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AB Track Zero番外篇《星期一的黎明》 1   
  
番外篇《星期一的黎明》 1

番外篇《星期一的黎明》 1

先寫些什麼呢。當然是Girls Dead Monster,簡稱GDM的成員們的故事了吧。順帶一提,Girls Dead Monster正是我,關根,擔任貝司手所屬的搖滾樂隊。再提一句,為樂隊命名的正是我。當初組樂隊時,岩澤學姐和尚子學姐既嚴厲得過分又令人畏懼。「她們是怪物啊……不用管我你快逃吧,小雪……」,我向鼓手入江說的這句牢騷話就是樂隊名的由來。
那麼開始介紹樂隊成員,首先是尚子學姐。綽號尚子學姐(完全沒變呢☆)。尚子學姐負責GDM的吉他主奏,絕對猜想不到的是她另外還是個賭徒,更特別的是,是個老千。以前我曾偷瞧過她的千技。那可是相當精彩的場面。那天我正和小雪玩躲貓貓,藏在衣櫃裡沒有出來。太陽也快下山了,我正想著差不多該出來了的時候,突然房間的燈亮了起來,有群人嚷嚷著「開打咯!」,湊在一桌打起了麻將,讓我錯過了出去的機會。 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居然成了知曉尚子學姐不為人知的一面的絕妙契機!當時牌桌上的四個人分別是藤卷學長、TK學長、大山學長,還有尚子學姐。他們開始嘩啦嘩啦地搓起了麻將。麻將基本上來講是個比誰先湊出一對將牌和四組面子的牌型,來奪取他人分數的遊戲。
“立直”
尚子學姐邊說著邊把千點棒扔到了桌面上。也就是說,她現在處於還差一張就能和牌的狀態了。
“上啊……給我通過!”
“榮。一發。斷麼平和。哎呀,再算上裡寶牌,滿貫確定”
真可謂速攻。這時我已經有所察覺了。尚子學姐的手牌牌數不夠這件事。本來必須有十三張牌,但實際上只有十張。將三張牌握在手中,通過減少一組面子來迅速湊出牌型。
“切……給你”
因為藤卷學長是個笨蛋所以沒有發現。他老老實實地遞出了點棒。減少一組面子的效果驚人。能比任何人先行湊成牌型。
“立直。好的,榮。斷麼平和,加上裡寶牌,啊—又是滿貫」
“Fu〇k me—!”
TK學長基本上也是個笨蛋,所以也沒有發現。而且連鐵定會被消音的詞都用上了,TK學長也太傻了。
“立直”
這下大山學長終於把尚子學姐逼向了絕境。才第三巡。尚子學姐就算把手牌減少到十張也趕不上大山學長的速度。然而此時尚子學姐採取的行動更令人震驚。她又用另一隻手握走了三張牌,現在她的手牌只剩下七張了。也就是說,面子只剩兩組。
“追擊立直!”
她扔出立直棒。但是這明擺著不自然。因為她的手牌只有大山學長手牌的一半。大概是忍受不住了吧,大山學長終於開口了。
“那個……你有十三張牌嗎?”
“是啊”
……啥——————!!大山學長的心聲連躲在衣櫃裡的我都能感受得到(話說回來從這裡看牌桌是一目了然,這衣櫃的視野真是棒呢☆)但是,大概因為除了他以外沒人對尚子學姐說什麼,大山學長只得默不吭聲地摸起下一張牌。
“來張和牌啊!咦,這不是危險牌嗎!?”
由於他已經立直了,所以只有打出這張牌。
“給我撐過去啊!”
“過不了的。”尚子學姐說著
“榮。立直一發,斷麼平和,清一色,兩寶牌,啊,加上裡寶牌,嗯我算算……十三翻麼。累積役滿啊”
“哇塞,太厲害了,尚子……”
藤卷學長不由得從嘴裡漏出了讚嘆之聲。
“不不不!怎麼可能門前清一色!只用七張牌的話當然連小孩都能辦到啊!!”
“說了是十三張牌的。好了,下一把開始了——”
隨後尚子學姐馬上把所有牌混進牌堆裡糊弄過關。
“你這人太可怕了!!可惡,那我也來!立直!”
大山學長也把三張牌捏進掌心,用還多缺了一張牌的九張牌立直以示挑釁。
“咦?大山,你這小子牌根本就不夠啊?”
藤卷學長一眼發現了蹊蹺,開始數牌。
“瞧,少牌啊。你小子放棄和牌了吧”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只有我會被說啊!”
大山學長只好打出剛摸到的牌。
“榮”
當然出自尚子學姐之口。
“咦,誰榮了誰?”
“我榮了你的牌啊”
啪地一聲,尚子學姐攤開手牌。東南西北白髮中七張字牌。
“這啥玩意……”
“國士無雙十三面聽,雙倍役滿”
“七張牌聽十三面難道不矛盾嗎!?”
“啊—而且還是字一色。三倍役滿”
“啥米!!!!”
“哇塞……國士無雙而且還是字一色,我打出生以來頭一次見到哎……”
“因為本來就是不可能的啊!”
就這樣大山學長債臺高築了……。”
“目前的話先把手上的飯票無條件轉讓給我吧”
“不是吧……”
冷酷無比,心狠手辣,而且盛氣淩人。尚子學姐就是如此一個惡魔般的老千。


接下來是跟我幾乎同一時期加入GDM的鼓手入江,綽號小雪,如果說尚子學姐是惡魔的話,她就是小惡魔了。她是個狡猾地利用了自己那小動物般讓人忍不住去保護的樣貌,通過誘惑一般學生(通稱NPC)來試探究竟能亂來到何種地步的邪惡女生。先從她某天的炫耀內容開始講起。
“欸欸欸,NPC裡的——那個木下同學啊——已經被我迷得一塌糊塗了呢——上課時跟我對上視線的時候呀——臉還會唰地通紅起來呢……哎呀,他真容易看穿”
“昨天呀,我跟他說了我喜歡八十年代不良少年那樣的人之後呀,今天早上一看啊,笑死了。木下那傢伙啊,穿緊身褲來了。上衣明明是西裝式校服,下面居然穿緊身褲哦!超搞笑的說!”
NPC真是恐怖。究竟在這個世界要怎麼才能取得緊身褲啊,花整晚做出來的?
“然後他還衝著同班同學喊著「看什麼看阿,白癡!」,但大家會盯著他看是理所當然的阿,所以根本就是胡鬧吧?啊哈哈哈哈。他想用這來吸引我的注意呢”
每當她像個小惡魔說著這些話時……身為她的朋友總覺得該說她幾句。
“於是就找小織來商——量——嚕——。接下來讓木下那個傢伙幹什麼好呢?現在不管我說什麼他都會聽哦。”
“不不,小雪,已經玩夠了吧。放他一馬吧”
我試著和她說起倫理道德云云。曾經活過的妳這點是有的吧。”
“但是,我很好奇NPC的底限嘛。我畢竟是死後世界戰線的諜報員阿”
“你什麼時候成戰線的諜報員了。”
“再者死後世界戰線本來就是笨蛋的群體,他們不可能有像我這種聰明伶俐的成員的。”
“對了對了,爆炸頭怎麼樣?「其實,我最喜歡爆炸頭了—」這麼說的話,他明天絕對會弄個爆炸頭來上學的哦!這不超搞笑嗎!光想像一下就超——有——趣——☆」
“稍微停一停吧。緊身褲已經夠糟了,再繼續這樣下去他就會超出NPC的範疇了哦。”
“講到重點了,我就想試一試那條底限可以到哪嘛。好——的,明天就爆炸頭吧,木下同學!”

翌日。
“太有趣了,木下他!!”
小雪強忍住笑聲,跑到正在空教室裡一人練習貝司的我身邊。
“他還真頂著爆炸頭來上學了!!難道說這個學校的理髮店有技術這麼高超的人嗎!這種人才待在這實在太浪費了!!”
“我也看見了哦。超顯眼的,走在走廊上一眼就瞧見了哦。我還想著,那就是木下君同學阿。真夠可悲的呢”
“欸,接下來怎麼辦?他還真——是什麼話都聽呀。有意思!!”
“你啊……已經偏離了原本的目的了喲。完全成了找樂子玩了吧”
“怎麼會——呀!我有認真調查的……哈哈哈”


實在難以想像這按捺不住嘲弄人的陰險竊笑是出自這張可愛的櫻桃小嘴。
“那麼,接下來呀,就讓他往爆炸頭裡插上炸肉串吧。因為今晚的餐廳菜單是炸肉串套餐啊,就讓他爆炸頭裡插上十來根來上學吧,嘿嘿”
“爆炸頭好歹也是髮型姑且還能讓人接受,往爆炸頭裡插炸肉串這完全是行為藝術級別了吧?你打算怎麼教唆他啊?”
“那當然小事一樁。「想吃炸肉串的時候,如果能從木下同學的爆炸頭上直接拿下來吃那麼方便該有多好——這樣的話真想一直讓木下同學待在身邊呀——」這麼說就行了,嘿嘿嘿”
小雪真是魔鬼……。我重新開始了個人的貝司練習。

翌日。
“不得了了!他頭髮裡真插上炸肉串了!”
小雪的眼角泛著眼淚。看來在來這之前已經大笑一場過了吧。
“哦哦,早上有看到。的確插上了”
“之後,他朋友還說要摘下來吃掉呢!然後他哀號著「住手啊!」躲開了。超爆笑!”
“那麼,你拿下來吃了嗎?”
“誰吃啊!!都放了一天了!而且又是涼的,當然是原封不動地丟馬桶裡沖掉了嚕。好噁心!”
不妙,小雪的行為完全偏軌了……。雖然這個世界就是會讓人變成這樣……。即使如此,大家仍然認真地生活著並團結一起對抗神……。
“明天呀,讓他套個游泳圈吧,不去游泳卻套游泳圈。緊身褲加上爆炸頭再加上炸肉串和游泳圈,這NPC豈不是變得比我們更有個性嘛!”
啪!
我狠狠地朝她的臉頰甩了一巴掌。小雪那呆若木雞的眼神在虛空中彷徨著。我對她說道。
“也許沒有靈魂的NPC真跟我們不一樣,但他好歹也是人啊?也跟我們一樣擁有感情的。木下同學是特別純情的那種人阿!你給他下達去死以外的命令他大概都會做吧!你還這樣拿他開笑話……就一點都不覺得羞恥嗎!”
“但、但是……小織妳不也覺得很好玩嗎……”
“那種卑鄙小人才會幹的事,怎麼會讓人覺得好玩啊!這麼看來木下同學反而更像個人類呢”
“妳是說……我……連NPC都不如嗎……”
“是的。妳自己好好想想吧”
“嗚……嗚嗚……”
小雪顫著肩抽泣了起來……
“嗚哇——啊!!“
她兩手掩面跑掉了。
真是的……。
之後,我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告訴了木下同學。當然除了NPC這一點沒說。
“對不起。因為你總是對她百依百順的,所以她就得意忘了形”
“也就是說,我的戀愛……只是單相思嗎……”
木下同學掩蓋不住受到打擊的情緒,垂下了腦袋。
“嗯……就是這麼回事吧……”
“我明白了。但我是不會為此而哭的,因為我找到新的對象了”
他開朗地重新抬起頭。
“哦,那真是太好了”
“就是你了”
“咦!?我?”
“對,關根同學,就是你!我喜歡上了拯救了像奴隸一般的我的關根同學!”
“是、是麼……”
“關根同學!請和我交往吧!”
“不,這倒有待考慮……”
“你喜歡爆炸頭!?還是飛機頭!?還是平頭之類的!?”
“不,我不像她喜歡那些奇怪的東西……”
“那也就是說保持先前的樣子就行了!?”
“啊,不,不是那樣子……那個……再見了!!”
我直接像是在百米衝刺般地逃離了現場。”
“總之,小雪並非那麼壞的女孩,但就欺騙男生NPC純潔的心靈這一點還真邪惡。

最後介紹的是,我們GDM的主唱,岩澤學姐。如果說尚子學姐是傲慢的惡魔,小雪是邪惡的小魔鬼了話,岩澤學姐就是音樂狂人了。她的眼中真的除了音樂別無他物。 而且她總是做出些意義不明的言行舉止讓我們這些樂隊成員不知所措。
那一天我們一如既往地在空教室裡演練。曲子的前奏剛結束進了主歌部分,岩澤學姐卻沒開口唱歌。因此大家都停止了演奏。
“怎麼了,岩澤?”尚子學姐問道。
“Doo——oo doo—dwa!”
什麼?咦?我們的滿懷疑惑的聲音交雜著。
“關根”
我被叫到了。
“唔,有!”
“前奏結束,正要進入主歌部分的時候,素「Doo——oo doo—dwa!」”
“啊、哦哦,是「Doo——oo doo—dwa」呀。我明白了!”
“那麼,再來一遍!”
“好!ONE、TWO!”
由尚子學姐的話為信號,入江再開始數拍子。前奏開始,繁雜的樂聲向主歌部分一擁而入。
“……不對”
岩澤學姐拿起了麥克風卻沒有唱歌,而是喃喃說道。
“不對”
演奏再次停止。
“關根”
我的名字又被叫到了。
“你那素「Doo——oo doo—doo」啊”
她用麥克風對我說著。
“不,可是,你說過是「Doo——oo doo—doo」的吧?”
“誰說了啊!我說滴素「Doo——oo doo—dwa」啊!”
“沒什麼差別吧”
“明明素「dwa」啊!不素「doo」!「dwa」啊!”
“尾音嗎?”
“對啦!”
順道一提岩澤學姐一直沖著麥克風吼話。瞥都不瞥這邊一眼。看不見她的臉色反而更恐怖。
“那麼,再來一次吧”
尚子學姐打算讓我重振精神而說道。
“好!ONE、TWO!”
“不對————啊!!”
這次是徹底的怒吼。演奏停止。
“關根”
又叫了我的名字。
“是……”
“你彈的啊,素「Doo——oo doo—doo」啊。我說滴素「Doo——oo doo—dwa」啊!”
“可是,節奏上又沒有什麼誤差……”
“「doo——」和「dwa——」滴流暢感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但是,那麼細微的音感差異,以我的技術,不,應該說用我的貝司是表現不出來吧……”
“那麼,念出來不就行了”
“啥?”
“最後,念出「dwa——」不就行了。你眼前滴麥克風是幹嘛的啊”
“我想是用來唱歌的……”
“既然你彈不出來,自己用嘴模擬出來有啥不好啊!!這樣流暢感就能出來了,有啥不好啊!”
“要念是可以……但我不覺得對著麥克風念「dwa——」這會有流暢感……”



“還有,入江!”
這回她沖著小雪怒吼。
“請、請問有什麼事……”
“咚嚓咚嚓地煩死人了啊!”
連架子鼓的存在意義都奪走了!
“架子鼓不正是這麼一種樂器嗎……”
“再給輕巧點就行了。跟頭上抹了生髮劑後,唰一聲地就長出來滴那種感覺”
“不,我從沒用過生髮劑,叫我怎麼用鼓表現……”
“銅鈸左右搖晃起來滴那種感覺不就行啦!你很聰明,表現出來吧,你應該聽滴懂對吧!”
“啊,晃起來嗎……好的,我知道了”
“這曲子估計會變得非常不起眼吧……”
連尚子學姐也不禁露出擔憂的神情。
“尚子你也素,現在可不是心浮氣躁滴時候”
“我又沒有心浮氣躁……”
“開頭的吉他,別再「鏘——!」滴那麼狠了。跟個白癡似滴。簡直就像剛學會彈吉他滴小鬼興奮的亂彈一樣。你素小鬼嗎”
“那你叫我怎麼彈”
“彈上端滴這個部分”
“哪裡啊”
“琴鈕跟螺帽之間滴部分啊!有弦吧!彈這裡的話就能奇襲似的讓聽眾沉醉的嘛!以抓住聽眾的心來開頭不素最棒的嗎!”
“你認真的嗎……知道了……那麼,再來一次!”
“好!ONE、TWO!”
“你這也很囉嗦!我們一起演奏多久了,她一說開始就直接配合其他人滴呼吸開始啊!數拍子啥滴不要了!”
“我知道了……那麼,開始嘍!”
……。
……。
……。
唰唰唰唰唰唰——
砰!
Doo——oo doo…
dwa——
“這啥玩意啊!莫名其妙啊!”
“你告訴我們這麼做的吧!”
大家異口同聲地喊道。
這就是岩澤學姐音樂狂人的一面了。
以上為Girls Dead Monster,簡稱GDM的活動日誌裡,第一天以介紹樂隊成員的內容。
“呼……”
我把鋼筆放下。
“辛苦你了”
背後發出聲音的同時,我的肩膀啪地一聲被人使勁抓住。
“嘿——,這內容還真是有意思呢”
這聲音……是尚子學姐?回頭一看,樂隊的三個人都在我的房間裡(雖然我跟小雪本來就是室友)。瞬間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從來沒幹過什麼出千的行為吧?”
嘴角抽搐著說話的尚子學姐,好可怕……。
“吶,小織,誰是天天玩弄NPC感情的邪惡小魔鬼呀?”
連平日溫厚的小雪都罕見地在太陽穴暴起了青筋沖我笑著……。
“原本是因為你的惡作劇把現場演唱搞得一團糟,為了讓你好好反省才叫你寫這個活動日誌的,才第一天你就寫出這麼荒唐的玩意啊……你是找打啊!”
搭在我肩上的手指抓得越來越用力了。
“嗚嗚,好痛呀,尚子學姐!”
“沒關係,今天我就特別準許學姐這麼做”
“什麼!?連小雪都!”
“我的還算好的……被寫得最慘的是岩澤啊……這玩意,真的不得了啊”
“嗚嗚……”
我戰慄地跟尚子學姐一同向房門的方向望去。站在那裡的岩澤學姐她……
“嗯?有什麼事麼?”她悠閒地問道。
“不,你剛才,不也讀了嗎,這個日誌……”
“是啊”
“你不生氣嗎?”
“為什麼要生氣?”
“不,岩澤,你被寫成音樂狂人了啊?而且還操著一口偽關西腔啊?你的性格完全毀掉了啊?”
“日誌嘛,寫下自己想寫的東西不就行了?比起這個,我又作了一首新曲,想讓關根和入江也聽聽,可畢竟已經晚上了,就直接來你們房間了。來聽聽吧”
說著,她放下吉他箱,拿出了吉他彈了起來。這時,原本因為我的日誌弄得劍拔弩張的大家的心,再次合為了一體。
……嗯,她真的是個音樂狂人啊。

番外篇《星期一的黎明》1 完

上篇:第七話《開戰前夜》    下篇:番外篇《星期一的黎明》 2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