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八夫臨門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集 第101章 煉丹還是死士?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集 第101章 煉丹還是死士?

推薦票600加更第五更送到君手提床單,恐慌地看著四周,為什麼總是覺得有好多好多寒光閃閃的眼睛看著他捏?乃們這群狼女啊----

這一晚,沒有睡好。

第二天,更是被一陣焦急的敲門聲驚醒。

心情很不爽。

披上外衣,開門時,右手卻是先被拉住了,有人推開我的衣袖,翻看我的手臂,我怔怔地看著面前心急火燎的人:君臨鶴。

他沒有顧及地看著我光潔的手臂,這……不對吧,這對于他來說,應該屬于授受不親吧。

“沒事,沒有受傷。”他檢查完右手,就要看我的左手,我將左手背到身後,生氣地問:“君臨鶴,你在做什麼?”

君臨鶴微微一怔,似是大夢初醒般,瞳孔收縮了一下,立時,羞窘地撇開臉,輕聲問:“你……沒受傷吧。”

“你到底在說什麼?一大清早,拍我的房門,扯我的衣袖,你不怕別人說閑話嗎?”我話中帶刺,刺出他點點青白。

清晨的空氣,異常冰涼。

舟行河上,風里,也帶著細小的水滴,吹入我的領口,透著寒意,我收了收外衣:“如果沒事,我繼續睡了。”

“等等。”君臨鶴出手微觸我的衣袖,卻在碰到我的手背時,立刻收手。他垂眸不語,雙眉緊皺,在我想轉身時,他從懷中取出一片碎布,碎布的顏色。。。和花紋,是如此眼熟。

“這是我在桌上發現地,被銀簪釘著,小舒,我昨晚……”

“你想殺我。”我取回碎布,冷冷地看他,“你昨晚醉了,想殺我。讓我很吃驚。”

“我……”君臨鶴驚慌地拉住我的手腕,“不,我不可能會想殺你。”

“但你昨晚就是這麼做的,作為朋友,我勸你以後還是不要喝酒了。”我抽回手轉身,在君臨鶴喊“小舒”之時,關上了房門。

深深地吸入冰涼的空氣,手中的布料還帶著君臨鶴淡淡地體溫,昨晚的一切,都如電影。在眼前回放……

再次證明,人在有心事的時候,做事都會心不在焉。

現在望塔成了我最好的躲藏之處,而且。我還有一個順理成章的理由:望女兒。加菲很羨慕我能上來,它不行,因為這里最多只能站兩個人。

在這里躲了多少天,我已算不清,只知道在不知不覺的時候,龍船已經入了海。

我們也曾停靠過港口,但是這些我都記不清了。好像後弦來叫我下船逛街,但好像最後是被珊珊拖走了。

聽軒轅掣說。對方在前一個港口和另幾艘船,會合了。他懷疑那些船里,也都是孩子。

現在,我的腦子里,除了麻將,就是小蕾。其他的。都自動過濾。

“撲啦啦。”忽地,一只白鴿落在了我的眼前。愣愣地看著白鴿,我好像有四年,沒吃鴿子肉了。

我是坐在望台里的,所以白鴿就正好與我平視,赤豆一樣的眼睛,在與我對視的一刹那,它哆嗦了一下。

就在此時,一只如玉的手,從我面前掠過,他抓起了白鴿,從它的腳上取下了竹簡。

仰頭之時,看到了軒轅掣帶著一點點神情的臉,他什麼時候上來的?

“想要?”他拿著白鴿,我砸吧了一下嘴:“這只你要送信的,要不你回信地時候,讓對方多放幾只過來。”

軒轅掣想了想,溫溫柔柔地笑了:“這個主意不錯。”他提袍在我的身邊坐下,解下披風蓋在了我的身上,淡淡的溫暖里,帶著一絲淡淡地如同新竹般地清香。

“有心事?”他問。

“想女兒。”我答。

他淡笑抿唇,手中的竹簡在指尖輕撚:“當今天子,曾經有一個寵姬。”他清淡的聲音如竹葉飄零。

我抓起地上的鴿子,輕柔地撫摸它潔白的羽毛。

“四年前,這位寵姬猝死,可是,國君卻執意認為她還會再次降臨人間。”

“然後呢?”我問。

“找了四年,一無所獲。”他笑著打開了竹簡,“若是那寵姬另嫁他人,這算不算與人私奔?”

我怔了怔,的確,我的身上,還背著軒轅逸飛寵姬的身份,若是暴露,會不會給自己和離歌惹來不可預計地風波,不過,我現在也不怕了,軒轅逸飛不一定能打贏我。等風雪音的事情一結束,就和離歌再次歸隱。

“即使沒有行夫妻之禮,他的女人,也始終屬于他……”

“就像這鴿子,飛來飛去,也還是他的鴿子。”

“所以,既然出來了,就不要回去。”軒轅掣抽出了紙條,打開,眸光輕動,“看來這次的事,與風雪音有關。”

他將字條放到我的面前,上面是熟悉地一排蒼勁有力地行楷:風雪離京。

“風雪音離京?可是,與孩子失蹤有何關系?”

軒轅掣撕碎了字條,白色的碎屑隨風飄散,他取出一張空白地字條,和一株小筆,恬淡的神情遙望遠方:“風家的影宮,你可知如何而來?”

“影宮?這種組織不就那麼來的,還有什麼成因?”

“並不是那麼簡單。”軒轅掣提筆在字條上寫上:已出海。三個字。頓了頓,他又補上了四個字:急需信鴿。

然後,他一邊卷字條,一邊說道:“影宮之人之所以如此忠心,是因為他們是風家四處尋來的孤兒。”

“孤兒?”

“風家給了他們一個家呵……”軒轅掣將字卷放入竹簡,側首看我時露出一抹優雅的笑,“原本,我想寫與舒同行。”他透徹的雙眸里,是他淡定沉穩的笑容。

“給。”我將鴿子放到他的面前,阻斷了他放在我臉上的視線,他笑著取過,將竹簡系回白鴿的小腿,甩手,淡金色的袍袖跟著揚起。

“撲啦啦。”白鴿振翅而去,消失在那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

“過幾天,你就有鴿子吃了。”他淡淡地說著,和我一起面對陽光。

“是啊,對了,剛才的話你還沒說完,既然是風家收留孤兒,那為何又要綁架小孩,這不是很矛盾嗎?”

“所以這次應該不是風家所為。綁架小孩,很有可能是效仿影宮的訓練方法,訓練一批死士。”

“訓練死士嗎……強者生存,真殘酷。我甯可認為他們帶走小孩,是為了煉長生不老丹。”

“哦?夫人怎麼會這麼想?”

深深地,皺起眉:“曾經,我看過玲瓏寶鑒。”

“夫人你……”少有的,軒轅掣也會驚訝。

“玲瓏寶鑒之所以無人參透,是因為上面的符號,是一種密碼,這竄密碼,愚弄了天機宮的人,如果有人解開第一重密碼,意思就是用五百童男童女的血,可煉長生不老丹。”

“五百童男童女!”

“但是,如果解開第二重,就是四個字:白癡才信!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幸好我培訓過莫爾斯密碼和數字密碼,不然還真看不懂那玲瓏寶鑒。書寫玲瓏寶鑒的人真牛。”

“白癡才信?”軒轅掣呆愣了片刻,才大笑起來,“哈哈哈……世人皆愚,此人有趣。”

“所以當初他們綁架童男童女,我就以為是有人猜透了那密碼,但是,當時因為綁架的人數較少,所以我沒有深想,既然你說是培養死士,我覺得也有可能。”什麼事,都要從娃娃抓起。

“那你有何打算?”收起笑容的軒轅掣,變得嚴肅認真。

我想了想:“只有繼續跟,然後潛入,查出對方的目的,再商量以孩子們的安全為前提的營救方案。”

一聲帶著幾分沉重的沉吟,從軒轅掣的喉中發出,淡定從他的臉上消逝,換上了深深的愁容。

“若是出了國界,就麻煩了……”軒轅掣深沉的目光,落在了遙遠的天空。

他們,會出國界?

虐君不止,激將不停。

新書樣章會在六月一號之後放出,金牌點評員的廣告再放幾天,希望大家積極參與,贏取可愛小兔兔。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集 第一百章 小君進化了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集 第102章 徹底暴露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