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 Track Zero - 第一話《兩人的火箭》
   
Un[nX]   ڪñ   å  
Is]kPZԨɥVۤӪFx|vWۥj

首頁 本站原創 AB Track Zero第一話《兩人的火箭》   
  
第一話《兩人的火箭》

第一話《兩人的火箭》

攀上屋頂的圍欄,從這個學校最高的地方環顧四周。
從教學樓過來一點的地方就是操場,操場左手邊的裡面有一個網球場,有看起來像禮堂的地方。
這學校也大的太離譜了吧。
我向學校外的區域眺望,廣闊的森林綿延到天邊,視野的盡頭被薄霧矇蔽。
“這裡是什麼地方呀……外面的世界怎麼了……”
“預備起!”後方傳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碰!”
“哇阿阿阿阿阿阿阿————”

“哈阿——”
等我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漆成白色的房間,是醫務室吧。旁邊站著個綁著髮帶,不認識的女生。
“我說……”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沒錯,一切都和你所想的一樣,這不用說也能明白。”
“什麼嘛!我說啊!把我踹下來的不就是你嗎!!我差點死了啦!哇靠,我還活著!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簡直是奇蹟!!”
“哎呀,會不會死我這不是幫你試過了嗎?”
“為什麼要我試這種事阿!”
“什麼呀,比我想像的還要笨啊。還以為你現在應該察覺了。”
她用手托住下巴,嘆了嘆鼻息並用厭惡的表情望向旁邊。
“你在說什麼啊。”
“你們還上不上課?”
從綁髮帶的女生對面,傳來另一個女性的聲音。好像是保健老師的樣子。
“啊——我們這就出去。”女生應了話。
“換個地方說吧”
接著,鈴聲響起。

我跟著女學生來到屋頂。
“怎麼?你說我還沒察覺到什麼?”
“這裡是死後的世界哦。”
“啥?莫名其妙嘛。”
“你也應該還有死了的記憶,醒來以後就在這裡了。”



我不禁屏住呼吸。啊,我已經死了嗎……試著搜索我最後的記憶,那是一場事故,向我駛來的大卡車。當時我喝得酩酊大醉,迷茫的連動都動不了,不用說要躲開了。受到強力的撞擊,眼前是不斷交替變換的天空和地面。不久,一切都停止了,我看著天空。我知道我的身體受到了重創,全身上下充滿痛楚。我嘴裡不斷的在喊,好痛……好痛……。我要死了吧……這強烈的預感出現後就失去意識了。等到朦朦朧朧睜開眼睛的時候,我已經倒在不認識的學校的空地上。穿著沒看過的制服。身上也沒有傷,可以活動自如。和我穿著一樣制服的傢伙正走進校門。
我呆呆的站在那裡,一個自稱學生會會長的女生牽著我的手,不知不覺跟著她進教室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老師也來了,開始了早點名。在這個陌生的班級裡,我的名字被叫到了。
不在嗎,老師問道。
在,我回答。
一副傻傻的樣子,讓班上的女生們都笑出聲來。就這樣,接著就叫下一個人名字。我就這樣被算作到校了。這個學校到底是什麼制度啊,給我這種突然出現的傢伙準備位子,而且大家還很自然的接受了,好像沒有什麼不對似的。搞什麼啊,這裡……
“終於好像有點理解了呢。那麼,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了,讓我們合作吧”
“不,我一點也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還很困惑呢。再說,你是哪位啊。”
“人類啊。”
“你是把我當傻瓜嗎?”
“你啊,多少也用點腦子好吧。不要讓我太失望了。想到今後就要和你這樣的傢伙合作,還真叫人喪氣啊……”
“你還真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那麼,好好考慮一下吧。”
“唔……”
我眼前的女孩確實是個人類啊。我也是人類。恩……?
“那就是說還有不是人類的東西存在嗎……?”
“二十五分”
“又沒問你分數,回答我。”
“所以才說你不要讓我太失望了嘛。”
她用一種令人發慌的眼神盯著我。這女孩怎麼回事啊……雖然蠻可愛的……
不是人類的存在……
的確,對於突然出現的我,理所當然的就接受了的班上的那幫傢伙,讓我感到毛骨悚然。
“嗯?難道……那些學生都不是人?”
“80分”
“不是吧……那,你說他們是什麼……”
“先給我那個滿分吧?”
“那,老師們也都不是人。”
“90分”
很好……還差10分。
“知道了!而且還有怪物在學校外面的周圍徘徊著!”
“啊—果然是個笨蛋!這傢伙沒戲唱了!我想還是去找別人吧。再見。”她轉身準備走掉。
“等,等一下,好不容易都到這一步了,別這樣啊,就告訴我吧。”
“那麼,就回答問題吧,現在已經給你一個最大的提示了。如果這樣再不行的話,那就只有說再見了。”
為什麼……明明被說到這份上,卻有一種害怕被這個人拋棄的不安感。班裡的傢伙身上所沒有的,在他身上可以感受得到的人類氣息。沒錯,只有這傢伙才是我到這裡以後第一個遇到的人類。不想被拋棄……而且,這傢伙知道關於這個世界的事情。而她現在就是在考驗我有沒有知道這一切的資格。
我把她剛才和我說的話在心裡反復咀嚼了幾遍。完美地回答吧……。
“我的回答是這樣的,就是還是去找其他的人。也就是說,還有和我們一樣已經死掉,並且也來到這個世界的人。”
“99分。”
灰心了。
“還有啊。”
“想想我最初的時候和你說了什麼呢?”
“記不清了”
“給我想起來”
我絞盡腦汁,終於想起來了,非常重要的話。
“這裡是死後的世界。”
“沒錯,那麼,這裡還有誰在?”
“又和我們一樣死掉的人……還有,還有……”
“真是個白癡,那些死掉的人的來世你覺得會是誰給與的呢?”
“啊……難道,不會是ㄕ…”
“就是這個,說出來。”
“神”我脫口而出。
“…終於100分了,真是個白癡啊。”
“等一下,真的有神這種東西存在嗎?在那裡,你看見過嗎!?”
“冷靜一點,我沒看見過,不過,不是這樣的話豈不是前後矛盾了麼。這裡是死後的世界,我們最後在這裡整理一下自己的心,然後成佛,最後轉世。你覺得這麼美好的世界會自己從石頭裡蹦出來?在這裡整理自己的心,本身就是某個人定下的處理規則。”
“是神明的處理規則吧”
“也許並不是在我們想像中那樣的存在,但是,應該也會有相似的存在吧”
“在哪裡啊……在天空的另一邊的話,可能就看不見了”
“那樣的話,就做個火箭好了”
“不可能吧。”
“你還是個笨蛋啊,這裡不存在時間。反過來說可能就會好懂些?對於我們來說時間可是無限的啊。”
“上了年紀還是會死的吧?”
哐當!
“好痛,你幹什麼呀!”
她肯定沒有降低力道。
“我對你的愚蠢已經沒話可說……所以只好打你。”
“為什麼啊。”
“死人還能上年紀死掉嗎?白癡—”
“啊—是這樣啊……這麼說,我們豈不是成了不死之身了?”
碰!
“哇—居然還用上腳了……”
“你認為我是為什麼才會花力氣把你從屋頂上踢下去呀,啊!?”
她抓住我的制服的領子,把臉靠得很近,連唾沫都飛出來了。
“啊—是啊,是這樣啊……”
我對這個女人一生也不會產生興趣。不過,我那一生也已經玩完了。
“那麼,那些不是人類的東西又是什麼呢?”
”這裡的學校生活,無非是為了創造一個和生前相同的環境而做的掩飾”
“那麼,即使和他們搭話也會被無視囉?”
“不會,可以說話,甚至還能交朋友呢。比如就你這樣的門外漢,什麼異常都不會看出來。”
“要怎樣才能分辨出來呢?”
“就像你想要越過圍欄跳下來一樣,行為異常的傢伙就是人類。其餘的就不是。”
“所以才知道我是人類嗎……順道一題,我那可不是想要跳下去。”
“反正都一樣,他們才不會跑到那種地方去。”
“這麼說,我和妳就是同伴了吧?”
我突然想起這件重要的事情來便問她。
“算是吧,雖然覺得將來會很辛苦”
我被狠狠的挖苦了一番。
“你叫什麼?我叫日向。”
“百合”
“啥—”
“什麼啦。”
“和我媽一樣的名字。”
“那有什麼問題嗎?”
“叫你名字的時候,會覺得像在直接叫我媽的名字,感覺很怪。有綽號什麼的嗎?”
“別人一直是叫我百合的”
“那就,小百合。”(Yuri→ Yurippe)
“……!?你這算什麼爛叫法……”
“不是很可愛嗎,小百合。叫我小日向也行。”(Hinata → Hinacchi)
以前這麼被叫過。
“才不叫……”
我吸了口氣,伸個懶腰。
“那,你要做什麼就說吧。”
“恩,好吧。請你幫我。”
“幫什麼?”
“那個,不就是那個嘛。把神明揪出來。”
“哦—”
似乎差不多把情況在腦子裡理清楚了,聽到這句話,我並不感到驚訝。
“怎麼做?”
“把這個學校的所有人全部幹掉。我打賭神一定會慌慌張張跑出來吧。”
“你會下地獄的……”
“哈!要是有地獄的話,那和這裡又有什麼區別。帶著生前悲慘的回憶,被丟進這樣一個世界裡。”
小百合把雙手交叉抱在胸前,看著天空。
生前的記憶,嗎……
我的記憶也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東西。小百合說過。這裡是整理心靈,面對來生的地方。度過了那樣的人生,真的能有整理清楚的一天嗎。啊,所以才會有無限的時間啊。這安排真是周到。如果是這樣的話,這裡也許真的是地獄吧。
“不過這方法…等等。如果成功找到神明的話,小百合怎麼做?”
“那不是很明白嗎,讓我度過那種亂七八糟的人生的傢伙,還不得痛痛快快給他一拳,不對,是好幾拳!”
“揍神明一頓的女人啊……好厲害的角色啊……空前啊你……”
“是吧,絕對是歷史上的首次。”
“啊—沒錯,會被選進歷史教科書吧。”
“那麼,你從三年級的班級開始收拾。我從一年級開始動手。”
這就要實行了。
“我說,等一下—”
“什麼啊。”她回頭。
“就沒有其他的方案了嗎?兩個人要擺平整個學校的學生,這也太不現實了吧。”
“這個世界是沒有員警的喲。武器就是棒球社的球棒。加油吧。”
“再等一下啊!!”
“什麼事啊,真煩人,你怕了?對方又不是人類?”
“不是啦,對方的人數太多,是全校的師生誒,幾百,不是,千人以上哦。”
“時間也是無限的喲”
“那麼,這麼說吧。我不想幹這種像瘋狂殺人魔一樣的事”
我這麼一說,小百合的表情有了明顯的變化。
“瘋狂殺人魔……是啊……我要做的是那樣的事啊……”
“對了,用更人道一點的方法吧?”
“好啊。”
氣勢逼人的她,就這麼被簡單的我說動了,連我自己也感到驚訝。
“你有什麼方案?”
“也別直接就把球踢給我好吧……”
“是你把我的方案否定掉的,所以你得好好想想。要有和用全校師生來血祭相同的衝擊力,能夠驚動神明出來加以阻止的。”
“那的要多大的衝擊啊……”既然這樣就必須好好考慮一下才行啊……我雙手交叉抱在胸前,陷入沉思。
“在夜裡趁機把校舍的窗戶玻璃全部打破怎麼樣?”
“你這話是認真的嗎?那不就是驚動員警的水準嘛。給我搞個把全校師生血祭的水準出來!”
“那種水準的哪還有第二個?”
“唉…找你這麼個同伴完全是白費力氣呢……”
好像打從心底地失望了一般,長長地歎了口氣。
“是你的要求等級太高了吧。不要這麼就把我劃歸為廢柴好不好”
“那你能做什麼呢?”
“這個啊……”我舉起手並握緊拳頭。
“我對我自己的運動神經很有自信。也很有力氣,不管怎麼說也是個男生啊。到了有危機的時候,哪怕用身體去擋也會保護妳的。”
“我,可是不死之身阿。”
“是哦!!這設定我都給忘了!!”我抱住腦袋
“沒想到日向還很擅長把妹呢,一見面就搭訕上了。”
“算了吧,對你產生興趣什麼的我連死也不會想的,請放心吧。”
“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是啊—!!這設定我又給忘了!!”我再次抱住腦袋。
“笨蛋啊你。”
“在吵什麼?”
背後傳來聲音
“切,出現了。”小百合不滿的咋咋舌。
回頭一看,是個眼熟的女生……學生會會長。



“現在是上課時間哦”
“那你呢?”
“我是得到老師許可,才出來提醒你們的,請回到教室去。”
沒有問小百合也知道,這傢伙也不是人類吧。她比起其他學生更沒有人類的感覺,簡直像個機器。而且站在學生會會長這個位置。也可以說是作為“這裡是個普通的學校”的虛偽性象徵吧。
“日向,對方是學生會會長喲。做點什麼來看看呀。”小百合湊上來小聲說道。
“啊?”
“管理學生的領導者哦?可以說是比誰都要接近神的位置。這可是個機會哦”
“啊,可能是這樣沒錯……做點什麼是指什麼啊?”
“如果你會按我想的去做的話,我就幫你想想啊。”
“不用,還是算了……”
反正你也只會想出那些暴力方案。
“那你就自己想想吧。”
“知道了,總之我會扔一串問題給她,這樣就行了吧。”
“這能有什麼用啊。”
先不管露出一副不滿的樣子的小百合,我走到默默看著這邊的學生會會長跟前。
“那個,學生會長同學。”
“什麼?”
“你認為有神的存在嗎?”
“這是現在應該打聽的事情嗎?”
“是啊,是很重要的事情。不回答我的話,我就不會回去上課。”
“那,我不知道”
來這一招啊
“那麼,如果有的話,你覺得會在哪裡呢?”
“想像不到。”
……又來了。一問三不知的話就沒辦法談下去了。來點更加切身的話題好了……說來,這些傢伙應該也有談戀愛的吧。
“有喜歡的人了嗎?”
“……?”
貌似沒聽明白。
“有喜歡的男孩子了嗎?”
我又問了一遍。
“沒有。”
這一次她表情沒有絲毫變化,馬上回答了。
“那麼,現在,如果被我告白的話會怎麼樣呢?”
“不知道。”
那就試試看吧,蠻期待她的反應的。
“學生會長同學,真的很可愛呢,我是認真說的哦。我從第一次見面,就一直在考慮你的事情了。這個就是戀愛吧……是吧,學生會長。這個,和我交往……”
咚!
我飛到了空中,怎麼回事,WHY?剛剛最後看到的,是小百合完美的踢腿動作。

“哈阿——”
恢復知覺的時候,已經躺在床上了。
是醫務室。
小百合正白著眼斜睨著我。
“你是為了把妹才到這個世界來的嗎?”
我馬上從床上跳起來。
“你這傢伙!!要把別人踢下去幾次啊!我又被殺了!!很棒的是我還活著!!哇!另一個奇跡出現了!!”
“啊哈哈哈,所以才說是死不了的呀。”小百合突然大笑起來,笑得手舞足蹈。
“即使是這樣,也不要隨便把我從屋頂上踢下去!”
“但是,你明明已經是我的同伴了,還滿腦子只有自己的欲望,所以這全是你的錯。”
“我又不是真的告白,那不是很明顯的嗎!我只是想知道他們到底談不談戀愛啊。”
“恩—日向還真是出乎意料的羅曼蒂克呢。”
“不是我羅曼蒂克,是妳完全不懂情調。”
“什麼啊,在這個世界還需要情調嗎。背負那樣陰暗的回憶,還能喜歡上別人嗎?”
聽到這句話,我不知為何感到幾分悲傷。正因為如此,不是才應該……
“我不覺得有那麼糟……妳太性急了。難道妳想要一直這麼匆匆忙忙的嗎?我們的時間不是無限的嗎?所以為什麼不談談戀愛,慢慢來不也是挺好的嗎……”
“哇,你這傢伙又在勾引我了……”
“我倒沒這個意思……只是很擔心你”
哪怕連一點小小的幸福也看不到,只是一味的朝前狂奔的樣子。
“所以呀,我從現在開始就成為你的同伴了。”
“我自己一個人也沒關係哦?”
“別說那麼傷感的話好不好?”
“反正你也派不上用場。”
“別說那麼過分的話好嗎……”
“你真要愛上我那可就麻煩了。”
“沒得談,放心吧。”
“那如果我喜歡上你的話呢?”
“啥……”
我做夢都想不到的話。我凝視著小百合光澤的嘴唇發呆。
“到那時候……”
“逗—你—玩—的,那當然是不可能的啦!啊哈哈!你還真是個笨蛋呢!”
……所以我才擔心你呢。眼睛不知道該看哪裡,只好望向牆上的掛鐘。已經是傍晚了啊。肚子突然叫了起來。
“死了還會肚子餓啊……”
“人類的五感還是會存在的,比如想睡覺,肚子餓。”
小百合向我這邊投來似乎暗含什麼的視線。
“什麼呀……”
“還有另一種欲求是吧?這麼說來。依你目前為止的言行來看,這會很麻煩吶。”
“放心吧,反正對象不會是你”
“恩—那就是學生會會長了?”
“也不是。”
“沒有嗎?喂,你,這樣子下去的話沒事吧?
“說什麼浪漫之類根本就不需要的是那個傢伙來著?”
“我是不需要啊,但是,有這方面需求得不到滿足的男孩子可就很可憐咯……如果我對你有哪怕那麼一點點興趣的話,說不定還會幫你一把。真可惜呀。”
……!
我真的應該把這傢伙當做女生來看嗎!?
我從正面仔細的觀察這張臉。咦?漂亮的臉蛋去哪了!?好奇怪啊,明明也算得上是個美女吧。這傢伙在看著我的臉,還帶著一臉惡魔般的微笑。慢慢的我被恐懼包圍。
什麼嘛這是?
眼前一暗,腦內不斷閃過天空的景象。
“哇——”
“怎麼啦?莫非是想起死的時候的事情來了?真可憐……”
“想起來的是被你踢下來的事情!”
小百合聽了,咯咯地笑開了。哈……跟她在一起可真不會無聊。作為死後世界一起過下去的夥伴,也算是不壞了。
咕——剛一回神,肚子就又叫起來。
“你多久沒吃東西了呀。”
“到這裡以後就沒吃過東西了。根本不是想那個的時候啊。”
“適應能力還有待提高啊,這點非常重要哦。”
“我已經慢慢適應了呀,那要吃些什麼,到哪?”
“可以在學校的餐廳點東西。”
“聽起來可真不錯。”
我邊說邊習慣性得要拿出錢包,但是褲子的口袋裡卻什麼也沒有。當然了,學生制服的褲子本身,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穿上的。
“是不能免費吃飯的對吧。”
“是啊,要錢啊。這不是當然嗎”
小百合把雙手交叉抱在胸前用一副看著笨蛋的眼神看著我。
“喂,你又在想什麼危險的事了……?”
“放心吧,每個人的獎學金可以被用作飯錢。去事務室領就可以了。”
“哦,是嗎。”
但是在那裡已經有了給自己的一份錢,想想也挺不爽的。和班上的座位一樣,都是給剛死掉、新來這裡的人用的。
“過去拿太麻煩,這次還是我就借你用吧。”
“那就多謝了。”

拉麵和蓋澆飯下了肚。
“真厲害……和活著的時候一樣啊。”
味道,口感,還有胃裡被裝得滿滿的感覺。
“你能把兩個一口氣吃下去也蠻厲害的。”
麵碗和盤子被一掃而空,肚子也被撐得滿滿的。
“恩……滿足,滿足。”
現在才像個天國的樣子嘛。
“我說你呀,想消失嗎?”
小百合停下往嘴裡送烏冬面的手,看著我。
“啊?為什麼?”
“在這個世界得到滿足的話,就會升天消失的喲。就像我說的,這裡怎麼說也是個整理心靈的地方。如果沒有留戀的東西的話,馬上就會消失。”
“只是肚子被填的飽飽的也不行?”
“如果那就能帶來把生前的辛酸,悲傷都吹散的滿足感的話。”
“不好,什麼都不想就在那滿足起來了……”
“我還真當你是吃飽了撐的才說這話的。”
“我又沒想到那一步。”
“阿——你真的是個笨蛋。”
“是啊——我是笨蛋。那你倒是早說啊。”
“這種事情你就不能從經驗中學習嗎?我就是這麼過來的。要跟你一一說明的話天都要黑了。”
“天亮的時候,我還沒消失的話就好了呢。”
“我是無所謂。”
“我有所謂。現在開始我會好好向妳學習的。”
“什麼啊,難道你還對我有意思?”
“別會錯意了,這是不可能的。”
“阿—,害我食欲都被影響了。”
就沒幾句不是罵我的。
“我們是同伴吧?為了一起找出神明的同伴。”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明確得說了,接著又提起筷子吃起來。

從學校餐廳出來,外面天已經完全黑了。
“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
“今天已經沒事了,你請自便吧。”
“睡覺的地方在哪裡?”
“這裡有宿舍的。”
過去的話,房間一定也都分配好了吧。我跟著小百合走。
“有室友嗎?”
“有,這裡應該沒有單人房間。雖然我已經把室友趕出去一個人住了。”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做。”
“你不覺得很恐怖嗎?和不是人類的東西住同一房間裡。”
“從他們的角度來講,你才是威脅呢。”
“男生宿舍在那一邊。”小百合停住,指著左邊。
只見一棟漂亮的大樓立在我們面前,因為學校是全住宿制,當然宿舍樓也很大。
“啊——再見,明天見。雖然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那個就等明天再說吧,晚安。”
我目送小百合的背影離去。變成孤單單的一個人,我深深地歎了口氣。
多麼令人筋疲力盡的一天啊。居然兩次從屋頂被人踢下來……真是個厄運日啊……接下來,我不得不和不屬於人類的室友見個面了。今後還得和這傢伙一起生活下去呢。真是令人不想面對的事實啊。雖然嘴巴不饒人,但是和小百合在一起的話就能覺得安心。畢竟在這個世界裡,她是我唯一認識的人類了。人類的溫暖,對我來說已經變得那麼可貴……
我邊看著門上橫貼著的名牌邊在走廊裡走著。找到了寫著自己名字的門。是這裡啊……我在門前停下腳步。室友的名字是……大山。好,要進去了。我下定決心,敲了敲門,然後推門進去。
“你好,我是從今天開始就要和你成為室友的日向。”
下鋪的床上還坐著一個男生。
外表看起來非常普通。身材沒有特別高大或矮小,不胖不瘦,不俊不醜。第一印象的特徵就是沒有特徵。
“啊,初次見面,我是大山,請多指教。”
這樣的打招呼也沒什麼個性。就好像角色扮演遊戲裡,最初探訪的村民一樣。
說著“啊,這裡是@#¥%村。請你慢走。”之類的臺詞。太模式化了,真叫人噁心。雖說也能對上話,但是這裡的學生都是像這樣的傢伙嗎。有小百合真是萬幸啊。
我走進寢室,關上門。
“桌子在那裡,床的話就用上面的那張好了。”
“啊,謝謝。”
總之先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把椅子轉過來,面向叫大山的室友。雖然提不起什麼勁兒,但還是和室友說說話吧。
“大山同學來這裡已經很久了嗎?”
“如你所見,和你一樣是三年級的學生了。”
“這樣啊……原來如此……”
我已經三年級了啊……還是再問點別的吧。
“大山同學的愛好是什麼呢?”
“讀書和音樂鑒賞吧。”
沒有比這更沒個性的回答了……
“都聽些什麼音樂?”
“J—POP”
還真這樣沒個性的底阿!
“日向同學呢,喜歡什麼?”
大山反過來問我問題了。
“我?我算是喜歡運動吧……”
“喜歡看比賽,還是會參加呢?”
“兩個都喜歡。”
“是嗎,我比較喜歡看比賽,但是自己來的話就不行了,哈哈哈。”



什麼嘛真是,發出這種很融洽似地笑聲,實在太噁心了。啊,還真是懷念比較有人味的小百合的毒舌啊……誰來奚落我幾句啊……
“啊,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叫大山就行。”
“可以叫你小山嗎?”
“為什麼?”
“也不是啦,只是想給你添點個性罷了。”
“哈哈哈,我經常被這麼說呢,沒有個性之類的。老師有時候也因為這個發火呢。”
“啊,只是開個玩笑罷了。你也叫我日向就可以了。”
“知道了,日向同學。”
這村民的程式貌似還有BUG。
“那接下來打算做什麼呢?”
“有什麼方案嗎?”
“是先做作業再洗澡最後睡覺呢,還是先洗澡再做作業然後睡覺?
“都可以吧……”
“那咱們就先去洗個澡吧。現在浴室還空著。”
“等一下,是要和你一起去嗎?”
“是呀,不行嗎?”
“不是,也不是不行……”
多麼友好的村民啊!反正今後也要每天打照面了,總不能老是躲著他。就這樣吧。
“好阿,一起去吧。”
嗯,大山開心的點了一下頭,站起來開始準備。
“給,這是新的毛巾。”
“啊……謝謝。”

第二天早上。我在屋頂一看見小百合就馬上跑過去。
“小百合——”
同樣都是人類的存在,我激動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我真想緊緊抱住這份溫暖。然而她卻輕鬆閃過。
哐當!
我的臉和鐵絲網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不好,第三欲求爆發了……我感受到身體的危機……對不起啊,我們解散吧,再見。”(三大欲望:食欲 睡欲 性欲)
她轉身就要走人。
“不是啊——!!”
“幹什麼啊,變態。”
“只是想念你而已啊。”
“你看,多恐怖啊,你這不是滿腦子的第三欲求嗎?”
“不是作為女生!而是作為人類啊!我室友那傢伙也太沒有人味了!太不爽了,我好想念人類哦!”
“這樣啊,看來這還真是災難啊。像我一樣把他趕走算了?”
“這種異常的事情,我估計他的程式裡沒有對應方案,我很害怕到時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
“不管怎麼樣,我總覺得還是現在的你比較恐怖。”
“什麼嘛,算了,我還是得向你道歉。對不起,我冷靜下來了……”
“既然我們白天可以見面,你就不用再那麼飛撲過來了吧,不然我還把你從這裡踢下去歐。”
“是啊……”
即使是那樣,現在想來也覺得十分親切。
“那麼,今天我們該怎麼做?”
“繼續揪出神明啊。”
“怎麼揪?”
“你這人,給你一晚上時間你都不用腦子想想事情的嗎?”
“你也沒說讓我想……”
“啊——你怎麼能這麼蠢。真是!你腦袋到底是幹什麼的!?我們究竟是為什麼成為同伴的!?”
“哈,哈哈哈,是阿,真是的……哈哈哈哈”
我覺得被罵了反倒有點高興起來的自己也挺可怕的,連飛來的唾沫現在也讓人充滿好感。
“你也自己想點什麼出來呀。現在!在這裡!馬上!快點!說點什麼!”
“這麼突然,有點……”
這時突然傳出了學校廣播開始的響聲。隨後是一段驚恐的聲音:“全校師生請注意,請迅速回到教室,在班導師回來之前請安靜等待。再重複一遍……”
“……!?”
小百合馬上反應過來,警覺的向四周張望一下。
“什麼?”
“肯定有異常事態哦,從來沒聽到過這種廣播內容。”
“有暴走族闖進來了嗎?”
“也許吧,不過也許是個良機喲。”
“什麼的良機?”
“你真是個白癡,在這個世界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喲。我們沒道理不去抓住這個機會的,然後……”
“把神明揪出來嗎?”
“走吧,得去看看是哪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們在走廊上奔走,首先是教師辦公室。這個時候。
嗙!
與環境十分不協調的聲響,震撼著四周的空氣。
“等一下……”
一個好像在電視劇或者電影裡聽到過無數次的聲音傳來。
“剛才的不會是槍聲吧,事情是越變越複雜了呢……”
“怎麼會……”
小百合明顯動搖了,眼睛忽然睜大並停住了腳步,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她這個樣子。
“不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東西出現了……”
“你是說槍?”
“到底是誰帶到這個世界裡來的。一定要弄到手……把那個傢伙。”
“那個傢伙……不是指槍,是指把槍帶進來的那個人嗎?”
“是的,絕對會是個可靠的夥伴哦。”
她終於恢復常態,甚至笑起來。
“你是說那個在學校裡亂開槍的瘋子!?你腦袋還清醒嗎!?”
“不這樣的話不就什麼都做不到了嗎?如果想要影響到轉動這個世界的齒輪的話。”
小百合轉身,這次朝著槍聲響起的方向跑去。

第一話《兩人的火箭》完

上篇:人物介紹+ 序    下篇:第二話《Navy Blue》
2007-2020 BeStory.com
ƨӦۤp, ѷ|WΦۦ޲z. vLqҵ. Ѯwν׾®yvݩ@. oHΦΤ_ӷ~γ~Cpo{`θƿ~, vð, @~eHkߵp, ЦVڭ|, ڭ̱NߧYR
[ ڭ ] [ pYڭ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