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四百四十九章 七道菜 以欲淬欲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七道菜 以欲淬欲

g,更新快,無彈窗,!

女子笑容未變,但心底就已經打起了十二份的精神,始一開始就全力以赴,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之前魅姬的一幕可是穩穩的印刻在其腦海之中.

女子體態輕盈,猶如一陣清風就能將之吹散,蹁躚間,又如起舞,魅惑天成,眸光若水,俏臉帶春.

不知不覺已經是施展了魅功,引誘人心神,纖細玉手反轉間,有一晶瑩的玉笛出現,鮮豔紅唇張開,觸碰到玉笛,有魅惑之音傳遞而出.

其音靡靡,帶有引人浴火焚身的感覺,邪火沖腦海,女子款步而走,又似在翩翩起舞,十分的自然,哪怕是分不清,亦會讓人帶著獸欲去欣賞那優美的身段.

林軒眸子一眨不眨,靜靜的盯著女子的舞姿,不放過任何一絲的細節,時時在淬煉欲,不愧是能常年服侍在歡喜宗宗主身邊的人.

魅惑天成,哪怕是施展魅功依舊是讓人無法看出來有絲毫的變化,而起魅惑之力亦遠遠的超過魅姬,林軒能感受到,斬欲劍訣時時刻刻都有一絲的增長.

女子舞動間,依然來到了近前,玉笛離嘴,但虛之中繚繞的笛音並未停止,依舊有靡靡之音傳蕩出來,端的怪異.

玉笛被女子玉手握著,身子一傾,臉龐帶著羞澀的歡喜,又有絲絲怨,像是離別許久的情人,就要投入林軒的懷抱,讓人有中要張開懷抱將女子摟入懷中.

其玉笛直指林軒的胸膛,卻讓人沒有絲毫的突兀之感,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女子的玉手,要前先一步將人摟在懷中.

妖嬈的女子眸波帶春,如情人般溫情,但其中卻暗藏著森森的殺機玉笛直指林軒的心髒,暗中蘊藏有一股內勁.

"鐺!"

林軒手中斬人劍揮舞,直接釘在玉笛一段使其無法前進一寸!

陡然間,那女子身上湧來一股磅礴的元氣,這元氣遠遠的超過靈輪境的范疇,已經是築福境程度.

這股元氣順著女子的手臂,直接傳遞到玉笛之中,在壓迫在林軒的斬人劍之上,要從林軒的劍再到他的身體,從而滅殺林軒的生命.

這股雄渾的元氣肯定不是眼前這女子的,而那歡喜宗宗主的,想要借此試探林軒的深淺,如意算盤算的很好,但林軒不能以常理度之.

念動間,林軒牽引一道五行元氣出來,順著手臂直達斬人劍,與那股元氣相碰,這股元氣並未在此爆發,反而被林軒橫推而去.

兩者相碰,虛空之中有細微的裂風聲,那是兩股元力相碰而引起的,那股元力想要將林軒的元氣擊潰,沖進林軒的體內.

但林軒那里會答應,五行之力猛然的發力,直接將之推至那玉笛之中,任憑那股元力如何的掙紮,依舊是被林軒以絕對的優勢,鎮壓下去.

"嘭!"

兩者觸碰之地,玉笛直接就就蹦碎開來,化為齏粉,無法去抵擋,五行元力直沖而上,以摧枯拉朽的姿態直沖而上.

玉笛蹦碎化為齏粉還沒有完結,五行之力所過指出,盡皆化為齏粉,先是其纖細的五指,接著就是手臂,而後就是臂膀,再而身軀.

如玉石般的玉足無聲無息的化為了齏粉,一路往上,一路暴碎,沒有血肉橫飛,沒有希鮮血直流,只有湮滅,不留一絲的痕跡.

在場中圍觀的一眾歡喜宗弟子,此時盡皆是一臉的驚駭,之前是沒有親眼看到,但此時是在眾人的眼皮底下,一位嬌滴滴的美人就這讓化為了齏粉,讓人如何的不恐.

特別是其之前施展了魅舞,牽引眾人的心神,已經幻想著與這女子一起共赴巫山的優美畫面,但現實之中卻是這樣的一副畫面.

前後的反差實在是太大了,讓人難以接受,而嬌嫩的嬌軀還在湮滅著,衣物化為齏粉,嫩白的肌膚亦是化為了齏粉,達到了其脖頸處.

女子的目光之中盡是驚恐,但那驚恐已經是凝固了,不知何時已經死去,如今于一顆頭顱懸在半空之中,那是因為歡喜宗宗主的那道元力在躲藏,但到了這里已經是無路可走.

狹路相逢勇者勝!

林軒絲毫的不退縮,五行元力直沖而上,湮滅在持續,柔順的三千青絲亦在湮滅,最終任那元氣如何的不甘依舊是被鎮壓,生生煉化為虛無.

一名貌美的女子活生生的女子就這般化為了齏粉,世上沒有一絲是其留下的痕跡,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一幫歡喜宗弟子此時盡皆是被鎮住了,因為看到了所以才畏懼,在他們的心里沒有一絲的勝算,這種情況下又有誰能不懼.

自己的小命誰都珍惜,當威脅到自己的小名的事物出現的時候,一般的人都會選擇遠遠的逃避,就如此時的他們,根本就提不起一絲的斗志.

"宗主,這味道,僅僅是聞一下就沒有了,那里能談上吃?"

林軒收劍而立,淡淡道,嘴角還掛著一絲嘲諷.

躺在粉色玉床之上的歡喜宗宗主眼神微微的一沉,環顧四周,歡喜宗弟子的士氣盡皆低落,接連的失敗,就連其懷中的女子身子都微微的僵硬一分,魅功有絲絲的凝滯.

這中被打壓士氣的事,是十分的嚴峻,這是他不喜的,自從當上了歡喜宗宗主,他有幾時這般的被動過?

只是那小子又是如何能將之築福境的元氣盡數鎮壓?那股遠去就遠遠不是靈輪境能抵擋的,就算還是一名築福境的強者,想要這般的抵擋也是絕對做不到的.

力量把控的太完美了,而且以那股力道,為何他的上品法器不碎?而自己這便的玉笛反而是碎成了齏粉.

那股力量隱匿的極為的深,就算他也沒有察覺到有元氣的波動,莫非是有寶物?以寶物之力來湮滅的?

歡喜宗宗主心中一動,越想越有可能,心底強忍著興奮與貪婪,混跡大陸多年的老狐狸雖然心動,但卻絕對不會輕易的沖動.

他在思量著,有覺得之前那小子施展的劍招有詭異,隱隱的他有種熟悉感,但總是想不起來.

"或許是多年前遇到過,事情太久遠了,已經是模糊了."

歡喜宗宗主雖然是這樣的思量,但他表面沒有一絲的變化,臉上依舊是一副慵懶的神態,半眯著眼,笑容依舊:

"既然一個不夠,那就七個一起送與你,可要好好的享受,這可是本宗最喜歡的七位."

說罷,歡喜宗宗主雙手一揮,當即就有一股大力,直接將七名女子拍向林軒.

"希望這七道菜不會讓我失望."

林軒持劍靜立,任由七名女子施展媚術,七名女子各有優勢,擅長各不相同,有的此持劍而舞,有的彈琵琶而舞,有的帶紅菱而動.

她們或是開口軟軟儒儒,或是婉轉而喝,又或是神情幽怨而漆,又或是羞澀而含情脈脈,又或是嗔怒而撒嬌.

七人神態不一,但盡皆都是魅惑無雙,組合在一起沒有半點的不協調,反而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魅力倍增.

載歌載舞,七人忽近忽遠,衣衫似露未露,妙曼的胴體若隱若現,讓人欲罷不能,要深陷其中.

她們每一人與之前的女子媚術相差不大,但組合在一起就已經不是簡單的組合疊加,而是去到而來另一個境界,意識稍有不堅之人,支撐不了幾個呼吸就會淪陷溫柔鄉而亡.

周圍的歡喜宗弟子已經是雙眼迷離,眼中僅剩下原始的欲火在焚燒,沒有一絲的理智,相隔這麼的遠,還不是針對他們,就已經淪陷了,其七人天魅之舞的威力可想而知了.

至于另一邊,在搜刮死人財的白楓已經是盤膝在地上,死死的壓制體內的欲火,雖然他背對眾人,但耳邊傳去的靡靡之音已經是讓其熱血沸騰了.

林軒見了這七人組合的天魅舞,沒有半點的不安,只有沉靜,盯著七人的姿態,心中的欲火已經是熊熊燃燒的地步.

但他沒有絲毫的壓制之心,反而在促使其更加的旺盛,以此淬煉自身的欲,以欲煉斬欲,如此才有快速的進步.

雖然斬欲已經達到了小成,但林軒不滿足,他追求的是大成,要的是收發自如,爐火純青的斬欲劍訣.

這種極端的淬煉之法極為的危險,比之淬煉神滅之火要危險的多,這欲一但達到了林軒的承受界限,林軒就會難以支撐.

直接被欲火焚燒,著欲火雖然不會將林軒焚燒致死,但容易燒傷人的意識,稍有不慎就會變成白癡,輕則變成被欲望支配的原始野獸!

林軒不為所動,把握每一絲的欲火,以讓斬欲劍訣更進一步,沒有高風險,那里又會有高收獲.

富貴險中求,林軒一路走來又有那一步是平靜的?盡皆是伴著血雨腥風,踏著尸骨而上,從不曾懼過.

此時亦是一般,他深邃的眸子帶有絲絲的欲火,但沒有蔓延開來,他的臉色依舊平靜,身子的血流正常,沒有沸騰的現象.

七名女子歌舞之間,環繞而上,各種手段持劍持笛等,各種魅音靡靡而出,落在林軒的身上.

那妙曼的身姿蘊藏歡喜宗宗主的築福境元氣,那無盡的魅惑之中暗藏有凜冽的殺機,隱而不發.

林軒眸子甯靜,手中劍揮舞之間,幻化出億萬道劍光,生生不息,密密麻麻,分成七道,將七名女子盡數的包裹進去.

七名女子自然是不甘示弱,引發歡喜宗宗主留下的元氣,要擊破這劍光,轟殺林軒,最後卻駭然的發現,這無數的劍光每一道都像是真實不虛的,堅硬異常.

碰撞在一起還發出有尖銳的鏗鏘之音,磨滅了一道劍光又有一道劍光降臨,依舊還是被死死的圍困在其中,形成一道劍罩,幻滅不定.

在粉色玉床之中的歡喜宗宗主,眸光精光閃閃,緊緊的盯著林軒施展的劍訣,總覺得有熟悉之感要呼之欲出,但始終沒有抓住什麼,這讓他心情十分的不爽,臉色有些陰沉起來.

在另一邊,亦涵已經閉上了雙眼,只是眸子之中有血淚流淌,嘴角亦有鮮血在流溢,這是她強行觀摩遠遠高于她所能承受的武技,導致心神受損.

但雖然她閉上了雙眼,腦海之中依舊有無盡的劍光在生滅,奧秘無窮.

在一旁的歡喜宗弟子只覺的那劍光好生絢爛,並無異常,只因為他們是外行看熱鬧,而亦涵內行看門道,兩者位置不同.

上篇:第四百四十八章 劍光籠罩 化為齏粉    下篇:第四百五十章 都天魅舞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