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四百四十七章 歡喜宗宗主   
  
第四百四十七章 歡喜宗宗主

g,更新快,無彈窗,!

歡喜宗宗主,紅衣青年眸子未睜,臉龐白皙而妖媚,嘴唇微動,其清淡帶有不滿的聲音傳了出來:

"何時慌張,不知道我歡喜宗的規矩?"

女子身子一顫,連開口道:

"宗主,死人了!"

紅衣青年眸子微微抬頭,見下方女子的模樣,眉頭微皺,不渝道:

"死了可以在招,有事先去換好衣物,好好打扮一番再來."

"可是宗主,死了好多人啊."

女子焦急道.

"死了就死了,重要的是你妝亂了,先去去精心打扮一番,打扮的漂漂亮亮來."

紅衣男子淡然的道,眸子又閉了回去,聽到了死人也是滿不在乎,張嘴喝了一口身旁女子嘴中送過來的瓊漿玉液,潤了潤喉.

"宗主,三千人啊,都是一個殺的."

女子更急了.

"嗯?"

紅衣男子又猛地睜開了眼,而後有淡然的閉上,臉上沒有絲毫的憤怒,還在享受著,只是依舊還是不滿女子的隨意,似乎在其心里所有的弟子的生死,都沒有女子打扮好來見他的事重要:

"快去打扮,莫非連本宗的話都不聽了?"

女子身子一顫,不再停頓,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髒的跳動,一口氣的說道:

"都是一人殺的,眨眼的功夫就死光了,他還說要來打劫,在宗門內等著宗主."

"哦?本宗在此沒有感到有築福境的氣息,難道是靈輪境的小輩?能殺我三千人,這人倒是有些趣,可以出去瞧瞧."

男子喃喃自語,臉上浮現的是趣味,仿佛他要去見的人並非是殺他門人的人,而是一名陌生人,接著他又看向那女子,不快的道:

"你身上的魅惑不夠了,是最近懶惰了?加把勁修行天魅訣,沒了魅力還怎麼在歡喜宗生存?好了快去洗漱打扮."

此時的那名女子沒有動,此時的她覺得自己不知哪里不對,有覺得哪里都不對,她來到了這宮殿之中,沒有了以往的燥熱,沒有了以往的情不自已,更沒有以往的那種欲望.

反而看到了這些有惡心感,有肮髒的感覺,她自己也是不知道怎麼了,直至歡喜宗宗主冷哼一聲,這才醒悟過來,連忙告退.

"擺駕,出去看看那人是何方神聖,竟敢在我歡喜宗鬧事."

"還有,去請夢煙仙子前來,邀她觀看好戲."

紅衣男子又淡淡的說道,說完他也沒有起身的意思,繼續的享受著身邊八名極美女子的溫柔伺候.

很快的就有清秀的童子,與貌美的女子走進來,准備著什麼,很快的就就有十八名清秀的童子抬著淡粉的玉床,走出了大殿,上邊的歡喜宗宗主與八名極美女子依舊在嬉鬧.

接著又召集歡喜宗剩下的的五千人,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嫵媚異常,隊伍浩浩蕩蕩,又極具的腐敗淫奢.

不一會兒就來到而來林軒所在,五千名的歡喜宗的弟子飛快的將林軒三人包圍起來,林軒不為所動,依舊在指導著亦涵的劍術.

白楓依舊死人堆里拾財,只是他心里還是有些不安的忐忑,歡喜宗的宗主的威嚴他可是知道的.

按照原計劃,此時此刻他應該是立即跑到宗主的面前,施展其馬屁神技,討好宗主,在狠狠的坑林軒一把.

在是在交出了那滴精血之後,就變了,這招就行不通了,只有老老實實的為公子賣命,所以此時白楓心里雖然有些顫抖,但下手的速度依舊是飛快的.

"那不是,白楓嗎?"

"對,是他,我認識!"

"白楓,你在哪里干嘛!"

有歡喜宗的弟子認出了白楓,當即就叫喚起來,他們是後來到的,根本不知道先前發生的事.

"我在為公子打掃戰場."

白楓冷冷的道,不放過一絲的馬屁機會,說話間,他又將一名女子弟子的裝飾,儲物戒指收了起來.

"公子?誰是你的公子?"

歡喜宗的弟子就疑惑了,以往都沒有聽過這白楓有公子,此時他們還沒有將白楓往叛變的方面去想.

"我的公子光芒萬丈,豐神如玉,天神之子都比不過公子,他神威蓋世,可穿天裂地,上碧落下黃泉無所不不能……"

白楓最終滔滔不絕的說著,手中也是沒有停下來,眨眼間,又有兩具尸體被搜刮乾淨,好在這次他並沒有說出之前令人吐血的馬屁神功.

但即便是如此依舊令得一干歡喜宗的弟子瞪目結舌,發呆不已,顯然是沒有想到歡喜宗以前竟然有這麼一個奇葩的弟子.

就是在上面抬著的粉玉床上的歡喜宗宗主也是睜開了眼眸,看了一眼在飛速的搜刮財物的白楓,喃喃道:

"有意思,真是在打劫."

緊接著他又看向了在另一邊的素白衣袍的男子,而此時那男子也是扭頭看了過來,兩者的目光在虛空之中接觸.

"轟!"

一刹那,有細微的雷鳴聲響起,兩人的虛空中似乎有無形的氣勁在碰撞,有亂風吹起,一時間場中有塵土飛揚,碎石滾動,暗藏的氣勁十分了可怕.

一閃的,兩者就收回了目光,紅衣男子白皙妖媚的臉上有笑意,像是一名美女在微笑,有驚心動魄的嬌媚.

林軒目光依舊深邃,臉龐沉靜,但其嘴角卻勾勒出一絲笑意,兩者都在笑,只是不知兩者的笑又是否是同一個意思.

"是你,萬化宗之人!"

忽而的有一道甜美的嬌喝聲響起,自歡喜宗弟子群之中傳了出來,光是清脆的嬌喝聲就有讓人酥麻的感覺.

林軒循聲望去,卻是一名貌美的女子,皮膚白皙晶瑩,魅惑天成,卻是一個陌生女子.

在一旁的亦涵此時卻是咬著牙,有悲傷有狠意,道:

"不錯是我,我來找你們為我師兄弟們報仇了!"

"哼,自己找死,逃脫了陸師兄的追殺,就以為我歡喜宗好欺負了?不遠遠的逃開,反倒是自己有送上門來了,今日你就死定了."

那女子冷然的道,當初追殺他們的師兄弟的時候,她的一個姘頭可是死在了萬化宗的受了,雖說感情不深,但畢竟少了一個玩物,十分的不爽,此時見了亦涵自然是沒有什麼好臉色的.

"死的是你,知道你陸師兄他們是怎麼死的嗎?一招就化為了齏粉,四人一塊飄飛,實在是太垃圾了,而你也會這樣死去,全身化為齏粉!"

亦涵俏臉冰冷,但也有快意,冷笑道.

"逞口舌之利,歡喜宗就是你的埋骨之地,我宗主的威嚴又豈是你這丫頭片子能知道的,歡喜宗的厲害又是你能知道的."

女子亦在冷笑,對方才三人,而她們卻有五千人,她是信心十足.

"一樣化為齏粉,土雞瓦狗."

亦涵語言是相當的犀利,面對于歡喜宗三千人的宏大陣容依舊不怵,在她看來,這歡喜宗再強大也是沒有她家公子的厲害,她心底有中莫名的自信.

"嘴硬,之前是誰被追殺的如喪家犬一般?"

那女子剛說完一句,還想要再說什麼,卻被上面的歡喜宗宗主打斷了,其淡淡的話語傳出來,有明顯的不滿的意思:

"魅姬,你上去跳一段."

魅姬聞言臉上有明顯的慌亂與驚恐,她知道她剛才說話搶了宗主的風頭,令其心生不滿之意,此時在懲罰她.

"是,宗主."

不敢有什麼怠慢,腳尖輕點地面,身子仿若是一片樹葉,輕輕揚揚的飄飛到了場中,腰肢扭動,雙手優美的擺弄,變翩然起舞.

魅姬的舞姿初始還有因為內心的惶恐有些不協調,但隨著其起舞,以及那魅功帶來的嬌媚之力,直接就掩蓋了那一絲的不協調,變得圓潤起來,魅惑之力急劇上增.

其實歡喜宗宗主讓魅姬跳舞不僅僅是懲罰他,更重要的是想要借助魅姬來試探林軒的深淺,因為他發現他竟然看不穿這靈輪境的小子!

魅姬本身樣貌就是絕佳的,前凸後翹,極其的豐滿,肌膚猶如少女般白皙晶瑩,紅唇鮮豔,眸光如一汪春水,讓人忍不住的沉淪,她舞動著,漸漸的來到了亦涵的前方,挑釁的道:

"小妞,不是要給你的師兄弟報仇麼?姐姐在此等著你."

"找死!"

亦涵柳眉一挑,美眸帶煞,拿起手中嫩綠的長劍,就要沖出去.

"等等,讓我來."

林軒一伸手,止住了亦涵沖動的動作,淡淡的道,這人明顯的比剛才的那一批人強,他不想放過任何一個淬煉劍訣的機會,不然以後可就沒有這麼好的地方了.

"這位公子,好生俊俏,你就是那人的情郎?不如讓魅姬賠公子,只要公子將那女子殺了,魅姬就陪公子共攀極樂世界,保證讓公子爽要欲仙欲死."

魅姬舞姿妙曼,有靡靡香氣在彌漫,衣著暴露,魅惑力極強,她紅唇鮮豔,水嫩嫩的,極富有彈性,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但林軒知道,這誘惑的紅唇一但咬上一口,就當即從美女誘人紅唇變成死神冰冷的鐮刀,乃歡喜宗收割性命必備良器.

"公子你看那小妞,一見就知道是一個雛,不如跟了奴家,奴家保證讓公子欲罷不能."

魅姬將林軒不說話,又進一步的誘惑起來,薄薄的衣衫飄舞,有時風吹見將之吹起,隱約間可見那妙曼的嬌軀,但又有很快的又有衣物飄擺下去,遮擋起來,讓人欲罷不能.

在一旁的亦涵聞言當即就怒了,你在賣弄風騷就算了,還將我扯上去,還羞辱身為女子最不可羞辱的地方,不由得秀眸瞪圓,怒目而視.

"咯咯咯,你將眼珠子瞪出來都沒有用,雛的就是雛的,連勾都沒有."

魅姬見了亦涵的動作,不由的嘲諷起來,說著在原地旋轉一周,衣衫飄飛,妙曼成熟的身軀隱現,嬌笑著:

"公子,你來試試,看看是奴家的味道好,還是雛的味道好,公子做裁判,魅姬放心."

說實話,亦涵的亦不小,只是衣著較為保守這擋住了,但是跟歡喜宗這里的異類相比肯定是不行的,就算是衣著暴露些依舊是不行.

此時被魅姬這麼的一刺激,亦涵精致清秀的俏臉不由的閃過一絲不服氣,不屑道:

"雛有雛的好處,那個,擠擠就會有了."

此言一出刹那間就全場寂靜,無數目光集聚在亦涵身上,話一說出來,亦涵就察覺到了不對勁,當即他那精致的俏臉就彤紅,像是要滴出血般.

上篇:第四百四十六章 一息 無本萬利    下篇:第四百四十八章 劍光籠罩 化為齏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