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四百五十章 都天魅舞陣   
  
第四百五十章 都天魅舞陣

g,更新快,無彈窗,!

場中,雪亮的劍光消散開來,露出里面的七名女子來,這七人還保持著之前的動作,只是動作僵硬.

像是沒了魂的人,宛如行尸走肉,沒有一絲的美女生動感,更別說之前引人獸血沸騰之意,像是一具栩栩如生的木偶.

林軒收劍而立,另一只手平淡的伸出,微微虛握,口中輕輕的突出一字:

"滅!"

一音剛落,在場中動作僵硬的七名女子,宛如經曆了長久的歲月,自雙足開始,化為虛無,並蔓延而上,直至頭頂發絲,不一會兒,七名絕美女子就化為了齏粉,灰飛煙滅.

"嘶!"

場中的歡喜宗弟子盡皆是倒吸一口涼氣,這手段著實恐怖,他們自問是無法抵擋的,有惶恐的氣息在人群之中彌漫開來,他們看先林軒的目光之中盡是恐懼,這人簡直是魔鬼的化身.

"這幾道菜味道不行."

沒有理會眾人的目光,林軒看向在玉床之上的歡喜宗宗主,搖頭道,表情頗為失望.

歡喜宗宗主紅衣青年臉色微僵,有沉沉的殺機迸濺,但其心中卻在思索,那是怎麼做到的?

紅衣青年自問,若是不施展歡喜宗的魅技,他也是難以做到如此的程度,劍訣,他可以肯定,那絕對是劍訣的問題,是一門高深的劍訣.

"但那是什麼劍訣?隱隱的好像是專門克我宗的秘術!"

紅衣青年,細細的回憶七女那僵硬的生板的模樣,又回想起魅姬的臨死前的模樣,她們似乎都有一個特點!

他們的天魅訣威能減弱,或者是已經被削弱,所以施展起來的天羅魅舞徒有形而無神,而他們歡喜宗雖然是一魅惑之力聞名,但核心的是天魅訣帶來的欲!

"對,沒錯,欲!"

紅衣青年越是分析越是清晰,他們的欲被削弱,過被熄滅,能做到這這種程度的,有很多種可能.

但他沒有與她們有肢體上的接觸,這一點又可以排除多種可能,而他用的是劍,而她們的欲不像是被壓制,反而像是熄滅了,或者是被其斬滅了!

越想歡喜宗宗主的眸子越亮,斬滅了,他的劍能斬欲,斬欲,是斬欲劍訣,對是斬封看,斬劍派的人!

接著他又將眸子掃視一周,在那已經戰亡的三千來名弟子微微的停頓一會,以其的眼力自然是分的清楚其中的細微差距.

"這是斬封劍訣新入門到小成階段!"

這麼說來,這人是在此練劍,從一名斬欲劍訣初入門道小成,他僅用了數個時辰,這天賦著實恐怖!

歡喜宗宗主心底有殺機在醞釀,這人已經是仇敵,不可能是友,既然如此早解決早安心,猛然的他睜開了晶亮的眸子,對林軒喝道:

"你是斬劍派的人!"

林軒眸子閃過一絲詫異,而後又平淡下來,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依舊是淡然的聲音:

"我是來打劫的,菜已經品嘗了,若是沒有其他的菜,那就將宗門寶庫交出來."

"看來你是不清楚大秦國與大云國的根本區別,一個宗派弟子竟敢來我歡喜宗的地盤挑事,還以我門下弟子練劍,做出如此歹毒之事,大秦皇室定然不會放過你."

歡喜宗宗主陰陰一笑,隱隱有嘲諷之意.

林軒心中一動,這大秦國以皇權為尊,宗門屈居旗下,雖有聽說,但實際是如何他卻是不通其中的關節,嘴中卻是這般的道:

"這里是大秦與大云國的交界處,說不准我站的此地就是大云國的地界!"

"本宗不管你站在哪國的地界,但本宗知道你現在是站在了本宗的地盤上!"

歡喜宗宗主臉色一下子的,又恢複的平靜,但也沒有笑意,任誰的寶貝玩物被人了毀了也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大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你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也說的出口,你歡喜宗必定會被大秦大將圍剿,滅滿門!"

說話的不是林軒,而是在一旁的亦涵,自幼生活在軍隊將軍世家,受到的教育必定不少,此時聞言就忍不住的怒斥起來.

"哼,少拿大秦威脅我,這邊緣地帶皇室嬴家可不會來管."

紅衣青年眸子之中顯然閃過一絲的畏懼,到了很快的就恢複了過來,不屑的冷哼道.

林軒心頭一動,看來這大秦與大云皇權的勢力迥然的不同,在大云國,皇室秦家不過是四大家族之一罷了,平日間遇到大宗門還得低聲下氣,地位十分的底下.

而大秦國的皇室嬴家皇權十分的強大,就算是這偏遠的歡喜宗也會有絲絲的恐懼,可見其實力之強盛.

"小子,本宗與你談一筆交易如何,你是劍斬派的弟子,想要將斬欲劍訣練至大成,你要的環境本宗幫你解決."

"你只需要專心練劍即可,不僅如此,還有諸多的貌美女子任你挑選,而你只需臣服于我,在這里的一切弟子都將會是你的,每日享受極樂大道都不是問題."

紅衣青年身子往前微微的傾俯,笑道.

"你這里的菜不合我胃口,我只要你歡喜宗的財物."

林軒不為所動,堅定自己的原則,開口道.

"小子,你可要考慮清楚,莫要自誤,在本宗面前你還想翻天不成?"

紅衣青年臉色微沉,他親自出口想邀,竟然遭到了拒接,在眾多的歡喜宗弟子面前,他的臉色有些掛不住.

"老東西,你這我想翻就翻,你管得著?真以為地頭蛇能壓過強龍?"

林軒冷然道,屢次被說成小子讓他感到不爽,要不是為了利用這里的欲淬煉斬欲劍訣,林軒早就解決了此地.

此時見紅衣男子手下大將已經被解決趕緊,其手段也將盡,林軒的耐心已經不多了,哪有空閑與他廢話,末了,林軒盯著他一字一頓道:

"你算什麼東西!"

"好膽!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煩了,這麼著急找死,本宗成全你!"

紅衣男子驟然的大怒,他最討厭的就是被人說是老,雖然他看起來年輕,但實際上已經是六百九十來歲,壽命頂多還有百來年.

同級當中,已經算是高齡,能保持這年輕的模樣,只不過是他偶的一門雙修法訣,這才能如此青春不老,但實際上體內的器官已經在走下坡路.

此時被人殺了門人弟子,又被人挑釁,還被人戳心窩,他哪里還能忍?當即就是一聲令下,滾滾音浪傳播響徹整個歡喜宗:

"眾弟子聽令,擺都天魅舞陣!"

紅衣青年一聲令下,所有的歡喜宗弟子就是一陣騷動,原本慌亂的情緒,在紅衣男子一聲令下已經平複下去了.

他們在走動,但卻極為的井然有序,像是本就有這自己的位置,排練了許久了一般,場中足足有五千人,他們走走停停,很快的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將林軒團團的包圍起來.

他們一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在原地的褪下衣物,在眾多人之中,渾身赤裸,毫無秘密的暴露在空氣之中,但緊接著他們又在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了一套衣物開始穿戴起來.

他們的衣物是統一制式的,散發出有奇異的味道,都是紅色,鮮豔的紅,迷迷蒙蒙的,有夢幻之感.

此時落日已經完全的沉下去,只余幾道橘紅的云彩在天邊飄蕩,給不了大地幾分亮光,夜幕已經開始降臨.

歡喜宗宗主見狀,沒有說什麼,手一番,從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一枚泛著青紫紅三色光芒的奇異石頭.

他雙手掐訣,緊接著,輕喝一聲'疾’,那發光的三色石頭就飄飄然的飄到而來場地的正中央,緩緩的往上飄飛,懸浮在半空之中,散發著迷蒙的光彩,並滴溜溜的旋轉起來.

一時間將整片場地都照映的如夢幻般絢爛,三色光華流轉,配上那統一的薄如蟬翼的怪紗衣,有種別讓的氣氛,十分的容易引起人心底深處隱藏的欲望.

場中的男女們在跳著另一種舞,林軒是不認識,但這舞姿林軒能感受到其中散發的強烈的魅惑之力以及欲!

場中的歡喜宗弟子跳舞之際有人舞劍,有人在他們人背後撫琴而彈,有人才吹奏笛音,琵琶,葉片,鼓,鈴鐺,箏等等可謂是應有盡有.

但如此多的樂器彈奏而起,給人沒有絲毫的雜亂之感,反而也讓人有中協調之感,又有種令人精神沉醉之意.

其中的男女們也有沒有那樂器的,直接就是在扭動著身姿,與身邊的異性弟子偶有肌膚接觸,蕩起一抹潮紅.

其中的女子,此刻看去盡皆是皮膚白皙晶瑩,仿若上帝完美的傑作,挑不出一絲的瑕疵,肌膚有藴蘊的毫光隱現,白中還透露出一絲深藏的紅,仿若天生是如此的完美.

有迷蒙紅的的紗衣阻擋,身體若隱若現,沒有放蕩之意,像是仙界的仙子,仙女臨塵,在此表演一番,便要離去.

但又似乎只要你肯踏出一步,他們就會永世伴你,給人一種迫切的自由原則之感,但卻又讓你心底沸騰,讓你過去.

一刹那,場地之中的魅惑之力升騰到了頂點,欲火像是澆了油般,熊熊燃燒,要從眼眶之中噴薄而出.

在死人堆之中的白楓此時滿嘴的血,咬的舌頭到要斷了,依舊被欲火焚身,即使他是歡喜宗的弟子,早有所准備,見效依舊是不強.

顫抖著,他就要走向歡喜宗一幫弟子而去,但最終他狠狠的一咬舌尖,恢複一絲的清明,抬起手掌,狠狠一排自己的額頭,當即就直挺挺的暈過去.

在另一處的亦涵此時雙目也是幾乎要噴出火來,壓制不住,她直接盤膝而坐,但哪怕是閉目不見,依舊有靡靡之音傳遞進來.

在腦海之中演化各種誘人的畫面,忽而的,亦涵腦海之中閃過之前觀想的億萬道劍光,念頭一動,當即意識就演化起劍術來,很快的她就發現似乎有些效果.

林軒站在場地中央,此處的魅惑之力最大,他臉上表情平淡如水,持劍而立,深邃的眸子緩緩閉上,探出三十丈的神識.

神識之力籠罩歡喜宗弟子,細細的觀察著他們的神情動作的誘惑,聆聽音符的魅力,在燃燒著欲,淬煉著欲,淬煉著斬欲劍訣.

上篇:第四百四十九章 七道菜 以欲淬欲    下篇:第四百五十一章 邪陣 心狠手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