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 Track Zero - 第二話《Navy Blue》
   
Un[nX]   ڪñ   å  
Is]kPZԨɥVۤӪFx|vWۥj

首頁 本站原創 AB Track Zero第二話《Navy Blue》   
  
第二話《Navy Blue》

第二話《Navy Blue》

當我追上跑出去的小百合時,看見她的前方是一群教師。
“校長室”
沖入那群教師中,小百合強行穿了進去。
“喂,你沒聽到廣播嗎?學生們快回教室!”
她被一個教師抓住了手臂。
“哎呀…有那種廣播…嗎!!”
咚!突然吃了一記小百合的鐵肘,教師不禁彎腰倒下。這也太無法無天了吧……想要上來按住她的教師,卻一個個都被撞飛。接著,她到了門前。
“我要衝進去了。”
“但妳還沒想衝進去之後呢!?”
她毫無猶豫地打開房門闖入其中。事到如今只有硬著頭皮上了。心一橫跟在她身後。校長室裡有一個男學生,他胳膊夾著一個身穿西裝貌似校長的老爺爺的脖子站在那裡。手上還拿著槍。似乎是以校長為人質頑強抵抗著。而現在槍口正對著小百合。
“我說過的,進來的話我就開槍。你們是蠢貨嗎……?”
“啊呀——”
“看吧,這下麻煩了。”
真是漂亮的飛蛾撲火。不過,這個世界裡飛蛾不會被火給燒死。
小百合沒有絲毫膽怯,開口道: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是的,就和你想的一樣,不用我說也明白,來吧,我們合夥吧。”
“你這臺詞真夠經典的。”
“合夥?真可笑。在這世界中,除了自己以外還有什麼可以信任?”
“請相信我,我可以成為你強大的同伴。”
“哼……有意思,那麼,你脫光光給我看看。”
“噗!啥!?”
我看著小百合。
“我說,你能不能別讓我失望……那種三流電視劇裡小角色的說辭還是免了吧。你正在這個世界中做著如此劃時代的壯舉。這非常棒喲。你應該更自信心才對,別用那種說辭來貶低自己。”
不愧是小百合。聽到這些話,大概沒有人不會折服。
“你說的話我一句也聽不懂。想要我相信你,就脫光衣服。我要說的只有這些。”
對方也是個強者!!!
不過,我認識的小百合是個會不斷噴出粉碎對方自尊心的話語,直到徹底壓倒對方的人。




“由這傢伙代我脫衣吧。”
“為什麼是我啊,喂!!”不得不為之吐槽的我。
“有什麼怨言?”
“有很多怨言!憑什麼我要在這種情況下脫衣啊!”
“你以為我是為什麼才收你當同伴的?”
“至少不是為了脫衣服吧!”
“你啊……連這種小事也好意思推給我來做嗎?難道就沒有一點身為男子漢的尊嚴嗎?”
“我才沒推給你什麼呢!我們兩個都不脫不就行了嗎!”
“不過他說不脫的話就不相信我們”
“不是我們,被他這麼說的只有你吧”
“我不想脫呢”
“想對策是你的工作吧”
“又是我嗎—?你啊,到底算什麼角色?什麼時候才能派上用場啊?我現在解雇你也行喲?”
呯!
……槍聲。身旁的牆壁上出現了一個嶄新的小洞。
“不好……現在可不是閒聊的時候……”
“什麼叫閒聊啊,你把我當傻瓜嗎?我正在追究你的責任。”
“不不,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
“再不滾出去,下次就打中你們的腦袋!”男人發出尖銳震耳的聲音。
“啊呀,有些偏題了呢—”
小百合似乎終於想起了原來的目的。她再次轉向男人。
“啊,你剛才說什麼來著?只要我脫了你就相信我?那麼能不能讓我們單獨相處?被這傢伙看見我可不願意。”
“我不想再聽你囉嗦了,給我滾”
“是嗎,交涉決裂呢,我都做了這麼多讓步。好吧,做掉他,日向同學。”
“咦,我!?這種情況下我能做什麼!”
“我說你啊,到底是為什麼才站在這裡的!?又不會掛掉,用身體撞他啊!”
接下來,說實話,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是的,我不知道。首先,大門猛然地開了。然後,槍聲響了數下。很丟臉的是我嚇得閉上了眼。叮叮鏮鏮,響起彈殼落地聲。不過,槍聲還在響。撲哧,某種危險的穿透聲。
瞬間安靜了。
睜開眼,男人倒在地板上。學生會長正站在他的上方。某種巨大的像是劍刃般的東西,刺穿了男人的胸口。



呯!呯!呯!
男人朝著學生會長的身體又開了數槍。鮮血從傷口中湧出。不過劍刃依舊牢牢的釘在男人的身上……直到男人脫力為止,她都維持著那個姿勢。
槍聲平息後,教師們一下子湧了進來。我和小百合呆呆的看著校長被救走,男人被抬了出去……我們卻什麼也沒做。

晚飯決定吃咖喱飯。一勺一勺的往嘴裡送。小百合與昨天一樣要了烏冬面,不過卻始終沒有動過筷子。吃完咖喱飯,我無奈之下開口道:
“真是辛苦的一天呢……嗯—,對我而言,總比被兩次從屋頂上推下去的昨天要好些就是了。”
原以為會聽到她生氣的回駁,但小百合只是一聲不吭的開始吃烏冬面。……不太對勁啊。沒能讓那個男人加入,讓她受到相當大的打擊嗎?
我們盯著彼此空空的餐盤和麵碗。
“振作點吧,那個男人又沒死,還有讓他加入的機會不是嗎?”
“……你在說廢話呢。”
終於聽見她出聲了。
“你啊,該不會是以為我還在思考那個男人的事吧?”
“誒?不是因為沒把他拉入夥嗎?”
“你傻了吧……”
“什麼意思?”
“你,沒看到嗎?學生會長的行動?”
“看到了喲。”
“就沒任何感想嗎?”
“嘛……稍微有點吃驚,沒想到她能做出那種事。”
“我說啊…”
“什麼?”
“如果不是現在我們之間隔了一張桌子,我肯定揍飛或者踢死你”
她似乎回到了平時的摸樣。



“那麼,隨你喜歡,動手吧。”
我站起身並伸出頭。接著,她握著筷子的雙手從下方戳來!
咫尺之間,我躲了過去。
“你想幹什麼啊!”
“刺穿你的雙眼。”
“我會失明的!”
“反正過個三天就會自己恢復了。”
“這期間都看不見東西,該怎麼幫你?”
“就算你眼睛看得見,也只會說些抱怨話,有和沒有,並無區別。”
“我的生活會有困難!突然失明回去,我的室友也會嚇一跳的!”
“真是期待你那個室友的反應呢。”
“你可真是……”
我粗魯的重新坐下,不過,聽到她一如平常的毒舌,稍微安心了些。
“話說回來,學生會長的行動有什麼不對嗎?”
“你不覺得太反常了嗎?”
“那個男人的行動不是一樣反常嗎?”
“我說的是更進一步的東西,那個兇器是什麼玩意兒?你活著的時候,見過那種東西嗎?”
“那種大號的劍刃嗎?到底是從那裡拿出來的?”
“拿出來?根本沒有那種事情。”
“為什麼?”
“你連基本觀察力也沒有嗎?看來就算瞎了,也沒什麼損失呢。要不要我乾脆戳瞎你?”
“你想幹嘛……好了,別賣關子,快點說吧。”
“……那把劍刃,並沒有握在她手上。”
“什麼意思?”
“是從她手臂上長出來的。”
“怎麼可能!?”
“就是這樣。”
長出來的……?那是什麼東西,怎麼會從人的身體上長出來?
“你聽懂了嗎?比起男人,學生會長遠遠不正常的多!”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確實很不正常……”
看來小百合並不是為沒能讓男人加入而失落,她是一個勁的思考學生會長的那種異常之處。
“那麼,把學生會長拉入夥?”
“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她,可能就是神。”
“有那種可能性嗎……”

“你給我聽好了,這雖然是死後的世界,但除了死不了這點,我們與活著的時候並沒有任何不同。既不能用五秒跑完百米,從樓頂跳下去也不可能違抗重力飛起來,對此你應該是深有體會的吧。”
“我那是被你踢下樓的吧……”
“不過,學生會長的那把劍卻不同。從手臂上長出一把劍什麼的,完全是超常現象吧。那種力量這世界上沒有人具備。”
“也就是說,只有她是特別的存在嗎……”
“如果真是如此,那個男人的行動,無疑是成功讓她暴露了自己。”
“是嗎……這樣一來,你不會是想把學生會長給……”
“恩,如果她真的是神,我就做掉她。不過,並沒有確實的證據。”
“也是呢……有什麼確認的方法嗎?”
“就是呢,給你一天時間,好好想想吧。”
“誒?要我想辦法嗎!?”
“別讓我反反複復說那麼多遍,日向同學,你還有其他什麼能幹的事嗎?”
“可…可我不是一直陪在你身邊嗎?”
“什麼?果然是迷上了我嗎?”
“不,沒那回事”
“哇,竟然能這麼坦然的說謊……”
“我是不希望你在這裡的生活只剩下寂寞,擔心你而已。”
“那種擔心根本是多餘的,我不在乎是不是一個人。”
“你就當是我擅自跟著好了。”
“那可不行,既然在一起,就得讓我感覺到你的必要性,而不只是個礙事的存在。”
嗯,也有點道理……我聳聳肩,邊發出嗯—的聲音地想了想。
“好吧,明白了。我會花一晚上的時間努力思考能夠證明她是神的方法。”
無奈之下只好這麼回答。
“就該這樣,我喜歡坦率的人。”
小百合說著並端起托盤,站了起來,就這樣解散。

我躺在床上靜靜思考。
“怎麼了?有煩惱的事嗎?”
“哇啊!”
突然身邊傳來一個聲音,讓我嚇得跳了起來。大山爬在梯子上,看著我的臉。
“怎麼突然這麼問?”
“聽見你在上面哼哼嗤嗤的,有點擔心你。”
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那麼出神,嗯,這也證明自己完全投入的在思考讓神暴露身份的方法。
“不介意的話,跟我說說吧。”
大山帶著一副像是永遠不會有煩惱的輕鬆表情說到。
“如果我回來的時候,兩眼刺著筷子,你會怎麼想?”
“咦?那真是太嚇人了。”
“我想也是。”
“怎麼回事!?是誰要刺你的眼睛!?”
“沒事,單純是個不好玩的惡作劇。”
“這可不是惡作劇的程度啊!?用筷子刺人眼睛什麼的,那人很危險喲!?日向同學的朋友中有這麼危險的人嗎!?”
“哪天我介紹你認識吧。”
“不要不要不要!!話說,原來你有這種朋友啊,難怪會煩惱呢。還是儘快與對方斷絕關係比較好喲。”
“我已經決定一直和那傢伙在一起了。”
“不敢相信你竟然能活到今天!!每天都必須提心吊膽啊……不過,在這個房間中請放心吧。我是絕對不會刺你眼睛的。”
“是啊,你是個不錯的人呢。”
“不敢當不敢當!!我只是個普通人喲,普通人。”
太普通了阿你們。雖然開開玩笑很有趣(這種打發時間的方法我已經記住了),但是在關燈之後,我還繼續煩惱著。繼續呻吟著。因為大山那傢伙突然又探出臉來,我給了他一拳趕走了他,一個勁的思考。隨後,在腦細胞衰竭的黎明時分,終於想出一個簡單到讓我目瞪口呆的方案。
“那就說來聽聽吧。”
翌日上午,在樓頂被風吹拂著頭髮的小百合在我面前雙手叉腰站著。
“嗯,是個確實可行的……好方案喲!”
“別裝模作樣的,快點說。”
哦哦,小百合急了!這與平時與我們的立場正好相反啊!
“哈,哈,這可是我不眠不休想出來的……哪能那麼容易就告…”
咚!
“……我的方案就是,把校長劫為人質,堅守在校長室內。”
“哦,也就是說,再現昨天的事件嗎?”
“對,那個男人只有一個人,所以被刺中後就完蛋了。但是我們有兩個,可以配合作戰,然後,在她發動那個超常現象的瞬間抓住她,便可以逼問了,上次那種一問三不知的回答,這次可就行不通了。”
“第一次覺得你像是我的同伴了。”
小百合十分高興。
“那真是光榮。”
“武器怎麼搞?”
“把昨天的那把槍給偷來。”
“那把槍好像沒子彈了。”
“用來威脅裝裝樣子足夠了。”
“你這傢伙,頭腦太好反而讓我覺得不安,有點怕你了。好啦,可以解散了吧?”
“你就不能真誠的誇我兩句嗎……”
槍被保管在教室員工用的保險櫃之中。我與小百合在晚上偷偷潛入員工室,花了兩天時間找到鑰匙,順利偷了出來。明天開始執行計畫。我躺在床上,盯著手上的槍。真正的槍,當然,我也是第一次摸。
“哇啊啊啊啊啊,日向同學,那個是啥!?”
被大山這個豬頭看見了。
“我說你啊,爬上來的時候,能不能先打聲招呼?”
似乎被槍嚇著了,完全沒聽到我說的話。
“這個啊……我想要是被筷子刺中眼睛的話,就用這個還擊。”
“這一點也不好笑啊!!!”
“沒關係,對方是個能理解冷笑話的人。”
“你的朋友真夠寬容的!!話說用筷子刺眼睛然後用槍還擊,你們兩人的友情是不是太扭曲了!?”
“要不要加入?”
“免了免了免了!敬謝不敏!不好意思,以後在外面對我說話請讓我無視你!”
事情變得有趣了。明天會發生什麼?真的會發生嗎?心情變得興奮起來,當天晚上怎麼也無法入眠。

作戰開始的時間到了。小百合拿著槍,我握著金屬球棒,站在校長室的門前。現在是上課時間,走廊上沒有人影。
“害怕嗎?”
“現在害怕也晚了。”
“既然這樣,就像個男子漢似的抬起頭來。”
“我看上去那麼害怕嗎?”
嘿嘿,小百合臉上現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那麼,走吧”
“OK”
咚!踢開校長室的大門。
“沖啊!”
跟在小百合的身後,沖入室內。小百合迅速繞到校長背後,扣住其脖子,槍指著其太陽穴。
“啊!!又來了!”
”是的,又來了喲,不好意思。能不能請你立即用內線把這裡的情況通知給其他職員?”
“這次的要求是什麼?”
“把神交出來。”
“神?莫名其妙。”
“好啦,老爹,拜託你啦。”
我也用球棒威脅到。
“……知道了。”
校長勉為其難的做出動作。過了一會兒,走廊裡傳來嘈雜聲。
“快把神交出來,不然校長就會沒命!”
我站在大門邊,這麼喊道。從外面傳來,胡說什麼啊,他瘋了之類的聲音。這種回應我並不感到奇怪。不過,要我說的話,瘋的應該是這個世界。
“你們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校長苦惱的嘀咕。
“把神逼出來。”
“你們是來真的嗎?太莫名其妙了……為什麼我總是遇上這種……”
“總是?這不是第二次?”
小百合瞪大眼睛,反問到。
“對……”
“那這是第幾次了?”
“我記不清了……”
“除了我們,和兩天前的那個男人外,還有其他人也做過相同的事嗎……”
“是啊……嘛,也不奇怪……啊,出現了……”
我轉過頭時,學生會長如同從天而降般出現在我身後。背上閃過一道寒氣,本能的舉起球棒。
鐺!
球棒被一擊脫手。
一把閃爍著黯淡光澤的劍指著我。



那把劍,是從學生會長的手臂與袖口間出現的。那是,什麼東西阿……
“住手。校長是我的人質,你沒看見嗎?對我的同伴出手,我就殺了他。”
“那麼,從你開始吧。”
“……”
動作沒有停止。
“你那種力量是什麼?你和其他的普通學生不同,到底是什麼人!?”
小百合的質問攻勢沒有效,學生會長沉默得一步步走了過去。
“我要開槍了啊!?”
小百合臉上也不禁露出緊張的表情,那把槍裡沒有子彈。我也不知如何是好。
應該用手上的球棒繼續攻擊學生會長嗎?可是……對方是一個女生啊……不過不這樣做的話,小百合就危險了……為了不重蹈那個男人的覆轍,我們必須相互配合。這是我制定的作戰方案。
……說到底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死掉、
“給我站住——!!”
全力沖過去揮下球棒。然而,沒有擊中的感覺。
“落空了!?”
明明是朝著正前方揮棒的,明明她就站在正前方。
磅,地板上響起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
“……誒?”
有樣東西滾到自己的腳下。
是球棒。
我戰戰兢兢的看著手中緊握的球棒,那根球棒只剩下橫切面光滑無比的半截而已。
“你的力量到底是什麼!?回答我!!”小百合發出焦急的聲音。
學生會長正朝她一步步逼近。
“可惡。”
我扔掉球棒,從背後緊抱住她。接著想到剪住她的雙臂。然而,我被撞到牆上。難以置信,她只是後退了一步就把我撞飛。渾身劇痛,使不上力,我趴在地上。
“日向!”
不過,我抓住了她的腳。
“真拼命呢。”學生會長的聲音。
“當然拼命。”
“可以的話,我不希望傷人。”
這種時候居然還能閒談。
“前幾天你不是輕易地就刺下去了嗎?”
“我不希望有人殺人。”
“你不也是人嗎?”
我在關鍵內容上反駁了。

“對於這個世界感到不合理的人都會盯上校長,因為他是這個學校的最高職位者。不過,他們錯了,這個世界與校長沒有什麼關係。但是,錯誤還是不斷在重複,所以我來更正錯誤。”
她踢了一下腳。僅此而已。
僅此就讓抓住她腳的我,從地板上甩了出去在地上打滾。
“好吧,知道了,我這就放了無辜的校長。”
小百合放下頂著校長腦袋的槍,鬆開他的脖子。
我無力的抬頭看著她。
“誤會解開了,這樣就行了吧?”
“把槍交出來,那是罪魁禍首。”
“啊,是呢。已經不需要這種東西了。給你吧,不過,你那個危險的劍刃可以別指著我嗎?”
學生會長沉默的點了點頭,然後,動都沒動,她手臂上的劍刃就消失了。真是一場奇異的景象。小百合帶著放鬆的表情,走上前。學生會長伸出手想接過槍。
突然,與她的手成對角線般,小百合將槍口對準她的眉間。
“你的力量是怎麼獲得的?三秒以內回答,不然我就開槍了。三,二……”
“……Hand Sonic”
頓時,我看見她的手臂上再次出現劍刃。小百合!
我反射性的從地板上跳起,擋在她面前。
撲嘶!
劍刃刺穿了我的側腹部。
“日向!?”



“呵呵……我說過的,危險之時,我會做你的……擋箭牌……保護你……”
意識模糊起來……最後聽到的話是……
“我是不死之身。”
是嗎……這種設定,竟然又忘了……

白色的天花板。這是第幾次在這裡醒來?活著的時候身體很健康與這種地方明明無緣……真倒楣。腹部的傷口已經癒合了,這個世界中不僅不會死,傷口也好的特別快。雖然體內的某些地方還隱隱作痛。
身旁的小百合一如平時坐在椅子上,俯視著我。
“辛苦了,日向。”
“你沒事吧,小百合。”
“我沒事——”
“我也沒什麼大礙,”
“誰在擔心你,我現在想的是槍,槍。”
“槍?槍怎麼了?”
“被破壞了,被那個女孩。”
“那種東西也能破壞得了嗎?”
“用那個叫什麼Hand Sonic的東西,一劍下去就毀了。”
Hand Sonic……學生會長最後說的那個詞,在她說完的同時,那把劍就出現了。
“那是劍的名字嗎?”
“就像動畫裡的武器名字呢,說不定她是個宅?”
“槍毀了後,還發生了什麼?”
“什麼也沒發生,那個女孩和我一起把你抬到這裡。”
“是嗎……”
“已經能起來了吧?”
“唔。稍微還有點痛。”
“我肚子餓了,一起去餐廳吧。”

遲了些的晚飯。在販賣機上買了咖喱飯的餐卷,大概是時間不對吧,只有稀稀疏疏的幾位學生。餐廳是中央置空型的兩層建築,透過天空可以看見星星,今晚的夜空大概因為皓月當空的關係吧,一片深邃的蔚藍。
“你還真是喜歡咖喱啊。”
“你不也總是點烏冬麵嗎?”
“我每天都有換口味喲,今天是肉排烏冬。”
“是嗎,那麼,我也加一份納豆吧。納豆咖喱飯。”
我按了一下納豆的按鍵。

“咦?你是認真的?要在我面前吃那種詭異的東西嗎?呃啊……光是想想就覺得噁心……那,這就解散吧?再見。”
她立即準備走開。
“我分開吃行了吧!”

“那麼,通過這次作戰,有什麼事弄清楚的嗎?”
將各自的餐點放在桌上,面對面地問到。
“明明是你制定的作戰,卻要我來總結嗎?”
“我的總結是學生會長是怪物,就這樣。”
“你真是傻瓜呢,我說,能不能別在這裡打開納豆,帶回去吃?”
納豆目前還放在小盒中,並沒有開封。
“什麼呀,你害怕這個嗎?”
“這東西的味道,和體育系男生連續穿了一個星期的臭襪子差不多。”
“……這種話能不能請你別對即將開始吃納豆的人說?”
“是因為你這麼問了,我才說的。”
“那真是失禮了,說正經的,你剛才鄙視我的意思是,學生會長不是怪物?”
“她是相當於神的東西,只能這麼說。”
“抱歉,相當於的意思我不懂。”
“啊,這裡有個呆子……你,是誰阿?”
“是你的同伴,那麼,她是神嗎?還是不是?”
“相當於神,也就是同等的意思吧,或者說僅次於神的東西吧。我不認識你,你坐我對面想幹嘛?”
“我是你的同伴啊。那麼,她的那種力量是什麼?那個叫Hand Sonic的東西。”
“根據我的推測,那是神賜予的特別力量。那個女孩是為了應對校長被劫為人質之類的非常事件所設置的機關,也就是保護這個世界秩序的存在喲。你聽懂了嗎?路人A。”
“我是你的同伴,你才是懂了沒?換句話說那個女孩是天使吧。”
“天使?”
“她是侍奉神的僕人吧?不就是天使嗎。”
“哦,是嗎…天使嗎,說的還真妙呢。這個想法很有趣,我收下了。怪人A”
“我是你的同伴吧。接下來準備怎麼做?”
“既然天使在保護這個世界的秩序,那麼,我們就摧毀秩序。”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
“該怎麼做?”
“你是誰?”
“我是你的同伴!”
剛一這麼回答,小百合突然就結束了對話,開始有滋有味的吸起了麵條。
換言之,思考對策又變成了我的工作。

“今天回來得真晚呢,發生什麼事了嗎?”
回到房間,大山擔心的走過來問我。真是個可愛的村民A啊。
“我肚子上被人捅了一刀。”
“誒誒——!!你還是跟那個朋友斷絕來往比較好喲!!”
“不不,是另一個人。”
“你竟然倖存下來了!!日向同學的周遭太危險了!”
“刺激的生活很有趣嘛。”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那簡直是一味追求劇烈效果的虎狼之藥啊!”(虎狼之藥出自紅樓夢,意為藥效太過強烈身體不能承受的藥物)
“這是我生還後獲得的禮物,趁著還沒過保存期限,嘗嘗味道吧。”
“哇!是我最喜歡的納豆!謝謝!”
“哦,觸發事件成功,你會給我什麼道具嗎?”
“咦?道具?那是啥?”
“村民獲得喜歡的食物,這種時候往往會得到在此之前始終處於無進展事件的關鍵道具。”
“你在說什麼啊?”
“以死後世界為舞臺的遊戲。”
“啊呀?這個世界是遊戲嗎?”
……聽到這句話,我整個人僵住了。
“要怎樣,才能離開這個世界呢?”
“稍微等一下……”
“嗯?啊,不用客氣,你想先去洗澡嗎,等很久了吧?”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我有話要和你說……”
“怎麼了,臉色都變了?”
“大山,你……知道這個世界的事情?”
“不,我完全不懂啊,只知道這裡是死後的世界。”
“啊啊啊!你,不是村民A啊!?”
“村民?又是遊戲的話題?”
“你……也是人類嗎……?”
“那當然,如你所見跟你一樣是人,只是已經死掉了。”
不會吧……
小百合……新的同伴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第二話《Navy Blue》完

上篇:第一話《兩人的火箭》    下篇:第三話《Melt Down》
2007-2020 BeStory.com
ƨӦۤp, ѷ|WΦۦ޲z. vLqҵ. Ѯwν׾®yvݩ@. oHΦΤ_ӷ~γ~Cpo{`θƿ~, vð, @~eHkߵp, ЦVڭ|, ڭ̱NߧYR
[ ڭ ] [ pYڭ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