獨之行(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