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四百六十四章 時機來 遇故人   
  
第四百六十四章 時機來 遇故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數日之後,焚天宗.

這一日焚天宗的宗主怒不可遏,他的修為在靈輪境八重天,身邊還有一名靈輪境三重天天的長老.

此外在其身後還有一干焚天宗精英弟子,在山門前的廣場站立,雙目之中都要噴過來一樣,義憤填膺,隨時要一沖而上,攻殺而去.

在他們的身前有一青袍男子,樣貌平淡無奇,但身軀魁梧,一臉狂傲的樣子,不屑的望著一干焚天宗弟子.

此人這是林軒,神體百換之後模樣大變的林軒,此時的林軒修為顯示的是真實的修為,靈輪境六重天.

"青云宗,欺我焚天宗無人?本宗到要看看就憑你一名靈輪境六重天的修為如何在本宗面前囂張!"

焚天宗宗主極怒,三寸短須都要飄飛,大喝大道,沒有人會願意交出宗門寶庫.

"冥頑不靈,青云宗的實力又豈是你們能知曉的,既然不拿就打到你們拿!"

林軒狂傲的道,說話間就抬起手中的刀,一招《玄刀三十六斬》,已經熟練至雨圓滿的武技.

僅是隨意的一劈,在林軒的是手里,就有化腐朽為神奇的效果,只見一道雪亮刀氣匹練橫空,轉瞬間就就到了焚天宗宗主的近前.

見狀,焚天宗宗主那里敢怠慢,急忙的將手中的寶劍橫空,元氣催發,一下子的變成火紅,有火苗冒出來,十分的驚人.

"噗!"

但與林軒的刀光接觸之後,那火紅長劍宛如豆腐做得似的,一散的就斷為兩節,余勢不減的將之的一只臂膀斬斷.

"現在是交,還是打,你們說的算."

林軒收刀而立,淡漠而高傲,道,他知道有此以威脅這些人必然會交,只因他的背後有青云宗,若是孤家寡人,興許他們會死拼到底.

"交!交!我叫!"

焚天宗宗主臉色煞白,瞳孔之中盡是驚恐,不曾想到,兩者之間的差距竟是如此的大,自己修為最高都擋不住一招,必說門下的其他人了.

言罷,宗門便帶路,將宗門寶庫打開,林軒看都不看,直接一掃而空,一個靈石碎片都不留,看的焚天宗一眾雙目噴火.

"廢物,天下除了我青云宗還有哪里的勢力能稱上是宗門?這種宗門不開也罷,你們都這麼的廢,可想而知,你們的前輩會有多廢."

林軒狂傲笑道,轉身離去,在離去之前,還將其山門前的門面一道刀劈開,不帶髒字的將他們的祖宗罵一頓,將囂張表現的十分的到位.

一干的焚天宗盡皆是氣的要經脈逆行,偏偏又沒有實力,只要將碎的牙齒往肚子里咽,紛紛怒吼起來:

"青云宗欺人太甚,我焚天宗與你勢不兩立!"

時間過的很快,一個月多月就過去了,林軒一路走去,幾乎將這里的小門派都洗劫了遍,引起不少的勢力對青云宗的不滿.

也就在這時,青云宗接到了消息,一位長老當即就是怒火沖天,仰天大吼:

"是誰!是誰膽敢冒充我青云宗弟子!"

當即召開了青云宗會議,各位長老各抒所見,要商量解決的方法.

"此時事情重大,處理不好引起了大云國各勢力的不滿的話,恐怕就要被孤立."

一名長老皺眉道.

"按照情報中的描述,這賊人的修為在靈輪境六重天,使用的是我青云門的基礎武技《玄刀三十六斬》,威能奇大."

一名長老介紹道.

"威能再大又如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也是只有死亡的份,一直小小的螻蟻也敢來挑釁巨龍的威嚴,簡直是在找死!"

另一名長老十分的不屑道.

"不錯,終究是一名靈輪境的螻蟻,我青云宗隨意的派遣一築福境的弟子強者前去就可以將之斬殺!"

一名長老自信的道.

"不,安全起見,要兩名築福境的精英弟子前去,將之生擒,要拷問出其被背後的實力,其背後定有人!"

一人長老沉吟道.

"如此也好,根據其最近的活動范圍,在嚴云山脈一帶出沒,那里有最強的宗門是五毒宗,老夫建議在五毒宗等待兔子入籠,有兩名築福境的強者,在加上有五毒宗,足以讓其插翅難飛."

一長老推定道.

"好就如此辦,妙計,不過那收集重傷之人是否可以撤退了,已經找了這麼多,依舊是沒有找到."

一名長老拍案叫好,接著又道出另一件事.

"不需撤退,繼續搜查,魔龍老祖沒有下令停止,就要繼續的搜查!"

一名蒼老的長老堅決的道.

……

也就在當日,兩名築福境的強者走出青云宗,化作兩道遁光,向五毒宗疾駛而去……

此時的林軒沒有繼續的冒充青云宗弟子洗劫宗門寶庫,因為意外的他聽到有一消息,立即轉身而去.

聽聞在流火城附近,流火江有大妖作祟,要吃童男童女,不然要大發洪水,擾亂百姓的安甯.

林軒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弘揚師傅的威名的機會,讓青云宗膽寒的機會,所以林軒當即就趕了過去.

流火城,距離林軒如今所在有數萬里之遙,但在林軒雷行九天的威能下,不過十天就趕到了.

流火城,地帶貧瘠,全靠流火山脈之中流淌下來的河水賴以生存,稱之為流火江,其中流火城自然是建在最好的流火江之上.

流火江的妖獸凶殘,專吃人肉,特別是小孩細嫩的肉,尤為歡喜,奈何流火城之人實力並不高強,以至于放任其逞凶,不少百姓因此而背井離鄉.

當然也有不少的不願離去,在召集附近的高強的武者,要共伐水妖.

這日,流火江兩岸戰有不少的人,打扮各異,盡皆是拿著遠程的攻擊手段,朝者流火江大喝,他們的是實力不過是在淬體境與元脈境不等.

在波濤洶湧的江面上,有一頭體形健碩的雙頭蟒在嘶鳴,時而冒出水面,時而潛伏下去,巨尾白擺動,江面的水猛然的沖向岸邊.

有一名男子在江邊挑釁,但卻不敢靠近,大火球之術不斷的揮舞出去,盡皆砸在雙頭蟒之上,激怒的雙頭蟒嘶鳴連連.

在岸邊,為首的一個壯漢大手一揮大喝道:

"放箭!"

頓時有一枚枚的帶著鋒銳的氣息激射向雙頭蟒,只是這蟒的身軀極為的堅固,箭矢激射在鱗甲之上,盡皆帶起一串串的火星,竟然不傷絲毫!

猛然的,雙頭蟒潛入水中,江面平靜,大家都在凝神的注意著狀況,在下一刻,雙頭蟒,陡然的竄出來,猛然的將在江邊引誘的男子一口咬了進去.

雙頭蟒兩頭互相的一扯,頓時血流噴湧,被兩個血盆大口吞了進去,滿嘴的血肉,毫不血腥.

"畜生,我殺了你!"

為首的男子見狀,目呲欲裂,反手拿出一口開山刀,元氣運轉,猛然的沖了過去,要與雙頭蟒決一死戰.

"鐺鐺!"

男子鋒銳的大刀劈砍在上頭蟒之上,竟然如砍在金鐵之上,火星四濺,難以造成實質的傷害.

男子大駭,雖然有所准備,但顯然是沒有預料到,這雙頭蟒的鱗甲竟然能堅固如斯,想要推開.

但已經來不及,上頭蟒的一只頭顱已經在張開血盆大口要噬咬而去,男子心底萬分的絕望,就要莽首要落下的時候.

"孽畜,找死!"

在遠處傳來一聲大吼,一名青年男子大步而來,手持一口長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蟒口要落下之際,一口長槍猛然的,擋在蟒口之中,鐺鐺作響,這青年沖著那壯漢大喝道:

"還不快離去!"

那壯漢聞言,心底一個激靈,而後連忙逃出去,卻說那名青年男子,手持七尺長槍,舞起的槍花雪亮,鋒銳之極,正是挑戰過林軒而後又幫助林軒禦敵的楊坤!

"吼!"

雙頭蟒大怒,血盆大口吐出兩道水箭,疾駛向楊坤.

楊坤臨危不懼,手中的長槍,宛如一頭毒龍,極快的舞動,槍法舞動間就將,兩道水箭擊潰,化為粉碎.

乘勝追擊,楊坤長槍陡轉,光芒大盛,直刺上頭蟒的雙目,要從此獸最薄弱的點而去,威勢不弱.

但這雙頭蟒也算是積年老妖,實力不弱,只見它低吼一聲,頭顱之中猛然的出現一道,透明的光幕,水光粼粼,有種刺眼敢.

楊坤見狀,更加的不敢怠慢,體內的元氣陡然的急速運轉起來,長槍破空,撕裂空氣,轟然的撞擊在其中.

"轟!"

有震天聲音傳出,眾人細細一看,長槍竟然沒有將那水幕擊穿,這一刻眾人心底不由的有些惴惴不安起來.

就連防護光幕都破不開,還能將之斬殺麼?

"天要亡我流火城."

不少村民心底悲痛不已,這幾日的遭罪實在是不好受,但此時依舊還抱有一絲的希望,因為那青年還在戰斗.

"流火槍決!"

楊坤大喝,手臂猛然的一抖,手中的七尺長槍幾化為道道流光般的槍花,炫目至極,但其中又蘊藏著可怕的殺機.

"轟!"

流火槍決瞬間就轟擊在那光幕之中,但那光幕異常的堅韌,哪怕是受了如此的一擊槍技,依舊沒有破碎,只不過倒是暗淡許多,估計再來一次就能將之轟成齏粉.

但是雙頭蟒顯然是沒有給機會楊坤這般做,只見它另一頭顱猛的張口而來,同時的,雙頭蟒的巨尾亦是帶著呼呼風聲,凶悍的撞擊而來.

"殺!"

楊坤大喝,顯然是知道了這頭畜生不好對付,也明白眼下的狀況不好,當下,他直接使出大招.

狂暴凶猛的槍影幻化而出,直接的籠罩住這兩個龍頭,要抵擋住這最危險的蟒口,一旦被咬住,任他有通天的本事也要完蛋.

于此同時的,楊坤激發護體防護罩,要硬受巨蟒的巨尾一擊,因為此時他實在是沒有能力分心,一只頭顱就依舊夠他忙活的了,別說是兩只齊上,稍有不慎就要落入蟒口,變為血食.

"轟!"

在楊坤揮出的槍影與那雙頭蟒的雙頭對碰之際,元氣激蕩,光芒刺目,也就是在同時,那巨尾也是轟擊而來.

就在此時,一道流光從遠處激射而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轟擊在那妖獸的巨尾之上,直接將那碩大的巨尾砸成血肉.

此刻的有郎朗之音由遠及進而來:

"孽畜,有老夫在此,豈能容你猖狂!"

上篇:第四百六十三章 聞噩耗 踏腳石    下篇:第四百六十五章 一拳滅妖 聲名遠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