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五百三十二章 肉搏 生生撕裂   
  
第五百三十二章 肉搏 生生撕裂

g,更新快,無彈窗,!

觀星境,那是龍武大陸頂尖的標志,是至強者的名號,雖不能真正的摘星捉月,但在大陸上幾乎是無所不能的.

焚山煮海不再話下,一擊之下,可裂開虛空,可操縱虛空之力,天地元氣為其所用,殺人于千里之外.

這是強者的代名詞,這是步入了另一個層次,與洞天境不可同日而語,但此刻的青獄真人雖然晉升觀星境,卻依舊被迫與林軒零距離接觸,如混混般扭打在一起.

青獄真人的南離金焱雖然威能極其強大,在其晉升觀星境之後,威能更甚,可焚燒青冥玄藤,但在林軒不計成本,輸入草木精華,又瘋狂激發青藤.

不管青獄真人焚燒多少青冥玄藤,林軒就催發多少青冥玄藤,使之始終保持在一個量上,將之牢牢束縛,掙脫不得,起碼以其現在的實力是無法掙脫.

"賊子,你要干什麼!"

青獄真人大喝,眸子之中有明顯的恐懼,心中暴怒連連,他已經是一名觀星境強者,竟然被一名築福境之人如此困住,狼狽不堪.

"我說過,將我的身體送上門給你,看你能不能得到."

林軒冷聲道,口中在青獄真人肩膀上咬下一大塊肉,但卻是干巴巴的,沒有血在其中,連連吐掉.

"啊!你找死!"

青獄真人吃痛,怒吼連連,但此刻他已經被林軒捆綁在一起,無法掙脫,雙手成拳,明黃火焰凝聚,猛然砸在林軒後被,幾乎是使出了其最大的力量,沉悶的'嘭嘭’聲不絕于耳.

"你,放開我,這樣撕打像什麼武者?林軒你不陪做武者,打不贏就用這種手段,簡直是我龍武大陸的恥辱."

青獄真人叫著,肩頭又被林軒咬去一大塊肉,雖然鮮血已經沒有了,但他的知覺還是有的,劇烈的疼痛讓他面孔扭曲.

他青獄真人何時有這麼狼狽過?從來沒有這般厮殺的經曆,很沒有被人一塊一塊肉撕咬下來的經曆.

其中的疼痛,讓他這數百年的老家伙都覺得難以忍受,但卻沒有絲毫辦法,只有拳頭一拳接著一拳揮砸,期望快些將之打殺.

但他卻發現他南離金焱的傷害,對于這賊子越來越小,從一開始遇見時,一縷就要讓他難以動彈,到現在數十拳都難以奏效,這讓他不解的同時,還有深深的恐懼.

"光頭佬,你以一宗之力來追殺我就是武者了?以洞天境來殺我築福境就是武者了?以你觀星境來殺我就是武者了?想要我的身體就直說,何必遮遮掩掩,青云宗都還是這般不要臉,這才是武者的敗類,你有何資格說我?"

林軒說著,嘴下卻沒有停手,雙手更沒有停下來,已經穿插進青獄真人的後胸,撕扯著其身體,在吸收著其元氣,只是觀星境的元氣太過磅礴,如今林軒吸收的不過是其中少數.

"你在吸收我的元氣!"

"在現在才知道嗎,光頭的腦袋還是很靈光的."

"你找死,觀星境的元氣豈是你築福境承受的?也不怕將自己撐爆!"

"我的胃口大,什麼都敢吞,區區與區區元氣奈何不得我."

青獄真人驚慌了,現在他的身體已經可以說是廢了,脆弱不堪,沒有什麼攻擊力,他能戰到如今的依仗就是元氣.

晉升到了觀星境的雄渾元氣,這是他的命,沒有這次元氣支撐,他或許已經死了,此時林軒有能力吸收元氣,這讓他如何不驚恐?

這手段是他聞所未聞的,這元氣如今就是他的命啊,忽而他眸子一冷,道:

"既然你要吸收就讓你吸收,看能不能將你撐爆,你以為觀星境就這點威能嗎?好,觀星境于天地的溝通遠遠超越你的想象,天地靈氣給我吸!"

青獄真人話音一落,在其身上陡然出現一股吸力,周圍的天地靈氣在躁動,紛紛蜂擁而來要進入青獄真人身體中.

"沒用的,在我面前這手段是沒用的."

林軒說道,在其後面驟然出現一個漩渦,將天地靈器都吸扯進去,又有青獄真人的牽引,吸扯的更加迅速.

青獄真人駭然發現,自己觀星境修為,竟然強不過築福境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這讓他驚恐萬分.

然而還未等其有反應,林軒已經神識凝聚出一口大刀,由赤紅雷劫鑄成,宛如血飲狂刀模樣,驟然林軒狠狠劈在青獄真人腦袋上,將之劈的七暈八素!

"啊,我要你死,你要吃我,我就吃你!"

渾身宛宛如過電,青獄真人腦海轟鳴不絕,神識劈的潰散,艱難凝聚,這疼痛深入靈魂,讓人難以忍受,活過神來,他發瘋似的,也要咬林軒.

"你以為我的身體跟你一樣嗎?你是咬不動的."

在林軒冷笑之中,眸子陰狠,狠狠咬在,林軒手臂,'擋’的一聲,血肉沒有咬道,反而將自己的牙齒給崩斷了數顆.

"該死,這就是身體的強大嗎?"

青獄真人心底憤恨,真的有人將身體練到這種境界?單純肉身之力讓人咬都咬不動,要知道剛才他的牙齒可是注入了元氣的.

正在思索著,忽而他眼前一暗,卻是林軒以頭顱狠狠撞響他的腦袋,瞬間就被撞暈,腦袋迷糊,雙眼滿是星星.

回過神來,又見林軒的頭顱要砸下來,心中驚恐萬分,這一撞絕對不是他能承受的,剛才他一撞,他都感覺頭蓋骨都要裂了.

"南離金焱,給我焚!"

青獄真人大喝,沒有在揮拳砸林軒,反而雙手撐著林軒的頭顱,手中南離金焱騰騰,要將林軒焚燒,燒成灰燼.

"沒用,你的南離金焱沒有用處,你的金元力呢?你的土元力呢?"

林軒似乎感覺不到灼燒的疼痛,在笑道,只是青獄真人聞言,沒有說話,只是沉默的將手中的南離金焱威力再增大,要將林軒焚燒.

他沒有回應,林軒卻再次笑了,沒有回應就回答,這一句只不過是林軒的試探,試探他的金元氣,與土元氣.

與林軒猜測的不錯,之前青獄真人拿出來的漆黑小土塊以及白色小劍就是天地靈物,天地靈土與天地靈金.

林軒雖然在說話,手中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停頓,現在他的手已經深入青獄真人的身體,摸到了他的骨頭,林軒手指用力一捏,將之捏斷,捏成齏粉!

"啊!"

青獄真人大叫,這疼痛簡直是非人的,骨頭的斷了,青獄真人眸子之中滿是恐懼與殺機,那深沉的怨毒之色,怎麼都抹不開.

但是青獄真人的疼痛並沒有就此結束,林軒雙手還在其體內,在折斷其骨!

"死!"

青獄真人也沒有放棄,這種情況下,不像死只有殺了對方,沒有第二條路,青獄真人在林軒的肉身上吃了大虧.

他也學會了變通,在查找林軒的傷口,要從身體的薄弱處突破,果然被青獄真人找到了一個傷口.

青獄真人想來,這小子就是在厲害,也就是肉身厲害,體內的血肉依舊還是脆肉的,所以他發現了這一傷口.

當即他就凝聚出一口南離金焱短劍,狠狠刺入林軒的傷口,那灼熱,極具破壞了的南離金焱在其體內爆發,化作億萬口小劍,在肆意破壞著林軒的身體.

瞬間林軒悶哼,身子在顫抖,冷汗橫流,這種疼痛著實難以忍受,就是林軒也是疼的要暈厥過去.

此時林軒的身體還真如青獄真人所想,只是外表強悍,里面脆弱的如豆腐,主要是林軒此時早就力竭,元氣也消耗乾淨.

身子都是憑借著淬煉的強悍,沒有元氣支撐,也沒有力量去維持,林軒吸收而來的力量還有湧出,沒有使用在這里.

林軒在據積蓄,要給青獄真人一招,讓其來不及反應,讓其沒有機會自爆的一招,所以此時林軒的身體實際上也是脆弱的.

而青獄真人見此招有效,心中也是一喜,更加拼命找著林軒的傷口,要毀掉的他身體,從里面毀掉!

戰斗了這麼久,他一直拿林軒沒有辦法,此時突然見一招有效,他心中別提有多興奮了,原本以為與林軒近戰之後,他就沒有辦法了,只有等死的一途.

突然有此發現,簡直是黑暗之中的第一縷陽光,照亮青獄真人的世界,讓其感到了生機,讓其感到了活著的希望.

所以在嘶吼,眸子泛紅,瘋魔般尋找林軒的傷口,要將林軒從里面絞殺成齏粉,以至于林軒的雙手從他的後背拔出來都沒有發現.

"破!"

林軒眸子一冷,破開青獄真人的護體光罩,雙手狠狠插入其胸膛,沒有鮮血四濺,但林軒的收手已經沒入青獄真人血肉之中.

"裂!"

林軒爆喝,手中瞬間彌漫出五彩之芒,之前吸收的元氣盡皆化為五行元氣,都被林軒用來壓縮,凝聚在手臂之中,還有一部分就是維持青冥玄藤.

此時林軒手中力量爆發,雙手似乎湧進無盡力量,驟然,林軒用力往兩邊一扯!

"刺啦!"

霎時,與林軒零距離接觸的青獄真人,被林軒活生生撕裂成兩半.

殺人的方式有很多,比如赤瞳真人的笛音,殺人于無形之間,死的不知不覺,又如歡喜宗的魅惑之力,神魂顛倒之間,就壓榨而亡,死的興奮.

也有想夢煙仙子的《廣寒夢舞》,如仙子在翩翩起舞,在迷醉之中而亡,死的歡喜,也有被萬箭穿心而亡.

更有被想噬金蟻吞噬而亡,也有烈火焚身而亡,水淹而死,斬首而亡,極致痛苦而亡,也有驚嚇而亡.

施法不一,但卻具有震撼之力的,莫過于此前林軒所做,生生將敵手撕扯成兩半而亡.

以一重天築福境活活撕裂觀星境一重天修為的青獄真人,這畫面無疑是震撼的,具有強烈的視覺沖擊,讓人難以忘記.

"噗!"

被撕裂開的身軀之中,迸濺出最後的一團鮮血,飛濺在林軒身上,讓其沐浴敵血,似乎在宣誓他的勝利!

被撕扯為兩般的青獄真人,已經斷了氣,最後的慘叫聲都發不出來,也來不及發出來,就身殞.

那表情凝固在扭曲之中,似乎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那一左一右的瞳孔,高高凸起,還殘余著驚恐,不甘,怨毒還有悔恨.

但是林軒卻是笑了,那潛在的危機解除,那威脅葉小琪他們性命的人已經死亡.

上篇:第五百三十一章 怒發沖冠 絕境厮殺    下篇:第五百三十三章 跌落神壇 信念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