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四百三十八章 收侍女 身在何方   
  
第四百三十八章 收侍女 身在何方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軒將入魔丹牢牢的記住,如法炮制的將記載丹方的黑鐵卷化為齏粉,心境恢複了原來的古井不波,淡淡的看了一眼還跪在地上的白衣襤褸的女子,開口道:

"我身邊還差一名侍女."

林軒沒有開口問其身份,也沒有問其這丹方的來曆,更沒有問其與歡喜宗的恩怨,或許是林軒不在意,有或許是根本不想知道,但說出來的話卻是讓亦涵始料未及.

亦涵在忐忑之中已經想好了一番說辭,卻沒沒有想到這青年會冒出這麼一句話,其中的意思亦涵不是初出茅廬的小女孩子,自然是知道的.

就是想要收自己為侍女,一個自由身誰會願意做他人的手下,只是自己要是不答應,那幾尊金雕像或許就是她的下場.

她是誰?她亦涵怎麼能成為他人的侍女,侍女是干嘛的他是一清二楚的,失去自由,生死不由己,可任意欺凌,毫無尊嚴可言.

這樣與落入歡喜宗的手上又有什麼區別?虧自己還跪求這種人,甚至還將丹方交出去,早就知世上沒有一個男的是好東西,如此還不死,

想到到此,她便站了起來,直視眼前相貌普通的男子,氣憤地道:

"小女子敬重你才稱你為前輩,論實力小女子的確是遠遠不及前輩,但是想要收小女子為侍女,妄想,世上不是有實力就能解決所有的事情,我就是死,也不會出賣身體苟活,絕不會任你侮辱."

"侮辱?"

林軒聞言一怔,他要收亦涵不是看上她的容貌,而是看重她那不屈服的勁,但很快林軒就反應過來,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平靜的道:

"對你不感興趣."

"嗯?"

亦涵本是一臉決絕的表情,但林軒嘴里吐出來的話語,讓她又是一怔,一時間沒有反應帶過來.

"今日,我原本就要領悟一些東西的,但你帶領著他們前來打擾我."

林軒沒有等亦涵開口,他就就接著說道.

"可我已經獻上了兩個丹方了."

亦涵不由氣急,清麗的容顏盡是委屈.

"那只夠換你的命."

林軒平靜的開口.

"那要怎樣?"

亦涵見林軒沒有發怒,心下膽子也就大了些,又被林軒如此的一氣,當下就怒道.

"做侍女百載,百載之後還你自由."

林軒淡漠的道,說著就一招手,那三尊金雕像就化為齏粉,有三道金光裹著三枚儲物戒指回到他手中.

"不可能!"

"兩百載!"

"做夢!"

"六百載!"

亦涵眸子泛紅,死死的盯著眼前看毫無憐香惜玉,要求更是過分的男子,怒吼起來:

"我不過是一名靈輪境的武者已經活了這麼的久,到老死都沒有六百年的壽命,那里還有六百年給你!"

林軒將手中的戰利品儲物戒指搬空,微微一笑:

"只要你做我的侍女,別說是六百年,就是八百,千載壽元我亦有辦法."

"八百年壽命?"

亦涵聞言,當即就愣住了,八百載壽命那是築福境的壽命,而她是靈輪境,只有六百年的壽命.

一聽林軒的話,她下意識的就是,他有辦法讓自己突破靈輪晉升築福境,這是不敢想象的,雖然亦涵是靈輪境九重天的武者,但對于築福境的壁壘她可是想盡了一切辦法,依舊是成功率不大.

導致她如今還在靈輪境徘徊,在她開來此生能突破到築福境就無憾了,但此時卻有一名修為比她還要低的人對她說,有辦法,這讓她不得不驚訝,至于後面說的千載壽元就直接過濾了.

"不錯,只要你想,八百載不是你的終點,而是起點."

林軒手中有長生丹丹方,說起話來是極為的輕松,可況在他看來築福境也不難啊.此時他又淡淡的道.

"八百載不是終點?千載?洞天境強者?"

亦涵白皙的臉蛋有些紅暈,就連呼吸都急促了起來,築福境她沒有多大的把握,但起碼有一些希望,但洞天境那就不敢想了,連念頭都都沒有過.

她抬頭盯著眼前那普通卻又有不尋常的面孔,她看到的是自信,很淡卻十分的堅定,沒得由來的,她心底閃過一道完全不相關的念頭:

"這人得年齡應該比我小,而且還小很多,甚至小十分的多."

這個念頭沒有根據,完全是直覺,來的十分的突兀.

"交出一滴精血,百年,百年之後還你自由,在這期間,我不會讓你做讓你為難的事,更不會侮辱你的清白,而且這百年你不用時刻的跟在我的身邊,你也應該知道,跟在我的身邊對你會獲得更多的好處."

林軒沒有理會亦涵腦海之中的念頭,繼續的說道,說到最後他話語一頓,語氣如寒冬臘月般冰冷:

"不交,死!"

"有這麼好的事?這還是做侍女?"

亦涵喃喃道,同時心底也在權衡這件事的利弊,思來想去對她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何況她最不願意發生的事,這人已經保證過了.

至于林軒會不會反悔,或者會不會借此做些其他的事,亦涵倒是完全的不擔心,因為兩者的實力相差太大了,他是完全有能力以實力強迫她去做的,想到此她也就放心了,只是心底還有一個念頭:

"他要我的精血干嘛?"

"三!"

這在思考著的亦涵突然聽到林軒的數數聲,當即就是醒悟過來,就要逼出一地精血來,但不知為何的,腦海之中突然的閃出一個念頭,立即的道:

"前輩,小女子能冒昧的問你一個問題嗎?"

"二!"

"前輩你今年多大了?"

"一!"

"前輩收好精血!"

亦涵見林軒手指一曲,就要彈出一道氣勁來,當即臉色一變,連忙的道,不敢有絲毫的猶豫.

林軒收起精血,運轉起懲死印記煉化起來,同時心里也在思量,這亦涵別看年紀不過二十二左右,但實際的年齡早就不是有多少歲了,在自己面錢一個勁的叫'小女子’'前輩’的,這讓林軒心里有些怪異的感覺.

"還前輩,還是一個大男人,一點氣度都沒有,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一個問題都不肯回答,毫不退讓,難道我不美?"

亦涵心底還在委屈的想著,但接著她就一個激靈,身子不由的僵硬起來,生硬的道:

"前輩是不是以後小女子的生死都在你的一念之間?你生,我生,你有什麼不測,我也要死?"

"以後就叫我公子吧."

林軒沒有回答,而是淡淡的道.

"是,公子."

亦涵開口道,對于這不知深淺的男子,她心底怎麼都存有一份敬畏,既然已經坐了侍女,她也就盡快去適應過來.

"這里是什麼地方?"

林軒打量了一番周圍的環境,忽而問道.

"回公子,這里是天元山脈."

亦涵連忙回到,回的十分的標准.

"天元山脈?"

林軒喃喃自語一下,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是何地,當即就是一驚,他可不想一下子的就到了哪個偏遠的國家,又問道:"天元是哪里,那個國家?"

"前輩你……"

亦涵聞言就是一驚,他竟然不知道!但她很快的就恢複過來,連忙的改口道:"回公子,這里是屬于大秦國,是大秦國與大云國的交界山脈."

"西域大秦!"

林軒當即就想到自己的父母,不就是說要自己觀星境之後去大秦國找他們?腦海之中不自覺的浮現出父母的身影.

只是父母留信要求自己觀星之後才能來,也不知到底是何人帶走爹娘,林軒心底疑惑重重,接著他又想到了祖傳玉佩,由此可見自己的父母不是普通的牛角村村民.

林軒拿出在腰間配戴的盤龍玉佩,看著已經失去光澤,中間還有裂縫的玉佩,知曉其防禦護罩功能已經失效,索性就直接塞進儲物戒指之中.

"既然來了那就打聽打聽,看能不能得到父母的消息."

林軒暗襯,接著向亦涵打聽附近的的消息,以及她的身份,丹方的來曆,還有歡喜宗的狀況.

這才知道歡喜宗是位于兩國邊境的一個門派勢力,這宗派之中講究的是行男女之間的歡喜之事,從中提升自身的修為,說到底就是雙修.

歡喜宗的實力不弱,他們的宗主還是一名築福境八重天的強者,聽聞還有一名築福境三重天的大長老.

而被林軒擊殺的陸姓男子一行人,都是靈輪境圓滿的人,距離築福境不遠,在其中算是中流砥柱了,只是在林軒的手里依舊是一招都沒有支撐過.

亦涵一邊介紹著歡喜宗的狀況,一邊觀察這個新任的主人的臉色,發現在談到宗主是築福境八重天的強者時.

她看的清清楚楚,在那男子深邃的眸子之中明顯的閃過一絲不屑的神色,之後便平靜下來,十分的淡然,而且亦涵可以肯定那不是裝的,而是真的是那麼的不屑一顧.

仿佛那是一名元脈境的武者,而不知築福境的武者:"難道就是築福境的強者也不是公子的對手?"

腦海之中突然的閃過這樣的可怕的念頭,這讓亦涵心底吃驚不已,像是有千層浪在激蕩,久久不能平息.

她亦涵身份不低,是一位將軍之女,身份尊貴,除外她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萬化宗的弟子,這就是她之前跟威脅陸姓男子一行人的底氣所在.

萬化宗是大秦國頂尖的三大宗門勢力之一,威勢極大,還有兩個門派則是玄火門與天元島.

在談到兩個丹方時,神色卻是悲慟起來,眼眶紅紅的,顯得柔柔弱弱起來.

上篇:第四百三十七章 長生丹 入魔丹    下篇:第四百三十九章 聞噩耗 情難忘 局勢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