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五百二十章 三倍反擊 激烈進攻   
  
第五百二十章 三倍反擊 激烈進攻

g,更新快,無彈窗,!

赤瞳真人見林軒被困,心中焦急,此刻又被青獄真人透出的殺氣威脅,心中一急,深藏體內的殺機頓時就顯露出來,《天音幻殺術》更勝一層,嘴中卻在叫喊:

"你不要這麼凶,我害怕!"

聽到這話,青獄真人臉色一沉,剛一邁步,就被在一旁的碧煙真人攔截下來,碧煙真人知道青獄真人的脾氣,正要下起手來絕不會手軟,急切道:

"師兄,厲害記得我嗎?我是碧煙啊,你忘了青云宗了嗎?你忘了你的家了嗎?你忘了我們七兄弟了嗎?"

那語氣誠懇,聲音急切,還有痛惜,讓人心疼,想要回憶些什麼,赤瞳真人被這聲音影響,頓時笛音停止,抱頭哀嚎起來,臉色露出痛苦的神色.

青獄真人見狀,殺機收斂,停下腳步,而一旁的碧煙真人臉色激動,急忙在說些什麼,期望能喚醒赤瞳真人.

在遠處被圍困的林軒見狀,露出冷笑的神色,催動《懲死印記》,頓時那劇烈的疼痛,讓赤瞳真人慘叫一聲,不再去思索,大叫道:

"不,青云宗是壞人,是吃的,我要去搶回來吃的."

說完,赤瞳真人口中笛音一變,下意識的施展出了《天音幻殺術》第九重,一吹奏出來,赤瞳真人渾身毛孔就出現細微的血霧,顯然吹奏出這一重,要付出代價的.

青獄真人臉色陰沉下來,緩步走向赤瞳真人,同時周身冒出南離金焱,包裹這他,抵禦這無盡殺伐之力的音符,嘴中說道:

"還沒有完全掌握的第九重吹奏出來,這是下定決心要殺我?今日就別怪師兄的要清理門戶了."

"師……"

碧煙真人剛想要說話,但被青獄真人嚴厲神色掃來,頓時說不出話來,她也知道眼前事情的輕重,只是心中不好受,多年的師兄妹關系.

"青云宗中真人不要臉,果然是禽獸,竟然要殺害同門,都是一群畜生,不,這種冷血行為都做得出來的,說是畜生都侮辱了這名字,簡直是畜生不如!"

林軒的話在那火焰罩中傳了出來,聲音充滿了不屑,滾滾而開,傳蕩整個金運城.

"你還能動!"

青獄真人臉色微變,但是不為林軒的話語所激怒,語氣依舊冰冷.

"動而已,走路都不成問題."

林軒說著,語氣輕松至極,只是被南離金焱包裹下的在皺眉,這南離金焱果真強悍,就是林軒現在的身體狀態都難以堅持,元氣在湮滅.

劇烈的疼痛加上元氣的消耗,讓林軒聲音帶著虛弱與顫音.

"哼,待會再殺你!"

請與真人冷哼,神色漠然,在他看來,這賊子就是不死,也依舊被南離金焱焚燒的不成樣子,實力十不存八,隨時可以解決的存在.

所以他沒有急著去斬殺林軒,而是在堅定的邁步,要殺從頭赤瞳真人,隨著他邁步身上的明黃火焰越發的盛烈了,顯然在抵擋音符的殺伐.

而赤瞳真人見青獄真人越來越近,《天音幻殺術》第九重吹奏的越發凌厲起來,威能更勝.

同時的,他心中的傻愣勁出來,根本不顧七竅汩汩而流的鮮血,要一根筋的吹奏,不顧死活.

"你可是比青劍老祖等人要聰明多了,十分的沉穩,簡直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這一點我是十分佩服的,這是不知該稱呼為城府深呢,還是什麼."

林軒開口說著,話語平靜,吃不准其受了多重的傷,依舊在往前走.

青獄真人沒有回答,他微微皺眉,不清楚林軒為什麼要說這些話,但肯定的是他不可能單純的說話,想要了之前林軒奇異武技攻擊范圍,他冷笑,但他依舊逼近赤瞳真人.

"但是有一點是我十分看不起你的,知道哪一點嗎?"

林軒話鋒突然一轉,說著也不給他們回答的時間,接著自顧自說著:

"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但是你為了這位美女姐姐,卻不顧師兄情誼,以清理門戶的借口,堅決要斬殺自己的師弟,著實令我看不起."

"大膽賊子,我與赤瞳師兄乃是清白關系,只是師兄弟,豈容你胡言亂語,汙蔑名聲."

碧煙真人聞言,當即柳眉倒豎,不顧療傷,嬌喝道,她胸膛劇烈起伏,波濤洶湧,身為一峰之主,何時有人如此侮辱?當即氣得不輕,怒火中燒.

"美女姐姐你與你師弟的關系是清白,但是你能說那光頭的對你清白的,平日間不是對你照顧有加?但是你一提愣子,他就要堅決要殺,這麼明顯的你看不出來?"

林軒揣著明白裝糊塗,棱模兩可的道,結果如何就要他們自己去想了.

碧煙真人聞言一愣,想到了平日間青獄師兄的關懷,還有這來金運城路上的關照,以及他堅決要殺赤瞳,勸說也不領情,心中不由的疑惑起來,道:

"師兄是這樣嗎?"

"賊子,胡言亂語,不過就是想要接近七十丈范圍罷了."

青獄真人臉色不變,就是在汙蔑他,他也沒有放在心上,沉穩至極,不為外界因素打擾.

"好膽賊子,竟敢挑撥離間!"

碧煙真人聞言瞬間就明白過來,怒不可遏,要不是現在有傷在身,有打不過林軒,早就沖過去斬殺林軒了,她何時被人戲耍過?

林軒心中不由的搖頭歎息,他說的話本就是可有可無的,青云宗七峰就一位女峰主,其他人出于男性對于女性的照顧,自然會對女子多謝關懷.

抓住這一點,當事人都差點信了,只是這光頭男子卻冷靜異常,根本不上當,心性遠超其余幾位峰主,實力更是深不可測.

林軒估計在洞天境巔峰之中也是頂尖的存在,如此念頭一轉,揭穿了林軒也沒有在意,順著其話語道:

"只是你敢讓我靠近七十丈范圍嗎?有勇氣面對嗎?"

"哼,我又豈會受你的激將法?想要靠近,直接滅殺就是了,何必多言,螻蟻而已,隨意可滅殺."

青獄真人不以為意,冷笑道,說著,還在靠近赤瞳真人,只是分出一絲心神關注林軒,一旦盡皆七十丈范圍,他就以雷霆手段快速斬殺.

雖然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正面面對林軒絲毫不畏懼,但生性謹慎的他,選取最穩妥,危險系數最小的.

"這個比較難對付."

林軒心中暗襯,要是如青劍老祖他們,被自己言語一激,要就不信邪的沖上來了,豈會這般退縮.

只是不接近七十丈范圍就無法施展雷劫之力,一個大招就消失了,不顧林軒也沒有放棄,淡笑道:

"大言不慚,莫非以為我就只能七十丈之內才攻擊嗎?讓你看看我斬殺黑白人的絕招!"

此言一出,青獄真人心中一動,將大部分的心神凝聚在林軒身上,就是在下方的觀戰的一眾武者,也都心神一震,緊緊盯著虛空之中,但緊接著林軒的話語就然他們心底愕然,以為自己聽錯了:

"愣子攻擊我!"

他們會愣住思考,但是本就傻愣的赤瞳真人卻不會,因為有《懲死印記》在,他心底就與林軒親近.

此刻聞言,他毫不猶豫的放棄青獄真人,轉而攻向林軒,那滿天的赤紅音符疾駛,宛如泄了閘的洪水,洶湧而去.

林軒不顧他人的看發,五行元氣凝聚出一口長劍,深吸一口氣,長劍穿過明黃的南離金焱,出行在虛空,這讓青獄真人瞳孔一縮.

林軒接著揮舞長劍,瞬息間,出現一道道的劍光,組成一面光幕,光幕宛如鏡子,形狀怪異,沒有什麼強大的元氣波動,平凡無奇.

然而不可思議的出現了.

那赤紅的音符轟殺在劍光光幕上,那音符洪流直接被反射出去,聲音互相反彈,蕩起更為強烈的音符洪流,轟殺向青獄真人.

"愣子,再來攻擊我!"林軒接著道.

青獄真人當即臉色一變,察覺到了危險,身上明黃火焰沖天而起,明亮至極,照亮虛空,宛如輪大日降臨,恐怖的溫度席卷八方.

"轟!"

當他做完這一動作,那音符洪流已經轟殺而來,明黃火焰在熾烈燃燒,赤紅音符在跳躍,兩者之間發出心煩的'嗤嗤嗤’聲.

"這是什麼招數?竟然能反彈音符,不僅如此,威能還越發的厲害了."

青獄真人心中吃驚不已,因為他發現這音符洪流比之前抵抗赤瞳真人吹奏出來的還要強悍.

赤瞳真人《天音幻殺術》依舊是九重,但是經過那面光幕之後就增大了將近四倍,原本第九重就對青獄真人造成威脅,要南離金焱來抵禦.

現在放大了三倍之多,對他造成眼中的威脅,那浩瀚的威能,直接將他沖天的明黃火焰擊潰三分之二還多,這讓他心驚.

林軒見此一喜,再次反擊出一道三倍音符,同時他手中出現一道盛烈淡藍火焰,另一只手出現一道漆黑水流.

星滅之火與九幽之水凝聚成兩道漩渦,一順一逆,互相纏繞,穩定而暴戾的氣息在彌漫,疾駛向青獄真人.

飛出兩道漩渦,林軒還不停止動作,再凝聚出一道五彩漩渦,巨大的五彩漩渦彤同樣疾駛向青獄真人,與赤紅洪流還有水火漩渦而去.

"不好,退!"

嘗試了之前加倍音符的威力,此刻要退開,暫避鋒芒,雖然他有信心抵禦這狂暴的一擊,但其本身定然要受些傷勢.

這是他不喜的,不願意自己受傷,要以完整的姿態去戰斗,只是他後退的速度雖然快,但卻沒有武技速快.

赤紅洪流與水火漩渦還有五彩漩渦不過瞬息間,就到了青獄真人近前,青獄真人見無法後退,只有被迫迎戰.

僅是刹那間,其身前就凝聚出一口明黃火盾,此外還有明黃的刀劍斧戟,紛紛迎向洪流.

"轟轟!"

水火漩渦炸開,五行漩渦同樣炸開,滾滾狂暴元氣在激蕩,天地靈氣在洶湧,化作更為狂暴之力,轟響青獄真人.

狂暴的音符在肆虐,那明黃火盾抵擋不住,瞬間就崩潰,但是在奔潰的瞬間,又有一具火盾凝聚出來,繼續抵擋.

同時,還有明黃刀劍斧戟在劈砍這狂暴之力,要消磨這洶湧的能量,雖然瞬間就湮滅,但緊接著就有兩口補充進來,繼續磨滅.

上篇:第五百一十九章 雷霆手段 清理門戶    下篇:第五百二十一章 獸魂 鬼面妖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