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六百一十章 為母親治病   
  
第六百一十章 為母親治病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軒與納蘭若晴都被困在了里面,但林軒卻是一點也不擔心.對著烈風和納蘭家主說道:"你們就像憑借這麼一個牢籠就要困住,是不是有點癡心妄想?"

不過,納蘭家主卻是說道:"林軒,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這一次,居然還敢來搶奪我的女兒,你今天就要命喪于此."

林軒冷冷的看著納蘭家主,冷冷的說道:"就你這樣的,還敢稱晴兒是你的父親,你有這個資格嗎?若是真的父親,又怎會逼著女兒去嫁給不喜歡的人?若是真的父親又怎會對自己的妻子下如此狠手,就憑這個,你也配成為父親?"

林軒一番話,卻是說的納蘭家主啞口無言.他看著躺在地上的若晴的母親,臉上閃過一絲悔恨,但也只是一絲,隨即,他就一甩衣袖站到一旁去.那烈風看到納蘭家主無話可說,隨即對著林軒怒氣沖沖的說:"林軒,那是我妻子,豈容你一口一個晴兒?"

"哼,你還真是不知道恬不知恥是什麼意思.想你這樣的,還能是人嗎?頂多就是一只癩蛤蟆跳進河里洗了個澡."

聽到林軒這樣說,烈風不禁疑惑的問:"什麼意思?"

林軒卻是不屑一顧的說道:"只剩下一張厚臉皮."

"你,"一句話把烈風說的無語,隨即他又放出狠話:"我看你怎麼從這里面出來?"

隨即,他就要提起元力,使出蒼山訣,但突然發現,自己體內的元力一絲也調動不出來.這讓他不禁有些吃驚,不禁小聲嘀咕起來:"咦,怎麼回事?難不成被人下毒了?可我這幾天一直都在趕路,吃的都是自己儲物戒里的東西,那這又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是這牢籠?"

看到林軒的臉色,納蘭若晴笑聲問道:"怎麼了?"

林軒看著納蘭若晴,不知該怎麼開口,但此時,卻傳來一個聲音:"他不知道怎麼說,我來替他說."

來的人正是烈風,納蘭若晴一看見烈風那得意的樣子就知道林軒中了圈套,心里不由得被揪了一下.

烈風笑著看著一臉疑惑的林軒,他很是滿意林軒現在這個表情,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就是林軒的臉上少了點驚恐的表情,這讓烈風覺得有些欠缺.

"你看夠了沒?"林軒看著盯著自己一直看的烈風,冷冷的出口說道.

看著林軒急不可耐的樣子,烈風很想笑,但他更樂于看見的還是林軒臉上的驚恐的表情,而他接下來,就是要為林軒創造出這種表情.只見他淡淡的說道:"怎麼樣,是不是突然覺得自己的元力突然調用不出來?這就是這個籠子的效果,這個籠子是由禁元玄鐵打造而成,只要是進入到這個籠子里,一絲的元力你都別想調集出來.你可知道,一塊禁元玄鐵有多珍貴,更別說打造成這麼大的一個牢籠.這一次,你插翅也難逃,不過,你能死在這里面,也算是你的榮耀."

聽到了烈風的話,林軒的臉上沒有多少驚訝,他早就猜出是這烈風搞的鬼.而一旁的納蘭若晴卻是急了起來,他連忙調集自己體內的元力,果然如烈風所說,當真一點也調集不出來,隨即,她就破口大罵道:"烈風,你這個卑鄙小人,打不過就用陰招."

說完,立馬看向林軒,一副著急的模樣看著林軒,委屈的說道:"都是我,都是我拖累了你,這一次,連你也逃不出去了.連我母親也連累了."

但林軒卻是滿臉的笑意,他看見納蘭若晴這個樣子莫名的覺得很可愛,但也只這不是調戲的時候,一切要等把她帶出去再說,林軒捏著納蘭若晴的臉蛋說道:"沒事,區區一個籠子而已,你就這麼對自己的男人沒信心?只要我一用力就能將它打破"

納蘭若晴聽見林軒的話,瞬間覺得有了希望,這倒不是對逃出去有希望,而是對林軒能逃出去有希望,他的母親還在這里,他自然不能想著逃跑,但只要林軒能逃出去,就是讓她死了都願意.

而站在籠子外的烈風聽見林軒的話,則是一臉不屑的說道:"吹什麼牛?等下就讓你知道這牢籠的厲害,看你如何在你的美人面前丟了自己的臉"

林軒自然不去理會那烈風的話,而是含情脈脈的看著納蘭若晴說道:"當然,只要你能給我一個吻,我就擁有無窮的力量."

納蘭若晴聽見林軒的話,臉上立刻泛起了紅暈,拍打著林軒的胸膛低聲說道:"你討厭."雖然話是這麼說,但納蘭若晴還是對著林軒的臉頰輕輕吻上去.

而林軒接收了這一吻,朝著納蘭若晴眨了眨眼,納蘭若晴的臉變得更紅,趕緊把臉依偎在林軒的胸膛,不在露出臉來.林軒看見納蘭若晴的變現,也是馬上笑了起來,把納蘭若晴抱得更緊.

看著被困在牢籠里面還如此調情,外面的烈風卻是恨得咬牙碎齒,若不是這禁元籠也會把他的元力隔絕在外,他的攻擊攻擊不進去,他早就把林軒打的粉身碎骨.他知道說不過林軒,也就不再去找那恥辱,心里卻是暗自叫囂:"納蘭若晴,等師叔脫困,狠狠的把林軒擊倒在地,我看你還怎麼裝清高?我現在就去幫助師叔脫困."想完,烈風就朝著凌璿奔去.

納蘭若晴再次查看了一下母親的傷勢,突然發現母親的傷勢變得更重,急忙跑過來對著林軒說道:"怎麼辦?我母親怎麼辦?"

林軒見狀,急忙跑到母親面前,輸入元力,為母親把脈.在他把元力輸入之時,突然發現,在母親的體內有一股灰色的元力,這灰色元力在母親的體內不斷地游走,而它就像是死神一般,所到之處,母親的細胞與血肉迅速壞死,這就是母親看起來面如死灰般的原因.想到這里,林軒的眉頭不禁緊皺,這群人,當真是狠心,居然對老太太下這麼狠得手.不過,林軒在看到這股氣體之時,突然發現這股元力與自己的死氣之力很是相似.隨即,林軒也想到了破解之法.眉頭也漸漸舒展開來.

站在一旁的納蘭若晴看到林軒的眉頭緊皺,心不由得也被揪了起來,但看著林軒的眉頭舒展,急忙問道:"怎麼樣?"

林軒淡淡的說道:"沒問題,娘親的病我能治."

聽到這里,縮在一邊的納蘭家主不禁大笑起來,:"真是笑死我了,你居然說你能治?"

隨即,納蘭家主就笑的停不下來,頓時忘了剛才的恐懼.林軒也不管他,只是淡淡的說道,:"我能治,但我需要有人護法."

納蘭若晴聽見林軒的話,一時有些為難,他現在被困在這牢籠里,元力盡失,又怎麼為林軒護法?不過,就在這時,外面突然有人說道:"我來."

"我也來."

聽到這兩個聲音,林軒一陣好笑,這兩個人,果然還是來了.不錯,這兩人就是洛纖兒與夢煙仙子.

其實,洛纖兒帶著玄冰門的弟子早早的就趕來,要助林軒一臂之力,只不過,一直在暗中活動.現在林軒有難,她第一時間挺身而出.

而夢煙仙子也恰好趕了過來,只不過,她一過來,就看見林軒和納蘭若晴摟在一起的樣子,心里的醋意陡然升起.暗自說道:"你個花心大蘿蔔,干脆死在這里算了."不過,當他看見林軒有難,還是急切的上來幫忙.

而此時的凌璿還在和那兩條龍搏斗,不過,他越打越奇怪.不過卻怎麼也想不出是哪里不對勁,雖然他根本不懼怕這東西,但在這環境中,火借風勢,越打越憋屈.過了良久他才感覺出到底是哪里不對勁.就是那火和風不對勁.

凌璿打了一會兒之後才發現,哪火和風都是實體,是真是存在的.凌璿一時也摸不准這林軒的招數,本來,武者在達到一定境界後,便可以根據自己的屬性用元力來幻化出可以攻擊的形狀.但用元力幻化的,畢竟都是虛體,就好比他剛才的那道水柱,就是由元力幻化出來,因此,林軒可以用五行旋渦吸收掉.而這時,凌璿所面對的,卻是由林軒放出的實實在在的火焰和狂風.所以,凌璿打起來自然也有些費力.

凌璿越打越憋屈,看不懂林軒的招數,也破不掉林軒的套路.想他堂堂洞天境高手,居然不能制服一個靈輪境的小子放出來的怪物.終于,他的面色一冷,決定要好好地會一會這火龍和風龍.

而這時的林軒則是准備為母親療傷.不過,真正實施起來,林軒卻突然感覺困難起來,畢竟,在這牢籠里,元力用不出來,生命力自然也用不出來.這可讓林軒犯難.

上篇:第六百零九章 搶親    下篇:第六百一十一章 破籠而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